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流花]我的邻居樱木君

(2 次投票)

作者:ReDaIIsuKi 周一, 2010年 05月 17日 11:23

-★ReDaIIsuKi★-

★ReDaIIsuKi★,一个普通的不能再平凡的大学四年级生-就是我-过着很平凡的日子,生活在平凡的家庭中.我有一个有些BT的癖好-喜欢趴在窗台上看风景.

每天,每天看着咸蛋黄似的太阳出现在青灰色的天空中,又在灰尘密布的傍晚天空消失不见.
偶尔,偶尔天空中布满乌云,湿湿的水气爬满道路,雨却一直落不下来,心情也会跟着莫名的低落.
很少,很少太阳依然照着大地亮堂堂的,却要撑起伞让自己不被淋湿-这是奇怪的太阳雨,使人兴奋.

这些都是我喜欢风景.
不过,最令我迷恋的却是对邻居的观察,是的,我在偷窥-仗着自己占尽地理优势(我住在二楼)正大光明的偷窥着那个红发小伙子-他的生活,他的感情.


-樱木君-

樱木君是我的邻居,住在双层的简易公寓里.那是一幢分间出租给没有很多钱可以支持自己生活或者一个家庭的那些人.樱木君和他的父亲就是其中之一.

樱木君最吸引我的地方,与其说是那一头耀眼罕见的红发,还不如说是那张充分吸收阳光的笑脸.微红好看的肤色恰倒好处地覆盖着棱角分明脸架子,浓浓的眉下是一双泛着琥珀色光芒的浅色眸子.樱木君是个很喜欢笑很会笑的人,并且总是在笑着.好像呀呀学语的孩子不停重复着仅有掌握的某个无意义单音节那样,樱木君总是在笑着.

不过这样的樱木君其实是个脾气异常火爆到别扭的死小孩,不知道是从哪里遗传来的.父亲吗?不可能.樱木君的爸爸是个慈善的中年人,对外给人的就是这种感觉.可我知道,樱木君和他爸爸处的并不好,父子两个经常会吵起来.父亲为了钱心里烦,孩子不甘做父亲的出气筒,这样的家庭纠纷是最普通级别的.为什么我会知道?呵呵,你说呢,总之我就是知道.

“死老头,你去死拉!!!为什么本天才回来还要听你说些有的没的!!!钱钱钱,除了这个就不会说别的吗!!!女人啊!!!孩子啊!!!什么都好!不要和我说钱!!!!!!”

‘碰’地甩上门,才刚回家就又驼着仿佛永远直不起来的背走出了门,红发少年气的满脸通红,好像受了天大的委屈那样消失在我的视线中.

这样的事情隔三差五不停发生着,可是在我看来,樱木君应该是快乐的.
(自己最亲的人会向自己吐苦水,虽然时常会弄的互相不开心,但其是自己被亲人需要般依赖着.说起来,我也经常向母亲抱怨罗嗦之类的,呵呵.)

樱木君是快乐的,直到爸爸去事的那天.

我是在吃饭的时候听母亲提到的,但是并没有问起具体情况,经验告诉我父亲不会高兴我继续问下去.就像现在这样,父亲正松着衬衫口的领带,没好气的说道:“吃饭的时候不要说这么晦气的事情.”

吃过饭照旧趴在窗台上,对面总是看着的那间房灯没亮,但是我知道樱木君在家.我能听到他的哭声,细细的哭声.

“别哭了,樱木君.”

我能感觉到自己的害怕,害怕樱木君失去父亲之后又失去笑容.

“明天见,樱木君.”


-友情-

事实告诉我,我的害怕是多余的,因为那个总是和樱木君在一起笑的非常温柔的黑发男孩是这样告诉我的-用他的行动给了我安心的保障.

仍然和往常一样的偷窥,我丝毫没有羞耻的感觉,也许年龄越大皮越厚的关系吧.

“洋平!”樱木君的右手保持开门的姿势,左手抵着门框,脸上挂着笑-我曾经担心到害怕失去的最喜欢的那种笑.

“HI,樱木.”背对着我的是樱木家的常客,经常频繁出入樱木君的家-频繁到让人嫉妒的家伙,那个叫洋平的少年.

“怎么?有什么不能解决的事情要本天才帮忙啊?”这次换上了痞痞的笑,真不知道原来世界上还有这样靠吹出来的天才.

“没有拉,只不过想找你出去打小钢珠而已.”仍然背对着我的家伙,但我能肯定他和我一样都是一付拿樱木君没办法的表情.

“切,我还以为有架打.”这次动作变成两手从腰带处插进裤子里,微微嘟着嘴,脚下还不时的踢着小石子.

“哈哈!快走拉,高宫他们要等的不耐烦了!”就这样,我的观察对象和那个总是来串门的家伙离开了那栋分间出租的简易公寓直奔小柏青哥店.
[你们,还未成年吧]
叹了口气,我趴在窗台继续思考接下来应该做什么.

樱木从那里回来已经是晚上10点的事情了,被同行的伙伴扶着回来的,看样子是喝醉了.那么大一个马子,斜斜的扭来扭去像条大青虫.扶着他一定很累吧,我同情的望了一眼黑发男孩.

“老头子……”自咽喉中发出的声音在晚上10点的路上就像高分贝那样刺耳,“为什么你要跑去死掉……为什么不等到我叫救护车来……为什么不相信我……”

空气变的好低,压的人透不过气.
我们三个.
心脏的位置,痛不可当.

樱木君的心在痛,为了父亲.
黑发人的心在痛,为了樱木君.
我的心也在痛,为了那个叫做洋平的少年.

他的眼中,一闪即逝,我看到了.
朋友之上,恋人未满,却甘心守侯.
比谁都清楚的自己应该扮演的角色.
用双手层层地剥离自己的心.
只留出樱木君需要的那一部分.
即使那里已不完整.
即使双手布满鲜血.

合上的门,离去的人.

“明天见,樱木君”


-暗恋-

今天来敲樱木君家门的是一个抹了很多定型水使自己头发根根朝天的怪人,眉毛却以相反的姿态往下微微垂着.

[哼,定型水只够维持头发向上吗?]不过他满脸春风般的笑给了我无由来的亲切感.
[这个家伙一定是少女杀手.]总的来说还是我最讨厌的那一型.

“刺猬头!” 樱木君的右手保持开门的姿势,左手抵着门框,脸上挂着笑-我已经确定不会失去的那种笑.

“HI,樱木.”刺猬头抬了抬没拿篮球的那只手,向樱木君招呼到.

“怎么?上次比赛输了这次不服气来找本天才一对一?”自大这种东西果然会像树一样越长越高并且开枝散叶,接下来不会开花结果吧?

“呵呵,要不要去比比看.”刺猬头对着挑衅的语言毫不介怀,显示出一付天生的好涵养.

“哈哈,能和天才一对一是你的荣幸啊!”樱木君拼命的张大嘴巴笑着,快要脱臼那样笑着,连我都觉得自己下巴酸酸的.

“呵呵.”刺猬头也傻傻的跟着笑,“输了我请你吃拉面.”

刺猬头,你那样的温柔让我有种错觉,喜欢樱木君吗?
是喜欢的吧.

两个人打篮球的地方是在街区的小公园,从我这里看过去勉强能看到火柴棍似的人形.
跑动,跳跃,立定.还有‘当 当 当’的篮球落地声,伴随金属般的回响.
不知不觉看的入迷,虽然什么也看不清.不过多亏了刺猬头的那个奇怪发型,很容易辨别出另外一个是樱木君呢.

大约过了一会或者好久,我不确定自己有没有睡着过,醒来的时候樱木君和刺猬头已经不在那边打球了.

是去吃拉面了吧.我也想吃啊.
从书包里翻出米奇皮夹,披上外套,下楼的时候匆匆和厨房的母亲打了招呼:“晚饭不在家吃.”
路过樱木君家门口的时候决定了拉面店,那家好久没去过的店子不知道老板还会不会附上额外的煎饺呢?呵呵.

一碗面下肚-准确地说是半碗多一些-大满足的我慢慢向着家的方向移动.今天第二次路过樱木君家的时候,我和他擦肩而过.我并不矮,却只能到樱木君的肩膀,从他的制服上传来香香的拉面味道,隐约有些刺鼻的烟味.

和樱木君那么近距离的接触不是第一次,可却是第一次感觉到心跳的很快,那么近的听到樱木君唱歌也是第一次.可是,让我失望的是樱木君还是唱着那从不走调的‘天才之歌’.

[我是天才~天才~]好笑地发现自己也在心里跟着唱,偷窥果然会让人变得奇怪啊.

“刺猬头!本天才下次一定要打败你!!!!!!!!!!”

啊啊,樱木君果然输掉了呢,还输给一个奇怪的刺猬头.
[要看就站出来看啊,学人家小姑娘躲在墙后偷看也不想想自己梳的什么发型.]

空气好清新,满满的都是氧气.
过多的吸入却使人变的胆怯.

他的头发,泄露了秘密,我看到了.
朋友之上,恋人未满,却甘心守侯.
比谁都清楚的自己应该扮演的角色.
用双手层层地剥离自己的心.
只留出樱木君需要的那一部分.
即使那里已不完整.
即使双手布满鲜血.

今天就提前道别吧.

“明天见,樱木君”


-再见-

漂亮的男生,第一次见到,好奇的我咬着苹果坚守在平时的岗位.

[想找他就敲门啊,笨蛋.]苹果都快要吃光抹净了,那个家伙却连个动作都没有.我敢发誓,我吃苹果的速度绝对不能算快!

[真笨!]心里又骂了一遍,想着吃完之后要不要用核丢他.

“啊!狐狸!” 樱木君的右手保持开门的姿势,左手提着装满的垃圾袋,一脸的吃惊.

“不要站在人家家门口睡觉啊!笨蛋狐狸!”随手把垃圾放在门口的一边,樱木君跑到那个仍然一动不动的人跟前,噼里啪啦的往他脸上就是一阵乱拍.

“……”啊,头动了.

“狐狸!” 停止拍打的双手顺势从腰带处插进裤子里,歪着脸,樱木君认真确定那个站着在别人家门前睡觉的外星人有没有醒.

“白痴!”低低的有磁性的声音满满的透露着被吵醒的不爽快,外星人快速的就是一拳落在樱木君的腹部.

“臭狐狸!”樱木君原封不动的还了一拳,不过从裤筒里抽出手的时候看上去有些滑稽.

“白痴!”

“狐狸!”

两个人你一拳我一掌不停地过着招,不过谁也没有认真的想要至对方以死地,起码樱木君不是-凭我对他的观察得出的结论.

打累了,喘两口粗气,擦擦汗再继续打.
我想大叫:“上当!退票!”-如果我在电影院的话,这么做完全是合情合理,维护自己的权益!
可惜,我现在是在偷窥.不能抱怨,只能继续看着.

看着樱木君和狐狸越打越开心.
看着樱木君和狐狸谁都不肯罢手.
一直到,其中一个人的肚子咕咕地响起.

“白痴!”

“才...才不是本天才呢!”明明是你.

‘咕’又一声响起.

“哈哈,小狐狸的肚子在叫!”

“……”

原来帅哥也可以这么没形象的叫肚子啊,有些开心,我换了个观察的姿势.

“白痴,我们去吃拉面.”老套,上次的刺猬头已经请过了.

“本天才才不要小狐狸的施舍呢!”樱木君说的理直气壮.

“那你请我吃.”

“不要,本天才从不请人吃拉面.”

“没说要你请拉面.”狐狸揉揉有些吃痛的左手腕,迈开步子朝樱木君家未关的房门走去.

“啊!狐狸你去哪里!”

“你家.”回头看了一眼慌慌张张还没掌握情况的那个人,一只脚已经踏了进去.

“本天才的家不欢迎小动物!”被看的人急急跟上,忙不迭的申明自己的主张.

“白痴.”这句是从门里传出来的,我已经看不到说话的那个人了.

“啊!!!!!!臭狐狸!!!!!!不要随便动人家的冰箱!!!!!!”话的尾音与关门声同时响起.可是我已经无心去理会门后面发生了什么,即使对话的声音如此之大.

那一瞬间,我没有眨眼.
所以,我清清楚楚的看到了.
樱木君的耳朵有点红.
和他的头发一样,稍微再浅一些.

叹口气,关上窗.
不想承认,却不得不承认.
爱的鼓动是为了心中的他.

他的霸道,让人无法直视.
你的快乐,让人移不开眼.
比谁都清楚自己想要的.
用双手紧紧地抓住幸福.
不必层层剥离自己的心.
不必慢慢区分想要或不想要.
那里满满地都是另到对方幸福的心情.

就此告别吧.

“再见了,樱木君.”

再也不见.
因为已十足的幸福着.
让我安心.
 

标签:
  R - ReDaIIsuK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