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流花]绯色尘埃 0-11 -待续-

(8 次投票)

作者:Red-dust 周一, 2010年 05月 17日 11:04

页面导航
[流花]绯色尘埃 0-11 -待续-
章 5 - 章 8
章 9 - 章 11
全部页面
【0】

『序章:星启』
“喀嚓~~!”
什么东西断了,响得很清脆。
即使迟钝如流川枫,也被这声音惊醒,四下望了望。
一瞬间,露出“打扰我睡觉者死”的眼神。
直觉发现没什么“危险”后,又沉沉睡去。

“哎,又断掉了……”
一个声音缥缈地响起,渐渐远去。
只是熟睡的人对此一无所知。

流川枫是十六岁的少年,简单又执着的少年。
睡觉,篮球,不停地超越强者,这就是流川枫的一切。
流川枫现在的梦想是成为日本第一的高中生——当然是指篮球。
然后去美国,走向世界的颠峰。
追逐着迟早可以实现的梦想。
真的很简单,所以没有什么可以让他睡得不安稳的。
只是后来有了例外。

这一天,在天台上,他竟然做梦了。
他梦到自己正飞向一个红色的星球,为着某个原因。
奇怪的是,那星球上好像有个人影,而那人正在向他招手。
快要降落的时候,星球却突然爆炸了。
觉察到了什么,他紧紧抓住那人的手,转瞬间远离了爆裂的巨响。
他看见那个星球化成了无数绯红色的尘埃。

模模糊糊地醒来,知道自己做了个梦,却怎么也想不起来了。
怎么搞的?好像看到了火星?还有火星人?他揉揉脑袋。
可能是前几天上课有意无意地看了一下那个讲宇宙的片子吧。
可那不是科幻片,怎么会有火星人?
他从来对科幻之类的没什么兴趣,也知道自己的想象力不怎么丰富。
好像是认识的人吧,还是想不起来。
至于飞过去的原因,甚至是完全忘记了。

“哎,管他呢~!”
甩甩头,走下楼去。
目的地,篮球场——今天的社团活动快要开始了。

【1】

『第一章:逐梦』

“啪~~啪~~”
走到篮球场门外,已经听到场内运球的声音。
今天,还是睡得晚了一点,流川心想。
里面只有一个人,不用想,流川也知道是谁。
白痴。

刚进门,就看见一记漂亮的远投。
樱木似乎知道自己的弱点,正在努力地克服。
回到湘北已有一个星期了。

复健期间,樱木反复看着各种比赛的录像,学习没有掌握的技术。
这个平时一刻也静不下来的人,竟也可以如此专注。
因为他是樱木——真正喜欢篮球的樱木,不是说谎的。
回来后,大家都讶异于樱木的球技不但没有退步,反而更加精湛。
可是参加国家青年队集训的流川走得更远了。
不服气,所以要拼命地超越。
称霸全国,还有打败流川,打败仙道,他想着。
纯粹的少年,永不言弃。

“白痴。”
看着樱木认真的样子,流川下意识地挤出这两个字。
虽然音量很小,但在空荡荡的球场里显得特别清晰。
“什么?!臭狐狸!我看你是嫉妒本天才吧?”
樱木眼里马上燃起了怒火,任落下的球滚到了墙角。
“白痴,谁有空嫉妒你。”
显然是火上添油。
流川当然预料到樱木的反应,只是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就说了。
下意识的,毫无理由的挑衅。
“还是输了……还以为我回来可以参加冬季选拔的决赛……
你,你有什么好神气的!”
回来前几天输给海南的事,樱木心里依然介怀。
知道大家已尽了全力,只是抱怨自己为什么不能好得快一点。
“有你可能输得更快。”
“你!!哼,死狐狸,什么国青队,还不是因为本天才病了才选上~
狐狸再怎么训练也是比不上天才的,你就等着马上被本天才打败吧!”
“大白痴,没实力就只会乱叫。”
“你~~说~~什么?!”
然后,湘北高中的每日特别戏码——“狐猴大战”便提前上演了。

等彩子他们来到,一人挨了一下扇子,一天的训练又开始了。
湘北的众人包括彩子、晴子,到现在也习惯了每日的“大战”。
原本是怕两人的敌对情绪影响比赛的配合,但事实证明是多虑了。
场上两人的配合越来越默契,仿佛随时都能知道对方的准确位置。
势不可当的进攻加上滴水不漏的防守,有一种让人感到可怕的力量。
两人各自又似乎有无限的潜力,让人无法揣测。
只是在场下,每日的“大战”依然没有减少的迹象。

一场练习赛下来,各人都已大汗淋漓,樱木却还是一样的精神饱满。
难道那家伙是外星人不成?流川暗自想着。
那个陵南的教练,叫做田冈茂一的就说过他完全是个未知的生物。
等等……外星人?怎么好像很熟的感觉?奇怪,还是想不起来了。
算了,太累了,也打不起架,就别去挑衅了。

“嗨,花道!”
又是那个陵南的家伙,仙道彰。
“嗨,流川。”
发现流川的视线,朝天发的人转过头来笑了笑。
“哈哈,刺猬头,你又来了!”
樱木好像很高兴。
“怎么?不欢迎吗?”
仙道满脸笑容,还是打着趣。
“当然不会,只是觉得你也太闲着了~也不怕被我这个天才打败!”
樱木说着就嚣张地笑了起来,那灿烂的笑容却是特别的好看。
“呵呵,告诉你,我平时可是有特训的哦~”
仙道说着,一边拿出两盒500cc的牛奶,把一盒抛给樱木。
“谢了。”
樱木笑着接过,仙道就靠着他坐下,两人有说有笑。

“很期待下个月呢。”
“嗯,好喝……下个月?什么?”
“据说正在筹办一个四校篮球队的合宿训练。
湘北,海南,翔阳,还有陵南。”
“是吗?!太好了!”

虽然合宿是很有趣,但樱木这么高兴的主要原因其实是……
有免费的好饭好菜。
一个人懒得做饭,平时一般就只有吃面包牛奶的份。
有一次合宿因为自己被留下来做2万球特训,心里始终遗憾。
主要是听三井他们一说被引得直流口水。
也难为樱木还能长得这么壮,没什么营养不良的迹象。

“好像地点是京都大原,我没有去过,但听说很美喔。
虽然人烟稀少,却以红叶闻名。”
“你这刺猬头,整天这么晃荡着,也难怪消息这么灵通。”
樱木心里高兴,但对仙道的知道这么多还是有些讶异。
“不是啦,是越野的家人就在那个赞助公司工作。
很棒的假期啊……”

说着,樱木已经把500cc的牛奶喝光,正举起来把最后一点倒进口里。
仙道见惯了,但还是不由得佩服樱木的“饮量”。
虽然对身体有益无害,只是樱木喝这么多还是令人咋舌。
而且好像特别喜欢这个牌子,草莓味,甜甜的。
仙道摇摇自己的盒子,还剩三分之一。
看看樱木意犹未尽的样子,知道他喝1000cc都没有问题。
“喂,这个……帮帮忙吧,我好饱。”
“你这刺猬头,喝不完就找我,不会买小盒的吗?”
嘴里这么说,但还是很乐意地接过“咕噜咕噜”地喝起来。

“如果是我的话,一定会说‘喝臭狐狸喝过的东西肚子会烂掉’的吧?”
流川“恰好”地看见这一幕,心里想道。
什么时候这么了解那白痴了呢?心里有点不快。
也不知道那两人是怎么混熟的,好像刚认识时就有些特别了吧。
陵南到湘北也不太近,也搞不懂仙道怎么老往这里跑。
两人总是东扯西扯的,流川对这些话题不感兴趣,因为无关篮球。
偶尔两人闲聊完会1 on 1 ,可以看出樱木每次的进步。
有时也会找上流川,“大战”有很大机会在这时开动。
两个人都是自己的劲敌,一个在前一个在后。
仙道是流川拼命要超过的,樱木则是紧追不舍,以奇迹般的速度进步着。
而且,他几乎完美的身体素质也是自己没有的。
虽然嘴上不肯承认,但流川心里已经默认了樱木这个劲敌。

樱木和宫城、三井本来就很熟,都是“不良少年”出身。
水户和樱木军团又是篮球场的常客,所以这里总是很热闹。
还有晴子这个副经理,每次“大战”之后担心地帮他贴OK绷。
晴子不会帮流川贴,不过流川知道她总是用奇怪的眼神远远望着自己。
樱木也知道,但看见晴子时眼睛还是马上会变成心型。
所以流川有点气馁,浪费力气去打架倒像是帮了白痴的忙。
流川觉得樱木是很高兴的。
樱木身边从来不缺少快乐。
樱木有着很灿烂的笑容,流川有一点羡慕,心里又有点不舒服。

流川仿佛永远是冷冰冰的,樱木仿佛永远热情如火。
流川还是改不了挑衅,樱木自然也改不了冲动。
所以流川和樱木之间还是带着敌对的火焰。
只是他们都知道,在篮球场上两人就像共用着同一个灵魂。

夜,流川宅。
“小枫快回来了吧?”
流川哲也敲着手提电脑的键盘,向妻子问道。
“大概是这个时候吧,有时打完球会晚一点。
怎么了,还在想那件事吗?”
流川里奈应答着,心里却觉得实在不够了解自己的儿子。
“怎能不想。小枫心里还是只有篮球啊。
最了解小枫的莫过于父亲了吧,只是实在不懂他是怎么决定的……”
“爸爸的决定自然会有他的道理,你也不要太担心了。
爸爸也说,大学毕业之前就顺着小枫。”

确实,最了解流川枫的莫过于他的爷爷,流川源。
由流川源创立的“秋辰”公司,目前的实力在日本排行第五。
这是官方统计的部分,“秋辰”还有不为人知的另一部分。
世人都知道流川源在半个月前去世,而公司暂时由儿子流川哲也掌管。
是的,只是“暂时”。
流川源在遗嘱上写得明明白白,董事长之位交给孙子流川枫。
在流川枫完成大学学业前,“秋辰”由流川哲也暂理。
“秋辰”的非公开档案上,董事长一栏已经是流川枫的名字。
只是这些,流川枫本人一点也不知道。

流川枫回到家也没打招呼,他从来不说自己认为“多余”的话。
流川哲也想过,自己这个哈佛大学MBA被父亲“置之不理”的原因——
难道是父亲觉得这孙子和他比较像?
同样是惜字如金,而且流川枫在这方面好像更胜一筹。
虽然不甘心,但这人是自己的儿子,也就没办法抱怨。
只是毫无疑问,流川枫心里只有篮球,上课睡觉又老是红分。
用对篮球的热情去管理公司的话确实令人期待……
但,这绝对不像流川枫会做的事。
流川哲也只得叹口气——还真是不了解这个儿子。

晚上,流川枫依旧很早就睡着了,没有做梦。
想到一些无关的东西时,他告诉自己,只要想着篮球就够了。

【2】

『第二章:情结』

第二天,仙道没有来。
但骑车回家的时候,流川看见樱木和仙道了。
他们好像在玩小钢珠,以前也有一次看见樱木军团在玩。
流川玩过一次,觉得是种幼稚的游戏,但还不至于很无聊。
然而这次就突然有了兴趣。
故意不管樱木,径自走到旁边一台空机前投了一个币。

随便动了几下,钢珠便不停地掉出来,看得自己也傻眼了。
听到动静,樱木也大大吃了一惊。

“狐狸~~!!”
“流川,想不到你竟然是个高手。”
仙道有点无奈地笑了笑。
“没什么。”
流川虽然暗自惊讶,嘴里却还是若无其事。
“哼,臭狐狸,碰巧而已吧~~”
樱木就是不相信从来不玩钢珠的流川有这个能耐。
“随便你怎么说。”

话虽如此,流川也很有自知之明地知道这是纯粹的好运。
老实说,他就是不想在樱木面前出丑,所以取了钢珠就去换礼物。
樱木见他没有玩第二次的意思,也没有办法,只是也不想再玩了。
流川正在迷惘换什么礼物好,看见樱木过来换了几袋糖果。
突然,流川决定要换那个半人高的红色猴子。
刚刚好,还可以再加上一袋糖果。
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明明不喜欢甜的东西。
流川看看樱木,又看看抱着的猴子,心里突然就很高兴。
可是远远地就听到仙道“哈哈”地笑起来了,还有樱木的吵闹。

看见门外的单车,流川终于发现自己的样子有多傻。
这时又恰好传来樱木不合时宜的大笑。
“白痴。”
低骂了一声,也分不清指的是谁。
脸红了一下,只好一手抱着猴子,一手推着单车迅速逃离现场。
有谁统计一下的话,就会知道这天流川的回头率又创新高。

就这样一人一猴回到家里。
晚上,流川里奈笑过之后,不禁担心自己的儿子是不是病了。
流川没好气地把猴子往超大的床上一扔,当抱枕睡了一晚。
不知为什么,心里有点高兴。

时间、地点又回到流川“逃离现场”之后,店外。
“狐狸怎么怪怪的?”
樱木还没笑够,流川这么快就不见了,心里有点不爽。
“哈哈,那么滑稽的样子是我也会赶快逃。”
仙道一边吃着换来的糖,一边摸了摸樱木的头。
头发又长长了,软软的,仙道觉得还是这样好看。
不过樱木好像不喜欢,总是威胁要把他摆弄好久的朝天发弄塌掉。
但樱木今天就有点怔怔的,忘记了反抗。

仙道喜欢看着眼前的人,看他各种各样的表情。
他的兴高采烈,他的肆无忌惮,令仙道觉得那么特别。
开始,坦率的挑战和紧紧的握手,已经注定了交集的命运。

仙道不像樱木,也不像流川,对于他,篮球不是唯一。
他了解自己的天赋,也享受打篮球的乐趣,日复一日。
只是,他知道自己缺少了某种东西,可以让他全心全意地执着。
似乎一切最终都会消失,自己到底应该追求些什么?

虽然拥有天生的出众外表,但仙道知道怎样让自己更有魅力。
总是带着迷人的微笑,但微笑中似乎有一些落寞。
不明白,为什么自己明明可以做到要做的事,却总是心不在焉?
即使是篮球,心里也不会觉得非胜不可。
这份闲散却让他的篮球显得流畅优雅,与其说是技术,不如说是艺术。
他仍然不明白,心里少了什么。
所以,他喜欢坐在海边,想让心平静、广阔。

很自然地,面对樱木的坦率无畏,他被震撼,被吸引。
仙道知道,樱木虽然单纯,却并不蒙昧。
平时迷迷糊糊的笑料不断,关键时刻,又有着远非常人可比的敏锐。
他那种不能用常识理解的特质,正是湘北的活力所在。
就是所谓的“奇迹”。
也许,了解这个人的话,自己便可以找到缺少的东西。
相信他也可以带给自己“奇迹”。

“今天别吃那些没营养的东西了,到我家去吧。”
对于樱木的生活,仙道了解一些。
“那我就不客气了!伯母的手艺真令人怀念。”
樱木对此乐不可支,从来不会不好意思。

仙道的家很大很明亮,是富有现代感的设计。
谁也想不到仙道的父亲会是个钢琴家。
樱木不懂音乐,却偏偏觉得这样再合理不过了。
这一点,让仙道暗自讶异了许久,也对樱木有了更深的兴趣。

这天,这栋房子却空无一人。
“什么?临时有事,9点之后才能回来?!”
听了电话的留言,仙道显然很生气。
带了朋友回家,却要让他挨饿,怎么过意得去。
翻遍了冰箱,总算找到一些蛋糕和饮料。

“没关系啦,反正都是吃。”
樱木笑了笑,反过来安慰仙道。
这时,樱木脸上的笑容除了一贯的灿烂,好像还有些什么。
仙道突然不知道要说什么好,两个人安静地嚼着蛋糕。
“喂,怎么了?”
樱木觉得气氛怪怪的。
“我也不知道……没什么吧。”
仙道有些出神,没有直视樱木。
“怎么每个人都怪怪的……?”
樱木自语道,不明所以。
“他就是个单细胞”,这句话用在平时是绝对没错的。
尤其是这个时候。

仙道却知道他说的“每个人”指的是谁。
有点明白了,这也是樱木不自觉的敏锐吧。

“我送你回去。”
天色黑下来了,仙道说。
不知为什么,想陪他走一段路。
“哈?不要!”
樱木觉得这简直是笑话,打架的话还没见过谁比得上自己。
“我知道昨天你收到叔叔寄的特制甜不辣,难道你想独食?”
仙道嘴上浮起一抹邪邪的笑意。
“啊?什么?有吗?”
樱木脸红了一片,想装傻早就露馅了。
“不会被我说中了吧?”
“哼,本天才才不是吝啬鬼!走吧走吧!”

此时的樱木没有发现仙道狡黠的笑意。
仙道永远知道怎样令对方接受,这也是他天赋的才能。
他毫不吝啬地付出着,他称之为“友谊”的东西。

【3】

『第三章:炽热』

11月,本应是清冷的秋季,却因一群少年显得炽热非常。
通往京都大原的列车“隆隆”地开动,伴随着少年雀跃的欢笑。
红发少年睁大明亮的眼睛,好奇地看着窗外掠过的风景。
“Bye Bye~~洋平~~这几天不要偷懒哦~~~”
列车终于呼啸而去,没有人看见黑发少年脸上的一丝失落。

“咦?流川!你这狐狸怎么会坐在这里?”
回过头来,看见斜对面的流川,讶异地问。
流川回瞪了一眼,一言不发,伏在桌子上呈入睡状。
“吵死了。要不是没别的位置……”
这是进入梦乡前一秒的流川想到的。

“到了~!流川真的没醒过吗?好厉害哦……”
“只会睡觉的狐狸!走啦,不要管他~哈哈……”
“这样好吗?”
“被叫醒的狐狸可是会打人的哦~”
“……”

揉了揉惺忪的睡眼,背起行李包迷迷糊糊地走着。
又做了那个奇怪的梦,怎么回事啊……
那个大白痴……
看到前面一红一黑的脑袋,流川跟了上去。

“喂,臭狐狸还没睡醒吗?等一下的比赛可不要拖累我哦。”
“谁拖累谁……什么比赛?”
“你果然没睡醒,第一天的友谊赛,对翔阳~”
“哦。”
“你……!”
流川的态度让樱木气恼不已,往那昏睡的脸上就是一拳。
这一下把流川无精打采的脑袋炸开了一条裂缝。
电光火石间,樱木的下巴便遭了一记狠狠的还击。

“喂~~好了,你们省点力气吧~~”
“哎,只有大猩猩有办法……”
确实,二人完全听不到队长——宫城毫无威力的劝告。
“彩子她们又不在,我这个队长怎么这样命苦啊……”
脸上两行夸张的眼泪,脑海中浮现出大姐大迷人的笑脸。
对此,刚来到的安西教练只是一味“呵呵”地笑着。

比赛开始了……
鼻青脸肿的二人一言不发地上前列队。
偌大的体育馆上方有一面是玻璃,阳光温暖地洒在众人身上。
“即使是友谊赛也要全力以赴!”
这时,宫城终于显露出队长的本色。
五只手紧紧地叠在一起。

“都长大了啊……”
安西教练的脸上浮起了欣慰的笑容。

随着橙红色的球高高扬起,两个少年在瞬间纵身飞跃。
一刹那,只见球被一只大手重重一拍,急急向一旁飞去。
宫城马上接过,绕过伊藤,箭一般冲往禁区。

“嘿,四眼仔!”
樱木得意地向花形笑了笑,又立刻向宫城追去。
“可恶!”花形露出气馁又不甘的神色。

前场,宫城已带着球逼近禁区,气势逼人。
而此时,翔阳三名球员已守在禁区周围。
在身高上,与湘北相比翔阳占有相当大的优势。

“他不会想自己突破吧?!”
“不可能!”
不知何时在场边聚集的观众小声议论着。
而坐在监督席上的藤真此时则是若有所思。
“宫城,他到了什么程度……?”

这一边,宫城和三人周旋起来。
“小心樱木!!”
藤真猛然惊觉,宫城球已往右出手。
打过招呼后,樱木以奇快的速度把其余二人甩在身后。
占住最佳的位置,正正接住宫城的传球。
众人惊叹之间,立刻又为接下来的一幕屏住呼吸。

流川已在三人周旋之际一声不响切入禁区。
还未来得及看清,只觉一阵骤风,球已在流川手中,紧接一记猛扣。
场上比分——2:0。
“回防!”
风驰电掣,比赛的节奏让这个季节如烈火般燃烧。

“不愧是宫城,又进了一层。
但更可怕的是樱木和流川,简直防不胜防。
虽然赤木已经退出,但他们似乎更加坚强了。
湘北每一次都令人无法预料,这样的一队到底会走向何方?
也许会是一个震惊全国的神话吧……
但,无论如何,翔阳是不会放弃的。
我们应该怎样对抗这样的湘北?”
想到自己已是即将毕业的高三生,藤真不禁有些怅然。
淡淡的褐发,优雅而内敛,令人不由得联想到高贵的“王子”。

随后,流川继续展开猛烈攻势,湘北连得8分。
在花形几记流丽的射球下,翔阳将比分拉近。
长谷川依然致力于克制三井,只是依然无法阻止凌厉的三分球。
代替赤木的角田虽然有很大差距,但技术有了不小进步,配合得当。
场上比分——27:10。
湘北显得势不可挡。

“即使只是友谊赛,我也绝不能放弃!”
藤真心中已燃起了熊熊烈火,无法忍耐。
脱下监督的外套,他已不再是那个冷静沉稳的“王子”藤真。
他也是火一样永不言弃的少年。
“换人!”
在阳光下闪耀着的,4号的藤真。

“振作起来,我们会赢的!”
这一次,藤真只是重重地拍了一下同伴们的肩膀。

有燃烧着的藤真,比赛越来越激烈。
针对角田防守的漏洞,藤真的数次妙传,为花形等人创造了机会。
而且藤真还有三分球这一件不容忽视的利器。
36:28,比分很快被拉近。

这时,花形一次射球稍偏,反弹出来。
花形高高跳起,正要补中,樱木却一个飞跃挡在身前。
单手触球,却在电光火石间紧紧收入怀中。
大叫不妙,翔阳众人迅速回防,花形则想截住樱木。
几乎同时,樱木一个反手将球向右后方传去,恰被流川接住。
另一边,翔阳已落好阵形,准备三人包夹流川。

流川直抵禁区,被三人围住。
危急之际,只见球在左下方飞窜而出,反弹后被樱木接过。
只是一个“平民射球”,正中篮中,篮框却仿佛震动了好久。
“竟然……这么快?!”
在场所有人都暗自吃惊。
虽然樱木的技术还不够成熟,但这样的配合绝不可能是临场发挥。

“呵呵呵……这样还不值得吃惊啊……”
安西教练微笑着,眼睛闪烁着喜悦的亮光。
看着这些孩子一步步成长,比任何事都要快乐。

最后,场上比分——101:91。
比赛结束,湘北以十分之差胜出。
这一次,藤真没有泪流满面,而是微笑着与湘北众人一一握手。
输得心服口服,但藤真坚信总有一天会夺回胜利。

“超级搭档。”
藤真看着流川和樱木,由衷地称赞。
“哈哈,因为我是天才!候补员你也不赖嘛……
什么?!你说谁跟这狐狸是搭档?”
樱木原本正在得意,忽然想起什么又生起气来。
“鬼才跟你搭档。”
流川冷冷丢下一句,头也不回地向外走去,心里有点难受。
听到称赞,流川想不到自己竟然有一丝喜悦,却马上被打碎。

“喂,流川!等一下有事要说。”
宫城把流川叫住,想到还要分配宿舍的事。
几个人聚在一起,安西教练手中拿着一份表格。
“宫城和流川在310,三井和樱木在311,角田……”
众人没什么意见,开始搬行李。
只是流川有点淡淡的失望,自己也不知为何。

所有人都没有发现,在体育馆一则的看台上——
一个中年男人凝视着流川的方向,神情复杂。
他是流川枫的父亲,流川哲也。
只是看了一场比赛,他已经为儿子展示的超凡才华所折服。
他感受得到蕴藏在那颗篮球中的炽热情感。
曾经,年轻的他也热爱过这一项运动,却终于放弃。
放不下父亲的心愿,放不下公司的未来。
到头来,却仿佛什么也没有得到。
看着儿子坚定的身影,他回味到了一段久藏的辛酸。

【4】

『第四章:枫染』

四个人把行李搬到宿舍,安置好。
流川想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倒头大睡,无奈肚子直叫。
这时,樱木跑了过来。

“喂,大家一起去吃饭啦!”
“好啊!我都快饿死了!流川也一起去吧?”
“臭狐狸去吃饭啦,空肚子睡觉会做噩梦的~”
“嗯。”
流川淡淡应道。
不相信樱木的胡言乱语,但听到“噩梦”——
流川心里不禁“咯噔”了一下。
而且确实是饿得要命。

终于来到食堂,也就是樱木最期待的地方。
“果然不错……哈哈哈!”
樱木点了几样自己最喜欢的菜,狼吞虎咽起来。
其余的人也相继开动,拼命把空空如也的肚子填饱。

“呃……”
打了个饱嗝之后,樱木向窗外望去。
“啊,那是什么?”
樱木指着远处的一大片红色,向其他人问道。
“我都没见过这么大片的红叶……”
三井有些吃惊地说。
“难道就是大原最著名的红叶林?
想不到就在附近啊……”
宫城流露出赞叹和憧憬。
“……”
流川依然一言不发,只是眼神中透露出一种触动。
“既然这样,我们向那里进发吧!”
樱木突然提出,摆出一副自信满满的姿势。

于是四个人怀着不同的心情,向那一片红色的树海走去。
樱木和三井是好奇,宫城是憧憬,而流川是一种莫名的熟悉。
这周围的景物,应该从未见过,却又似曾相识。
到底是哪里呢?流川在记忆中搜寻着。

极目的红,把他们的眸子渲染成一片绯色。
焰红如火,赤红如丹,殷红如血,深深浅浅,漫山遍野。
深褐色的线条错落刻折,让眼前的景象显得沉静,又有些疏离落寞。
这强烈的冲击,宛如一个梦境。

踏着铺满一地的红叶,“簌簌”——脚下发出低沉的鸣响。
几个人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沉默着。

“如果彩子在的话,该有多浪漫……”
宫城陶醉地想着,他只觉的无比浪漫,尽管带着淡淡的忧伤。
“如果带了美食的话,就可以尽情享受了。
这就是所谓的‘红叶狩’啊……”
三井惋惜地想着,却觉得气氛有点不对,终究没有开口。

流川却好像感觉到什么,一言不发地向枫林深处走去。
樱木看见这一幕,不禁好奇地跟了上去。
大概走了十几分钟,穿过层层的红色密林,流川站住了。
樱木则错愕地睁大眼睛,看着眼前的景象。

那是一个金色的湖,近乎透明的金色,闪耀着奇异的光芒。
二人踏着遍地的红叶走近湖边,终于看清了那一池湖水。
不大的湖澄澈见底,平静的湖面反射着落日的余晖。
远看如金子般耀眼,走近凝视,却发现是如此温暖而柔和。
二人被淡淡的光芒笼罩着,朦胧的身影倒映在水里。

流川下意识地转头看身边的人,隔着不遥远却又无法触及的距离。
一刹那,一片红色的枫叶在微风中飘落。
落叶在红色的发丝上停留片刻,又擦着脸颊向下滑落。
最后,红叶静静地停在了他张开的手心上。
流川怔怔地看着,久久伫立,无法移开视线。

樱木正带着好奇和珍爱的眼神看着红叶,却终于察觉流川的目光。
虽然爱出风头又少根筋,但被这样凝视还是让他不好意思起来。
“喂……?”
樱木疑惑地摸了摸脸,确认是否沾上了什么。
流川蓦然发现了自己的失态,迅速收回视线,急急离去。
流川的身影很快消失在密林中,留下一脸错愕的樱木。

晚上,几个人早早倒下,睡得死死的。
流川却是个例外,体力不支的他竟辗转无法入睡。
对于流川,这是第一次。
这让他感到疑惑和不安。

脑海中浮现出一张美丽的脸,小麦色的肌肤,如火的发丝。
明亮而柔和的淡金色眸子,带着某种难言的矛盾与和谐。
他,掩映在极目的绯红中。
流川感受到一种灿烂的悲伤,因为枫叶的红色意味着将近的终结。
流川不是一个敏感的人,却在一瞬间被触动。

走到这里,他知道他熟悉这个地方。
他睡着的位置,是他年幼时的家。
虽然建筑换上了繁华的外衣,枫林和湖水却没有变。
在建筑的大门前,他看到了熟悉而陌生的“秋辰”二字。
他又想起了爷爷临终前眼中的那一抹萧杀。

流川突然坐起来,静静走下床去。
拧开门把又转身带上,然后向右走去。
小心地踱步,穿过深夜寂寞的走廊。
手握在另一扇门的门把上,流川迟疑了一下。
终于,门被轻轻推开又带上。

月光洒落在白色的床单上,红色的发丝依然夺目。
樱木大字型地摊睡着,面容如孩子般平静。
流川不由自主地走近床沿,凝视着那双合着的眼睛。
刀刻般的挺峭眉毛此刻安静地舒展着。
眉间有一道浅浅的伤痕,也许是打架时留下的吧。

好想看见那淡金色的眼睛,流川暗暗渴望。
但不是现在。
流川屏住呼吸,俯下身,让红色的发丝从指间穿过。
不由自主地俯下身去……

樱木的身体却突然有一丝颤动,把头偏向一侧。
流川蓦地站起,惊诧于自己所做的一切。
这时,樱木的眉头微微皱起,低沉地呢喃着什么。
“晴子小姐……”
流川再次俯近身体,却突然僵住了。
好像有什么碎了一地,刺痛着。
就像在球场上被狠狠地击败,却多了一种难言的酸楚。



  R - Red-du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