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流花]与我同行

(1 次投票)

作者:路人甲 周六, 2010年 05月 22日 14:34

很闷地走在渺无人烟的空旷地区,流川抬头看了一眼炙热的太阳,汗珠无声地滴下眉间。
环视四界,寸草不生,尽是死寂的融岩地形,忽高忽低,坎坷难行。
毫无遮蔽的裸露岩地让炎夏正午时分更显得烫人,只要是生物都不会在此时此刻来到这种地区,可是流川别无选择!
他发出一声低沈的呢喃,不知是叹息,还是咒骂,只见他苍白的脸色越来越难看。
流川擦去额上骤雨似的汗水,眼神涣散地凝望着遥远的目标,轻叹一口气。
都是自己的疏忽啊…若不是自己在那种紧要关头打瞌睡,今天就不会沦落到这种悲惨地步,只能说是厄运当头,劫数难逃吧…

--------------------------------------------------------------------------------


执政者常搞不清楚『爱民』与『扰民』的差别在哪,所以总是很容易做出劳民伤财的愚蠢政策,流川此刻对此有深切的体会。
那个笨蛋皇帝,只是做了一个梦而已!需要这样折腾人吗?
还端出个冠冕堂皇的好藉口,说是为天下苍生着想,因此重金悬赏寻找抚慰人心、镇定亡魂的重要精神典籍。
圣旨一下,天下为之哗然!大家自然不会放过这次发财机会,于是各色人马纷纷前往皇城,以为自己堪用,但都遭到拒绝。
因为皇帝加了但书:『梦境中,能为天下效命的人不是凡人呀!他必须是方外之人。』简单说,那个必须负担责任者是位出家人。
于是举国上下,所有庙宇道观都为之一震,惊慌失措!
原因无他,百姓可能不知情,但熟知内情的修道界都晓得皇上所谓『重要精神典籍』,可非一般经书可相提并论,而是泛称为天地镇界之宝的『西天真经』啊!
恳求神佛发善心善愿,普渡众生,将镇界之宝借给红尘俗世那还算是任务中的简单部分,困难的部分在于求经路途上可能遭遇的种种险阻。
那求经路程又远又险,一路上净是沙漠、深谷、急流等困难地形,别说是交通工具了,根本连路在哪儿都没人知道!
就算运气好,体力过人,真的这些天然障碍都可以克服了,还有一个更危险的因素挡在眼前,光是想就叫人头皮发麻,恶梦连连!
众多传说都指出那条路上,早被骇人恐怖的妖魔鬼怪给占据,小小凡夫俗子妄想穿过它们的地盘去求经?简直是自找死路嘛!
所以修道界群情惊慌,连忙绞尽脑汁想脱词,好婉拒这项可怕任务。
皇上眼见自己的『好意』碰到如此超大型软钉子,又气又脑,索性豁出去,管他是否会被人唾弃为昏君,硬要众僧道们推出人选,不然就要下旨降罪!
无奈的众家僧道们只好召开临时紧急大会商讨应对之策,但燃眉之急下,大家全没了主意,最后只得到一个下下之策:抽签决定那个倒楣鬼。
很不幸的,流川他那间寺庙的住持抽到签啦。
可怜兮兮的住持回寺后,把全部僧侣都叫来,询问是否有自愿者。
结果:当然没有。
不死心的住持于是打出悲情牌,寄望打动大家的心,请出自愿者。只是说了快三炷香的时间,还是没人有动静。住持急得快哭了,这该如何是好?明天就得将人选送到皇城,迟了可是欺君之罪,谁担得起啊!
就当老住持泪眼婆娑地望着众人,悲观地想着自己可能的凄惨下场时,忽然,有人点头了!
狂喜的住持赶紧拉出那人,为他穿上最华丽庄严的袈裟,连夜送他上京城。
那个点头的人不是别人,就是流川,一个刚进寺庙,还来不及剃渡出家的小沙弥。他答应的原因,我想你应该已经知道了吧?



--------------------------------------------------------------------------------


当流川被大家欢天喜地地送出关后,整个皇城才终于松了口气,结束这场闹剧。
可是流川的厄运才刚开始呀,他已经无路可退,非得硬着头皮求经去了。
要他孤单影只地一人上阵是过份了些,所以还算有点『良心』的众家僧道们指出一条可能有用的线索,希望为他帮点忙。
传说在往西的路上,有一个荒凉死寂的地方,住着一位非人非神非佛非魔者,法力无边,有他同行,退魔降妖绝不成问题。
唯一问题是,听说他脾气很差,很难相处,更糟的是…他此时是被天界所拘禁,可能无法轻易脱身。
听完大家不负责的建议后,无奈之下的流川被迫动身来到那个地区,寻求最后的希望。
不知走了多久,流川几乎要虚脱之际,终于发现了那个人,不,确切的说,是那个生物。
一座历经风蚀雨淋的巨大岩山山脚处,那个人以站立姿势被紧紧镶嵌在岩壁之中,仅剩手脚、脑袋显露在外。而他那头耀眼的红发,燃烧一般地迎风飞散,在炙热阳光下,更显刺眼,让人晕眩。
小心翼翼地接近,流川试探性地想伸手抬起他的脸,仔细观察。
他似乎睡着了,丝毫没有察觉流川的接近,低着头,一动也不动。
即使连流川这种号称万年冰人的处变不惊类型,面对未知的生物,心里多少还是会有点忌讳。可是回想起昨夜的梦,流川终于还是决定靠近一看究竟。
梦里有个模糊身影,发着淡淡白光,声音又轻又柔地告诉他,那个人是他求经路上不可或缺的同伴,可以为他解决困境,所以他一定得带走他!
流川不是迷信的人,但他有种奇妙预感,梦中人所言字字属实,自己确实是非他不可!
因而即使心里再怎么犹豫,流川还是得见一见『他』的庐山真面目才行。
谨慎地抬起『他』的脸庞,流川刹时摒住呼吸,动弹不得了…



--------------------------------------------------------------------------------


流川清楚听见自己心底传出阵阵崩解的巨响,那是他从前相信的世界正在解构之中的证明。
从见到他的那刻开始,流川忽然觉得愿意放弃一切去换得他!
渴望拥有他、霸占他,甚至于种种不可思议的念头都蜂拥而出,只为了他!
那是什么情况?流川不明白,可是他知道,自己心甘臣服于那巨大的欲念,因为他。
脑中忽然闪过一种念头,若是之前,流川肯定会咒骂自己,但现在,他为这想法欣喜若狂:幸好还没剃度出家!
管他取经普渡众生的啥任务,眼前最重要的目标只有一个:带走他,让他成为自己的!
反正一开始就是场闹剧,乾脆把事情搞得更乱一点也无妨!
确定目标后,流川顿时觉得神清气爽,刚上路时的委屈愤恨早已烟消云散。
现在只剩一个问题需要解决:怎么带走他?
红发人可是淹没在一整座山里呢,没啥法力的凡人哪可能动摇天地,让他自由?
可流川一点都不烦恼,没有任何根据,但他就是觉得有办法。
望着他沈睡恬静的面容,流川忽然笑了,想那么多做啥?有件事不趁现在作,以后可能很花功夫的呢!
调整姿势,深吸口气,流川毫不犹豫地吻上他微启的唇,一鼓作气地越吻越深!
略显生涩的舌在他嘴里放肆而为,连换气都觉得可惜,任凭自己放荡在如此乍舌的火辣热吻里,理智早已荡然无存,只晓得疯狂吻他、吻他、 吻他!
那感觉实在是太美好了,流川迷失沈醉其中,连世界早已改变都毫不知觉。
直到自己也将窒息,流川才心满意足地让缠绵紧贴的唇分开片刻,好整以暇地正准备欣赏那人,可是…他当场又傻住了!
因为那座压在红发人身上的山,竟然消失地无影无踪!
流川一时瞠目结舌,不过他可没忘记顺势将红发人拥入怀中,免得他跌落地上。
方才发生的事似乎也惊动了沈睡的红发人,他懒洋洋地睁开眼睛,焦距不明地看着用双手锁死自己的流川,半醒犹睡地,正想开口问话呢,可是流川没给他机会。
又是一个快狠准的深吻,流川封住了他一切声息,用尽力气地吻着!
莫非天生万物,真的各有克星?那红发人即使被传成怎样可怕吓人,此刻的他却毫无招架之力,只能任由流川摆布。
直到再次满足了,流川才以胜利者的姿态霸道地宣告:「因为我,你自由了,所以现在起你是属于我的,明白没?」
然后…一切又被掩盖在急切热烈的长吻之中…



--------------------------------------------------------------------------------


后来?谁知道。
反正那个下旨的皇帝早忘了他说过取经的事,众家僧道们也被红尘俗事给扰得没了空闲,那条被谣传的恐怖道路至今仍无人敢靠近一步,所以根本不会有人记得要去追究真相。
有个好事者为这件尘封往事做了种种臆测,加上他听闻寻找到许多真假难办的消息,将一切写成了书,听说还挺受欢迎的呢!
你晓得是哪部书吗?若是好奇他们的下落,也许可以从中找出蛛丝马迹喔!
 

  L - 路人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