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流花]LOVE CHARACTERS

(2 次投票)

作者:ReDaIIsuKi 周一, 2010年 05月 17日 11:25

四月的天,在没有预报的准备下,悄悄的热了起来。不同于八月,暖暖的阳光夹杂着鲜嫩的青草味道,路上的行人也多了起来,也许冬眠之后的精力总是相对旺盛的。
从经常光顾的居酒屋出来已经是下午一点了,装饰着蓝布的店面门框似乎有些低,红发青年不得不用掀起布帘的右手稍作保护。依稀记得上次小酌之后,差点把磕到额头的门框拆了带回家好好‘修理’一翻,幸好有洋平他们拼死拉住已经失去辨别能力的自己,可怜的店面才得以虎口脱险。

[说起来,自己有那么‘易燃易爆’吗?] 抓抓头,樱木苦笑了一下。

抬起头,还没适应室外强烈的阳光,深褐色的瞳孔微微的收缩了一下。天空中依然是那白的耀眼的棉花糖般柔软的浮游物,以及纯粹而广阔的蓝色空间。在以手遮起的一小块有限阴影下,眼睛才得以睁回至原有的大小尺寸。

[已经有好久没有下过雨了呢。]

樱木并不是那种会刻意去留心天气的人,但是背后的伤却像是和自己有不共戴天之仇似的,每到阴雨天就狠狠的发威,折磨着自己。也只有在这个时候,樱木才会在轻轻捶着背的同时,边叹气边感慨“原来天才也是有弱点的”,起码以自己病痛的状态来说,身体机能的应对能力要下降的平时的一半。这也是为什么,樱木自从受伤之后便再也没有坚持打过一场完整的四十分钟球赛并光荣获得‘主力板凳王’的称号。

[不知道狐狸现在飞到哪里了,太阳那么大,不要被烤成狐狸干就好。]嘴角的轻笑勾起一丝的回忆,恋人的亲吻仿佛只是上一秒轻柔的触碰。

想来自己也应该找些事情做了,洋平为了继承家中的产业正在补习班为了可怜的大学名额奋斗着,吃喝打混三人组也都找到了工作,可是为什么偏偏那个最需要减肥的高宫会去做减肥药的销售呢!还有,狐狸——枫,去了美国,为了世界(篮球)最强的目标,在三个小时前,今天早上十点的飞机。自己呢?自己能做什么?

对晴子小姐的告白,不负众望的第五十一次失恋以及人生十八年以来的第一次初恋,和那只狐狸。

[为什么是那只表情神经坏死的狐狸呢?]樱木不止一次的认真烦恼着。

他承认,狐狸是长的很漂亮不错,可是有听同班的女生说过每个人只要整一次容,就会失去30%的表情。这样看来,那张面部表情0%的狐狸脸很有可能是人为形成的?不过,动物(尤其是狐狸)是不需要整容的吧,哈哈!樱木就在快乐的思考中,中断了 ‘为什么是那只表情神经坏死的狐狸’的思考回路。

[啊,SWEETIE SHOP!]

自顾想着心事的樱木,回过神来,已经站在新宿的大街上,吸引眼球的是那家装饰异常洛可可的SWEETIE SHOP。不知道哪里来的一阵兴奋劲,樱木乐呵呵的摇摆进了粉红色的店铺。

[哈!原来这个还有再卖啊!]兴奋的蜜色肌肤染上了薄薄的浅红,手里捧着里三层外三层用蕾丝裹好的字母巧克力,可爱的樱木双眼闪闪发光。

[上个星期的生日,狐狸有买这个送给我!]小孩似的,樱木把手里的巧克力翻来翻去看了好几遍,只是想检查一下里面是不是有多一个字母‘A’却怎么也看不到,因为蕾丝是白色不透明的。一连串古怪的动作,在看到包装上附属的说明是停下——26 CHARACTERS CHOCOLATE。

[原来不是狐狸偷吃的呀。]心中浮现小小的歉意。那个时候,狐狸带回来的巧克力,说要拼一个‘LOVE HANA’出来,意外地在缺少一个‘A’的情况下变成了不伦不类的‘LOVE HANI’。即使‘HANI’念起来和‘HONEY’没差,可是被撩起欲望却得不到满足的樱木直嚷嚷是狐狸偷吃才害本天才的名字拼不出来的!就这样两个年轻气胜接近一米九的少年就在本应该浪漫美好的气氛下从客厅打到了床上,羞涩的浪漫披上了激情的外套,浓浓的爱在有限的空间肆无忌惮的扩张开来。

“先生,你好。请问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甜甜的女声配上深深的两个酒窝,是打扮得异常LOLI的服务生。

“啊!”樱木有些不好意思的抓了抓头,毕竟天才在面对可爱的小女生时仍会脸红,“那个……如果……”

“SWEETIE对那些需要额外添加字母的顾客提供零售的字母巧克力哦。”服务生流利的接上了樱木还没问出的话。

“是吗!”像中奖似的,樱木开心的叫了起来,不经压低的声音引来其余顾客的侧目。

[果然是那只该死的闷狐狸!一定什么都没问就买了下来,害得本天才都拼不出完整的名字!]默默的在心中把那只几乎丧失正常语言功能的狐狸翻来覆去骂了几次,樱木决定今次一定拼出完整的‘HANA’来弥补上一次的遗憾。

“小姐,我要外加一个‘A’。”

“好的,请这边来。”服务生非常有礼貌的把樱木引至收银台,从后面的红木架子上取下一个红色的小铁罐。熟练的打开铁罐,一阵巧克力的香甜顿时四溢而出,用小勺子在里面翻了不一会,就找到了客人要求的那个额外的‘A’。

“啊,不好意思。”樱木有些害羞地把并拢的两只手在脸孔前不停的上下搓动,好像一个诚心拜佛的香客那般,眨了眨琥珀色的眼睛,说到,“不要‘A’了,换个‘E’可不可以。”

“可以啊。”服务员给了樱木一个‘没问题’的笑容,也非常敬业的补充了一句,“一共是2980日圆。”

+++++++++++++++++++++

樱木提着包装精美的巧克力走在通往他们(是的,他和流川的,他们的)住所的街区小道上,已经是太阳西下的时候了。

橙黄色的阳光撒在樱木的周围,撒在樱木视线所及的范围内每一样物体上,金色的好像用黄金盖成的建筑物看起来是那么的诱人。有时候樱木会对走在身边的流川说‘狐狸,我们也用金子盖撞房子吧!’换来的却是一句透露些微温柔的‘白痴’。但是现在樱木只是一个人走着,所以他只能看着地上自己被拉长的有些扭曲的影子,一边回味过去一起走过这条小道的时光。

[不知道狐狸到了没有!下飞机的时候千万别忘记自己的行李啊!该死的小狐狸,没有天才在身边肯定会掉东西!](PS:某R解释一下,以常理来说这么点时间肯定是不可能到的,会这么想的是我们的天才,不是本人,所以请不要跟贴责怪某R没有时间概念= =+)

不同于球场上眼光四路耳听八方的进攻之鬼流川枫,日常生活中的瞌睡狐狸,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睡太多导致大脑神经迟钝,总是会忘记一些东西。这时候樱木总是会拍拍狐狸的背,大笑的说着‘果然狐狸脑袋一次装不下太多东西啊’。就像现在这样,狐狸总是会忘记带钥匙出门,导致每次早归的他只能斜斜的靠在门牌下啄米似的打着瞌睡。

[对,总是那101号姿势,就像现在我看到的这样。]

……现在……

……我看到的……

“啊啊啊啊啊啊!!!!!!!!!!!!!!狐……狐……狐……狐狐狐狐狐狐狐………………”樱木已经完全丧失语言功能了,完全不比那只被他嘲笑的狐狸好到哪里去

“白痴”上一秒还靠着墙冒着鼻涕泡的流川,立即在清醒的下一秒用自己薄而好看的双唇吐出恋人间特有的昵称,“快开门”

“你……你……你你你……”可怜的樱木已经不知道怎么样去换口气接着说下一个字了。

“不去了。”

“那那那……那……那…………”

“要做第一,在日本也可以。”看着红发的恋人,从见到自己的那一秒开始就在也没有闭上过的嘴巴,流川不太习惯地牵扯着左边的嘴角微微向上扬,这个动作应该叫做微笑吧。

“可是……”樱木总算找回了自己的语言功能,却在下一秒被那个害的自己嘴巴好酸的始作俑者重重的踢了一脚,“狐狸你干嘛!”樱木怒了。

“少罗嗦,快开门!”流川也怒了。

“开就开,干嘛用你的狐狸腿踢我!”樱木嘟哝了两句,还是乖乖的掏着口袋找钥匙,“真的不去了?”

“不去,离家太远。”非常流川式的借口。

楞了两秒钟,笑着掏出家门的钥匙。樱木想想自己是太了解狐狸的性格了(R注:绝对是任性到极点!顶点!),所以再烂的理由也能接受——何况这个理由听上去也不是那么糟糕。

“狐狸,你的行李呢?”早上出门的时候还把出租车的后箱塞的满满的。

“额?!”冷酷如流川也有惊愕的时候。

“你这个睡神经发达脑神经短路的瘟狐狸!为什么不把自己也一起丢了!!!!!!!!!!!!!!!!!!!!!!!!!!!!!!!!!!!!!!!!!!!!”

依然是橙光普照的大地,却不似上一刻那般宁静了。

+++++++++++++++++++++

沙发的一角,红头发的樱木正气鼓鼓的瞪着自己那个丢三落四的恋人。要知道自己那个时候差不多把狐狸所有的‘皮毛’都一股脑的塞了进去,现在好了,狐狸回来了,狐狸皮全丢了!樱木觉得,光是那些衣服回来,狐狸不回来都比现在这样的情况好。想着想着,不自觉又加重了自己那两道‘杀死你’的视线。

“反正行李上有姓名和地址。”似乎被瞪的浑身不自在,始终站着的流川慢慢的开口。说话的口气好像自己只不过丢了一条绣着姓名地址的手帕,视线同时落在了樱木身边的白色礼品袋上。

天才也有疏忽的时候,何况是盛怒的樱木不例外的忘记了行李上还有标签这回事。放缓了眼神,叹了口气,终于也注意到那个被自己忽视了一‘小’会儿的(樱木是这么想的)袋子。

“你去买东西了”明明是好奇的疑问句,在流川说来就像是肯定句那样。

“啊,本天才早料到小狐狸会受不了早早的逃回来,所以去买了狐狸喜欢的饲料来安慰你!哈哈”在某方面,樱木果然是个天才,比如像现在这样嘲笑家中的小狐狸。迫不及待的取出白色蕾丝包装的字母巧克力,红发青年三两下也可以说一点不温柔地快速打开,巧克力在白色的花边衬托下益发的黑亮。

“上次不知道哪个贪睡狐狸偷吃字母,害得本天才屈尊改了名字。”樱木边说边拿出纸巾在面前铺好,“这次本天才破例为没有文化的小老百姓示范一次,恩……就拼LOVE KAEDE吧。”边说还不忘徉装思考的样子,心里却乐翻了,本来还担心买来狐狸不在没什么意义的说。还好自己算好了要多买另外的字母。

觉得很有趣的流川也盘腿在茶几边坐下,是开心也是好奇这个红发的家伙要怎么拼呢。记忆中应该是每个字母只有一块吧,虽然记不太清楚了。

“L…O…V…E……”正在摆放字母的樱木的表情告诉流川,他现在要多得意就有多得意,“本天才看狐狸可怜就告诉你吧,其实字母有另外单独卖的,对那些需要额外添加字母的顾客提供零售的字母巧克力哦!”手里捏着‘K’晃来晃去,非常专业的重复着服务员小姐的话,樱木得意洋洋的表情已经可以说是非常欠扁了。

刘海下漂亮的单凤眼,虽然隐隐显露出‘是这样啊’的光亮,却不曾从茶几上的那堆字母中离开过,似乎在考虑着另外一件事情。

“狐狸你肯定都不问服务员小姐拉!所以才不知道!”这么说着的樱木又埋头拼起未完的单词来,“K…A…E……D……”

“…………”

“…………”

“白痴”流川看着沉默的红发人,一脸的我就知道。

“…………”樱木真的是完全傻眼了!自己明明有多加一个E啊!怎么会不够用了!

[一定是压在哪里没看见。]唏哩哗啦是樱木在巧克力字母堆中寻找的声音。

“在这里,白痴。”流川好笑的看着和巧克力忙成一堆的樱木,手指指着‘LOVE’的‘E’。

“啊!!!!!!”樱木总算反应过来了,自己只想到‘KAEDE’却忘记了加上‘LOVE’应该是三个‘E’!怎么办怎么办!!!

烦恼不已中,樱木看到那双自己熟悉的好看的白皙的手在茶几上忙来忙去,抬起头,睁大眼睛,原先的半吊子组合已经被完成了——‘LOVING KAEDE’。说不开心那是骗人的,樱木在心低稍稍(只是那么一点点!!!)的佩服起自己口中的那个‘没有文化的小老百姓’来。

当我们的天才樱木还在发楞的时候,一股熟悉的暖暖呼吸从耳边传来,连带恋人有磁性又好听的声音。

“我回来了,花道。”

微笑着环上近在咫尺的体温,甜甜的滋味在胸口满溢。

“欢迎回来,枫。”

幸福就在彼此的身边,不是吗?
 

标签:
  R - ReDaIIsuK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