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流花]流花之大话西游

(1 次投票)

作者:若薇_如花 周一, 2010年 05月 17日 11:30

流花之大话西游

【0】

当时那双唇离我的面颊只有0.01公分。
于是我毫不犹豫地就吻了上去。
“cut!”导演大喊。
“台词台词!你要先把台词念完啊!”

噢,知道了。重来。

“曾经有一份真挚的爱情放在我面前,”然后是什么来着?
想着想着我又朝着那与它主人的头发一样鲜红的嘴唇吻了上去。
“cut! cut!”导演又大叫,“换人换人!记住,念完台词再亲!”

噢,知道了。

不是我被换下去,眼前红头发的这个换成了个浓妆艳抹的女人。

“曾经有一份真挚的爱情放在我面前,我没有珍惜。。。。。我希望它是一万年。”
我念完了阿,你还凑着我那么近干嘛?
哎,我说导演你怎么还不喊停?

导演?我不解地望着导演。

导演双手握拳状。“念完了该亲的阿!”

呀,我忘记了。

忘了说,我叫流川枫,我们是来进行演员面试的。导演很前卫,角色不分男女,演得好就成。
那一天的最终结果是,我因为另一个演警察的戏发挥的很好而成功了,而那个红头发的最终与演员失之交臂。

不过那天之后他就成了我的情人。
而我也开始了我的演员之路。


【1】

导演说,我可以演一切冷酷的角色,但那种含情脉脉的感觉,我始终演不出来。

爱来爱去的麻不麻烦?那种话念着就要恶心地吐出来,更别说投入感情了。

我和白痴成为情人的原因很简单,他身体的每部分都吸引我。

哦,对了,为什么叫他白痴呢?因为第一次脱他裤子的时候他居然不知道我想干什么,还不解地问我这是否就是恋人关系与普通朋友关系不同的表现,那副样子除了用白痴这两个字我找不到其他词形容。直到后来他疼得大喊大叫的时候还说“狐狸我看还是跟你做普通朋友比较好。。。”
不晓得他为什么叫我狐狸,大概这也是他白痴的一部分吧。

我怎么会让这么个让我爽到死的人成为他口中的“普通朋友”?!

有一次做完,他突然对我说“我爱你”。
什么时候白痴也变成电影里面那种肉麻兮兮的角色了?
我把他的话吞到嘴里,继续让双手在他身体的各个部分游走。
看着他又继续涨红了的脸颊,听着他抑制不住的喘息声,我对他说,“你是我的。”


【2】

当演员很辛苦,随时都得在岗,但随时也都有失业的可能。

对演员很向往的白痴常常问我要演什么角色拉,有什么台词拉之类的问题。
我演的是警察。
他看了我的剧本,毫不顾忌地嘲笑,“哈哈,和狐狸本人一样冷冰冰的台词呢,难怪我这个天才没被选中!”
所有人里就你白痴没资格说我冷冰冰。
我一把把他推上沙发,压在身下,又是一番大汗淋漓之后,我问他:“我很冷吗?”
“臭狐狸。。。我说的是台词总可以了吧。”
恩,这还差不多。

【3】
我的第一部戏终于得到了认可。

这次接的一部戏要和大野智子小姐合演,一个当今很红的明星。
导演说:“多少演员都挖空了心思和想跟她合演,但是她却偏偏点了你的名。”
我开始不太想,觉得自己怎么会适合这个角色。
导演说,不试的话就永远不知道适不适合,而且戏路太单一了观众也会厌的。

那是我第一次接有吻戏的剧本。

我认真地看着智子说,“我爱你。”
导演说,不对,没感觉。
我本来就没感觉。

然后智子突然搂住我的脖子,往我唇上吻去。
想躲的时候已经没来及。

她的唇比白痴的柔软,不得不承认,面前的这个女人比白痴会接吻得多。
然后她把唇贴在我耳边,轻轻地问,“有感觉了吗?”
那不是白痴的感觉。

不过可以让我入戏了。

我于是再次重复台词,“我爱你。”
导演满意地笑了。

【4】

这部戏一出来就红了,当红演员的戏,在哪儿都受欢迎。
我的名字也开始出现在报纸和电视上。

白痴看着我演的戏,然后笑了,说没想到我演警察之外的角色也演得很好。
然后竟然主动和我缠绵。
这一次我看见他最后忍着痛,呻吟但没有大喊大叫地抱怨,这样的白痴,更让我销魂。

“我爱你。”我对他说。
他却吞下了我的话。说:“两个大男人说爱来爱去的恶不恶心啊?”
想想也是。

经过这么一番天昏地暗的激烈缠绵,我倒头便睡。
半夜醒来,发现白痴不在身边。听见客厅有碟子转动的声音,便起身出去看。
白痴一个人坐在电视机前,盯着那部戏看。

我突然感觉有些别扭。

白痴别看了。我们那样不是更快乐?

【5】

那部戏出来之后,我的名声越来越响。
于是开始有更多的演员要跟我合作。

我终于渐渐地适应了娱乐圈的生活。
言不由衷不是我的强项,但生活,却教会了人本性之外的很多本领。
对一个天生冷漠的人来说,生活带给他的,不是热情本身,而是必要时热情的外壳。
比如说我。

我终于不再走只演冷酷角色的路线。
逢场作戏,其实不难。
选择了演员这条路,就要走得最好。这是我一贯的作风。

我越来越忙,也常常很累。
白痴常常在我拍完一天戏之后,还不停地问这问那。我实在是没有劲多搭理。
然后有一次对他说,“只有像你这种待业在家的人才有这么多精力。”
他是唯一一个我可以不用言不由衷的人。
反正白痴得很,他不耍心计,我又何必。

结果他真的就出去找工作了。
一连好多天早出晚归的,不知道搞什么名堂。

【6】

这样的日子过了一个多月。这段日子里,他在找他的工作,我演我的电影。

这天是我的生日。

我在拍戏的地方看到他,他没发现我。一身红色运动衫,头发打理过了,特别有精神。
被一个人领着要试镜。演一个篮球手。
领着他的人我认识,叫仙道彰,是一个名声很响的演员,听一些同行说,曾经是大野智子的情人,很会吸引人的一个人。

试完镜后,白痴兴冲冲地跑过去问仙道怎么样,仙道摸摸他的头又在他脸上吻了一下笑眯眯地说很不错。我看见他脸红了。
你们是在这儿演戏么??

我冲过去拉了白痴就往外走。
走出门外,白痴挣开我的手,说,“我还没试完镜,你先回去吧。”
“今天是我生日。”
“狐狸,那天也是我生日。”

哪天??
“那晚你没有回来的那天。”

我还是不明白他说的是哪天。回想一下,因为拍戏,我其实有很多个晚上没有回去了。

“你们,拍的真的只是吻戏吗?”
我愣了一下,可是还是不知道他想说什么。

“狐狸,那天我买了蛋糕去剧组找你想让你陪我过生日的。”
“狐狸,后来我就再也不想去你的剧组了。”
“狐狸,你记得我生日吗?”
“狐狸,你只有在床上才爱我吗?”
“狐狸,我每天等你都等得好累。等你回来,然后告诉我你很累。”
“狐狸,我一直幻想自己是那个电影里的主角。”
“狐狸,我一直都不知道,其实,你也懂得温柔。”

“狐狸,你记不记得我问你恋人与普通朋友的区别?”
“狐狸,恋人是只能有一个的。”

我开口想说话。
他又抢先了一步,说:
“狐狸,你恋上了另一个身体,我恋上了另一个人。”

【7】

“曾经有一份真挚的爱情放在我面前,我没有珍惜,等我失去的时候才后悔莫及,人世间最痛苦的事莫过于此。如果上天能够给我一个再来一次的机会,我会对那个人说三个字:我爱你。如果非要在这份爱上加上一个期限,我希望是……一万年……”
我忘着白痴的背影,念出了从没对他念完过的台词。
然后我退出演艺圈,改当警察。


一年后。我的生日。
我收到了一份礼物。是一个木盒子。上写歪歪斜斜地刻着“月光宝盒”。署名“天才”。


我们又回到了我当演员前的日子。不同的是,他仍是我的恋人,而我每晚睡前,都会在他唇边轻吻着告诉他“我爱你”。并且,从来没有再跟别人说过。

这一年的时间让我明白:

白痴,不是因为你的唇所以爱你,而是因为爱你所以爱你的唇。


 

标签:
  R - 若薇如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