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流花]他说他不再打篮球了

(6 次投票)

作者:小宝 周六, 2010年 05月 22日 21:26

〝天哪!你们听到这个消息没有?〞走廊上,一个扎着马尾的女生,圆圆的眼睛睁得大大的,两手使劲扯着前面正走着的一对女孩。

〝什么呀!留美子?手很痛耶,不要抓这么用力啦!〞

〝流川他,〞抓住同伴们的留美子好象喘不过气一样,好象要讲的消息太震撼,自己反而说不出来一样:

〝流川……流川君说他不再打篮球了!〞


三人同时在这初春的空气中沉寂了一会───

〝什么?!~~~~~~~〞女孩们的惊叫声简直像是要划破整间学校似的。


〝流川呢?〞三井问着体育馆门口,刚出来的宫城。

宫城的眼睛像是停止旋转的陀螺,躺倒在地上一样,那般的无神气,看了三井一眼。

〝不知道,那家伙没有来。〞宫城说着,就与三井擦身而过,头也不回:

〝他以后也不会来了。〞

三井一怔一转身,但是看到的,只有宫城一个人,孤孤单单的,寂寞的背影。


在樱花吐信的小篮球场,一个黑发高大的男孩在篮球架下坐着。他浓浓的浏海盖住前额,只有眼睛像玻璃弹珠一样的会闪光。脸也过份的精致,漂亮得像人偶一般。

在他的脚前约半公尺处,停着一颗篮球。这球,应该是男孩带来的,但是停着,停在地上不动,好象只是个摆饰品,好象是它的主人一样,失去了生命,存在这,只是为了要摆饰。

风吹着,男孩坐在这,好象也没什么目的。他只是静静的,静静的望着眼前的球,橘红色的球体,一条条的黑球线。篮球不是人,不然让这男孩这样子瞧着看着,恐怕也要冒出一球的冷汗!


这个男孩子,他叫做流川。自从升上二年级,他就从他最喜欢的篮球社退社,已经两个礼拜了。
每天,下课后他哪也不去,就只是来这个小篮球场───〝看球〞。


就只是看球,就只是这样子盯着球看。


〝流川我一定要打败你!〞

〝流川你再跩!你再跩也没几天了....不对!没几个小时,没几分钟了!我现在马上就把你打倒!〞

〝流川你这混帐!〞

〝流川你这死狐狸!〞

〝流川....〞

〝流川我要去美国了!〞───黑发的男孩上身一震,双瞳紧紧一缩!


樱木走了,去了美国。远房的亲戚看了湘北的篮球赛觉得这个家族里的小孩往后大有可为,于是出钱把樱木送到有名的篮球校队的学校去,要大力栽培他。

湘北队在樱木走了之后,三年级的赤木,木暮,三井,都毕业升学。原本就变得有点寂寞的旧湘北队,两个礼拜前,流川又跑来找宫城说决定退社。

黑发的男孩微抬起眼光,好看的眼睛,瞧了地上的篮球一眼。

他伸出手,指尖在半空中慢慢移动,似乎是想去拿球。但是,手在伸到最长,但仍构不及的长度之后,就忽地垂下来,像绳线在半空中软掉一样。

噗的一个闷声,手背狠狠的撞在白水泥地上。

然后,男孩,却没有移动手。他只是让手继续垂着,让手背继续贴着地,观察着,看着,这只地上的他的手,以及手心。


那是可以抓住一颗篮球的宽大度。───他不自觉的想着。


我唯一可以吸引你的,就只有篮球而已。我唯一拥有的,就只有篮球而已。我的代号,除却了篮球,其它什么都不是。我哭泣我激动我悲哀我寂寞,那些,都不是真的,都不能是真的,因为每个人都知道,我就只代表了篮球而已。

你看着我的时候,就只是像在看着一颗球而已。


男孩的脸,俯看着地板,干干的水泥地,太阳照着,反光。他的眼睛也像玻璃弹珠一样,在接收了水泥地的反光之后,又二度的反光。

男孩的脸肤色白,两只眼珠子搭着皮肤白色搭着黑浓的浏海,是这么的好看。但是,这个男孩却是面无表情,冷淡得,好象要让人误会他真是人偶一样。


暑假结束前樱木就走了,临走前的送别宴会,每个人都邀了,就是不邀流川。

其实这也很正常,樱木本来就那么讨厌流川枫,怎么可能请他来一起吃吃喝喝?

流川知道樱木的送别会是哪一天,也知道樱木的班机是哪一天,可是,两次他都没有去。他在家里听音乐,睡觉。


开学后,打着球练习时流川发现没有了樱木追踪他身影的眼神,没有了樱木不自量力的叫嚣。

刚开始,确实的,流川有点落寞,但是,到后来,却转为一种深切的愤怒!


流川觉得不能原谅!无论如何不能原谅!

不能原谅的,不是樱木不在,不是自己心里这种,突然跑出来的孤单,而是一种,更深的,更不能轻易解释的愤怒!一种像是会把自己击毁的感觉!


看着球框越来越讨厌,篮球场的一切也让他厌烦,进篮之后,那刷的擦网声音,让他有一种冲动想去刺破那颗球,去拿石头砸碎那个篮球板,场边的女人那一片叫闹声,更是让他想去找一把机关枪来把大家都扫射至死!


我是怎么了?……为什么这么生气?为什么不能再觉得打篮球是一件快乐的事?我在气什么?……其实,我是不是也知道自己在气什么?……我在生气的,不是那个白痴离开我,不是因为再也没有他来看我。我气的,我气的是……

我气的是他自始至终都只是把我当一颗球而已。


流川退社了,湘北的篮板球虽然有新血加入,但是宫城一个人还是训练大家训练得很辛苦。以前到现在在训练队员方面流川从来就没有帮得上的忙,因此流川的退社没有在实际上危害到湘北篮球队的运作,只是,大家还是很惊讶,酷爱篮球的流川,竟然会做这样的决定!───

说他不再打篮球了。


晴子在一听到这个消息,马上就写信给樱木。

是纸信,因为樱木笨,怎么教都学不会email。两个礼拜左右,晴子的信到了樱木那一边,然后,竟然就听到樱木要回来的消息了!

〝晴子小姐!〞又急又快的大嗓门。

〝啊!!樱木君!〞晴子完全没想到樱木会打电话回来。

〝晴子小姐,我坐下个礼拜一的班机回来,叫大猩猩跟小三跟眼镜仔都回来。〞

〝啊?〞

〝回来一起打球啊!〞


樱木交代完这样,电话就断了。他买的是费率太贵的电话卡,讲没多久通话就被弄断。


但是樱木要回来的消息很大,连流川都听说了,而且,流川一听到樱木要回来,竟然又跑回篮球社打球了!


他打球的样子变得很凶、很猛!连宫城防守他都常被他撞得七昏八素的!新生都被这个二年级学长吓得要死,同年级的跟三年级的都一直在商讨什么时候大家一起集体堵他!

但是安西教练不阻止流川的练球法〈虽然说不表示他就赞成〉,他只是一如以往坐在场边看球。可是虽然是一如以往的坐着看球,却不一如以往的动不动就来几个〝呵呵〞声,好象他的心底在思虑着什么,因此不能够像从前一般的轻松看队员们练球。而且他看着球队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竟然给人一种感觉,好象他跟流川之间,有着一种对立的默契存在着一样。

安西教练跟流川,也许就像是疯人院里的精神病患跟主治大夫的关系吧?


明明知道这是个治不好的案例,身为一个医生,不能避免的要去关心───如果说救了一个孩子要毁掉另一个,那自己能选择救哪个?


这次你回来,我不等你了。直接就跟你一对一,把你彻底击溃!让你输到不敢哀嚎,让你输到连你自己都觉得你妈生你真是丢脸!让你输到爬不起来,让你输到你觉得你想死!让你输!我要让你输!让你觉得痛苦!让你觉得自己还活着干什么!?让你气自己!气到自杀一千遍也抹煞不了这种羞耻的感觉!混帐樱木,我要让你知道!我要让你知道!



───我要让你知道我长久以来都是怎么觉得的!


接机那一天大家都去了。流川也去。

安西教练站着稳稳的像一颗灌铅的气球──他知道他是不能阻止什么的。但是他还是禁不住的思虑,对这两个孩子,像是他无法丢弃的希望一样,安西一直还是要抱着希望。


过了一个半小时,飞机误点了。

小三跑去问柜台的人,本来要吵起来,幸好是赤木在一边,才没有闹到被警员轰出去。但是,班机一直没有到,终于两个小时多后,机场里都在等这班飞机上,要回国家人的在场亲友们,都开始骚动起来。

〝怎么这么久?〞

〝会不会……〞

〝问一下那个谁吧?〞

人群中不断的,像是煮着的一锅汤一样在冒出这些波卜声。

流川原本面无表情的跟大家坐了好一会,突然站起身说要去厕所。

坐在原位的人无声的看着流川枫背影,也不知道该想什么。


流川进了洗手间,刷的就冲进黑色的隔间厕所抱着马桶狂吐!他的胃像是在翻一样,浑身打冷颤,手不出力定住就会不停的抖起来!───浑身发恶!这是他现在脑中想到的形容词,可以形容他现在的感觉。


我想你,要是你死了我怎么办?我在等你,要是你回不来我怎么办?好不容易我知道我要跟你讲什么?你为什么还要迟到!?不知道我在等你吗?干什么还要这样折磨我?你就回来就好了!给我滚回来!给我滚回来!我不想再等你了,我不想再等你了。如果你死了,如果你丢下我,我一定要把你杀了!


我是这样的想见到你……



在机场里的大家还是等着,流川在洗手间里,看着他的手心在水龙头下冲着水。

他的浏海浓浓的盖住他的前额,他的眼睛像两颗玻璃弹珠一样的闪光。


机场还是一直没有宣布飞机已经到达,大家还是一直的等待着。
 

标签:
  X - 小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