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花受]新好奶爸 之外章 梦见面包店

(1 次投票)

作者:Comet 周五, 2010年 05月 21日 10:58

洒在脸上的光印是从树叶间缝隙透下来的,从发稍拂过的是下午清凉微风,耳边听见的清脆铃声是从小学大门悬挂的风铃传来,远远奔向我的两个小小身影---是我的小孩。

“花花,泥来接偶和枫枫啰~~~~~”

记得那个从小就梳着怪异发型的彰,最喜欢在远远一见到我就喊我花花,虽然我老要他叫我”爹地”,他从没喊过一次。

另外那个小彰一岁老不爱说话的别扭小孩,是彰同母异父的弟弟名字叫枫,他真的是非常的别扭,做任何事最不喜欢输给彰了,偏偏每次来小学接他们下课时,他都会紧紧跟着彰奔向我,一句话也不说,也不叫我”爹地”只是紧紧抱着我的腿。枫---真的很别扭,而且长得有点像狐狸,虽然他长的白白的很可爱。

彰与枫是我的小孩,我---樱木花道的小孩。

一般带着小孩的单身年轻爸爸是非常辛苦的,但我不一样,因为我是天才,而且有两个可爱小孩的我,依然是世界上最有魅力的爸爸,不过…就算我的魅力无法挡,我也不会接受小孩妈妈以外的人…因为这是承诺,一个男人的承诺。

不过话说回来,我这两个小孩还真是可爱,就现在那两个奔向我的小小身影,枫小小的脸上挂着细细的汗珠,红通通的脸颊就像是水密桃一样的粉嫩,为了不跑输给彰嘟嘟着红红的小嘴唇努力的跑,看着他身上穿着今天我硬是给他穿上的白色水手服,老实说他现在一点也不像狐狸,比较像是向着我跑来的”小猪”,唉…真是可爱啊!!我这个天才的小孩就是可爱啊!!

跑在枫前面一点点的彰,…该总么说呢?…这个小孩真是太有主见了…那个发型我要求他不要再梳了,他就是不听就是觉得这样有性格…,如果不做其他的事,那些头发竖着一根根像刺猬一样,不过…现在彰向着我努力的跑过来…头发迎风飘逸…真像扫把的…唉!不过…那一边笑着跑过来的彰,眼睛眯得快要看不见了,还真是可爱呢!没办法,天才的儿子就是不一样……世纪无敌可爱的!!!

“花花,泥现在才来!偶肚肚叫了,偶要吃包包!!”彰先跑过来就用他的小手抓住眼前这个有一头红色艳发青年的衣摆。随后慢一步的枫冲过来之后,如往常一样,抱住大腿。

“今天洋平叔叔来找我,所以比较慢啦!”花道牵起彰的小手。听到花道一这么说的枫更是扁着嘴。

“好啦!是我不好迟到了,我们去吃面包好不好?”花道讨好的摸摸彰的头与枫的脸。

“…草莓糕糕…”别扭的枫说出了附加条件后,才将扁着的嘴恢复原本嘟嘟的样子。

“好好好!就吃面包跟蛋糕。”花道牵起两个小孩的手走向最常光顾的面包店。


其实我是非常的纳闷,一直以来彰与枫吃东西的口味都是大相迳庭,也不知是不是这两个小孩之间的斗争?还是呕气什么的?两个小孩选的东西永远不一样,尤其是枫,他一直想要赢彰,不管在哪一方面。但是…到目前为止吃的东西只有一样东西他们俩个会选一样---就是草莓蛋糕。如果面包店只剩一个草莓蛋糕……那后果简直不堪设想……从没看过小孩为了抢蛋糕可以抢成这样……唉…这种情形又发生了………

枫把草莓蛋糕旁边的巧克力蛋糕砸到彰的脸上,趁彰不注意想把草莓蛋糕塞到嘴里,可惜…蛋糕太大一口塞不下去还有一大半抓在手上,…彰随手抓起了水果蛋糕顺势也塞进枫的嘴巴,…趁枫噎住时抢了剩下的草莓蛋糕硬生生的给他吞进去肚子里。…这两人的战争一定要直到草莓蛋糕吃完后才会结束…我曾经想要阻止他们俩人在面包店里砸面包,…结果是…我被砸了一罐牛奶…面包店年老的老板被砸了个提拉米苏…老板娘被砸了个沙拉面包。…我们都学乖了,等他们结束后我结帐就对了,虽然…结帐的钱永远比你真正吃到的面包钱还多。

我问过洋平…为什么这两个小孩老是抢草莓蛋糕,洋平老是露出一副了然的样子,但总是不跟我说清楚。今天又是在面包店里演出抢蛋糕砸面包记,有时我总是想,老板该不会是故意的吧?每次他跟老板娘看到彰与枫又来这招他们就看得很乐。虽然我也觉得满头奶油彰与枫很可爱…

结帐后,这两个小孩手里还拿着面包店老板赠送的棒棒糖吃着…虽然是说赠送,不过我老觉得是”购买满3000元赠送10元棒棒糖”,没错,这两个小鬼在面包店给我砸了3000元…可是真正吃到嘴里的东西…可能不到500元。…命苦啊…我只不过迟到10分钟而已啊!!…不!…这种赔钱的事决不能在发生,我绝对要问清楚他们俩到底犯什么冲,老是抢草莓蛋糕???

“彰、枫你们可不可告诉我…为什么你们只抢草莓蛋糕?”

“因为…草莓是花花…”彰眯着眼睛舔着棒棒糖笑了。

“嗯…”枫表示同意的点头了。

“…草莓是花花…所以…草莓是我???”花道一头雾水…

“所以…要抢。”彰用着可爱的脸笑着做了结论。

“…????…”





“花花…花花…花花…花花…”

一个温纯的声音一直不断的重复,一直不间断的扰乱着…

“……嗯……”

慢慢的睁开眼睛,一个依然梳着怪异发型的男子在自己的眼前出现…

“…彰…你回来了…”

花道还没有揉眼睛就有一双有力的手扶住腰与肩,一个轻晃就躺进了一个胸膛,那宽阔温暖的感觉……

“…枫…你回来了…”

“累了啊!怎么睡在客厅沙发?”彰轻轻的吻了花道的额,呢喃的声音轻轻的花道的耳边响起。

“…嗯…还好,我梦见了以前的事喔…在面包店的事喔…”

身后那低沉但清脆的笑声传来,胸膛的震动也传了过来…想来...枫也想起好玩的事…

“一辈子就是抢着你…”枫低低的说完,他的唇印上了花道的。

“是啊!就是要抢着你…”彰也在枫之后印上花道的唇。

彰与枫…我名义上的儿子…也是我的爱人…
 

  C - Com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