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仙花]Fuel for the soul -待续- 

作者:涂鸦 2010-05-17, 周一 14:02

【0】



锲子

7:27am

日光大厦对面一座块竣工的商业群中,建筑工人们开始了一天的忙碌,耸立在还搭着脚手架的高层建筑的塔吊,也开始了一天的运转。驾驶塔吊的工人像是发现什么异常般的背着一个土黄色的革制布包爬出驾驶座小心翼翼地在塔吊长长的手臂上挪动。

8:40am

日光大厦各写字间里也开始了一天的忙碌。陆陆续续进出的人流显示了东京特有的高频率繁忙。和平时一样,森重宽在8:53am准时踏进通向34层的半透明外置电梯。

8:54am

森重宽突然发现外置电梯的防弹玻璃上出现了一个直径大约10mm的浑圆形开孔。在他警觉地望想电梯外的时候,看见对面的建筑工地上的一团反射光。在他意识到那是什么的同时,一颗呼啸的子弹从那个开孔中直射入他的左胸。

8:55am

日光大厦对面的建筑工地的塔吊上驾驶工人正背着一个似乎比较沉重的土黄色的革制布包小心翼翼地爬下来。并在一片忙碌中脱去身上的工作服,胡乱塞进身上的背包中。随即迅速离开建筑工地。

8:57am

一名身着米黄色休闲服的男人把身上格格不入的土黄色的革制布包塞进路边的垃圾桶。一分钟后,一名滑板少年在滑过那个垃圾桶的时候迅速从里面取走那个背包。

9:00am

那名身着米黄色休闲服的男人走进一家精品服装店。

9:15am

一名头发如刺猬般竖立着,身着纯棉蓝格衬衫,肥大的蓝黑色牛仔裤的男人推开了精品店的玻璃门。同时手机适时响起。

“如你要求的。GAME OVER。”微微扬起的唇角显示着男人的好心情。

“钱会在10分钟后汇入你的账户。”手机中传出的是经过特殊处理的声音。

“我亲爱的BOSS。[心]。沙呦哪哪!CUT~~~~希望在我三个月的假期里不会收到你新的指示。酱~~~”

10:00am

东京 千驮谷车站,男人登上了驶向神奈川的新干线。


【2】




樱木花道是在一个很久之前的梦中醒来的。梦中的他还是警官学校的一名freshman。并没有什么太过熟悉的场景,他只是一个人盘膝坐在训练场上,有点不知所措地轻拢着地上的草皮。

很冷,单薄的一层新生军装根本抵挡不住空旷的训练场上灌入衣襟的夜晚的寒风。

“很冷吗?”一声有点懒洋洋的男中音就那么倦懒地飘入了樱木花道的心中。接着,就感觉到自己的后背贴上了一个温暖的怀抱,有力的臂弯环在自己的腰间,有点温湿的呼吸喷吐在自己的颈项,硬硬的士官帽刚好抵在自己后脑勺偏左,转不过头,所以并不是很明白身后的是谁。

只是一霎那,整个身体就那么温暖过来了。樱木花道把身体的中心微向后调,使两具身体结合得更为紧密,隔着衣裳他甚至能感觉到自己身后男子的肌肉的形状。阖上眼,樱木花道专注于感觉后背传来的体温。

…………

梦就这么突兀地醒了。有点恼怒地用手背挡住从没有拉紧的窗帘缝隙直射入室内的阳光。瞥了眼床头的时钟,思索了三秒,樱木花道终于还是从床上爬了起来。

TV前的磨沙茶几上放着几盘深作欣二的录影带,地毯上杂乱的是M记的垃圾和几听“朝日”。

从沙发上抓起皱成一团的裤子,套上后,光裸着上身,樱木花道拢了拢有点纠结的红发,开始了清晨的功课。

这只是神奈川日常里的一个很普通的早晨,如果,不算那个莫名其妙的梦的话。现在想想,樱木花道觉得,那个似乎是一个很奇特的预知梦也说不定哦!

有人说过:千万可别和别人谈任何事情。因为——只要你一谈,就会想念起每一个人来。

樱木花道并不是很明白自己的心情。了解到自己的性向后,其实也并没有真正地踏入那个圈子。下定决心来到二町目后,却因为一个意外,身边就一直存在了一个稳定的情人。说是情人,其实也只是在彼此都有需求的时候聚聚而已。两个人都不像是投入什么感情的样子,纯粹他妈的的生理冲动。每次完事后,樱木花道总会这样想。

日子一天天的过着,几年来的生活,和“情人”渡过的每个夜晚就象是一幅退色的壁画,斑驳在时间的洪流中。就连两人究竟是怎么勾搭上的,樱木花道也慢慢的模糊了记忆。反而是还在警官学校里面的时候暗恋一位学长的心情越发地明晰了。渐渐浮现在脑海中越来越多的细节有的时候真的能够让人发疯。

放下剃须刀,洗净下额的泡沫,樱木花道穿上上衣,走出了家门。


我们每个人每天都在被生活强奸。所不同的,只是每个人的认知程度有差别而已。其实准确点说樱木花道的日子过的还是很————惬意的。

他是神奈川警署的一名警部补。和那些手上有强硬文凭的“精英分子”不同,樱木花道是真正地从巡查也就是片儿警做起的。日本那种充满了讽刺意味的警察制度也曾让升上巡查长的樱木花道狠下一段决心拼命地K书。等到终于在1:300的录取率的考试中升上巡查部长后,莫名其妙地很快地就升上了警部补。不过事实证明一个人的好运气是有限的。紧接着就是长达五年的警部补生活。

彻底脱离了片儿警的日子,樱木花道是能够接触到大量的刑事案件的。不过,更多的时候,你比较能在审讯室里面见到樱木警部补——而且是隔音效果很好,没有任何摄像探头的那种。是的,你猜对了,樱木警部补干的就是严刑逼供的那一种。虽然和他有过深层接触的人都会觉得:这根本就是一个小孩子!!!有的人甚至在想:到底是在什么样子的环境下,才能让一个人活得这么“白痴”??

说是白痴是有点太严重了。几年的日本军校教育下,樱木花道只是没有沾染上什么警察的正义感而已。当然,什么武士道,忠诚心……他自然也是没有学到的。就象是大家的感觉“这根本就是一个孩子”。当然,这么说并不是什么贬义。不知道这是日本军事教育的进步抑或是失败?

其实有的时候,逼出警察署的头儿们想要的供词后,樱木花道是有那么一瞬间的迷惑的。但是这种时候通常时间都不会很久。就象是他怎么都不能理解的话“警察的正义不是挂在嘴边的,要记在心里。”比起这样,樱木花道更喜欢深作欣二在影片里要表达的东西,就象是《大逃杀》里面那种谈谈情,杀杀人的少年,尤其是那个黄毛的杀人狂。不过,他并不是很喜欢影片的结局罢了。望着活下来的一对情侣,他更喜欢的是女孩对男孩开枪的那一刻。

话题扯远了,其实整体来说,樱木花道只是一个有点嗜血的“愉快犯”罢了。在警察审讯的法制化外衣下有点偏激地发泄自己的暴力倾向罢了。不过,他的手下并没有出过一条人命,最严重的,也只是被他打得卧床两个月而已。当然,樱木警部补工作的愉快程度是要以当事人的嘴硬程度而定的。

目前,樱木花道,27岁。对自己生活的满意程度:四颗半星。




-待续-

标签:
  T - 涂鸦

最近更新

[仙花]夏日花正鲜   王的爱妃
[仙花]不是不想   王的爱妃
[仙花]宝贝对不起   王的爱妃
[洋花]水上落樱洋飘花   王的爱妃
[仙花]Stay Gold   moonlight

随机文章

[仙花]你不要砸他   kyouhuo
[仙花]黑猫 1-7   最后的兔子
[ALL花]双生记事 -待续-   Stranger2000
[河田花]刀尖   麦子
[流花]圣诞物语   碧海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