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流花]雨夜

(2 次投票)

作者:路人甲 周六, 2010年 05月 22日 14:32

暴雨持续着,打乱了午夜的宁静。
早就心烦得无法入睡的樱木,这下子更不可能合眼了。
「吵死了…」闷闷地低声埋怨,用被子将头紧紧蒙住。
自己睡不着了,那他呢?嗜睡的他是不是根本就不受影响啊?
莫名的火气浮现,樱木猛地从床上跳下,赤脚走在冰凉的地板上。
给自己倒了杯冰水,赌气式地一口咽下,结果呛到了。
「咳咳…」连声咳嗽,难受地流下泪水,因为呛,还是心情?
懒懒地坐在地板上,望着厨房里昏暗的灯光发呆,默默流泪。
只是一件小事吧?怎会弄得两人不愉快呢?

--------------------------------------------------------------------------------


不知何时开始,两人之间有了爱恋的情愫,然后很有默契地走在一起。
一向沈默的流川开始喜欢与樱木说话,尽可能地与他交谈。
在学校时,只要有机会,两人一定腻在一起。
即使回了家,流川也会急着打电话给樱木,确定他到家了,也确定彼此的心情。
常常一聊就忘了时间,非得说到夜深人静、精疲力竭方肯罢休。
其实也没有真的说些什么重要事情,但不与对方这样说说话,似乎就觉得魂不守舍,心神不定。
樱木有时候只是静静听着流川说话,偶而嗯个一声表示在听,然后甜甜地微笑。
不能见到面的时候,光是听见对方的声音就够了,管他内容有没有意义!
恋情火速发展着,燃烧了所有的热情,席卷两人的一切感觉。
可是突如其来的一阵狂风暴雨,打乱了交通,造成严重灾情,也让学校停了课。
这下子别说要见面,根本连出门都不可能了!
幸好电话还畅通,透过它,稍稍安慰了两人相思之苦。
但雨势竟然持续了整整三天,从未分离超过一天的两人怎么能够熬得住?
固执的流川决定不管天气,硬是要来看他;樱木担心流川会受到伤害,坚持要他等到雨势稍缓再说,于是两人吵架了。
「笨狐狸,你听不懂人话啊?你不担心自己,我会担心耶!」
「白痴,我清楚自己的能力,小小一段路难不倒我的!」
「万一受伤怎么办?」大叫。
「难道你不想见我?」火了。
「你不要转移话题!」气了。
「你不想见我。」语气冰冷。
「你不要乱下结论,我又没这么说!」
「你就是这意思。」
「死狐狸,你说什么?」吼。
「白痴!」挂掉电话。
「狐狸,你说…?喂?可恶!」摔掉电话。



--------------------------------------------------------------------------------


盯着墙上的时钟,樱木又气又闷地低声呢喃。
「臭狐狸…竟然真的就不再打电话过来了…都过三个小时了说…混蛋小气狐狸…可恶!」
樱木倏地站起身,转身进卧室,即使睡不着,也强过在这里生闷气吧?
但一阵狂乱的门铃声震住了樱木,他诧异地奔向玄关。
谁会在这样的夜出门?不会是救难队开始疏散居民往高处躲避水灾了吧?
惊恐地打开门,骤雨随着狂风迎面打来,樱木眯着眼睛,瞧不清楚来人长相。
「谁?」
「是我…」熟练地将樱木搂进怀中。
被一个像是水里捞起来的人抱住,樱木当场湿透全身,可是他没推开对方,反而深深地回抱了。
因为那人就是让自己难以成眠的罪魁祸首,也是自己此时获得救赎的一切根源。
「笨狐狸…你真的来了…」樱木哽咽。
「想见你,想得我快疯了…能不来吗?」难得激动的语气颤抖着。
「别说了,快进来!」想起两人还在雨中呢,连忙躲进屋里。
打开灯,这才发现两人有多狼狈。
即使是夏夜,身体还是因为湿透而发抖,嘴唇也发紫了。
「不换掉衣服会感冒的!」樱木又慌又急地拉着流川往卧室走。
正想拿出乾净衣物让流川换上,流川却拉住樱木,颤抖着注视他的眼睛。
「狐狸…?」不解。
「让我看你…看看你…」流川捧着樱木的脸,认真固执地,「我好想你…」
「我…我也…」话没说完,已被一个触感冰冷却隐藏炙热情感的吻划下句点。
湿透的衣物在无声中被悄悄褪去,孤寂难熬的夜也消失在两人缠绵交织的浓情蜜意里…



--------------------------------------------------------------------------------


雨不知何时已经停了,晨曦中,有道浅浅的虹挂在空中,漂浮着。
疲倦沈睡中的两人仍拥着对方,十指交缠地,不肯稍离。
睡梦中,两人带着浅浅微笑,之前所有争执都被原谅了,因为深爱着对方呀。
你瞧,风雨都过去了,又何必再去挂意烦心的事呢?

 

  L - 路人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