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仙+洋+(流)+花]一枚戒指。你、我、他,他

(1 次投票)

作者:草草猫 周六, 2010年 05月 22日 10:51

会不会到了某年的某一天,
我无法再看那照片傻笑你我的从前?
记忆也模糊了彼此淡薄的那张脸
踌躇地说过会离开的我们仍然看时光荏苒
可那一直被我们宠着疼着的他却再回不到彼此身边
为什么我和你永远不能平心静气交谈
没有了焦点的两个混蛋还会否再见?
守护者也做得终于有苦难言疲惫不堪
想起你曾说过:
如果真有和他分别的出现,
拜托就算是彼此可怜也请把手给我牵。


水户洋平设想了许多次将那枚戒指展现在他们眼前的情景,甚至他们各自会说的话,他们会带在哪只手的哪个指头上,一切的一切都在他的头脑中被一遍一遍的演习过,然而还是有他没有想到的状况发生了。

那只是一枚作为手信的小东西,值不了几个钱,可实在有感于三个人纠缠到现在的零零总总,他还是掏钱买下了这可以一拆而三的圆环。单拆开来后中间部分的花纹虽然有些纤巧偏向女性化,但以他和花道相交多年的观点来看,他会喜欢。不过现在那应该很适合花道的钢圈居然牢牢地套在仙道彰的左手中指上,真真匪夷所思。

当然如果不是花道从那“无赖”套上戒指就不摘下来开始一个劲地对洋平撒娇要礼物发放者出面要回看样子他果真很喜欢的小东西,买东西的人差点就以为自己面前的已经不是天才的篮球手樱木花道而变成了已经可以放任经纪人仙道彰嚣张到如此地步的当红明星樱木花道了。

纠缠了良久亮晃晃的光芒还是在某人手指上绽放,洋平觉得那个某人也心知肚明他自己当然会让着那个大家都不忍心伤害一丝半点的家伙,最终也还是要摘下来让他心满意足,所以也就一直没有表现什么强硬态度,不过就趁机凑热闹逗弄逗弄有些日子没见的,心里的,那个人。

***************

这戒指,说实话,只是为花道买的,一如他一直带在右手中指上的一样,那枚普通得没有任何特色的戒指是为了见证当初他和花道的约定,而这枚是为了向仙道彰挑衅还是妥协他从动念头买到现在礼物“既”出居然自己还都说不清楚。

曾经的两个篮球手的骨节自然比水户这种中等身材来得粗大,不过他可不是一个孱弱的男人,年少时的各种“操练”使得他就算戴上同一尺码的戒指也不会轻易让它滑脱,也正是这双手,在回程的飞机上一次又一次地试戴这一分而三的冰冷金属环,从一到二到三,直到冰冷逐渐被体温取代,手指也被磨得红肿。怎样才会是最完美的组合?洋平找不到答案。不过他却有充足的理由相信,单独上下任一枚的佩带是孤独寂寞难看致极的。正如现在形单影只的自己。

三为一体,一体为三,又单独成立。不知道花道有没有注意,尽管洋平想仙道是一定明白的,其实缺少了中间的部分,上下两枚戒指立时没有了任何特色,也因为那要嵌合中部的缺失而变得丑陋异常。

但如果两枚合戴的话,却也是非常抢眼的款式,就像洋平和花道,花道和仙道。这一切,正说明了他们三个现阶段微妙的关系,唯一洋平认为仙道不会想到的就是,没有打磨平整的分割部分带给拥有两端的佩带者的不过是一边的痛,而对中间的被保护者的却是双刃剑!他不会想到,只是因为他的思维里洋平对花道永远都是无私的付出,然而是人就必有私欲,必有贪念!

如果以后花道的手为什么人戴上了生命中很重要的那枚戒指,他一定会想到此时这枚,因为那摘与戴之间都要付出的疼痛是水户挑选尺码时故意而为的,就是要他每次都几乎要磨破手皮,痛他的手,痛己的心,也希望他永远记得他最好的朋友叫:水户洋平。

**************

原以为仙道彰在他们20岁出头的时候就该紧守本分不再奢求花道的感情,然而洋平却低估了某人的执着,几年过去了,他们仍然是“三人行”,直到花道做了广告模特迅速走红之后,仙道居然就辞了前途不错的工作跑来当经纪人,大少爷啊,你那桃花桃花的脸,不知道有多少经纪人还想为你服务呢吗?可惜日子还得照样过,为了避免花道遭受不必要的八卦骚扰,洋平发现自己只能退出他和他的生活,仙道彰,算你狠!

其实正常的朋友会面没有什么不妥,可惜现在的洋平也混到半公众人物这一阶层,虽然不过是某黑道组织的会计兼军师,但这样的身份虽然在暗中可以帮助花道摆脱一些不必要的麻烦,而同时也表明了他们不可能再大摇大摆地去吃路边摊,甚至在一些私人会所也要谨严慎危。

每个月固定一两次的见面时间短得好像探监,三个人一个躲躲藏藏两个忙忙碌碌,拉面店总想光顾却始终再没踏进去过,然而唯一让洋平欣慰的就是花道还是那个花道。一样会大声叫嚷着工作中的不快,但也一样不会介意“小老百姓们”的疯狂追星,天才还是那个天才,虽然他的天才没有用在他那“真心喜欢”的篮球上面。

离开那个湘北篮球队的辉煌时代已经太久,久到大家都忘记了而立之年的来临,什么人什么时候出国了,毕业了,搬家了,一切都没有线索可寻,那个谁谁谁别再出现的话,也许我们就可以当作生命中从没有过他的存在,洋平微微牵动嘴角,心里蹦出这句的时候正欣赏着面前的人还对仙道(左手中指上的戒指)生拉硬拽不依不饶,结果不言而喻,怎么可能让他如愿?他和他还在欣赏,他的脸,气恼而泛红的双颊比青涩的女孩子粉嫩嫩的容颜还让人转不开眼。

“洋平~~~你跟他要啊!太过分了!你要是不给我那个,我就这两只戒指都戴走了,一个也不给你剩!”磨来磨去又转到仙道这边,“我要,我要,我想要嘛~~~你快给我!!!!”

“噗哈哈哈……”仙道一定是夸大了动作和声音,“拜托,花道,就算这里只有咱们三个人,你也不能……哈哈哈,下次要小心用词啊,公众面前说出这么暧昧不明的话我可吃不消~~~”这个无赖,现在终于不假道学现出真面目了。

“好了,别闹了,如果仙道特别喜欢那个,你就先借他戴一阵子啊,反正你们天天在一起,什么时候换回来不行啊?!”心底五味杂陈,可是这话还是说了出来,不能不承认现在照顾花道生活的是仙道彰。

“才不要嘞,洋平~~~这个戒指只在咱们三个聚会的时候戴好不好?”他忽闪着金色的眸子,那光芒刺痛了洋平以为可以忽略的心伤。原来现在再也不是他和花道两个人的世界,三个人会不会一直这么走下去?

“好,当然好啦,花道,不要太累着自己,有些工作不适合你的,适当放自己个假吧,像我这样。”洋平多想说:要不还是我来养你,像当初咱们20岁时一样!可这实在有些伤害天才的自尊,尽管他非常非常想这样说这样做。

“哎呀~~~~水户君,我不会让花道感到勉强的,你不要这么不信任人家嘛~~~”此时的仙道彰已经不是17岁的仙道彰更加不是21岁的仙道彰,他已经30岁整了,花花公子的外貌成熟稳重的性情,言语轻佻然而行动力超绝,让洋平提心吊胆他随时会对花道出手,而那将导致什么后果洋平自己也说不好,庆幸的是他们还各自守着心里最后的防线,否则花道不知道该为谁伤心该为谁哭泣。

曾经十几岁时的约定,那到了30岁开始一起生活的誓言,现在有些嘲讽的随时冒出在水户洋平的脑海,樱木花道并没有结婚,尽管有满大街想当他女朋友甚或是太太的疯女人,他还是单身一人,可他却没有在自己的身边,尽管他的喜怒哀乐忧伤烦恼还是愿意只跟自己倾诉,然而他的生活自己仿佛没有了机会主宰,不禁抬眼皮瞄了有同样混沌关系坐在桌子对面的仙道彰一眼。

“他的时间你掌握,他的心灵我保护,他的未来谁拥有?!”想到这个洋平自己当时不知抽得哪根筋冲着仙道来了一句:“如果哪天我们中有人离开了会怎样?”说完了就想煽自己耳刮子,这么猝郁的问题跟仙道一个人提就好了,干什么在花道面前说。

偏偏隐含义中心人物在仔细看了看面前的洋平和身旁的仙道之后来了声:“什么离开啊?出国吗?死了?哈哈,还说我,洋平你不混黑道就不用有这么暗黑的思想了……也许最不可能离开的人先离开呢,呵呵,没准咱们仨里我是先‘离开’的呢。”

无言,水户君更加猝郁,对上仙道的桃花眼,居然神情紧张,自己去放松心情渡假的时候发生了什么事情了吗?把心态摆正,胡思乱想放一旁,指指手表,他们一早说好离开的时间已经过了一刻钟了。好吧,这次聚会就这样结束吧。

***************

生活永远没有理想来得顺心随意,
约定也许只是挽留住你的蹩脚借口。
我们都走在已知又未知的道路上,
等待奇迹发生或者垂暮来临。
仍然怀有希望的是彼此的感情,
可是现在它已不再澄清混浊不明。




-END-

我想这个故事应该是接在我上次那文后面发生的事情,其实原本我那篇文的题目是《他答应了我,30岁开始一起生活》,当初发的时候觉得罗嗦就删了后面,而今这个我想就叫他《一枚戒指。你、我、他,他》吧,这还是一个仙+洋+(流)+花的故事,上次的马马乎乎算仙道篇,这次就完完全全是洋平篇了,不知道还有没有花道篇和流川篇,如果有也就是花篇在前流篇在后。

  C - 草草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