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流花]泪

(1 次投票)

作者:路人甲 周六, 2010年 05月 22日 14:35

莫名的焦虑,流川已经起起躺躺好几次,整个晚上都无法入眠。
说不出来自己在烦躁什么,但就是胸闷、心乱,无法定下心来。
是最近遇到啥问题吗?似乎没有。一切都很正常,甚至还可以说很圆满呢。
风风雨雨之中,跟那个白痴的关系终于确定,感情进展地也很顺利,为何还是觉得有所缺憾?
究竟…自己内心渴望的,是什么?
流川睁大眼睛,苦恼地瞪着天花板,少见地失眠了一夜。

--------------------------------------------------------------------------------


因为睡不着,乾脆天刚亮就跑到公园里打球,让脑子空白一下,暂时甩开烦恼也好。
意外地,樱木竟然也来了,两人不期而遇的巧合让他非常开心,三步并做两步地往流川这跑来,「嗨,狐狸,早啊!」
他的笑容那样灿烂,流川看了却忽然一阵心悸,像是心上压了块石头一样,说不出来的闷。
没有说话,用眼神示意他开始打球,随即以一个灌篮敲破宁静无声的黎明时刻,转移了自己的心思。
既然说不清自己在烦些什么,那么就不要说出口吧!那个白疑可是超级爱操烦的家伙,没必要让他跟着一起伤脑筋。
流川用过度激烈的运动量,模糊了自己的焦点。



--------------------------------------------------------------------------------


心不在焉地混过一天,脑子里依旧转着同一个问题。
冥冥之中晓得问题根源一定出在那个白痴身上,但问题是什么?
难道自己不再喜欢那个白疑了?不可能,流川摇头。
自己无时无刻都在想着他,只要一见到他,心底深处就会有股莫名雀跃,那绝对是爱恋的证明。
但为何觉得不够?少了哪点?流川皱眉怒视,还是想不出来。
太过烦躁的结果,使得练球时心不在焉,好几次严重失误,最后连队长都看不下去了。
「流川,你今天状况不佳,还是去休息吧,别逞强!」
这等于是下了退场令,流川默默地踱进更衣室里,用毛巾蒙住头,闷不吭声地坐在地上。
没多久,球队练习结束,大家逐渐返家离去,更衣室只剩下闷坐地上的流川和呆立门口的樱木两人。
隐约察觉流川心里有事,可是他啥都不说,粗线条的自己哪可能猜得出来?想开口问,流川郁闷的眼神又让自己却步,没辄下,只好陪他待在更衣室,等他自己说。
没料到,都一个小时了,流川还是毫无动静。
叹了口气,樱木苦笑地走到流川身边蹲下,推推他的肩膀。
「狐狸,你睡死啦?回家了,走吧!」刻意用他最熟悉的灿烂笑容面对他。
冉冉抬起头,流川迎上樱木的笑脸,忽然心头一股怒气,会变成这样都是白疑害的,冲动下,脱口而出,「白疑!不用你管!」
流川莫名的愤怒让樱木当下瞠目结舌,委屈到极点,自己究竟做错什么,要让他这样对待?
「什么嘛,我只是关心你耶!不要我管就算了,才懒得理你死活咧!哼!」
作势要走,但身后的人马上拉住了他,硬是被转过身,但还是赌气地不肯面对他,刻意别过脸。
话刚出口就后悔的流川,此刻真是恨死自己那张烂嘴,干嘛说那种言不由衷的话啊?他心虚地看着樱木不高兴的脸,然后,整个人定格了。
眼前的樱木因愤怒而脸红,眼眶里转着泪水,看了委实教人心疼。
流川忽然懂了,自己在烦恼些什么?原来是这么微不足道,却叫自己计较万分的事情啊!
跟樱木在一起的日子每天都很快乐,整天打打闹闹、嘻嘻哈哈地过,确实很好,可是那个白痴不只跟自己这样相处,连其他人也都是这样,不是吗?
他也对别人笑、生气,相形之下,自己跟那些『其他人』似乎没什么两样呀!
即使他会对自己脸红,说他喜欢自己,但自己想要更确定在他心中的地位是独一无二、无可取代!
直到此刻,他才晓得,这个白疑有多重视自己,因为他哭了。
老是标榜自己是硬派男子汉的家伙,为了形象很少在别人面前哭泣,眼泪是他视为懦弱的象徵,可是此刻他为了自己,流泪了。
可以见他最脆弱的一面,这表示他是完全信任依赖自己的,不是吗?
流川怜惜地捧着樱木的脸,无法自己地贴近,轻轻吻去他眼里的泪水。
啊…好咸好苦,可是却让人恋恋不舍,一再啜饮这珍贵的宝物。
流川亲匿的举动让樱木有些害羞,他挣扎着,想要躲开,可是流川没给他机会。
流川此刻因樱木的反应而狂喜,想要宣泄那种心情的冲动让他行为完全失控,不觉地拉下樱木的身体,让两人肢体纠结缠绕,密不可分。
该怎么办呢?即使清楚自己现在的举动跟变态没有两样,流川还是不愿意停止。
此时欲望就像溃堤洪水瞬间淹没自己的理智,再也抑制不了,因为那让自己安心,证明自己终于完全拥有了恋人的一切。
赤裸着身体的同时,心意也坦诚相见了,流川在激情之中,不停吻着樱木眼角滑落的点点热泪,呢喃着他的名字与爱意。
眼泪很咸,可是在流川嘴里,那是人间最美味的宝物。就像归流大海的蛙鱼在尝到第一口咸水的时候,那种无法言喻的欣喜充满身体与灵魂,震撼到让人想哭。
可以让他知道吗?自己如此迷恋着他哭泣的样子与泪水,即使是初次品尝,流川也明白,自己对他的泪水完全上瘾了!舔舐着他泪水的同时,自己就会莫名幸福。
自己绝对是变态,但那又如何?怀中的他不也是笑着与自己相拥吗?因为这是彼此爱的证明呀!
不过…在幸福美满的同时,流川暗下决定,为了让自己继续幸福,可能得请樱木忍耐点
了…谁叫自己认为的幸福象徵与众不同呢?
 

  L - 路人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