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洋花]为爱奔跑

作者:天空 周二, 2010年 05月 18日 16:27

我叫水户洋平,有一个叫樱木花道的恋人。可是为什么我还会一个人走在大街上?那是因为我已经和他分手了。

花道真的是一个很特别的人,人们最先注意的就是他那一头最特别的红发了。可能就是这一头红发给人一种不良少年的感觉,所以除了我、高宫、野间、大楠以外他没有别的朋友,而我因为和花道从小青梅竹马,当然也是最了解他的人。其实在花道看似不良的外表下,有着世界上最单纯的心,也有着最灿烂、最让人舒服的笑容。和他相处久了,就自然会想要和他做朋友,可是又很少有人在第一次见他以后愿意和他相处,而我就是那很少人中的一个。

我们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交往的呢?记得是在花道上高一时的一次篮球比赛中,他因为为了救一个球而伤了脊背。原以为他会好起来的,他那么努力的做着复键,但是医生还是残忍的告诉他以后再也不能打篮球了。听到这个消息时我恐惧了,不敢看花道,可是他并没有我想象中的会抓起医生怒吼,只是把他自己全身的重量都压在了我的身上。我们就这样的走回了他的家,我想自己应该说些什么,可是我们却一路无语。

我把花道扶回他那并不是很大的家中,想让他回到床上好好的休息一下,可是当我要把他放到床上的时候,他却倒了下来,我也因为他的冲力而倒了(我想当时的姿势一定很奇怪吧:一个190公分的男生被一个只有170几公分的男生抱在怀里)。当我们一接触到地面,花道就开始哭了起来,悲伤的大哭起来,就象他父亲去世时一样,好象要把这一辈子的眼泪都流出来似的。我就这么把他抱在怀中,任凭他的泪水浸湿我的衣服。我知道花道现在需要的不是安慰而是发泄,那么我愿意让他发泄在我的怀里。

我看着花道,用手轻轻的抚摸他那柔顺的头发,想起他开始时对篮球的生涩,到后来成为了队中的主力甚至是球队的救世主。上天给了他这么高的篮球天分,可是为什么还要这么无情的在短短的几个月后又收了回去?

看着怀中的花道哭的如此伤心,我的心竟也莫名的疼了起来。

“都离开了……离开了!……先是爸爸……然后是篮球……为什么都要离开我?……洋平……洋平……你不会再离开我了吧?”

“不会的。我们是好兄弟,我不会离开你的!”

“真的?……那是永远吗?”

“是的,我永远都会陪在你身边的!”

渐渐的,花道的哭声停止了,我想可能是哭累了吧。然后,他离开我的怀抱,抬起头用他那一双含着泪的琥珀色的眼睛看着我。

“洋平,我……我……”

看着他欲言又止而且满脸通红的可爱模样我真的很想笑,但是想到笑出来的后果可能是一个头捶,我还是忍住了,只好用一种询问的眼神盯着他。

花道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象是要使出毕生的勇气一样的对我说:

“洋平,我发现自己爱上你了,所以请你和我永远在一起好吗?”

说完以后,花道把头深深的低了下去,不敢在抬起来看我。而我呢,是完全的被震惊了。我从来没有想过花道对我的感情是什么,只认为是一种单纯的依赖,更没有想过自己对他又是什么样的感情。可是当我想起刚才花道的悲伤,想到他不能再受任何刺激了,我就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了。

我用手轻轻抬起花道的头,再他惊疑的目光下,用自己的唇覆上了他那比我想象中要柔软的唇,过了几秒钟后,我们的唇分开了。看着他红的象是要滴出血的脸,我露出了最温柔的笑容:

“花道,我们交往吧!”

就这样我们开始了。从此以后花道又恢复了他往日的风采,就好象他从没有因为不能打篮球而伤心过。每当我问起他不打篮球真的快乐吗时,他总会给我一个灿烂的笑容,然后说:“因为有了洋平,所以我会永远快乐的!!!”。这种时候,我就会觉得当时和他交往的决定是正确的。

高中毕业以后我很幸运的考上了一所医学院,而花道和高宫、野间、大楠(我和花道的关系只有他们知道)开了一间小小的餐饮店(我没有想到花道除了打篮球的天分以外还有做饭的天分)。凭着花道的手艺和他那迷人的笑容,餐饮店的生意一直维持的很好。

自从我上了大学,虽然每天花道都会在校门口等我放学,我也会偶尔去他的餐饮店小坐,不过因为我的学业,所以我们相处的时间比在高中时少了很多,而我也开始想自己对花道真正所抱有的感情,我真的爱他吗?

花道无疑是爱我的。从他每次不管我放学多晚都会等我,从他在餐饮店中专门为我留的最靠近他的专座,从每一次无意的小小的碰触都会使他脸红,从高宫他们嘴里诉说的种种中都看出了花道对我的爱有多深。我也是一样爱他吗?最后我终于想通了,我对花道的感情是比喜欢对一点点而比爱少一点点,当初的交往是不想让他从此绝望。我明白了对花道的感情以后,面对他时就越来越冷淡,我开始不去他的餐饮店,然后又故意在放学时让花道看到我和别的女生亲密的在一起,看到花道因伤心而离开的时候,我真的感到了心在痛。

有一天,花道约我在一个咖啡厅见面,我们面对面的坐了很久,终于花道颤抖的张开了双唇:

“洋平,我想我们应该分开一段时间。”

“……………恩。”我只能用一个字来回答现在的他。

虽然花道竭力想要忍住,但我还是看到他在离开时用手指擦拭了眼角。

现在我已经和花道分开一个月了,自己一个人漫无目的的在大街上走着。停下来时我竟然发现自己在不知不觉中走到了花道开的餐饮店。我才想到自己从来没有接过花道下班,每次都是他接我放学。我没有细想,拿起手机给花道打了一个电话,没有别的,只是想听听他的声音。就在打完电话没有几秒钟,一个让我震惊的画面出现在了眼前,从餐饮店里跑出来一个红色的身影,那是花道。显然他没有看到我,只是在用最快的速度向离这里足有三条街的电话亭跑去。就是这个画面让我呆在了原地,记得花道曾经对我说过他不想让高宫他们看到自己回我电话时脸红的样子,也记得他每次回我的电话时总是在急促的喘气,原来就是这样。可是医生叮嘱过花道因为他的脊背受伤的关系,所以他不能做太激烈的运动,甚至连跑的权利都被剥夺了,可是他却为了回我一个电话,就这样的奔跑。每天我给他打一个电话,他就跑一次;打两个电话,他就跑两次;打三个电话,他就跑三次,仅仅是因为我的一个电话。

那一刻我也明白了很多。明白了第一次见到花道时自己的惊艳,是因为他的单纯;明白了花道说有喜欢的女生时自己的心痛,是因为害怕他的改变;明白了花道被拒绝后虽然为他难过但自己还是有小小的松心,是因为他还在自己身边;明白了当花道眼中只有篮球时自己的失落,是因为以为自己对他已经不重要了;明白了花道向我表白时虽然惊讶但更多的是一种狂喜,是因为知道了在他的心中自己所占的地位有多重;更加明白了自己上医学院,想要当医生的原因,是因为不想让花道再受到伤害,想要一辈子守在他的身边。最重要的是我爱他,一直都爱,从第一次见面起就从来没有停止过对他的爱。因为这种爱已经成为了一种习惯,所以使我这样的后知后觉。没想到自己在感情上比花道还要迟钝。

我擦干了已经流下的眼泪,飞快的向花道所在的电话亭跑去,我不仅要大声的告诉他,还要大声的告诉全世界:

“我水户洋平爱樱木花道,从很早以前就爱上了,而且要爱一生一世!!!!!”

 

标签:
  T - 天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