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流花]天才最倒霉的一天

(6 次投票)

作者:DVampire 周六, 2010年 05月 22日 14:04

今天的早上依然天晴气朗、万里无云、一片蓝空、晴天霹雳……呃,总之是天气很好很好的早上啦!我们的主角--天才樱木花道终于敌不过第五十个闹钟的滋扰下起床,准备上学去。

正在打呵欠的樱木有点神智不清,为了约会,他特别把起床时间提早了一个小时。一副睡不醒的样子若给别人看见,只怕会引狼入室,被吃进肚里还不知道正在发生甚么事。突然而来的一声惨叫划破了宁静的清晨……

“哇!我的右眼眼眉在跳……左吉右凶,该死!今天我还是不要上学了!”樱木喃喃自语地说道,他记得每当他右眼眼眉跳的时候,那天他都会变得很倒楣。在过去的惨痛记忆不断在樱木的脑海中重播再重播∶在他五岁时被一只小狗追着咬,最后屁股被咬,到医院缝了十一针;在他十二岁时向第十一个喜欢的女生表白,但是被她一口拒绝,理由是她喜欢上大她十一岁的邻居;还有一次,在他十五岁生日时,他竟然被同一个人玩耍了十一次。所以,他受够了!

正当樱木打算逃学之际,门铃便响了起来,樱木有点沮丧地拖着身子去开门。

“花道早……啊!你为甚么还未换制服的?你不会是想逃学嘛?”洋平有点好奇地问道,他还记得樱木在昨晚离开时千叮万嘱自己一定要带他到学校,别让他逃学去。

“我不想上学呀!”樱木有点楚楚可怜地说道,他不想又再倒楣。

“花道,发生了甚么事呀?你今天不是约了晴子一起上学吗?你的动作再不快一点,你便会令可爱的晴子等你的。”洋平出了绝招,他很明白樱木对这句话是完全没有抵抗能力。

“对!我可是天才,是不可以让最可爱的晴子小姐等候。我很快便来,等我一会儿呀!”樱木回复了平日的活力,大声地叫道,完全忘记了刚才的害怕。

“真是受不了他!”洋平摇摇头失笑地说道,他这个朋友永远都是这样单纯的。

屋里出现了一阵跌倒和碰撞的声音后,樱木开朗的声音又再响起。

“洋平,我们可以走了!我们不可以令可爱的晴子小姐等我们的。”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在走到约定地点的路上,洋平回想起刚才樱木的神情,他有点好奇便向樱木问道。

“花道,刚才你为甚么想逃学?”

“哦,因为我刚才起床时,我的右眼眼眉在……”樱木说到这里便没有再说下去,洋平奇怪地看向樱木,才发现他呆呆地看着路的前方,有一只纯黑色的猫咪看着他们,不一会儿便离开。

“甚么事……”洋平不解地问着樱木,却被樱木的怪叫打断了!

“呀呀呀!纯黑色的猫咪呀!我今天都是不要上学了!先是右眼眼眉跳,接着又有黑色猫咪出现,我要回家,否则我一定会大祸临头的!我要回家!”樱木害怕地大叫着,他还记得当他看见纯黑色的猫咪出现在自己眼前,他倒楣的事便会接踵而至,他还记得自己在四岁时因为看到纯黑色的猫咪而发生的惨事,当天他被一个坏蛋绑架,后来那个坏蛋竟然不小心把他推落山谷底,幸好自己福大命大,刚被树枝勾着才拾回小命。但他还是开心得过早,因为勾着他的树枝竟拆断,害他继续滚到谷底,右脚骨折,头颅被石块撞伤,缝了十一针,他还记得当天正是十一月十一日。

“没有事的,花道。难道你希望晴子失望吗?”洋平安抚着樱木说道,但他的记忆又再被勾起,他记得樱木每一次若有灾难发生时,他都会得到一些警告,难道……

“当然不想!”樱木大声地说道,但他仍有点胆怯,“但是洋平,真的不要紧?”

“当然不要紧,我会保护你的。”洋平温柔地说道,令樱木十分感动,得友如此,夫复何求?

“我知道了!洋平,你真的是我天才樱木花道的好友。”樱木受到洋平的鼓励后,胆子亦大了不少,他们便继续去找晴子。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其实他们相约晴子的地方只是三条街道后的小公园--上学的必经之处。

但他们却遇上了神秘的吉卜赛人,樱木一时好奇下竟抽出了七十四张塔罗牌中最倒楣的牌子--正位的高塔。

“可怜的小家伙,今天将会是你一生中最倒楣的一天,灾难之神陪伴在你的左右,令你诸事不顺,而且有生不如死的感觉,你将会发现以前遇上的任何一件事都比不上今天所遇到的更悲惨。但愿你能避过劫数,不过都应该是……劫数难逃的!”那占卜师的话仿佛挥之不去地打击着樱木,令他再次燃起逃走的欲望。

接着他们又再遇上一个瞎子,他是一名老人,却拥有心眼,能得知别人的运程之好坏,这是洋平从上一期怪异杂志中得知的。樱木因为看见他踩中香蕉皮而快要跌倒时,便好心扶他一把,而老人却神秘地丢下一句话便离开。

“小子,你还是直接自行了断会干脆一点!”

接下来,他们遇上不同的人和事,多得令洋平和樱木吃惊,洋平吃惊的是为甚么他们可以在同一天的早上,相距三条街道却能遇上那么多奇人异士,樱木吃惊的是他今天是不是注定了要死于非命。

他们很不容易地终于来到小公园,看见正在站着的晴子和彩子。

“晴子小姐,你等了很久吗?”所有害怕和惊慌在樱木看见晴子时都统统被抛诸脑后,眼里心里都只有晴子小姐……

“哎呀!很痛呀!彩子大姐,你干甚么打我呀?”樱木受不了彩子的纸扇攻击,只能蹲在地上叫痛。

“谁叫你只顾和晴子打招呼呀!真不懂得尊重学长!”彩子生气地数落着樱木,差一点令樱木抬不起头来。

“彩子姐,我们是时候上学了!”晴子失笑地看着眼前这两个人,不过她看见她们这样,她又再想起流川枫,脸儿又不禁红起来。

“晴子小姐,你为甚么脸红呀?樱木疑惑地问道,不过晴子小姐脸红的样子真的很可爱。

“晴子一定是想起流川啦!”彩子很清楚晴子的心意,笑笑地说道。

“不要乱说啦!彩子姐。”

“对呀!晴子小姐又怎会想起那只臭狐……”当樱木正想狠狠批评流川时,在小公园的树林里飞出很多黑影……

“呀呀!”

“很多的乌鸦呀!东京应该没有这么多数量的乌鸦才对的。”彩子奇怪地说道,当她看见一脸惊慌的樱木、笑容显得有点怪异的洋平和莫名其妙的晴子,她忽然觉得今天应该是不错的一天,至少天气真的很不错嘛!

“出现了!乌鸦是凶兆呀!我要回家呀!我不要上学了!”樱木的惨叫声响彻云霄,一个可悲的青年。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这天早上,湘北高中十分宁静,四月的风很清爽,盛开的樱花随风飘落,景色秀美,可是湘北的学生却觉得今天平静得有点可怕,至少没有了樱木花道每天都大声宣扬的天才论。

“樱木同学,你今天为甚么这么安静?”晴子有点担心地问道,而她的话亦引来了四周在他们身边走着的同学甲乙丙丁等的注意。

“晴子小姐,我……我……”樱木很想说给晴子听,他又不知道怎样把自己那些足以成为梦魇的往事有规律地说出,最后他甚么都说不了便被打断。

“白痴。”



流川枫从来都不觉得自己是一个脾气暴躁的人,至少在遇上那个一个名为樱木花道的白痴以前,每一个人对自己的评语都是离不开冰冷、冷漠等等的形容词。但当他看见那个甚么都不知道的白痴整天呆在那个笨蛋女人附近,他突然有种想掐死那个笨蛋女人的冲动。

「白痴。」流川冷冷地看着眼前的两人,他还不想令自己成为杀人犯,而且还是为了个笨女人。

「臭狐狸,你在发甚么狐狸瘟?」樱木讨厌的说道,他今天还没有招惹流川,流川却来招惹自己,他是不是还未睡醒呀!

「大白痴,过来。」流川也很讨厌,不过他的讨厌只是针对赤木晴子。

「发生甚么事呀?流川。」彩子讶异她这个冷冰冰的学弟脸上居然出现了讨厌的表情,流川向来甚么都不在意。

「经理人小姐,我劝告你现在还是不要靠近他们,你是帮不上忙的。」洋平笑笑地说道,时间都应该差不多了!

「谁人是白痴呀!死狐狸不要太过份呀!」樱木不断抑制自己的怒气,他可不想在晴子小姐前和狐狸大打出手。

「樱木同学、流川同学,不要吵了!」晴子不太希望看到他们吵架,他们在她心中都是很重要的人。

「别吵,笨女人。」流川对晴子的厌恶加添多一分,她居然想阻止他们的沟通。<小d︰我真的一点都看不出你们是在沟通中!花花︰对呀对呀!我们只不过是在吵架……(我们都在流川的凶恶眼神中消音)小d和花花(相拥在一起)︰很……很可怕呀!>

「混帐狐狸,你干甚么叫晴子小姐做笨女人呀?你太过份,快向晴子小姐道歉呀!」樱木激动地吼道,他没有想过流川会说得这么过份。

「不。」流川不屑地看着站在樱木身后的晴子,要他向她道歉,下辈子都没有可能!

「你……」樱木咬牙切齿地看着流川,四周的气氛瞬间变得紧张起来。

「樱木……」晴子还想说甚么的时候,彩子对她作了一个别说话的手势,轻轻把她拉开樱木和流川的身边。

「彩子姐,为甚么?」晴子不太明白彩子为甚么有这种举动,她不是更应该去阻止他们打架吗?

「我们做旁观者的本份就是静静地站在一旁看好戏。」洋平解释地说道,或许说得有点隐秘,但他相信晴子绝对明白他的意思,因为晴子在听到他的话后,脸上立即出现异常的桃红。

「白痴,过来,我不再说第二次。」流川因为是站在樱木的面前,所以他很清楚看见樱木身后的晴子被拉走,会阻碍他的人都不在,只余下眼前这个白痴。

「我才不卖你这臭狐狸的帐,你要我过来,我便过来,那我不是很没面子吗?」樱木不以为然地说道,可是他忘记了一点,就是流川若要做一件事时,是没有人可以阻止他。

流川听到樱木的话后,没有再说话,只是一步步地走近樱木,而樱木没有走开,亦没有闪避,呆呆地看着流川走近自己,因为他从来没有看过流川在比赛以外展露出这么认真的表情。当樱木警觉流川的接近极有可能造成各种威胁时,他己经被流川双手抓紧。

「臭狐狸,把你的狐狸爪拿开,别碰我!」樱木生气地说道,可是他又觉得很尴尬,因为自少他和别人没有太多的身体接触,就连打架时,他都尽可能不被人触碰到。

「不放。」流川坚定地说道,他今天一定要和他说清楚。

「你再不放手,休怪本天才……嗯嗯嗯!」樱木没有太多的时间继续咆吼下去,只因流川快速地把樱木那喋喋不休的唇封着,这举动令所有旁观者不禁吃惊,包括两位当事人。

流川突然间觉得世界变得很美好,好象只余下他和白痴在一起,再没有了任何人。当然若没有了其它声音就更加好!

而樱木则突然间觉得有种天昏地暗、世界末日的感觉,他居然给自己的宿敌(男性)强吻,这可是他打算献给恋人(女性)的初吻!他很想忽略这个事实,或者是直接昏倒,但是却有些声音不断提醒他,他正在被人强吻中。有没有人可以告诉他,这一些都只是梦境。

「你们猜流川在多少分钟后放开樱木?」彩子好奇地问道,而洋平、晴子和不知在甚么时候来到的樱木军团有点认真地思考着。

「很难说,毕竟流川觊觎了樱木很久嘛!」樱木军团之一的高宫摇摇头说道,这可是全世界都知道的事,只不过是这两个当事人过于迟钝的关系,所以才会拖拖拉拉到今天。

「我想他们好象忘记了这里是学校,而且所有人都正在看着他们接吻吧!」野间无奈地说道,年青人有干劲是好事,但是他们这一对未免太大胆吧!(小d︰呃……请问一句,野间先生你到底多少岁呀?怎么会像一个上了年纪的伯父说话?)

「对对对!」众人都在附和点头。

而一直都没有说话,只是脸红着的晴子细声地说出一句话︰「樱木同学好象快要窒息。」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流川怜惜地看着因为吻得过久而窒息的樱木,他真的再找不到一个比白痴更可爱的人。

「你……你这臭……狐狸,你是……不是……想杀……杀死本天……才呀!」樱木困难地吞出这句话,刚才他快要死的时候,他的过去一幕幕地在脑海中回放,差一点便蒙主宠召时不是晴子小姐说出他快要窒息的话,恐怕他真的死了都没有人发现。

「我喜欢你。」流川抱着樱木说着,他希望可以永远拥有这个独一无二的白痴。

「你喜欢我又怎样……甚么?臭狐狸,你刚才说甚么?」樱木不敢相信地问道,是他的听觉出现了问题吗?不过他们都是男生,这样没有问题吗?<小d︰花花真的很迟钝,初吻又给了流川,现在又给他抱着,只不过是次序有点乱,他还是在向你告白呀!男和男有甚么关系呀!>

「我说我喜欢你。」流川重复地说道,他在很多时候都不太清楚,到底是他的语言能力有问题或是樱木的接收能力有问题。

「我……我……」樱木不知道应该怎样面对眼前的局面,他是他所认定的宿敌,他是他所憎恨的对象,而且他更加是男性,但是他今天却向他告白……樱木只是觉得自己的脑袋有点晕眩,只余下一片空白,他又再想起今天早上发生的一切,难道这些都是给他的一种警告?!忽然一句话略过他的脑海--今天将会是你一生中最倒霉的一天!

正当樱木沉静下来时,四周的人又开始惟恐天下不乱。

「樱木的磁场果然是有点问题,正常的就吸引不到,变态的却一个接一个徘徊在他的身边。」洋平有点概叹地说道。

「算吧!反正都己经成了定局,我们还是赌一赌樱木第一句话会说甚么吧!」高宫笑笑地说道。

「彩子姐,我们终于等到今天了!」晴子激动地说道,她更高兴得和身旁的彩子拥抱,别人还以为赤木晴子因为受不了流川向樱木表白而发疯了!

「是呀!我们终于等到今天了!流花万岁!」彩子高声欢呼着。

「以下是湘北高中学生会的特别广播,今天湘北的头条新闻是樱木花道终于答应了流川枫和他交往了!我们来为这对恋人致上最真诚的祝福吧!」校舍内所有的扬声器不断地重复说着这番话。

「樱木同学、流川同学,恭喜你们呀!」站在他们四周的人不断地说着。

「呃……」樱木突然觉得自己是不是还在梦中,为甚么会有这种悲惨的事发生在他的身上?不明不白地被人夺去初吻,后来更被男人告白,接着他还未说甚么时,四周的人却说他己经答应了流川交往。最伤心的是晴子小姐居然还这么兴奋!!

「樱木,你喜欢我吗?」流川坏心眼地看着樱木说道,他很清楚樱木现在的想法,那就让他输得心服口服呀!

「我才不……」樱木正想说不喜欢流川的时候,流川便吻着樱木的嘴。

「那现在呢?喜欢我吗?」流川放开了有点喘气的樱木,再向他询问一次,大有得不到想要的答案便会继续纠缠下去的意思。

「本天才……」抗议无效。

「花道,喜欢我吗?」流川再次放开樱木的嘴唇,改向樱木的耳垂轻吻。

「喜欢……」樱木本来己经被今天早上的事弄得头昏脑胀,现在流川的吻更令樱木神智不清,说出了足以令自己抓狂的话。

「那以后你是我的。」流川满足地说道。

「甚么……没有,我甚么都没有说!」樱木从来都没有这么痛恨过自己的。

「万岁!流花万岁!」

「樱木同学太幸福了!」

「流川同学抱得美人归了!」

「……」

樱木明白了一切,他终于知道为甚么今天早上会遇到这么多的怪事,因为今天的确是他一生中最倒霉的一天。樱木的头很痛,己经再听不到任何声音,他实在有种生不如死的感觉,为甚么他不逃学。在他于流川的怀中失去意识的一剎,他记起了一件事,就是他的倒霉号码十一,亦是流川的球衣号码。流川枫果然是他今生的宿敌……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哗!不要呀!」樱木大声地叫道,流川竟然向他表白,而且他还说一生一世都不再放手!

樱木看看四周的环境,才发现自己还在他自己的床上,原来这一切都只是恶梦一场。

「还好……还好是作梦,若果是真的话,那真的是太可怕了!」樱木松了一口气地说道。

一阵的脚步声传进樱木的耳中。

「是洋平……」樱木疑惑地说道,但是当他看到来人的样子便再说不出话。

「花道,你醒了吗?吃早餐了!」流川温柔地说道,樱木呆呆的样子真的很可爱。

一声惨叫划破了清晨的宁静,今天的天气应该是……不错吧!

「我不要呀!!!!!!!!」
 

  D - DVampi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