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流花]回家

(3 次投票)

作者:DVampire 周六, 2010年 05月 22日 14:12

当某天你忘记了一件很重要的事,你会有甚么感觉?
无助?苦恼?迷惘?

四月的春风吹来带着一点的凉意,云层有点厚,而阳光也不太耀眼,使天空变得柔和起来。

‘狐狸,你看!天空真的很漂亮--你不要每次都睡觉好不好?要睡觉的人应该是我呀!’

‘狐狸,其实每一次我看到天气很好,我的心情都会觉得很好的!你呢?’

‘//////////////////笨狐狸,你在说甚么呀!’

‘狐狸……’

‘狐狸--’

‘枫。’

流川每当不能待在樱木身边,他只可以从一次又一次的回忆中安抚自己的思念,若不是要去练习篮球,那白痴又苦苦哀求,他才不想离开白痴半步。不过怎样都好,反正今天他便可以回到樱木的身边,不过他己经有二个星期没有见过他了!

“嘿……”流川下定决心,今晚绝对不让樱木睡觉。

“教练--流川笑起来很可怕呀!”同队队友有点心寒地看着己经陷入妄想全开状态的流川,他们情愿看着流川一脸冷酷,也不愿看着这样不一样的流川,因为他们早己习惯了流川的冷漠。

“算吧!我们很快便回到日本的。”教练安抚着自己的队员,不过他都很想叫流川收起现在那邪邪的笑容,为甚么他队上会有这么多怪人?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流川下了飞机后,便快步地乘坐计程车回到他们同居了十年的住所。他们的屋子不算太大,不过他们则有个面积颇大的小花园,分别种植了一棵八重樱树和一棵枫树。在流川离开时,那樱树还未开花,他们曾为今年都还未能在屋子里看见樱花盛开。不过,流川现在己放心。

摄入眼中,是一片樱花盛开的情景,风吹来,樱飘扬,流川觉得很安心,因为这个家己经充满了樱木的气味,眼里、鼻里、心里亦只有他。

流川走过小花园,来到屋子的门前,轻轻把门锁打开。

“我回来。”流川从前并不爱说这句话,但樱木却很坚持,因为他说这样才会有回家的感觉,不知不觉间他亦习惯了每次回家都说这句话。

“你回来--呀!”樱木在厨房中听到流川回来的声音,便立即飞奔出来,却不小心被流川放在地上的行李绊倒,幸好流川扶着他,否则难免要与地板作亲密的接触。

“白痴,为甚么总是不小心走路的?”流川有点无奈地说道,同居了十年,樱木这坏习惯总是未能改变过来。

“狐狸,我都不想的!都是你的错,为甚么一回来便把行李四处放?”樱木推卸责任,把所有过错都推在流川的身上。

“白痴……”

“我不是白痴!我是天才呀!”樱木生气地咆吼着。

“白痴……”

“你--”樱木气得想要掐死眼前的流川,十年了!那狐狸总是爱叫他白痴,他总不可以有一天叫他的名字吗?

“我很想你。”流川抱着两星期没有见的恋人,只有他在的地方,才是真正属于流川 枫的地方。

“我都很想你,枫。”樱木微笑地回抱着流川,在枫的怀里真的很幸福,若永远都是这样便是最好。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洋平,这样做真的好吗?”野间有点担心地问道。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总不可以直接告诉流川,樱木己经……”洋平到现在还是未能平伏他的情绪,为甚么当时他不在樱木的身边?

“我们快点去他们的住所,流川应该己经回来。”洋平其实也很担心流川他接受不了樱木不在的事实。

“知道了!”野间无奈地说道,就在此时,他的手提电话响起来。

"野间,洋平是不是和你在一起呀?为甚么他的电话总是接不通的?"高宫紧张地问道。

"是呀! 发生了甚么事呀?"野间不明白为甚么高宫这么紧张。

"叫他快点去巿井医院吧!流川在回来的时候发生严重车祸,受了重伤被送入医院抢救呀!"高宫着急地说道。

"我知……"野间怔了一下,看着就在他们面前的情景。

"你还在吗?喂!喂!喂!"

“洋平,我们昨晚离开时八重樱还未开花,但现在却……”野间惊讶地说道。

“是呀!连枫树都由绿叶转变为红叶,樱木一定很开心。”洋平感动地说道,他仿佛看见樱木大呼小叫地说着他和流川种的樱花树己经开花,而流川只是静静地待在樱木身边看着他,想到这样,他己经泪流满面。

“对,因为他们在最后都找到回家的路,永远在一起。”野间伤感地说着。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枫,樱花很漂亮呀!枫叶都很美呀!”樱木依在流川的怀中兴奋地说道。

“不过,我觉得你漂亮一点。”流川温柔地说道,看见樱木因为他的话而脸红起来的可爱样子,他又想吻他。

“//////////////笨蛋!”樱木害羞地说道,突然他想起了一件事。

“狐狸,你有没有觉得我们好像忘记了一件很重要的事呀?”樱木认真地说着,其实在流川还未回来,他己经苦恼了一段时间。

“是吗?不过再怎样重要,只要没有忘记回到你身边的路便可以。”流川觉得甚么事都不会重要过能回到樱木的身边。

“/////////////////////////笨蛋!”樱木即使常常从流川口中听到这样的话,但还是不太习惯,“不过,这都是对的。”樱木和流川都一样,只要能回到对方的身边,这便己经足够。

“我爱你,永远。”
 

  D - DVampi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