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仙流花]早晨的小小片段

(5 次投票)

作者:包饭兔子 周四, 2010年 05月 20日 10:59

“早啊,花道。”

清晨,应该有著尖尖头发的男人靠在花道宿舍下的围墙上,一手拿著球,一手扶著快要垂倒的乱发。

“啊,早,刺蝟头。”花道打了个大大的哈欠,随便的问候著。

“刺蝟头?刺蝟头!”

等到走了近5分锺,懒散的男孩才反应过来一直走在自己身旁的人是谁。

“呵呵,要不要吃煎饼。”

仙道好脾气的笑笑,拿出还是温热的早餐。

“哦,好,谢谢。”

於是在这莫名的交集中,两个高大的男孩一起走在没有目的地的路途上。

“花道,你要去那里?”仙道无所谓的问著。

“啊,练球,你呢?”花道同样无所谓的回答。

“那一起吧。”

“好。”

这两个人,一个小心翼翼的试探,一个大大咧咧的敷衍。

也太没心没肺了,有个人这麽的想著。



在这时候,他们已经都是大学生,在同一个学校,同一系,却不是同班,按仙道的成绩,想留级那是不可能的。

太阳,还在云层里挣扎著,偶尔露出的几丝阳光,都感觉冷冷的,没有热气,很适合运动的早晨呢。

水泥地的室外篮球场,高大的男孩们攻击、防守、再攻击,这麽交换著位置,呼吸进带著湿气的空气,吐出一团团的白雾,脚上的篮球鞋与地板发出沈闷的摩擦声。

“喂,刺蝟头,你怎麽那麽闲,老是遇到你。”

“花道,对於健身我从来不偷懒哦,倒是你起的那麽早,很难得呀。”

“我是以进国家队为目标的男人,跟你这种老百姓是不一样的。”

“呵呵,不一样的吗?”

“当然,哎呀,太狡猾了。”

“你不专心,当然会被抄球。”

“可恶,很快就会追回来的。”

数叶在风里‘沙、沙’的响著,偶尔两片一晃一晃的就被卷走了,飘落在少年的脚下,被毫不留情的碾烂。

这样的对话,太愚蠢了。有个人这麽的想著。
  


等到仙道感觉喘息到不行的时候,周围已经热闹起来。

“加油,这里这里……。”

“你个笨蛋怎麽又迟到了……。”

在操场上,各个社团都开始活动起来,一些来往的人不时的和他们打著招呼。

“回去啦。”

嘟囔著的红发男孩甩了下前额的红发,随之而出的汗滴在阳光下闪著光彩。

“喂,你干吗?”

花道奇怪的看著仙道伸出的手,不解的问著。

“没,那我跟你一起走吧。”

仙道只是笑笑,带著些遗憾,带著些惋惜。

两人的背影在充满朝气的背景里,却是那麽的显的不协调。

实在是太迟钝了,有个人这麽的想著。
  
  
路上,女孩子们穿著漂亮的短裙,化著精致的妆容,向帅气的男孩们抛著媚眼。
  
“花道哦,你防守上还是很薄弱,下次再一起帮你加强一下。”
  
“哦,我也觉得了,谢了啊,刺蝟头。”
  
“呵呵,感谢的话就请我吃拉面吧”
  
轻松的发出邀请,却紧张的等待回音。
  
“这麽啊,洋平不在了也,那个,等下次一起吧。”
  
失去保父的花道再次怀念起被父母逮到美国去的洋平,每当他想吃拉面、下雨没带伞、打小钢珠输光了钱,他就会这麽的想念洋平。
  
“好吧。”
  
仙道笑著,也只是笑著。
  
都是傻瓜,有个人这麽的想著。
  
  
慢悠悠的晃到了楼下,花道打了个招呼,就跑上了楼,轻快的,带著兴奋的。
  
“狐狸,我跟你说……哎?”
  
激动的开头,疑问的结尾,本来应该睡的半死不活的室友奇怪的失去了踪影。
  
“白痴。”套著运动外套的黑发男孩却也是从门外进来。
  
“你去那里了,起床的话干吗不一起去练球。”
  
唧唧歪歪的开始叨念,充满著抱怨和疑惑。
  
“哼。”对方只是从鼻子里恩赐的给了一个音节,外套一甩,继续趴上床。
  
“切,别扭的狐狸。”
  
花道也是不怎麽在意,他还沈浸在刚才运动後的余波里。
  
“我告诉你哦,我刚刚赢了刺蝟头6分,6分哦。”
  
褐色的眼睛里明白的写著‘感动’著两个字,作者仁义的在背後为他配上了鲜花和吹著喇叭的天使。

“刺蝟头不打篮球了还真可惜,好象和他在赛场上再来一次。”

躺在床上的流川用藏在刘海下的狐狸眼瞟了下对方,这次连鼻音都省了。
  
笨蛋,被摸了那麽多下都没感觉,太蠢了。有个人这麽的想著。

放弃睡眠而出来跟踪,真是难得啊。有另一个人这麽的想著。

什麽时候回去看戏吧。第三个人这麽想著。
 

  B - 包饭兔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