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仙花]短章

(5 次投票)

作者:Coci 2010-05-20, 周四 13:54

【1】


题记:幸福是什么?答:幸福是毛毛雨。

细细的,绵绵的,久久的,也许从不曾注意,但注意到的人就不会忘记……

幸福是什么?答:幸福是毛毛雨。

也许你从不重视,也许根本不必重视,它只是很细的小雨……

仙道带着微笑,看着樱木,但,更正确的说应该是裹成一团的棉被:“樱木,起床了,樱木……”

那团棉被,连动都不动,像磐石一般,固执地扎根在那儿。

带着点无奈,但更多的则是宠溺,仙道坐到床边,正准备继续催人起床,却因角度变换,看到了那缕被遗忘在外的红发,不禁伸手……

像是有心电感应一样,那缕红发倏地钻进被窝。感觉就如同狡诘的小兽,发觉到危险,敏捷地逃开。

扑了个空的仙道,怔了怔,被拒绝的感觉不好受啊,自我嘲笑了一下,再次开始耗时费力的巨大工程,“樱木,再不起来,要迟到了……”

“……”还是毫无反应。

“樱木,比赛要迟到了!!”仙道像发现新大陆似的大叫。

唰,一整床棉被,一下全被掀到地上,樱木连跳带蹦下了床,然后,猛地僵直在那儿,突然醒悟“臭仙道!!”一把抓住仙道的衣领,碰,一记头槌。而后踏过仙道的尸体,走向洗手间……

…………

揉着被撞得七晕八素的额头,仙道叹着气坐到进早餐的樱木对面,很无辜地:“我只是记错日期,你就这么狠……”

“……”是不是真的过份了点,樱木吃着早餐想……

“花……花……”继续装可怜……

即使有心要原谅,也被气得忘得一干二净了“你再敢这么叫我!!”狠狠盯着仙道,就算是做了自已最爱的早餐,也没得救了!!!

无视樱木的怒气,不过已不再开口说话,只是微笑着回望着樱木,微笑……

所谓的克星,就是这样吧,樱木哀叹自已的背运,但,突然想起,对待厄运,一定要抗争到底……决……不……屈……服!!抬头狠狠瞪向仙道……

仙道仍是微笑,只是眼神更温柔了,还带着询问神色,像在问,什么事?

…………
【2】


仙道的兴趣可谓十分广泛。而最近迷上了种花。

这要从圣诞节说起,虽说离圣诞还有两个多星期,仙道却已把圣诞树给买回来了,种在院子里。同时还买了很多别的花草。

不是开花的那种,仙道迷上的是盆景。

每天回家,第一件事就是跑到院子里,看看他的花,浇浇水,拔拔草,摆弄摆弄。

这样一来,樱木就很意见!

天才不是生什么气,更不会再意什么,不过是迷恋花草而已,只不过是,是……真的是很饿!!!(注,仙道负责做饭)不管樱木自已怎么对自已说,不生气,不在意,事实是不会变的,他既生气,又在意。樱木只好这么对自已说,是因为太饿了,所以火气特别大!

这天,真的是很晚了,樱木气势汹汹来到院子里,

却发现仙道在修枝剪叶,这本也无可厚非,可是仙道居然把那些经过细心呵护而枝叶茂密的圣诞树连同盆景,全修成他那个冲天发型!!

樱木惊得跳起来,什么时候养了一院子刺猬!!!

转惊为怒,狂妄的家伙,樱木一把抢过仙道的剪刀,剪,剪,我剪,剪,剪……顿时枝叶满天飞,不一会满地沧夷,圣诞树和所有盆景的发型由已冲天型立时改为光头发型……

仙道看着辛苦的杰作变成这样,真是有苦难言,但也没办法生气,而且心里反而有点不知所名的高兴。

终于干完了,樱木这才顾得上休息下来,喘口气,看着院子,终于,一切都按自已的意愿安置!樱木得意地抬头瞄向仙道,

仙道已站到樱木对面,拎着水壶,注视着,微微笑……
【3】


圣诞节即将来到,仙道买了一大堆贺卡。他打算写贺卡。难得他有这个雅兴,樱木却是狐疑万分,每逢仙道兴起新念头,往往会有怪举动……

夜幕降临,终于结束了一天的忙碌,仙道挑了一盘轻柔乐曲的CD,倒了杯红酒,在写字台前坐定,开始写贺卡。

为什么,樱木觉得很怪异,没什么不对,可是会觉得怪怪的,总之不得劲……于是,坐在不远处盯着仙道。有阴谋……

仙道是浑然不觉地忘我奋斗,写了改,改了写,写完一张,拿新的再写。

有必要这样吗?樱木越来越觉得不对劲,什么时候成了一丝不苟的人?

这时仙道停下笔,满意地看着手中的贺卡,用挑剔的目光审视后,用欣赏的目光看着。

不对劲,樱木不觉站起身来。

仙道似乎感觉到了,抬起头对樱木微笑,英俊的脸上呈现醉人的柔情,目光如水般温柔……

樱木带着狐疑,走过去,才到仙道身边,仙道就抬手勾住樱木的头,压低他,将他拉近自已,吻上了他的唇……

樱木不觉回应着仙道的吻,良久,仙道才缓缓放开樱木,带着无限留恋,游离开樱木的唇,柔声轻语“陪我写贺卡!”

…………

修长的手指,优雅地握笔,笔尖在光滑的纸面划出流畅的线条,墨迹未干,在灯光下熠熠闪光,樱木看得有点入神,

忽然,仙道的声音,“这样写,怎样?”

“呃?”樱木回神,

“从现在起,每个节日都写贺卡。先练起来……”

“啊?”

微笑着,揽过樱木,轻啄一下,在他耳边说“到时候,结婚请柬,我亲自写……”
【4】


快近圣诞节了,可是仙道却要去比赛,好死不活的,竟是去威尼斯(汗)。为期一周……现在已是12月17日。加上来回的路程,很可能没法在圣诞节赶回来……是,不可能……

圣诞夜,应该是情人相聚的时刻。

叹着气,站在院子里,满院子光秃秃的树干、树枝,(树叶已被某人一怒之下清理掉了。)真是凄凉……看看那棵可怜的圣诞树,恐怕是永远没有得意的时刻了,装点它还不如睡觉好……

“怎么了?”仙道从身后环住樱木,一大早就唉声叹气。

当然不会讲实话了,眼睛东看西看,“嗯,看,鸟儿多自由,哈哈……真想做一只自由飞翔的鸟……哈……”

“是吗?”仙道有点胸闷,“和我在一起,很不自由?”

“没,没……”说到一半,红着脸把话吞下去。

“樱木……西方有一种鸟,名字叫作自由鸟……”

“嗯?”

“它的声音非常动听,长得极为美丽,遇见它的人就会得到幸福,人们也称它为吉祥鸟……樱木,你……是我的吉祥鸟……”

“啊?……唔……”樱木的唇被仙道堵上,声音消失在仙道的口中……

…………

“威尼斯,不知道有什么特产?”

“想要什么?”仙道微笑着,看着樱木。

“谁,谁希罕……”被逼急了,有点气忿。

“那么,我走了,多想想我啊,这样我会考虑给你带礼物……”无视樱木的怒意,微笑着,想把给我幸福的你永远关在身边……想要束缚你一生……已经想到要送他什么了,“听说,威尼斯那里,盛产鸟笼……”(爆炸!)
【5】


人们常说,认识一个人,总是这样,起先觉得可以信任,于是信任了,但之后就会觉得怀疑了。樱木花道只能借口说,是人总会有人类的共性的,他是死也不会承认自已在乎那个人……

有了借口,樱木花道就开始堂而皇之地开始研究那个人了。但是,樱木啊,不是那种心理学研究的专家,所以,研究很自然就从那人的外貌开始。(果然是个单纯的孩子,窃笑)

那人有着很嚣张的冲天发型。樱木不禁开始计算他每月用的定型水……算啊算,算啊算,算到最后,两眼冒金星,手指用完了,脚趾也用完了,洋平,洋平呢?不在啊,算了,用上他的也不够……最后不得不放弃这道复杂的算术题,总之,一句话,用得很多就是了,最后得出了这么个结论来结束近一小时的计算。

好像,有点饿了……打开冰箱,“哇”,樱木不禁惊叫起来,好多吃的,拿一份出来,“咦,”上面有写着字条:

“亲爱的:

只要放在微波炉里转2分钟就好了,太久就会干掉不好吃了,还有,吃一口想一下我会更好吃。

最爱”

“死仙道!”樱木脸有点红,肉麻死了,把食物塞回去,再换一份。也有一张字条:

“我最最最可爱的花道:

用开水煮着吃,边煮边念我的名字,念完三百遍后,就可以吃了。

想你”

可恶,再拿一份,也有字条?!这只该死的刺猬。出去比赛就出去了,还在食品上写这么恶心的字,存心不让我吃。花道真的很生气。不禁想真是交友不甚,交友?!怎么会答应和他交往的?又是什么时候被拖来一起住的?!抓起一个面包,躺床上,边啃,仙道带着笑意的英俊的面庞浮现在眼前……其实是很喜欢他的笑,很温柔……信任他的温柔……

其实,当时是吓了一大跳,被一个男生死缠活缠的,真是……哪里是刺猬,是八爪鱼。狠狠地咬了一口面包。不过……樱木不得不承认,仙道篮球确是打得很好,球场上的仙道,让人着迷,而且,仙道他其实长的真是很英俊,樱木不是不知道他有着大堆的崇拜者,学弟学妹的,很多人喜欢他,一些大学的大美女也对他……在他们面前仙道可不像在自已面前那样,是很有分寸和修养的,风一样的男子,很多人这么说……有吗?樱木怀疑自已的这个想法,再想想……

哼!!

他们根本是被他骗了,就是这样,那只刺猬,怪癖一大堆……一想起这个樱木就受不了。那个家伙,凡是出去,无论走在什么地方,总坚持走在自已左边。有时过一个小巷,两个大男孩,为了让对面的人或车过,走得快挤到一起了,真是令人受不了。而且,有时樱木看到小摊停下想买什么,他也总是站在自已的左边挡路,害得樱木只好不买,或拿了一个就走。说了多少次,那个人,总是笑着说,是习惯。大为发火,大发火。于是那人就买好多东西,再陪礼道歉,可是……还是不改。而且,令人最恨的是,他和别人走就没有这么严重的怪癖。真是什么样的人都有,什么样的怪癖都有……

等等……我怎么想到这儿来了?樱木终于到正题上来,那天,只是无意碰到,看到那个人……和他的队友,一起走在街上,突然发现到他,对队友也都一直笑嘻嘻地。也就是从那天起,开始注意他,发现他,无论何时都是那个样子,对谁都微笑,那是和对着自已一样的笑容。也对谁都开玩笑,也有说肉麻的话,虽说不多。但……樱木觉得有点动摇,他是不是真的喜欢自已,他所说的有他所有的一样多??他有时候对人是很夸张的。人们常说,认识一个人,总是这样,起先觉得可以信任,于是信任了,但之后就会觉得怀疑了,而到底如何,只有以后才知道。他的笑,对自已而言会是假的吗?最先看到的笑,与笑中的温柔,信任了那样的微笑与温柔,而现在,樱木觉得无法辨认,是不是太久了,所以已经分不清到底是真是假了。

不管了,樱木决定出去走走,买点饮料什么的……

超市的人不多,三三两两的,樱木边走边选购着,这时耳边传来两个女孩的对话。

“咦?为什么?”

“……”

“哦,我只是想说,在那么优秀的两个人之间要做出选择是很难的,你是怎么决定的?”

“……我觉得,觉也比较合适。”

“和新有哪里不合适了?”
“只是……”

“说了啦。”

“是,左边,”

“啊?!”

“觉也是无论何时都走在我的左边。”

“这是什么理由?”

“无论什么时候,出去时,他总是走在我的左边。我从来都不在意,但有一次,刚好看到他和他的妹妹一起走,他的妹妹问,哥哥你怎么总喜欢走在我左边呢,你的习惯真怪?他回答说,傻瓜,是为了保护你……”

…………

樱木回到家,开始煮东西吃,他默念了三百遍臭刺猬之后,将锅揭开,味道很香。蒸汽腾得眼睛睁不开。

这时电话铃响了,仙道的声音,说是冰箱里有吃的,柜子里有洗发水什么的,要用的都有买,不用出去买了。……又说,多多休息,不要乱跑……

**********************************

感觉这篇孤零零的,刚好可以插到这里,就这么谱成短章系列吧。
【6】


外面在下雪,平安夜,好冷……

果然,那个讨厌的人没有回来,不过想想也好,可不想,看他提着个鸟笼,站在门外……

想像仙道的样子,忍不住笑,笑得想流泪,原来,是这么期待他回到自已身边。

突然,门被猛地打开,“樱木,”啪,啪……开了几下才把灯打开。

仙道慌乱的眼睛对上樱木微红的眼睛,“怎么不开灯,这么黑。”

“不开灯,有……什么奇怪的,我又不会怕……”极力掩饰自已的窘态。

一把揽过樱木,抱入怀中,喃喃低语:“可我会怕……你让我吓坏了……”

还是不习惯这种话。“特产的鸟笼呢?”

不禁失笑,樱木,你真是可爱得,让人想狠狠欺负你。故意一本正经地:“要爱护动物……不过,要给它套个环。标记一下,让人知道……它是谁的。”趁可爱的单细胞小鸟还没反应过来时,把珍藏在怀中的盒子拿出来,打开。里面是一枚制作很考究的戒指。

樱木呆住,这,求……婚吗?

仙道取出戒指,执起樱木的手,戒指顺着指尖滑到无名指上。

樱木呆住了。(是结婚,coci对着花花笑。)

“这一生都是我的,樱木?!”低头吻着樱木的唇,想念了整整一周多的味道……不要紧,夜,还很长,我们有的是时间……

圣诞节……

揉着松惺的睡眼,樱木火气开始狂飙,一大清早,仙道就在忙碌,不过是去了趟威尼斯,也没带什么去,更没带什么回来。(coci:花花,戒指你是不是弄丢了,才第二天,就不但丢了,还忘掉了!!!)乒乒乓乓地整理个没完,弄得邻居认为是搬家,自已以为是要逃难来着。

生气地,手还抓着被子的一角,窜到仙道跟前(就在床边,所以,只是跳下床而已,)刚要开口大骂。

蹲着理东西的仙道,突然抬头,对着樱木爱怜地笑着说:“醒了啊,早餐在保温锅里。”

咕……仙道才说完,樱木的肚子,就跟着应答了。

可恶!!这么不争气,而这种口气,样子,分明就像,新……婚……樱木的脸迅速变红,成了一只大红苹果,怒气早不知被扔到哪儿了。

仙道笑吟吟地看着,站起身来,吻了一下这只大红苹果,真想一口气把他吃得一点不剩。然后,一边想着,一边就开始啃咬樱木……

而我们可爱的花花,居然就这样被吃得死死的(解释:昨晚没能睡好,汗)虽说,仙道吃得很温柔,可是樱木最终还是不得不在床上吃早饭……

仙道继续清他那万年也清不完的东西。

樱木气呼呼的,却也没有办法。

“那是什么?”看见仙道拿出一个亮闪闪的东西。

“这次的最佳射手奖章。”仙道说得很随意地。

这种态度可是令樱木极为不爽,“你不要太得意,这又怎样,要是本天才在的话,绝对没有你的份……”

停下手中的动作,微笑首听完樱木的长篇大论,在樱木期待的眼光下,有温柔宠溺地声音说“是,我的天才,最佳射手,蓝板王……不过,先吃你的早餐,凉的,对身体会很不好……”

…………

新婚燕尔……

…………

吃完早饭,樱木就问起了一个他一直想问的问题。

“你好像对这总是满不在乎的。神奈川第一,日本第一,还是全世界第一,到怎样你才满足呢?”

一下停了下来,安静得仿佛听得到心跳,“这个问题,正中耙心那。樱木。”深深地看着樱木,坐到床上从背后环住樱木“……即使是全世界第一,甚至是,全宇宙第一,我仍不会满足,人类就是这种贪心的动物……”吻着樱木的发丝“……但,如果你属于了我的话,那我即使什么也不是,也将很满足……”轻柔的呼吸滑过樱木的脸“据说,吉祥鸟,……一生只有一个伴侣,一但确定下来,就不会变更,会永远在一起……”更紧的搂着樱木“花道……我是你的那另一只吉祥鸟吗?”

“彰……”已经不知要说什么了。手,抓住仙道怀抱自已的手,他的手上空无一物。“你,没有吗?”

话还未问完,仙道就给逗笑了,低沉的笑声,抱着樱木带动他一起随着笑的起浮抖动“傻瓜”咬着他的耳朵柔声轻语“我的,要你给才成啊……”

樱木倚在仙道怀中,被仙道的动作,话语弄得满脸通红,呶着嘴,低声说:“彰,我们上街去。走走?”

“怎么?”

“……戒指的款式,我不知道,你会喜欢哪种。”

“哪种我都喜欢……”

“那,可是你说的,哎呀……”才想下床,就痛得不由得倒回床上……被人接了个满怀。

转过身体,仙道欺身过去,凑近樱木坏笑着说“我看,你这个样子,还是我抱你去,嗯?”
 

  C - Coc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