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流花]将错就错

(3 次投票)

作者:Coolstar 周六, 2010年 05月 22日 10:46

人的一生总是会犯错,大大小小的。
有的会让你后悔不已,甚至终身悔憾。有的我们可以睁只眼闭只眼,更或者在心中偷偷的乐于见成。
只是……已挂上了错之名的事,还有名正言顺的一天吗……?

樱木花道,男,18岁,大学一年级,现大学篮球部主力球员之一,与同级,同篮球部的某狐狸交往中。
认识他们的人都不能相信,在高中那么水火不容的两人竟然会……!难道……?
别想得太浪漫了。他们的开始只源于一个错误。没错!那就是白烂得不能再白烂的——酒后乱性。

源于樱木花道入学的第一天——
虽说他是被保送入大学的,但他能进得了大学的门槛本身就已经是一个奇迹。当洋平他们知道樱木竟能进得了大学时,那下颚一起掉到地上的滑稽样子就让樱木自豪得想仰天大笑了。
当他兴奋的带着自己的行李走进宿舍却看到某个他一点都不想再见到的却又熟悉的人在悠闲的翻着篮球杂志时,他的样子跟洋平他们知道他竟然能被大学接收时的样子无异。
流川看到进来的人竟是樱木,也愣了一下。但也仅仅是愣了一下,便又视而不见的继续看他的书。
樱木最不能忍受的就是别人对他的忽视,尤其是来自某自大狐狸的轻视。
“喂!臭狐狸!为什么你会在这?!”虽是毫无理由的指骂,但暴吼原来就是樱木的专利。
“……”同样,视而不见,听而不闻也是流川的专利。
“你!四科挂红的人怎么可能会升得上大学?”这算是人身攻击吗?
“哼。”只有体育过关的笨蛋没有资格说我。流川冷冷的扫了樱木一眼。
“你……”樱木很想冲过去把那臭狐狸狠扁一顿,可是这里不是球场,人家又不鸟你,一个巴掌拍不响,也只好把怒气吞回肚,狠狠的用眼神把对方砍杀几百遍。

晚上新生欢迎会,憋了一肚子气的樱木——被分到跟臭狐狸同一宿舍,去教务处交涉未果,回宿舍又要对着流川那张冷面——在没有人阻止的情况下,可然而知了。把一杯一杯的酒当成是流川的血,狠狠的喝;把一块一块的肉当作是流川的肉,狠狠的撕咬。
“嘿,樱木,听说你跟流川是同一高中的,还同是篮球队的,你……”还没说完的话蒸发在樱木燃着熊熊烈火的怒视中,原本还一面笑意的学长仿佛被蒸干的蝉壳,僵硬的挂在樱木身上。
“不要在我面前提那臭狐狸的名字!”咬牙切齿的说完,还不忙狠狠的瞪了对面桌的流川一眼。
仿佛感到被刺了一下,流川皱了一下眉头,便毫不在意的继续抿他的酒。
恶性循环的结果就是,轻醺的流川得负责把烂醉如泥的樱木拖回宿舍。
在抗议无效后,虽然流川很想就这样把樱木仍在这里,也不得不皱紧眉头,使劲把樱木拽回去。

一脚踢开了宿舍门,流川便把手松开,让樱木做自由落体运动。
毫无防御意识的身体直接与大地母亲做最亲密的接触。
“轰!”后脑勺狠狠的亲吻上大地母亲的结果是,把“沉醉不知归路”的樱木从梦中硬拉了回来。
“痛!”睁开酸涩的双眼,眯蒙间看到某冷面狐狸在傍边事不关己的俯视着躺在地上的他。
虽然樱木直觉的讨厌流川的眼神,但他还没有把意识找回来。
“起来,别在这里挡路。”流川毫不客气的踢开樱木的脚。
樱木扶着昏眩的头,慢慢爬起来。他对现在的情况还没明确,他不是在酒店喝酒的吗?怎么会回到宿舍的?
“是你……是你扶我回来的吗?”很不想承认,但这应该是事实。
流川挑挑眉,一脸的你这不是白痴问题吗。
“你……哼!”看到流川那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樱木把将出口的感谢迅速吞回肚。只留下一个代表气愤与不甘的语气词。
轻揉着发胀的头,慢慢的摸到后脑勺。“!?”痛!这是……?记忆慢慢浮上,他刚刚躺……不,是摔到地上,那是因为……?樱木瞬的睁大眼,这不是……
“臭狐狸!你是故意的!”樱木气愤的指责着。
是有如何?流川双手环胸,斜倚在墙边,斜蔑着樱木。
“你!”樱木冲上去,一把揪着流川的衣领,怒视着他。
“白痴!放手!” 他流川枫可一点都不喜欢被人威迫的。一手把樱木的手甩开。
憋了一天的不满,加上喝了酒,着火点迅速被点燃。
“混蛋!”战斗状态的樱木率先奉上他的头棰——快!狠!准!
捂着发红的额头,甩甩有点昏眩的头,狠狠的瞪着樱木。要还能忍下去他就不叫流川枫了!被逼把这庞然大物拖回来他已经很不满了,现在还要被某个未进化生物恩将仇报。
狠狠的把右拳送到对方腹部。
被打得半俯下身的樱木,楞了一下后立即反击,紧握拳头猛落到流川的俊脸上。
两个不服输的倔孩子就这样你来我往的在有限的空间里纠缠起来。
专业的武术高手,是要对方认输,是技术取胜。
专业的打架高手,是不适一切的打倒对方,谁的拳头硬,技巧高谁就赢。
诚然,樱木跟流川都是打架中的翘首。
在小小的宿舍里,虽然到处都是障碍物,手脚伸展有些不够灵活,但也决不让自己立于下位,受了对方一拳时,也不忙还对方一脚。
这不是他们第一次打架,也不可能是最后一次。在打架中培养出来的默契,还真让他们拳拳到位,脚脚踢中要害。
这是两个打架高手的打架方式,那如果是两个喝昏了头的打架王呢?那就只有混乱可以形容了。
疼痛确实是能使人清醒,但是当你不久前才牛饮般喝下肚的酒的后劲一古脑般涌上来时,那也就只有随浪浮沉了。
“嘶……”撕扯间樱木把流川的衣服给扯开了。
愣了一下的樱木被流川趁机一脚扫到地上,后脑勺二度受伤。酒精的后劲跟头痛让他更加的头昏目眩。眼前的流川也变得模糊不清。
不服输的意识让樱木不管一切向着流川一脚甩过去,一时没有防避的流川被樱木踢中小腿,脚一软整个人跪了下去,恰好把樱木压在下面。
还未来得急为这暧味的姿势惊吓,两个倔小孩又继续缠打起来。
随着酒精的麻痹效力使两人的神经与意识越来越麻木和模糊,身体的感觉却变的敏感起来。本不该发生的的事也在扭缠间激发了。
撕扯着对方的衣服,狠狠的撞击着对方的唇齿。像是打架又像是激烈的性爱。
撕咬着对方的肌肤,如疯狂的爱人,又像是深仇大恨的敌人。
即使被压在下面,也毫不服输的用十指在对方的身上划下交错的血痕。
激烈的纠缠,从地上到床上,两人都不肯认输的紧抓住对方。

经过激烈的一晚,流川在宿醉的腐蚀和浑身疼痛的情况下醒来。流川会有那么早起来?如果日上三竿还算早的话。扶着刺痛的头坐起来,掀开被刚想起床,却在看到躺在身边的人时动作僵住了。
如果说流川在看到樱木躺在他身边时他动作僵住的话,那当他看到在樱木赤裸的身上大面积的瘀青间遍布的点点决不是打架造成的青紫和大腿上的红白交错时,他是彻底的石化了。
在轻扇动眼睫后,樱木张开眼,半迷朦的视线让他一时不清楚自己是在什么情况。试着动了一下身体,一阵麻痹感从脚扩散到全身。痛!全身都痛!尤其是头部特别的刺痛,和……?!樱木惊恐的发现某个不该痛的地方酸痛不已。
瞬间睁大眼,一抬头对上流川同样木然的目光。
“!!”昨晚的疯狂记忆慢慢回到脑海里。
下一瞬间,樱木整个人跳了起来。可是酸软的腰部让他支撑不住,惯性的倒到一边,撞到墙上。后脑三度受伤的结果是眼泪也跑出来了。
“痛……好痛……”樱木抱着后脑整个头埋在被子里。眼泪竟然一颗接着一颗的跑出来,不知是因为头痛还是在哀悼他的……呃,初夜。而且还是在不明不白中失在一个男人手里!
流川惊讶的看着樱木,在他记忆中,除了高一篮球赛输给海南时樱木哭过外,他们认识三年多,打架无数,却从没见樱木掉过一滴泪。而这竟然会让他的心感到有点刺痛。
“你……不要哭!”从没安慰过人的流川一时也无从下手。
“谁说我哭了!”倔强的樱木几乎是立刻的跳起来反驳,怒视着流川。
流川望着樱木的眼,那双琥珀色的眼出乎意料的澄清透彻,只是晶莹的泪珠却一颗一颗的滚落。
心刺痛了一下。伸出手,想要把他的泪擦去,伸到半空还是犹豫的放下了。
“你……我……”矛盾的心一时感到不知所措。
沉吟半响,最后咬牙下了决定。
“我……我负责了那还不行!!”
流川一脸的大义凛然。长这么大他还是第一次自愿背上那么沉重的责任啊!
一时被流川的豪言壮语给吓到了樱木愣了一下,转瞬间爆发了。
“你……你在胡说什么负责任啊!!!!!!”怒羞成怒的吼声惊天动地,似乎整栋宿舍楼都震动了一下。
那天起,他们之间的牵绊不再单纯——
而他们也在半挣扎半情愿间走到了今天。

错又如何?那就让他将错就错呗!
 

  C - Cools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