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流花]胜负关系

作者:路人甲 周六, 2010年 05月 22日 14:38

「你知道全国最优秀的高中选手,应该是什么样子的?」
「什么?」
「这种选手一定能够领导全队迈向冠军之路,我就有这种本事。我可是一步都不会退让,给我记住,大白疑!」
「可恶,死狐狸你说什么?」
「话先说在前头,我可没时间照顾你这种菜鸟,别扯我后腿!」
被这样藐视的屈辱滋味让樱木气得发抖,可是事实摆在眼前,他与流川的第一次单挑,大大惨败。
当流川扬长而去,被丢在空无一人的体育馆内,樱木全身瞬间燃起夹杂激昂斗志的熊熊怒火,他在内心对自己镇重发誓:我要赢!一定要赢过他!
但几乎也是同时,樱木心中闪过一丝不安,隐约察觉自己似乎在恐惧什么。
绝对不能输给流川…否则事情会一发不可收拾的…
诡异的预感!但为什么这么想,樱木完全无法解释…

--------------------------------------------------------------------------------


从下定决心之后,樱木开始拼命地锻练球技,专注认真的程度让人瞠目结舌。
所以当安西老师提出练两万颗球的建议时,樱木当场一口答应。
正合我意!我要超越那只狂妄的狐狸,成为全国最优秀的高中选手!
他毫无怨言地练习,即使体力已不堪负荷,仍咬紧牙关继续。
旁人多为他的举动感到欣慰,那个门外汉现在成为一个真正的蓝球员了呀!
没人知道,樱木其实是在和恐惧拔河,心中一股莫名压力推着他不能停止,只能往前走!一直往前!
可是要走到哪里?走到何时?他不知道,没人知道。
这股巨大的推力让樱木球技简直是呈光速在成长,可是同时他也被压得喘不过气来,那种有苦说不出的痛,几乎要让他崩溃。
但他没说,依旧逞强地练下去,然而脸上笑容却渐渐失去原有光彩了…



--------------------------------------------------------------------------------


樱木的付出很快得到相对成果,全国大赛的首次亮相,他获得了满堂彩。
由一个默默无闻的菜鸟球员,晋身为让人敬畏三分的篮板王,连篮坛常胜军山王都不得不小心应付他。
只是才刚绽放出耀眼光芒的钻石啊,竟然没多久就被狠狠地摔碎了。
为了救球,樱木重重地跌在地上,猛烈的撞击使得他的背刀割针刺般地剧痛。
身体已经开始逐渐失去知觉,可是大家都还在奋战,绝对不能在此刻下场,那会失去胜算的!
还剩两分钟,樱木在心中哀求自己,撑下去,再撑两分钟就好,只要赢了,什么我都不在乎。
可是身体忠实地现出残酷的真相,自己状况越来越勉强,跳不高,也跑不快,简直是队上的大累赘。
从没遇过的困境让樱木忽然害怕起来,再这样下去,真的要如彩子所言,自己的选手生命要结束了吗?
就当自己旁徨畏缩的那瞬间,一个冷静急切的声音硬是切入,让自己又复活了。
「你集中力不够!」
「你..你说什么?你竟然对天才说这种话?」
「没错,没你单挑我时集中。那时的你,还逼得我不得不全力以赴!」
「你…」没料到他会突然这么说自己,傻了。
「还是你要下场换人?」冷笑。
「谁要下去!」火大。
「你若不想被换下场,就死命地跟着我!」眼里一闪而逝的光芒,强硬却让人涌起支撑下去的动力。
心里忽然有种东西要满出来的膨胀感,膨胀到要让人昏厥了,眼眶也开始发热,可是一点难受感觉都没有。明明流川是在命令自己,为何一点也不想拒绝呢?
嘴里吼着「你凭什么命令我?」,可是脚步真的乖乖地跟上去了。因为跟着那个孤傲蛮干的背影,就会莫名的心安。
球赛最后获胜了,代价是长达两个月的复健与禁赛,但樱木一点也不后悔。
他赢了,赢了山王,赢得大家对他『篮板王』称号的认同,也赢得流川爽快伸手与自己击掌庆贺,这一切都让他觉得很值得!



--------------------------------------------------------------------------------

被命令乖乖躺在病床上的樱木为了能早点复原,也只好安分地不敢乱动。
几乎是全国联赛一结束,自己就被送来这里治疗复健,连跟大家道别的机会都没,实在是有点闷。
不过樱木心情没有因此而低沈,即使还没人来探望他,他也不生气。
因为在送上救护车的那刻,有个人忽然追了上来,握住他的手,然后有些仓促地说了些话,随即转身就走。
想起那些话,樱木脸上浮出一个傻傻的笑容,有些得意,有些害羞。
「你今天表现得很好!大白疑,早点回来,球场见。」
那个眼高于顶,唯我独尊的流川竟会称赞自己,而且还希望自己早点回去,这实在太让人惊喜了。
那表示自己在他心中的地位…已经不同于他人了吗?
忽然惊觉心里将流川对自己的态度看得比球赛胜利还重,樱木莫名地慌。
当初对自己许下的誓约是赢过流川,而非获得他的认同呀!但心底那种难言的满足感又是怎么回事?
手足无措地躲进被单里,樱木不敢再想下去。



--------------------------------------------------------------------------------


复健的过程很漫长,也很难熬,但身体底子好的樱木撑下来了。
队友及死党的打气鼓励当然是他支持下去的毅力来源,不过让樱木愿意努力下去的真正理由其实是另一个。
每天早上『不小心』晨跑到医院附近的流川,总会故意露出全国集训中心的T恤来挑□樱木,激起他不服输的斗志后,再微笑离去。
就像一剂强心针一样,流川这样的举动让他愿意撑过痛苦的复健过程。
原本预估要花上两个月的复健时间,在樱木过人意志力的努力下,竟缩短为一个月,复原情形远超过医生所预期的结果。樱木他可说是完全康复,浴火重生了。
当樱木开开心心地提着行李出院后,他首先去的地方不是自己家,而是学校的体育馆,因为有一个人正在那里等着他。
出院前,护士交给他一封信,没有署名,但樱木晓得寄信人是谁。
信上潦草的字迹,简短写着几句话:『出院后,到学校来吧!我等你。』
从看完信那刻起,樱木耳膜里就一直隆隆回响着自己紊乱的心跳声,无法扼抑,连呼吸都跟着不顺,手脚甚至开始发抖。
但高兴!心里高兴得乱七八糟,脸上笑容灿烂到让人吃惊,无法解释,自己就是觉得开心!
匆匆忙忙地赶赴相约之地,果然是他!那个正在球场里奔驰的身影,不就是流川吗?
「狐狸,我来了。」高声喊着,带着兴奋的情绪。
「一对一。」流川没停下脚步,只用眼神示意樱木跟上。
才刚出院就打球?一般人是不会做这种事,但超越常识范围的两人当真激战起来。
结结实实地打了一场球,樱木满足又疲惫地开心大笑,「棒透了!还是这样的日子舒服,哈哈哈…」
流川汗流浃背,大口喘着气,没有接话。
「狐狸…谢谢你…哇啊!」沈浸于喜悦情绪的樱木还想再说,可是流川突如其来的举动让他僵住了。
猛然出手将樱木一把拉进自己怀里,流川将脸埋在樱木肩窝,有些激动地喃喃自语,「白痴…你这个大白痴终于回来了…真的回来了…」
「狐狸…」被流川莫名动作及他吐在自己颈上的炙热气息扰得又痒又晕,脸红心跳。
「别再离开了,听见没?」流川贴在他的耳边,呢喃着。
如雷灌顶!樱木突然顿悟了!原来这段日子以来,自己那么积极努力想要赢过流川的真正目的,竟是如此简单。
因为那只骄傲狐狸的视线只肯停留在比他厉害的人身上,所以自己才会这样拼命。超越他,是为了让他只看着自己!变强,是因为不想成为他的累赘!
曾几何时啊,自己竟已如此重视他的存在,然而愚钝的自己却迟至现在才看透。
是因为他点醒自己了呀!那个自己眷恋依赖的人,抢先一步说破两人的迷惘。
他也一样吗?跟自己一样需要对方吗?心房瞬间又被满溢情感涨痛的樱木,也紧紧抱住了同样激动的他,吼着承诺,「听见了,臭狐狸!我不走了,就算你赶我都不走了!」
「大白疑!」用力推开了樱木的拥抱,皱眉捂着耳朵,「说那么大声!」
「我高兴!」看见他脸上扬起的微微笑容,眼眶顿时热了。
忽然叹了口气,流川轻轻将樱木又搂进怀里,用最深的感情与最真的动作,吻着此刻他不适合再多说一句的双唇,感受他同样笨拙的回应。
他懂了吗?从一开始,自己视线就在追逐着他的身影呀!看着他的成长与努力,自己又喜又慌。够拥有势均力敌的他做为搭档,一同奔驰在球场上,那会是多么幸福的梦想。但如果有天他超越了自己,是否他会就此不再回头?所以自己胆颤心惊地维持水准,深怕他日落败,将会痛苦失去他。
他懂了吧?每次焦急寻找他的视线,总会心有灵犀地对上他一样真挚的双眸。所以当自己做出愚蠢的挑□举动,他也能笑着接受。
终于明白了吗?两人之间需要分清楚的不是胜负关系,而是对彼此的情感啊!
知道了,真好。没有失去对方,真好。还能成为彼此飞翔球场的翅膀,真好。
继续追逐吧!无论谁前谁后都无所谓,只要回头时能够看得见对方的笑容,就是最幸福的关系呀!

 

  L - 路人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