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仙流花]爱恨

(3 次投票)

作者:黎攸 周日, 2010年 05月 23日 13:08

【1】




--我承认我爱你
可是 我也会杀了你---

***********



手上的摇控器转来转去的不停止,花道百般无聊地看着电视节目,找不到一点乐趣。

“彰好慢……”

咕哝地抱怨出声,满是哀怨地抱怨那未回来的情人。

叮当一声,门铃响起,樱木三步并成两步地冲去开门:“彰!你好慢哦~~~怎么这么久───”声音顿住,满脸的错愕。

“──枫?”

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枫会来这儿?

更奇怪的是……他怎么会知道自己住这儿的?

一堆疑问在霎时浮上心头,但没得选择的,樱木仍是开门让流川进入。

“你怎么会……”

没想到这个人会来到这里──更没想到两人竟然以这种方式见面!

……这何等嘲弄人的命运呵……

流川枫俊美高傲的容貌上看不出一点情绪,他顺着樱木让出的方向进门,随意找个位置坐下。

双眼忽地望见了床上的凌乱……隐隐约约地,像在闪动何种情绪一般。

“狐狸,”樱木泡了杯咖啡,如果没记错,枫爱喝蓝山咖啡。“怎么突然来找我?”

流川接过那杯蓝山,“……你明知故问。”

俊朗的脸瞬时出现阴霾。“──我不可能回去的。”

这件事他们该都明白,当初自己不顾一切背叛组织,选择了彰……就不打算再回去了!绝不可能!!

樱木的断然拒绝让流川眼里出现了火──那火气里夹杂着对曾经的爱人的情欲。流川站起身来,走到樱木身边,右手习惯性地抚摸起他的红发,然后明显看见他的迟疑。

樱木没有拒绝,但琥珀色的眼中却罩着迟疑。

不解地看着这个曾经用生命去爱的人,樱木最终还是出口问了。“……你──难道,是你吗?”

难道要他回组织的人,其实是这个在组织中享有莫大权力、被称之下一任组长的代理者?

可是为什么……

流川没有回答,但他的眼神明确流露出极致爱恋的神色。

樱木一震,流川眼里的爱恋让他感到无止尽的悲伤。流川的爱恋太过深浓且重,不是现在的他所能承受得起的……

“…别这样。”樱木退开了,“当初──当初是你亲自下令,要我潜伏在彰身边的…”而且是‘不惜一切代价’!

就这一句‘不惜一切代价’,他成功地掳获仙道的心,并获得他全部的爱恋;同时,也献出了自己的所有。

“──我后悔了。”

不容反抗地吻上樱木,轻而易举地压制住他的行动力,流川将樱木压在沙发上,用尽一生深情地吻他。

尝试反抗但无效的樱木只能无力地任由他的吻侵占自己。

你后悔了也没用呀……

到底这个人,什么时候才能懂得尊重他的想法?


***************************************


因为一点事情的耽搁,仙道直到比原定时间还要晚了五个小时多才回到家,当他回到与樱木同住了近一个月的家时已经是深夜。

带着自己一贯风格的笑容,仙道不忍吵醒应已入睡的樱木,迳自拿出钥匙开门进入。

一进门看见的就是樱木那熟睡的身影,眉间像是被什么所愁一般地纠结着,那令自己深爱的容貌仿佛还有着一点泪痕。

该不是又看电视看到哭了吧?仙道宠溺地接近他,伸手爱怜地抚顺他有些紊乱的红发;那是很轻柔的动作,却仍是吵醒了睡不安稳的人儿。

“唔……”还有点累,想赖床……“ru……彰?”下意识地开口就差点唤出那个名字,幸好在睁眼时及时煞口。

随便用手揉揉眼睛,樱木试着想起身却为仙道压回床上。

“彰?”

仙道宠爱地抚摸他的脸,不带一点情欲而是充满爱怜的抚触。“累了就先睡吧,用不着顾虑我。”这是他只对他一人的温柔。

说完就想离去的仙道,却发现自己的衣角给人紧紧揪住。

“花道?”怎么了吗?

樱木不发一语地起身抱住他。“不要走……”

自己那满满是寂寞与不安的心,被枫狠狠侵占过的身体──需要他!需要这个人的抚触及安慰,因为恐惧快谋害了他的生命──

抬头看向面带不解的仙道,樱木轻柔地绽发出一个绝美的笑容。

“……我要你……”



************

我该做出什么选择?

杀了你? ──还是为你所杀?


************


【2】



************

──如果我背叛了你
      我情愿为你所杀  仙道 彰───

************



修长而完美的手指轻抚过樱木的脸庞,仙道放任自己枕在樱木的腿上,轻轻地玩弄起自从在一起后,便留长的红发。

“花道……”轻语呼唤,仙道暇意地闭上眼。

“嗯?”

“你觉得──是亲手杀死最爱的人比较痛苦,还是为亲爱的人所杀?”淡淡的,仙道莫名地问出这个问题。

樱木不明白的回答:“为什么要这么问?”

好端端的……不要问这不吉利的事嘛!

仙道轻笑出声,俊秀的脸庞没半点正经。“你说嘛……我就想听听你的答案。”

难得用脑的樱木认真的想了想──“我想,应该是亲手杀了最爱的人会比较痛吧?”很单纯的想法,无论如何那是自己最深爱的人──没有人会不痛的吧?

仙道笑了下。

“是吗……?”放开他的红发,仙道略带专制地压下他的头吻上他,很深很浓的一吻。“可我倒觉得,为自己最爱的人所杀比较痛苦耶……”

“你这是什么意思?”无缘无故的,这刺猬一大早在发什么神经?!

仍是若无其事的笑。“花道……”

“有话快说!”这头刺猬到底是怎么啦?!

认真的眼神,专注的语气。

“如果有一天……我伤害了你……”轻淡如风的微笑:

“──你就杀了我吧。”

因为这是我,心甘、情愿────


***************************************


看着彰在激情后陷入沉睡的模样,很安静,很平和。

那是一种令人安心的感觉。

手机震动了起来,轻拍自己的脸颊,樱木起身拿起手机走向阳台。

“喂?”

【是我,你考虑的如何?】

“再给我几天时间……”

【没时间了,流川已经下令要抓你回组织,我怕你逃不过这次。】

“…枫不会强迫我回去的…”

手机另一头的人叹了口气。【如果没有发生这件事,也许他会放手,但──】

“发生什么事了吗?”心下一阵不安。“洋平,你是我最要好的朋友,除了彰之外我只相信你,告诉我──发生什么事了?!”

手机传来一阵良久的沉默。

“洋平?”

【……明天你到公司分部来,我想这件不该由我开口。】

“洋平?!”

嘟的一声,电话中断。

公司分部……?
【3】


************
---如果可以选择
我们可不可以不要相遇---
************



“啪!”

黑色办公桌后的人,气势凌人的把手上那叠叠资料往前方一丢。

“¨¨¨你自己看,我不想多说了。”

樱木注视着流川一会儿,而后倾身向前捡起那笔资料,开启了现实中最残酷的一面。

{……警视厅,高级督察,仙道 彰……}

{目前破获的毒品走私,由仙道立功……}

{仙道 彰为近年来最为看好的督察,也许有可能在25岁前即任局长……}

{仙道家族以仙道彰为傲,正打算为其子彰与名门千金、国会议员森本之女举行联姻……}


【如果有一天……我伤害了你……】

樱木看着文件沉思良久,而后自文件中抬起头。

【──你就杀了我吧。】

“¨¨这些,全是彰做的?”

最要好的兄弟,最严密的组织,最重视的亲人………

彰啊!你不该欺骗我¨¨陷我于不义¨¨¨

不该─────

“你打算怎么办?”流川冷冷地开口。

“¨¨¨我会给你一个交代。”

转身就走!

“白痴!”流川却起身拉住他,“你─────回到我身边吧!”如果知道会失去你,我绝不会安排你去那个人身边的!!

心里蓦地一酸───────“狐狸。”樱木没有转身面对他,“我不可能,再回来了……”

不要再呼唤我们童年的称呼了……早在那一刻,我们便不会再回去。

“我不会让你的地位因为我而有所动摇!”

这是我的承诺。

一直──────只为你一人而生的承诺。

挣开了流川的手,樱木转身离开。

“───白痴 !”

白痴……你不懂吗?

只要你回来……我会放手整个组织啊!

为什么不明白……

我只是──想你回来而己……



***************************************




“樱木?”回来了吗?外头大雨正大着呢……仙道在玄关处发现了樱木的鞋,而后试探性地唤了一声。

黑暗里,没有获得回应。

“樱木,你回来了吗?”

安静─────。

“怪了…这个时间该回来了……”随手摸到开关,仙道打算开灯的动作却为人所制止。

“──不要¨¨¨”

湿淋淋的,全身是水地樱木猛地投入仙道怀中。

“花道?”

“别开灯………”

怎么了?仙道不明白地想。“花道,你─────唔……”

温热而潮湿的唇,不由分说地吻上仙道。

花道很少主动的¨¨¨发生什么事了?

“唔……花、等一下───花……唔──”

仙道被这冲击的力量激得差点向后倒去,只好用左手抵住门。

右手却碰到了爱人颤抖得厉害的身子!

“花道!你在发抖?!”而且,身子热得吓人!

颤抖的身子,不停打颤¨¨¨像在恐惧什么、意图逃避什么地打颤───

害怕。

“不要说话¨¨¨抱我,只管抱我就好───”

不管明天的命运会以怎般残酷的形式到来──────今夜,只求一个遗忘。

一切都到了明天再说吧───────

¨¨¨明天,希望太阳永远不要露面¨¨¨



************
在罪恶中相爱

      爱情,原来是一种错误
************


【4】



************
────你不爱我………
可我 爱你───────
************


天亮了。

一夜的纠缠,仙道睡去后,樱木迳自起了身。

身上套着白色的衬衫,是流川送的。

丝质白色衬衫,是十六岁那年,两人初尝情欲顶端后,枫脱下自己的衣服为自己亲手盖上的。

那夜的风,很大,很寒,很凉。

【当心着凉……】

枫一面说着,一面脱下他身上的衣服盖上爱人的身体。

俊美高傲的脸上,噙着一丝浅浅的笑。

那件白色的衬衫,自己,一直都舍不得丢。

───即使是在,背叛组织后的那一刻,也舍不下。

穿着这件白色丝质衬衫,樱木坐在沙发上,一夜未曾入眠。

静静等待─────扬起的阳光。


***************************************




“……花道……?”左手向旁一捞───空荡的位置。

忽地揪了不安。

“──花道?”起身,光裸的上身看不见一点赘肉的完美。

樱木整个人仍坐在沙发内,一动不动。

“花道──?”

双手抵住下颚,樱木背向阳光,整个人反而陷进了黑暗中。

“¨¨¨…我在这儿¨¨¨”

{……警视厅,高级督察,仙道 彰……}
{目前破获的毒品走私,由仙道立功……}
{仙道 彰为近年来最为看好的督察,也许有可能在25岁前即任局长……}
{仙道家族以仙道彰为傲,正打算为其子彰与名门千金、国会议员森本之女举行联姻……}

“───彰,我在这儿。”

¨¨¨背叛。

我没想到,原来自己会栽在最爱的人手上。

──我真的没想到的¨¨¨

“怎么了?”发现樱木的怪样,仙道习惯性地扯开一个笑容;很俊美的笑容,可惜动不了另一人的心。

──天亮了───

天,亮了……

“没什么……”樱木努力让嘴边保持一个浅浅的笑。

“──彰,你有什么话想对我说的吗?”

最后一次的原谅¨¨只要你的坦诚,我不会动手。

最后一次了¨¨¨只要你说出一切,我会为你¨¨回到枫身边。

我已经为你失去得太多¨¨¨不管是在有意无意中,我都失去的太多太多了¨¨

仙道的心上一阵不安,强烈的不安几乎令人晕眩。

“怎么你认为我有话要对你说吗?”

轻浅的语气,完美的伪装。

“¨¨¨嗯¨¨¨”樱木轻轻一笑,却笑得飘忽。“¨¨为什么,你在外的行踪从不让我过问呢?”

不肯说吗─────

到现在,仍选择隐瞒?

“哦───花道是在吃醋?”有意地闪避。“放心,你明白我的心意,不是?”

“¨¨我知道你很爱我。”关于这一点,樱木从不怀疑。

你爱我,你是爱我──可惜,你放不下的,更多。


【如果有一天……我伤害了你……】


缓缓起身,樱木脸上带着唯一他所能展露的笑容,一步一步走向坐在床边的仙道。

脸上,未干的痕迹分不清是昨夜淋雨的水迹抑或是───泪痕。


【 ──你就杀了我吧。】


心,压抑的低泣。

“彰¨¨¨你明白吗?”左手捧住仙道的脸,樱木深深凝视着,而后轻轻吻落。“我是真的真的───很爱你呵………”

才会无知地让爱情蒙敝我的一切────理智、知觉全都是─────

“花道¨¨¨”

右手上一直执着的黑色手枪,慢慢抵住了仙道的心脏。

“我真的……真的很爱你¨¨¨”



***************************************




黑色的铁门“呯”的一声为人所关上。

“达”、“达”的脚步声自身后传来。

蓝色的床单上─────刺目的血。

渲染,一床曾经满载的情欲。

樱木琥珀色的眼睛,只映照着一个人的身影。

──一个没有了气息之人的身影!

“¨¨我在等你。”

开口,声音没有一点温度。

理性也几乎灭绝。

“¨¨你回来吧。”回到────我的身边¨¨¨

“不可能。”没有转身去看望来者,樱木几乎病态地只允许眼里充满一人的身影。

──沾血的、没有生命的人的身影!

“白───”

“这样子,你就可以对组织有所交代了¨¨”

白色的衬衫,枫的衬衫───染红了,像自己的发。

“回到我身边!”

樱木却不作声。

“回到我的身边!!”激荡的言词,流川有生以来第一次如此激烈。

可惜最在乎的人,完全无视。

“¨¨我们约定过,我为你而生¨¨”

琥珀色的眼里,只有一个人。

──没有气息,亲自下手结束生命的人;同时,也是最爱的人¨¨

右手的枪,只发射了一颗子弹的黑色手枪。

缓缓对住了心脏。

“¨¨但是我至少¨¨”

“──白痴!”

最后的微笑,仍吝啬地不愿分享给身后几乎发狂的人。

“¨¨我至少───可以为彰而死!!”


***************************************





──已经疯狂的流川,双手紧紧抱着没有一点气息的红发人。

“¨逼死你的人,是我吗¨¨¨”

我只是爱你──────

我只是想回到我身边───!!

“¨¨为什么¨¨你不肯回我身边¨¨¨”

你就这么不肯再爱我了?

连恨────你也不给我?!

俊美的容貌上,没有以往的高傲,只有疯狂的泪水肆虐。

我知道你不爱我。

拿起樱木右手上,只发射了两枚子弹的黑色手枪。

“最起码¨¨¨让我跟你一起死─────”

你不爱我¨¨¨

───可是我 爱你!


***************************************



“喂!你这阴阳怪气的狐狸,在树上搞什么啊?”八岁的樱木 花道以浓浓的童音朝树上的人问。

“……呼呼……”

回应他的是打呼声。

“喂!别睡了,你会掉下来的────啊小心!!”

“哎唷~~~~压到本天才了啦!好痛……”

“──白痴?”怎么睁开眼就看到这家伙的大特写?

“浑帐!你知不知道这样很危险!!”自己摔下来也就算了,被压到的人多倒楣啊!!

白晰的脸上有一丝笑意:“是你救了我?”

“不然还有谁?”废话!这儿只有他们两个!

“──那我们来做个约定?”

“约定?”那是什么东西?“好啊好啊~~~”樱木伸出了手指。

流川抵上了他的手指。“¨¨这个约定就是───你只淮为我而生¨¨”

樱木的手指与流川的相抵。

“好!本天才就答应你这狐狸!!”

     ---只为你而生-----


 

  L - 黎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