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仙花]雪

(1 次投票)

作者:ReDaIIsuKi 周一, 2010年 05月 17日 11:19

那是一场迟来的雪。天空灰蒙蒙的阴暗着,憋了好几天终于还是抵抗不了地心引力,纷纷扬扬地飘落。

仙道紧了紧宽大的深蓝色棉衣,抬头望着从天空的源头扩散落下的细碎晶体,一朵一朵打在脸上有些扎人,冰冰的触感就像那个自己从雪地里救回来的家伙一样。

“下雪了……”一朵雪花打进眼里,受到刺激的角膜一阵酸涩。在液体落下之前,在上衣口袋里拼命的摸索着,自己有随身带纸巾的好习惯总是能方便不少。

“先生,你的东西掉了。”擦身而过的陌生人停下脚步拍着仙道的肩膀,指指跟着纸巾一起滚落到水泥地上的小玩意。

“啊!谢谢!”礼貌性的向对方点了点头,勉强睁开刚擦拭过还没恢复的眼睛,弯身拾起掉落的东西。

那是一只长了一对红耳朵的狸猫,脑袋上穿过一个绳圈套着铁制的钥匙扣。

“嗨~小花~”习惯性的对着小家伙打着招呼。小花是自己去北海道任职时,那边的高野课长送给自己的,说是部门的吉祥物。起初自己是并不想收下这类小东西的,那么可爱的吊坠挂在一个大男人的身上有点奇怪,不过最后还是拒绝不了课长的万般热情,说是部门人手一个这样大家才显得团结。

得到小狸猫的那天晚上,部门全体员工在工作结束后去到当地一家叫仙花居的家庭酒馆吃了热腾腾的螃蟹火锅。一群老大不小的人就这样一直闹闹腾腾直到半夜才纷纷散去。喝的有些多的仙道想一个人走着回去好清醒一下,便拒绝了想要载自己一程的同事。

北海道的夜空很美丽,不论是下雪还是放晴,不像东京那般布满都市废气与糜烂的味道。深深的吸进凉凉的空气又重重的呵出一团雾气,仙道像孩子一样一个人边走边玩。

现在想来,如果自己那时坐上同事的车或者醉倒在小酒馆里,就不能遇见那个叫做樱木花道的红发男孩了。

那一天就像现在一样飘着大雪,仙道在大雪中遇见了睡死在雪地的樱木。一件薄薄的白衬衫,洗的发白的牛仔裤和没有穿鞋裸露在外的两只光脚丫,以及那满头满脑的鲜血,这是当时有些迷糊的仙道所能看清的全部了。

费尽所有的力气把地上人扛了回家,立刻从壁橱柜里翻出多带的棉被,层层的把他裹住。然后又急急的跑去浴室用小盆装了些热水想给他擦擦脸去去寒,直到自己猛地想起该先给他满是鲜血的头部做个包扎时才发现鲜红的其实只是发丝而已。

“本天才叫做樱木花道!是雪子!刺猬头你给我记好了!”满头红发的家伙在呼呼大睡一夜之后神清气爽的自我介绍着。

“雪子?”服侍了樱木一夜的仙道,愣愣地听着对方的自我介绍。

“就是雪之子啊!”樱木摆出一付无奈的面孔,好心的解释着,“刺猬你摸摸我的手!”

仙道从暖桌下取出右手搭上樱木的,好冰好冰就像冰块那样,抚上的一瞬间就像要化开那样开始渗着水汽。

“就是这样,本天才就是你们口中传说的那个雪女!虽然性别上有些出入,不过没什么关系吧!哈哈”

当然有关系!现在遇到雪子的人可是我啊!听说雪子会在大雪忿飞的夜晚出现在单身夜行的男人面前,用美色勾引路人之后便夺取他们的魂魄。

“我可不是什么不好的人哦!刺猬你表冤枉本天才!”樱木抽回手,撇了撇嘴堵气的坐下,“为什么大家都认为我们是怪物呢!”

“啊……不……”仙道觉得有些失礼,刚才自己的确是那么想了。

“刺猬,我肚子饿了……”

“诶?”不会吧,那么快就要把我吃了啊!

“有没有冰镇的咖喱或者寿司什么的?凉拌的拉面也好,反正不要是干乎乎的面包就行!”樱木捧着自己咕咕乱叫的肚子说着。

“你吃面包?”其实仙道想说的是,你都吃这些东西呀,不过突然想起来雪子吃面包才更加奇怪吧!

“啊!本天才可不是偷吃面包的贼啊,之前可是得到那只狸猫的许可了,它不是在看守面包么?”樱木指指矮几上一堆散乱的包装带间的红耳朵狸猫。那是仙道在便利店买来想要做早饭的红豆面包时,顺便把部门的吉祥物也一起放了进去。

“哦……”仙道在心里为自己的早饭默哀。

“刺猬头,这是你的家吗?”似乎也忘记讨论食物的事了,樱木捧着矮几上的马克杯来回转着,一付好奇的样子。

“恩,还有我的名字是仙道彰不是什么刺猬拉,刚从东京搬到这边。”

“东京?那是哪里啊?和这里一样都是雪么?”

“东京啊……唔……”

记不清自己是怎么回答的,从那天之后樱木就留了下来。仙道后来才知道自己照顾他的那天晚上其实弄的他浑身不舒服,于是就在露台上为樱木搭了个临时的床铺。

脚步停止在斑马线的第一根白线,看着闪烁的绿灯恐怕是穿不过去了,便向后退了一步。身后是在东京地区声名显赫的大百货公司,离地几十米高的外墙上嵌着价值不菲的巨型室外液晶屏,播放着自己这个年龄已经听不太明白的摇滚歌曲。

仙道一只手夹着公文包,另一只手在口袋里揉着小狸猫的爪子。狸猫的名字是小花,樱木给它取的。那一天仙道在厨房里正用筷子晾着刚煮好的拉面,樱木一个人趴在地上看着搞笑的综艺节目。

“刺猬,你说我们像不像?”隔着一堵墙传来樱木的声音夹杂着一群人的掌声。

“唔……”手里不停的翻动着热腾腾的面条,仙道在脑子里寻找着两人的共同点,“有点吧,我们都很高啊。算不算?”

“刺猬你在说什么?”樱木咚咚咚地跑到厨房门口,好奇的看着仙道料理自己的晚餐。

“我说我们有点像。”

“我是说,我和它,我们像不像。”晃到仙道身边,樱木举起吉祥物狸猫在眼前摇啊摇,“你看,我是红头发,它是红耳朵!”

那你不会早说你和这只狸猫嘛!

“是是,”仙道把差不多已经冷却的拉面倒进碗里,打开橱柜寻找着拌面的调料,“想吃什么味道的拉面?”

“恩……巧克力的好不好?”樱木早上在主妇档的节目中看到主持人在烘培后的面包圈上淋上一厚厚的一层朱古力酱,馋的樱木当场就目露凶光死死盯着电视不放。

“巧克力啊,我找找……”一阵叮叮当当之后,仙道从里面拿出一包未开封的甜味炸酱,“有了,这个对吗?”

“恩恩,就是这个,多加一点哦!”啊,厚厚的浓浓的巧克力酱和天才最喜欢的拉面组合,好棒哦!

“那么去准备吃饭了。”仙道转过身脱下围裙,从冰箱里取出一罐汽水放在樱木的餐盘上,再从边上的小锅里盛了一碗滚烫的拉面淋上同样的炸酱。

“我要开动了!”

“我开动了!”看着对面一口冰汽水一口凉拌拉面的樱木吃的乐呵呵的模样,再低头看看自己水汽袅袅的骨汤拉面,真是好笑的餐桌时差(= =)。

“对了,刺猬!”樱木放下筷子,从裤袋里悉悉索索地摸出不知道什么装进兜里的小狸猫摆正在两碗面之间,郑重地介绍着,“从今天起,它的名字是小花!”

仙道嘴边挂着一根来不及吞下的拉面条,看着自己对面外星人一样的樱木和原始动物一样的小狸猫:“那你是大花?”

“诶?我是天才花道啊,才不是什么大花!”樱木愤怒的拍了一下桌子,“刺猬头你是不是想打架?尝尝我的头捶!”

说着伸出胳膊一下子箍紧仙道的脑袋,头向后微微一甩又一个急刹车之后改变行进直冲对方的脑门奔去。

“啊、啊、等一下!”眼看着樱木像钻头一样迅速靠近的红毛,仙道着急地抓住他的手臂,“那个,花道!下周、我们过圣诞节吧!”

“砰”的一声,可怜的仙道还是没能逃脱樱木大魔王的头捶攻击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

“呜……好痛……”抬手抚着头上的小包子,仙道含着泪花看向正居高临下瞪着自己的樱木,“要死……死……了……呜555”

“刺猬你刚才叫我什么?”

“大……不……没什么……”心有余悸的打住已经蹦到嘴边的‘花’字,仙道坐起身更加卖力的揉着额头。

“不是大花。”樱木两脚一趴蹲了下来,一脸认真的表情平行注视着对方。

“额……花道?”有些不好意思的别过脸,比起名字,樱木这个姓叫起来实在是有些拗口。

“啊——刺猬!”没有预警的,樱木再一次向仙道扑来,一把环住后者的腰,冰冷的脸庞在胸口的毛衣上来回乱蹭。那一瞬间,仙道分明看见红头发的这个家伙的头上长出两只毛茸茸的耳朵,屁股后面还耷着一条尾巴,‘这个家伙不会是兽人骗我说是雪子?’

“第一次!第一次有人叫我花道!”蹭了好几下之后,樱木靠在仙道的胸口闷闷地说着,“刺猬你真好……”

看着埋在胸口的红脑袋,仙道想起了那时候樱木冲着自己大声说着‘不是奇怪的人’、‘为什么都把我们当成怪物’之类的。这个家伙一定受过很多委屈吧,明明只吃凉拌食品又很少接触肉类食品,确注定了出生的那天起要成为大家眼中的怪物……不过之前的那个攻击还真不是一般肉食动物做得到的。

“花道,一起过圣诞节吧……两个人一起好不好?花道……”感受着掌心凉凉的发丝,仙道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的说着。

仙道无奈的叹着气,发呆的自己错过两次亮起的绿灯,再一次耐心的等待并在心里倒数的秒数三二一。路上的行人一个比一个行色匆匆,走起来快的离谱,这就是东京的节奏——没有休止符的《小蜜蜂》。如果自己在这里倒下,也只会被人踩踏着四肢从身上跨过吧。

被人踩踏着四肢从身上跨过……

时间就此停止也好……

如果能再回到那个时候……

“刺猬,这个是用来穿的吗?”樱木拉开长长的红白袜子,套进一只左手呼噜噜地转着。

“如果花道喜欢的话,可以考虑。”仙道正挂完最后一盏吊灯,自如地应付着樱木式的奇怪问题,“不过今天可不行!”


神色严厉的从(看上去)玩的很开心的樱木手中取走袜子,仙道温和地拍着樱木的脑袋微笑着说:“不过你要想清楚,穿上它可是会遭报应的哦~”

“然后就下地狱了?”被仙道摁着头,樱木有些难过的用手拍了拍。刺猬真是狡诈,总是把人家当孩子似的拍着头恩恩啊啊的说着骗人的话。

“该死的刺猬你以为我会一次两次都上你那种小儿科的当吗!”猛力摇头甩开搭在脑袋上的手,樱木倏地从地上站了起来,“阿彰你还是太单纯呢……”

‘死了,完全够不到……’

樱木奇怪地僵硬在原地,举着一只本想像之前被他摁住揉来揉去那样反过对待他的手。

‘不行,即使够到了也根本没有那种感觉……很勉强……’

‘而且,说不定……’樱木哀怨的看了那坚挺硬实的冲天发一眼,‘手会痛……’

“花道?”

“不……我在锻炼上肢……”尴尬地甩着有点发酸的胳膊,樱木头一次觉得自己叫这个男人做刺猬绝对是最明智的行为。

没有理会樱木那些看上去颇为勉强的行为,仙道看着窗外白茫茫的一片大地,突然兴致高昂地建议到:“雪停了,我们去堆个雪人吧!”

“哈!刺猬你说‘我们去堆个雪人吧!’是吧?”樱木骄傲的在胸前交叉着双臂,抬起下巴以一幅施舍的眼光看着对面的仙道,然后猛地吸了一口气又重重的呼出。

“虽然说你这样想是可以理解,平民总有被难题拌倒的时候。即使是本天才这样高高在上的雪子,也不是那种不讲道理不通人情的类型。别看我全身冰冷,虽然由我说来不是很好,不过触感还不是一般地舒服吧?可是我的心确实火热,它正在伟人的胸腔里热情的跳动着!刺猬你刚才的话其实只不过是想说‘伟大的樱木大人,请用您的神力助我一臂之力吧!’。说到底刺猬你没有本天才的帮助还是一个人无法堆出闪闪发亮完美无暇的雪人来吧!哦哈哈哈哈哈!!!”

仙道知道眼前的这位所谓的传说中的雪子是有些自大有些骄傲,却没料到自己好心的邀请竟然被曲解成卑微的请求。于是突然之间就觉得脑门上窜出一股热流,扭曲着五官咬着牙满腹怨恨地顶撞回去:“这么说的话,不如我们来堆雪人比赛吧!伟·大·的·雪·子·阁·下!”

“哈!刺猬头,本天才的肩膀可不是用来借给弱者靠的啊!”

“呵呵,”仙道从沙发上提起厚棉衣径自转身向大门走去,“比了才知道谁会哭吧!”

“刺猬你偷跑!”樱木也不甘示弱地认为只要第一个出房门的家伙就会取得胜利,拔腿就更了上去,“卑鄙!”


两小时后

“刺猬你看了不要惊讶啊!”樱木得意的用屁股顶着背对自己的仙道,相当挑衅地宣布着自己的成功。

“啊!完成了!”完全达到对敌人的恶言恶语充耳不闻的仙道,拍着手上的雪花满意地看着自己的作品。

“那我数一二三,我们同时移开身体怎么样?”樱木建议到。

“OK”








掉转过身子的仙道满脸惊讶的看着被樱木堆的歪歪扭扭叠在一起的两坨小雪块,暗自庆幸还好没有和他共堆一个雪人。本来还想说是他擅长的物质应该会让人有所期待,不过照现在看来根本就是做梦一样。

“啧啧啧!刺猬你果然完全不行啊。”樱木对着仙道堆在一边的中规中矩的雪人摇头晃脑的批评到,“创意零分!”

我创意零分那你这两坨不明物体就是满分么!仙道不满地在心里嘀咕着,难得自己那么小心眼地和一个连巧克力酱与甜味炸酱都不能区分的外星生物斤斤计较……再算上之前的暴发……

“刺猬你堆的只不过是‘与你一样的雪人’吧?”樱木从密密麻麻插在雪人头顶上抽出一根拿在手里晃啊晃的,“你知道我堆的什么吗?”

“不……很难想象……”自己完全不能形容出自樱木之手的作品。

“天才在水中的倒影!”

仙道双手一摊,无奈的叹了口气,全然一幅拿你小子没办法的表情,“花道,胡说也要有个限度吧,这坨东西哪里像你了?”它没有那头和你一样漂亮的红发。

“不会啊……本天才怎么看怎么像啊……”樱木显然完全不能理解为什么仙道会这么认为,一个人蹲在自己的作品面前沉思了起来。

‘果然是少点什么呢……唔……’

仙道看着认真寻找自己作品缺陷的樱木鼓着嘴巴努力的样子,坏心的打算不告诉对方到底缺了什么,想多看看他鼓着腮帮子皱着眉头的样子,那个样子还是满可爱的。

“花道……”似乎是过了好久,有片雪花打在仙道的身上,看来是又要开始下雪了吧。还是告诉他吧,不然放他一人在这里思考绝对会变成实体雪人的,“下雪……花、花道!你在干什么!”

仙道突地上前抓住樱木咬在最里的右手,拇指已经开始向外渗着红红的血丝。

“刺猬你不要妨碍本天才好不好!”樱木极不满地挣脱仙道打扰自己创作的魔爪,“本天才只不过想为雪人上色而已,干什么这么大惊小怪的!”

说着就举起染上鲜红的拇指开始在顶上的那个小球上来回涂抹着,血一遇到冰冷的雪堆便开始扩散融化,好象真的长出红发那样不一会便占据了雪块的大半面积。

“啊!果然完美了!刺猬你现在没话说……了……吧……”后面的话在仙道举起自己的右手之后开始产生奇怪的颤抖。木木地看着眼前一脸认真的男人细心掰开自己握成拳的右手,握在掌心中的拇指仍然在流着血,心里莫名地一阵砰砰乱跳。自己的拇指被含在对方的口腔中,原来刺猬的那里是那么的温暖,还有舔着伤口的舌头也好柔软。

“好……好吃吗?”被对方暧昧举动吓了一大跳的樱木,慌张的问着。

“呵呵。”不舍地松开口中的拇指,原来雪子的血也是咸的啊,“你说呢?”

“当、当然好吃了!”刺猬你敢说天才不好吃我绝对会杀了你!

仙道只是笑地温和得看着比自己还像刺猬的樱木撇着嘴角咕咕哝哝说着什么,如果自己对他说了现在想做的事情他会怎么样?

“花道,我认输了……”仙道大方的承认自己的失败,没想到这家伙居然会想到用血来染色。

“哼哼,刺猬头现在才知道天才的厉害是不是有些太晚了。本天才要惩罚你!”

仙道摊了摊手表示没有异议,却又突然想到什么一样反对到:“花道,还是让我来奖励你吧。”

“唔,奖励啊,也好。虽然本天才并不稀罕你的奖品!”很快地权衡着自己利益的樱木,装模作样的点着头。

得到许可的仙道先身一阵兴奋,然后又眨着桃花眼看向等待惊喜的樱木:“花道,你站着别动。”

以为仙道会再说些什么而期待着的樱木果然如对方所希望那样站着没动,应该说是根本忘了动,或者自己完全动不了。仙道正用从来没有见过的眼神望着自己,那种温暖平静的感觉让自己有些害怕又有些兴奋。

仙道慢慢靠近望着自己发呆的樱木轻轻笑着,想来这个家伙是看着自己入迷了。满意着对方的反映,仙道伸出左手抚上樱木仍如往长般冰冷的脸, 轻轻移动掌心上下摩挲着。然后向前迈出一步,贴进对方的身体,温柔地回应着樱木的视线。

看着自己眼前逐渐放大的仙道的脸樱木感到有点脑充血;“刺猬……你离那么近……害本天才都要看不……”

“那就把眼睛闭起来。”仙道用软的快要将樱木融化的口气命令着。得到对方回应后便再也忍不住一样凑了上去,之后便触碰到一对冰凉的唇瓣,以自己那紧张地有些干燥的同一部位。

没有心理准备的樱木就这样被仙道吻着,嘴对嘴唇对唇地着吻着。两个人相连的地方传来一小股暖暖的气流,吸进的空气已经染上仙道的气息。有种说不出的类似酒精一样的液体滑入体内,樱木的最里从来没有像现在一样那么明确地体会到被灼伤感觉,水份像是瞬间被蒸发一样干燥着。好干,樱木无意识地微微开启双唇,用舌头慢慢舔着上唇,自己的和仙道的。

“呵”伴随对方一声细小到几乎没有的轻笑,樱木觉得自己的舌尖正被什么啃咬着然后又被另一样温暖柔软的物体物体包围着吮吸着,已经不能思考了,只是觉得好舒服。

“……花道”松开包围樱木的双唇,仙道的嗓音似乎开始变的暗哑,“奖励完毕。”

‘结束了?亏人家才觉得好舒服……’樱木满脸羞红的低着头不敢看向自己心猿意马的仙道,‘果然是只狡猾的刺猬!’

“花道?”见对面的人垂着头迟迟没有回应,仙道有些慌张的低下身子问到。

“不……啊!对了刺猬,看在刚才的奖励很……额……很舒服的份上,本天才就勉为其难的为你服务一次吧。”樱木慌张地别开头,以还未完全收口仍有血丝残留的拇指在仙道的小雪人上左右比画着,“好了!”

移开身子的樱木得意地转身叉着腰向仙道展示自己的作品,顶上插满小枝条的仙道雪人,在用石子镶嵌作为眼睛的下方,被樱木以残留在拇指上的血痕划了两道红线;“这样才比较像害羞的刺猬啦!啊哈哈!”

‘会这样脸红的是花道你吧’仙道本想这么顶撞回去的,后来想想确实刚才自己的脸是有那么点烫这个家伙也没说错,于是耸了耸肩装做一付无所谓的样子。

“对了,花道你之前说很舒服么?”回家的路上,难得的两人牵着手,想起之前樱木说过的话,仙道有些不确信地试探着。

“哪、哪有!”狡猾的刺猬果然是要追着天才的痛处不放啊!真是可恶!

“啊……这样吗?”仙道有些惋惜地说着,本来有些期待的心情一下子都被打击的精光光。

“不……勉强要说的话,有那么一些,只是一些些哦!”樱木好心地补充到。

“那……下次来些更加舒服的吧。”

“啊?什么?刺猬你说什么?”

“不……没什么……”呵呵,没听到吗?那下次就用行动让你知道吧。

“啊!狡猾!”

“哈哈……”

那一夜临睡前,樱木在仙道的指导下,半信半疑地将那只袜子挂在了窗口。再之后的第二天清晨,果然如仙道说的那样,樱木收到了圣诞老人的礼物,那是一只挂着房门钥匙的红耳朵狸猫钥匙扣。

同时仙道也收到了礼物,一封来自东京总部的复职信。


房间内仙道与樱木无声地对坐在矮几的两头,厨房里有热水在沸腾的声音,本来是想要煮意大利面庆祝圣诞的。

“啊……水开了……”听见水声的仙道慌忙站了起来,哒哒哒地跑向厨房。留下樱木一个人仍然端坐在原地对着那封复职信发呆。

就在刚才,仙道对自己说了来到北海道的原因,虽然听上去有些复杂,不过似乎刺猬是被做了坏事想推卸责任的上司陷害背了黑锅才调过来的。

“刺猬……”樱木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白色信封,闷闷地唤着仙道,“你……要走了吗?”

“啊……”厨房的仙道在停顿了好久之后才给了樱木一个似乎是肯定的回答。

“那不是好事吗!刺猬你终于可以不用被别人给冤枉了!可以回到东京了吧?说不定还能得到比原先更好的职位不是吗!”

也许吧,看着锅子里来回翻滚的意大利面条仙道这么想着,其实现在能不能复职都无所谓了,自己在这里过的不错,高野先生虽然嗓门大了点不过却很豪爽,比起总部那些高层已经是好上不知道多少倍的上司了,而且现在这里还有了让自己心动让自己挂念的樱木。

“刺猬!既然这样,我们庆祝一下吧!对了,啤酒!啤酒没有了,我、我去买回来!”樱木抓起从圣诞老人那里得到的钥匙,匆匆跑过厨房的时候对着煮面的仙道交待着,“我马上回来!”

“啊……路上小心……”马上回来吗?这家伙有带钥匙出去吧。仙道熄了火,把面条捞了出来放在事先准备的盘子上,然后脱下了围裙离开厨房。

拾起矮几上的那封信,仙道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仙道彰你这个混蛋大刺猬!!!!!!!!!!!!!!!!!!!!”

北海道函馆机场的侯机大厅内,仙道不可置信地看着身后衣衫单薄红发凌乱的樱木气喘吁吁地向自己吼着。

“花道你……”

“刺猬你这个混帐家伙!竟然不说一声就一个人走掉!本天才可是买了喝到明天也喝不完的啤酒啊!你竟然一个人给我走掉!太可恶了!!!!!”

“不,不是的……我……”我只是不想在分别的时候让你悲伤。

“混蛋!傻瓜!最讨厌刺猬了!!!!!!”樱木激动的用袖子擦着眼睛,可恶的刺猬,竟然让天才追着一直跑,还害得人家眼睛都出汗了!可恶啊!

“花道……你怎么……”仙道走的时候没有带走很多东西,因为樱木去买啤酒的小店就在不远的小便利。

“我是顺着你的气味来的!”樱木直直地走向仙道,斩钉截铁地说着,“即使你去到东京我也能嗅着你那可恶的味道追过来!”

“花道……”我不是故意要让你为难的,只是我也有自己的打算。

仙道望着在自己跟前停下脚步的樱木从屁股口袋里拿出一个红颜色的小盒子递到自己面前:“喏,这是本天才给你的复职礼物,唔……再额外附送装在里面的圣诞礼物好了!不过,刺猬你竟然一声不响地给天才走掉这件事绝对不能原谅啊!”

“对不起……花道……”我不是故意要惹你生气的。

“算了,看在你给天才做了真正的巧克力酱意大利面的份上就原谅你!不过,这个盒子你到了东京才能打开,是惩罚!”樱木恶狠狠的叮嘱着仙道,好象他一提早打开就会遇上什么不得了的诅咒似的。

看者仙道收下盒子,又看看摆在地上并不大的行李包,樱木交待想交待的事情后便掉转身体向来时的大门走去。

“花道!一起走吗?和我一起去东京吗?”

身后传来的是仙道不自信的疑问,樱木本打算忽视对方继续向前走的,却在听到下一句后愤怒的握起了拳头。

“花道,意大利面好吃吗?”

“难吃死了!什么甜的发腻的味道!刺猬你想毒死本天才吗!”樱木买啤酒回来就见到矮几上放着一盆淋了黑色酱汁的意大利面,也发现仙道与早上收到的那一封信同时不见了的事实。

这是刺猬为本天才做的最后一顿面吗?

“可恶的刺猬,既然是最后一顿面,为什么要用那么难吃的调味!”明知道这是最后的最后的刺猬食品,可是不论自己再怎么说服自己想让面条吃来觉得味道好都不行,“刺猬,这也是你的诅咒吗?做出本天才一生中可能是最难吃的食物之后拍拍屁股走人……我……我不甘心……”

“那和我一起去东京吧。”

虽然东京季节变化十分的明显,不过现在的话是冬天就没关系吧?
虽然东京的夏天会十分的炎热,但是只要呆在冷气的房间里没有问题吧?
虽然东京的冬季不是经常下雪,但是我们可以依偎在一起想象那一天的雪人比赛不是吗?

“如果真的那么难吃的话,我会一直做下去!直到你说好吃为止都不让你离开的!”

可以吗?

“刺猬,本天才会让你后悔说这句话的!”转过身的樱木,高傲的望着刚才好象说了什么不得了的话的仙道。

“无所谓。”仙道笑着伸出了自己的右手,直到樱木牵上之前都没有放下过。


“刺猬,你说这只铁小鸟真的能飞到东京吗?”樱木从登机的那刻起,就一刻不停地置疑着人类有史以来最伟大的发明,即便现在正坐在被自己看不起的铁小鸟体内飞行在三万英尺的高空中。

不发一语的仙道只是紧紧的以左手握住樱木的右手,看着爱人像个孩子一般挑了窗口的座位,好奇的张望着眼前的一切。

“刺猬,你看,天上也有雪!”

“那是云!”没好气的重复纠正着樱木第三遍犯下的语言错误,仙道注意到被红发覆盖下的额头开始渗出密密的汗珠。

“花道你热?”仙道边调整着头上放的冷气出口,边探出身子向乘务员小姐挥手招呼着。

“先生,有什么需要帮助您的吗?”受到仙道招呼急忙赶来的乘务员小姐非常有礼貌的问着。

“唔,给我一杯热咖啡,还有再来一杯冰果汁……橙汁吧,好不好……”

“花……”

“先生?”乘务员小姐惊讶地看着眼前的冲天发男子掉转过头,向着身后空无一人的座位征询着意见。

花道不见了

仙道不能置信的看着身边空无一人的座位,眼睛已经瞪大到极限。

前一秒,还在的!
前一秒,还和他说话的!

为什么?花道你去哪里了?
花道你在和我玩什么?

“花……”仙道浑身都布满了冷汗,从来没有像今天一样感觉自己是那么渺小无助。

“先生您没事吧……”乘务员小姐看着眼前神情奇怪的陌生男子,也开始跟着惊慌失措,“先生?”

仙道仍然像什么都没听见似的不停的在座位上用双手摸着,希望能够借着冰冷的触感找回一点樱木存在的证据……

在座位的夹缝里,有一只红耳朵的小狸猫钥匙扣,以及那把明晃晃的冰凉的房门钥匙。

“小花,果然是你啊……”幸好,你还在,不然我真的不分辨这倒底是不是一个谎言?

“先生?您找到了吗?”乘务员小姐以为仙道是丢了东西才会那么匆忙的,是女朋友家的钥匙吗?真是有点可爱,呵呵。

“啊……是的,不好意思让你担心了。”仙道勉强地扯出一个抱歉的笑容,不好意思的看着担心自己的乘务员小姐。

自己真不小心,刚才做了一个梦竟然梦见花道不见了,就这样惊慌失措的叫了出来。

“那您要的饮料?”

“不……不用了……谢谢!”再一次点头致谢送走看上去仍然担心自己的乘务员小姐,仙道把狸猫装进自己的口袋里,不经意摸到一个硬硬的小木盒。

‘喏,这是本天才给你的复职礼物,唔……再额外附送装在里面的圣诞礼物好了!’

‘不过,这个盒子你到了东京才能打开,是惩罚!’

惩罚吗?让我梦见你和我一起离开北海道踏上去东京的飞机之后又惊醒……

这就是你的惩罚吗?仙道苦笑着摸着自己在机场收到的临别礼物。

“啊,先生,对不起。”另一名乘务员小姐抱着一条厚厚的深蓝色毯子很抱歉的上前打扰到,“麻烦您把这条毯子交给刚才坐在您身边的那位红头发先生,穿那么少着凉了就不好了。”

‘……刚才坐在您身边的那位红头发先生……’

仙道一瞬间刷白了脸,任由乘务员小姐把折的整齐四方的毯子塞进自己的手中,又看着她离开。

到底哪边才是现实……
我真的失去你了吗?
还是这只一个无聊的玩笑。

捧着毯子,仙道已经没有任何理由说服自己去相信那只不过是一场梦。

没有什么是比失去你更加可怕,即使是你对我的诅咒……

‘咔哒’一声,仙道慢慢的拨开盒子上的小搭扣,里面只有一张折的有点变形的小纸条。

“啊!小野你快把帘子拉上!”身后传来一个细细的女声不满的抱怨着。

“什么嘛!难得有机会从那么高的地方看到云……真是的!”虽然是极度的不情原,可是粗粗的男声还是哗啦一下拉起了布帘。

“真是的……明明知道人家最受不了紫外线的直射……”

‘最受不了紫外线的直射……’

花道你

‘本天才叫做樱木花道!是雪子!刺猬头你给我记好了!’

是被我

‘从今天起,它的名字是小花!’

这个自私

“啧啧啧!刺猬你果然完全不行啊。创意零分!”

胆小

‘仙道彰你这个混蛋大刺猬!!!!!!!!!!!!!!!!!!!!’

又卑鄙的男人

‘刺猬,本天才会让你后悔说这句话的!’

害死的

再也承受不住更多的仙道,弯下身子把头埋在深蓝的毯子,用尽全身的力气忍受着。手里的纸片也像重千斤般落下,旋转着落下,红色的字体就像血一样深深滴落在了仙道的心里。

那一滴叫做樱木花道的红色血泪。


“先生?先生?”隔着玻璃窗户的小姐,不耐烦的又一遍敲打着厚重的玻璃,眼前的这位冲天发的先生老是走神,后面已经渐渐的开始排起了长队。

“啊,不好意思?刚才你说什么?”仙道有些抱歉的笑着

“先生,最早的去北海道的航班只有晚上7点10分的那一班,可以吗?”

“恩”

‘喏,这是本天才给你的复职礼物,唔……再额外附送装在里面的圣诞礼物好了!’

‘这个盒子你到了东京才能打开,是惩罚!’

红颜色的血一般的诅咒

『好きだよ』



Senhana Love Forever
Happy 710!

 

标签:
  R - ReDaIIsuKi

最近更新

[流泽花]末日穷途   樱之枫叶
[牧淸花]狮子VS花豹   小南
[仙花]Morning Kiss   靠谱的大爷
[仙花]忠与不忠   windning
[ALL花] 不公   凤阳凤歌

随机文章

[流花]上学   上邪
[牧流花]藏弓   末衣
[流花]Merry Christmas Hana   哈尼雅
[牧花]我不是天使    青涩天使
[仙花]任何时候   Ste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