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流花恶搞]天才系列之花道谣言篇-后篇

作者:飞花逐月 周日, 2010年 05月 23日 13:03





只见离樱木还有3米远处,一辆新型的红眩色法拉力正朝着樱木直冲过来......



“扑~~滋~~喀啦喀啦~~~啪嗒啪嗒~~~~~~”那辆法拉力碰到樱木腿后又努力挣扎了几下,于是乎就--解体了!



“哇~~~~~”一个本来就带哭呛的天真可爱的小男孩看到后更加的痛哭起来。



“啊~~~~~”一个年轻美貌的少妇惨叫声更加犀利。‘跨跨’的高跟鞋用力的踩在地面朝樱木方向走去,拉下樱木的领子,仲气十足的吼道:“陪我儿子的遥控车来!!!”



“不,不是的,不是故意的,本天才不是故意的~!”樱木手忙脚乱的回答着,面对女性特别是年轻的女性害羞的樱木花道总无法保持镇定。(失恋打击太多了。)



“我说这位太...咳...小姐,你应该都看到了事情的经过了,是你儿子的那辆车自己撞上我这位朋友的脚的,我朋友可是一点也没有自己抬脚去撞它啊!”三井从刚才看到少妇的惊艳中恢复过来,马上帮着樱木对妇人进行解说。



“我看你倒是应该去买这个玩具的那家玩具店或者玩具公司去问问,怎么这么一撞就出了状况,我朋友的脚不是铁的啊,所以说肯定是那家厂商或商店质量出问题,因此您一定要去找那家店......”被三井说了一楞一楞的少妇边听边点头,一副完全就是三井说的那样的样子,不愧是聪明的三井寿啊,怪不得能把木暮那老实人骗到手!



“看到了?”对街站着的两人组女生中长头发的对另一个咬耳朵的说道。



“恩,没想到他是这样的人啊!”另一个短头发的点了点头,一脸的惋惜。



“是啊,看,他手里拿的是什么?”



“验孕器!!!”



“天哪,看那女人还是有小孩的......”等会回家要告诉美子去。



“不会吧,怎么可以这样!!”等会打电话同筑里说说。



第二天,早上,湘北高中



“喂,你听说了吗?原来樱木在外面养了个女人,人家还帮他生了个小孩呢!”



“是啊,我听说那个女人原本是三井的,后来被樱木抢去了,昨天在街上碰到差点打了起来呢!”



“我告诉你啊,昨天我听武男说,樱木花道和三井是同母兄弟,昨天他们两个的老妈还把他们约出来介绍了个和他们有血缘关系的弟弟呢!”



“艾子,来来,我告诉你哦~,三井有小孩了!什么,不信?是昨天XXXX亲眼看到的!”



“樱木昨天和三井打架,把人家怀孕女人的小孩给踢掉了,现在人家要闹上学校来了!”



“听说三井使乱终弃,连小孩都生了!巧的是那个女人又恰好是樱木的姐姐,所以樱木昨天找三井摊牌了!”



“不对吧,樱木不是和流川在一起了,怎么又和三井缴在了一块啊??”



“三井想把木暮给甩了,因为他想和樱木在一起,昨天被人发现他们一起上宾馆了!”



“三井和樱木在偷偷交往,后来被樱木的妈妈发现了,三人在大街上吵了起来呢!”



“自铁男,宫城,木暮后他又接着看上了樱木了!怪不得这两天在体育馆我老看见他对樱木进行个人指导,原来是这样啊!”



在谣言已经漫天飞的状态下,流川在众人嗡嗡声响着的环境中醒来,动了动,抬起头,全班寂静,挠挠头起身走出班级。



“看到了没有,流川要去找樱木了!”



“我猜流川是去找三井摊牌!”



“不,流川是找樱木分手去!”



“啊,流川不会去自杀吧!可怜的流川枫!”



“我看哪,流川是去准备杀三井的!”



“不对,流川不会弃樱木不顾的,肯定是抱着他一起死!”



“你说流川发起火来会不会对樱木那个啊?!”



“罗嗦什么,乱猜什么啊,我们一起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对也对也,我们走!”全班一起翘课为了一睹即将爆发的超级大风暴。



流川枫来到樱木的教室,伸手用力的拉开门,眼光一扫,对着里面的樱木说道:“白痴!上天台!!”



‘砰’的关上了门率先走去目的地,浑身的温度降到零度以下,犀利的眼神无人敢对视,看来流川枫的火气不是一般的小啊!



教室里,樱木呆呆的坐着,看上去宛如没有灵魂的娃娃,机械的听到流川的话机械的走了出去,该来的躲不过啊......



“看到了吧?!”



“果然......”








很多时候流川并不了解花道脑子里在想些什么,就拿现在吧,明明放在眼前是很简单的一件事,这个白痴却要想那么久!明明事实已经摆在眼前了!



“肯不肯!已经到这地步了......”流川怒火直烧眉间。



“昨天你就......”额上也冒上青筋!



那厢在天台上魂游天外的人脑中依旧处于完全的空白状态。



“啪!”流川额上青筋爆了!这该死的白痴,自己从昨晚开始就已经火大的很了居然还敢在这种时候给我耍白痴!!既然软的说不通,那自己也不必和这白痴客气什么了,哼,这是你自找的别怪我!流川大步走向樱木......



********** ********** ********** **********



“三井,外找!”



“看,是木暮找他也!”



“有好戏看喽!”



“小暮,怎么想到来找我啊?”自己这个花了大把大把心血追来的情人可是难得到班上来找自己的,今天不知道吹的是什么风啊?哦!吹的是春风啊,春天真好!



“三井......”木暮一脸为难的样子,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开口问三井。



“小暮,有什么话你就直说吧,和我还客气什么呢?”三井用肩膀拱了拱木暮,一脸的笑容。



木暮小心的从身后拿出一样东西送到三井面前,三井看了一眼马上脸色大变......



********** ********** ********** **********



天台,流川舒服的枕着樱木的膝盖,闭目养神起来!这白痴昨天不知道发了什么白痴病居然不给自己抱着睡,害自己晚上老睡不着,一早想到教室继续补眠的没想到那里吵的跟鸡窝似的,到处听得到‘樱木,樱木’的,(流川耳里只听的进了樱木两个字,别的什么都没进去过。)索性抓了白痴到天台睡,现在自己可以舒服的睡觉了。



看着舒服的在自己膝盖上睡觉的流川,樱木一边用手轻轻的梳理着流川柔顺的黑发(另一只被流川抓着放在胸前握着了!)一边小声的问出口:“狐狸,你...喜欢...家里多个...小狐狸吗?”



********** ********** ********** **********



“小暮,我对你一片心意,你居然居然......”三井心痛的看着木暮。



“三井,我知道你一片心意,可是我,实在......无法消受啊!”木暮闭了闭眼不再去看三井。



“为什么?为什么啊?给我一个理由好吗?!不然我不会死心的,决不!”三井一脸的坚决,势必要木暮给他一个合理的解释。



********** ********** ********** **********



晴天里的霹雳!他居然不喜欢小狐狸,他居然不喜欢家里多个小狐狸!!梳理流川头发的手停了,身体也微微颤抖起来......



哼~家里已经有一个大狐狸抱枕跟自己抢白痴了,居然还想要再买一个小的,那自己的地位不是被扫出门了吗?不行,死都不会同意再买一个的,更别说要他去喜欢了!昨天这个白痴就是抱着那大的独自睡的,不爽!阻饶我睡觉者--死!今天回家就去处理了它!(流川的独占欲,别说你不知道哦!)



樱木猛的起身,流川‘啪’的摔在了地上,还没等流川反映过来,樱木已经快速的冲下了天台,这白痴在搞什么?算了,等他一会气消了就又会笑的跟个白痴样了,流川边想着樱木的笑脸边躺下睡了去。



********** ********** ********** **********



“你真要我说明白吗?”



“说吧,说明白也好让我......”三井一脸的悲哀。



“你......你居然还好意思让我说明白?!!”木暮实在熬不住了,这个人这个人难道一点自知之明都没有吗?



深吸一口气:“你居然要我在家里带这种围裙吗??”木暮手上拿起那条蕾丝边透明的围裙仍到三井脸上,气呼呼的走了。



“小暮,你听我解释,你听我说啊!小暮......”三井拿下脸上的东西忙追了上去,天,这误会可大了,不解释清楚自己和木暮的因缘就完了啊,追~~



********** ********** ********** **********



“也,花道?你怎么了?”在走廊上的洋平碰到急奔的樱木一把给扯住,看他满脸伤心的样是发生什么事了?



“我,我决定,我决定要去堕胎!!”樱木一脸的伤心欲绝......









“我,我决定,我决定要去堕胎!!”樱木一脸的伤心欲绝......



“什么?花道,你真有了?这么离奇的事你都能碰到?哇哈哈哈哈!”洋平不顾形象的张口大笑,把口中还没喝完的牛奶都喷到了樱木的脸上。不对啊,刚才花道说什么了?



“你把刚才的话再说一遍!”洋平收敛了笑容,正经的问樱木。



“我要去把他...把小狐狸...把他给杀了!!”樱木不顾洋平的阻止,猛的甩开了他的手,冲了出去,中间好象还顺便撞到了什么东西。



“花道,花道,你小心啊,慢点!看吧,果然,唉~”洋平叹了口气无奈的走到楼梯口......



********** ********** ********** **********



“小暮,你听我解释啊,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的!”三井边在木暮身边打转边忙着解释。



“小暮,事情是这样的,上星期天那天,我去你家......”没反映?不怕!烈男怕缠郎(狼吧!),再接再厉就OK了!



“去了之后我在门口碰到一个人,你知道的是那是你的亲戚嘛,所以我不得不尽量满足他的要求喽,重视你的亲人就是重视你嘛!就可以证明我对你的爱好象......”正当三井滔滔不绝想要发表自己满腔爱意时,被木暮一个眼神就吓的不敢吭上半句!



“说重点!”木暮冷冷的对着三井那张委屈的脸,这回说什么理由都不能简单了事了!



“事实就是我碰到你家亲戚要这么一件东西说送人,我就想他既然是你的亲戚就直接给你了比较快嘛!”简单明了一句话完结。



“哼!自做聪明!”木暮横了三井一眼,低声的问道:“是谁啊?”哪家亲戚要这么变态的东西?



“哦~是你家姨妈的妹妹的丈夫的弟弟的表姐的姐夫的女儿的叔父的表嫂的老公要啦!”三井一口气摇头晃脑的讲完这么一长串亲戚后得意的看向木暮时,只看到他摇摇欲坠的身影,顾不得还在学校,扯开嗓子大叫道:“医生,护士,救护车,救命啊!我要死啦!”天,小暮要有个什么三长两短的自己也不想活了!



********** ********** ********** **********



这边,当洋平来到楼梯口看清楚被樱木撞到的东西后也扯开了喉咙大叫着:“医生,护士,救护车,救命啊!我要死啦!”天哪,怎么是高宫啊?完了,让他住院几天又要肥上好几斤,我的亲亲小绵羊又要面临进修车厂的危机了!让我死了吧,不想活了啦!



********** ********** ********** **********



“樱木,你......”晴子话还没说完,樱木就一阵风的刮过她眼前,吹的她头发直飘~



没过多久,流川一脸阴沉的走来。这个白痴,本来自己在有他体温的地方睡着了,想不到要不了多久那地上冷了,自己也随着温度的消失而醒过来!看来今天想再睡个好觉一定要把那个大白痴绑在身边了,没他体温真不习惯!(为什么流川会这样的,请看‘交往篇’)



“啊,流川君。”晴子有理的对着流川风鞠躬行,标准的大和女子。



“白痴......”是队长的妹妹,也是自己以前的情敌!眼观鼻,鼻观心,不去理她!谁叫她当时要那么害自己和花道的,哼!



“樱木君刚才跑出校门了!”不愧曾是流川的头号迷,完全猜测出流川的心思与想法。也难怪他那么对自己,当初那么对他,唉~我那么做也是为了你们啊!



流川完全忽略晴子这个人,在听到自己要的答案后甩头就走,谁去理那疯女人!流川走出校门很快的得知樱木的去向,也多亏了那件事,只要自己到那都有人告诉自己樱木的行踪。(交往篇中解答^^)



樱木站在神奈川综合医院的急症部,手脚发麻,浑身冰冷,小狐狸,小狐狸,是爸爸(妈妈吧!)对不起你,爸爸要把你杀死了!爸爸,不忍心啊,爸爸心里好难过,要怪你就去怪狐狸妈妈(爸爸吧!)是他把你种到爸爸身体里的,现在他又不要你了,爸爸也不想活了,爸爸杀死你后就来陪你,再不陪狐狸......樱木已经有点脑子混乱了!



“樱木?你在这干吗?”三井从一辆救护车上下来,扶着木暮走到急诊部,惊奇的发现樱木也在,三井的说话声把在昏迷中的木暮叫了个醒,睁开迷茫的眼睛,向樱木看去。



“花道,你怎么也在这里啊?”又一辆救护车到来,和三井那辆前后相差几秒,洋平扶着高宫从上面下来也看到了在大厅中的樱木,这时的樱木两行清泪流了下来,使的悲伤的气氛笼罩着整个急诊部。(废话,医院急诊部里难道会出现高兴的气氛?)



“花道你在这干吗?不舒服吗?那要到妇产科去,来这里干吗!?”洋平奇怪的问着樱木?把樱木刚才在学校的话早完全忘光了。



“白痴......呼呼......你......”流川气喘的跑到了目的地,看到樱木安然无恙心里稍稍放心了点。喘了几口后,走上前拉起樱木的手往回走。



“不,我不回去!”樱木甩开流川的手,大声叫道。



“回去!”“不!”两个人眼看就要爆发‘狐猴大战’洋平见机的把樱木扯到后面,现在可是非常时期,怎么能动手动脚,万一影响到下一代就完了。



“花道,告诉我,为什么到医院来啊?”洋平采用一贯的怀柔政策,软化他问出自己的答案。



“他,他,他不要小狐狸,我要把他杀死,洋平你别管,让我把他杀掉!”樱木想到自己来这的前因后果又想到即将要杀死的小孩又开始了语无伦次了。



“什么啊?”三井小声嘀咕,被木暮一拐子打的闭了嘴。



流川一脸暴风雨,水户,还不放开拉着樱木的手?我是绝对不会同意家里再多一个抱枕的!



只有洋平在听完后一脸的大惊失色:“花道,你要去堕胎,杀了自己肚子里的小孩?!”樱木点了点头。



“你们说什么啊?啊~~~~樱木怀孕了?”三井吃惊的嘴巴塞的下一个鹅蛋,极度变形中。而木暮在听到这个消息后白眼一翻又晕了过去。



“走吧,回家吧!不准伤害自己的身体!”流川又走了过来,拉起樱木的手走了出去,樱木在听到流川温柔的但仍没什么语调的声音后也任由他拉着走了,留下洋平呆呆的消化还没适应的结果。



“等,你说你怀孕了?”还没走出急诊部,流川刹住了脚步转头问向樱木,黑色刘海下的脸看不清有什么变化。樱木乖乖的点了点头,别说脖子了耳朵都红了!



“你来这是为堕胎?”流川又问句?现在连低头害羞的樱木都发现流川的不对劲了,抬头又点了点头。



‘砰!’‘啊!~~~~~’“医生,护士,救护车,救命啊!枫昏倒了!!”全员暴动中......



PS:本篇完!我打算接下来填‘交往篇’有可能再会填篇‘育儿篇’!谢谢大家捧场^-^



********** ********** ********** **********



这天,樱木已经怀孕四个月了,正要去做产检查,千叮嘱万嘱咐的不准流川跟着一起来,因为实在很丢人,他老紧张的跟什么似的,害医院里的护士医生都如临大敌般的戒备着,谁受的了他那绝对零度的寒气啊!!



走到院门口,对街传来一熟悉的叫声:“这不是樱木吗?”



“小宫?”原来是宫城,“哇靠,本天才这么完美的化装都能被你识破啊!!”樱木实在很佩服宫城的本事。



再低头审视一下自己的穿戴:脚穿绿色军用大布鞋,一件黑色长风衣直罩住脚跟,双手白手套,嘴带白色口罩,眼架黑色墨镜,红色的头发全部藏在一顶阿伯戴的宽边草帽里。这么全副武装都能认出来?



“天哪,要是不知道那才有鬼呢?”宫城叹了口气。(大家猜猜吧^^)
 

  F - 飞花逐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