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流花]杀人狂想曲

(1 次投票)

作者:Fuchsias 周日, 2010年 05月 23日 13:14

不要相信黑暗中恶魔的微笑。
因为那是邪恶的诅咒。

-------------------------

午夜十二点,神奈川一片寂静,连星星都仿佛睡着了。风儿有些疲倦地在空中打了一个转儿,随即俯身冲向脚下的一座豪华的大公寓。

窗户是开着的,风儿一鼓劲儿,冲进了室内,窗帘被调皮的它吓得在空中瑟缩。风儿看到了在床上酣睡的男孩。象怕惊醒他一样,风儿悄悄地飘到他的面前。借着月光,风儿看清楚了男孩的相貌。哎呀!这个男孩真是漂亮!黑黑的短发,长长的睫毛,俊美的五官,洁白的皮肤,修长的双腿,完美的体格,真是太漂亮了!风儿在心底轻叹。在他的额头上轻轻地一吻,风儿在心底祝愿:做个好梦吧,漂亮的孩子!

在男孩身边留恋地转了两圈,风儿准备离开。

“黑暗中闪耀着恶魔的微笑,那是我们崇拜的象征。醒来吧,唤醒你心中的邪恶,把妨碍我们膜拜魔鬼的人通通除掉……”寂静的公寓里突然响起了恶魔般的诅咒,把正要离开的风儿吓了一跳。象是害怕般地,风儿飞快地逃跑了。

“今天你的任务是除掉西东路34号的--荣川真理子。快去吧,恶魔的刽子手--流川枫……”

躺在床上的男孩“咻”地睁开眼睛,他慢慢地坐起来,只是他的眼神--象被什么操纵着似的!

----------------------------

第二天的湘北体育馆。

“好了好了,大家停下来吧!休息的时间到喽!”彩子向气喘吁吁的队员们喊道,

今天的气氛有些异常。

樱木花道一言不发地走进休息区,抓起一瓶宝矿力猛灌起来,自始至终没有说一句话。

太诡异了!众人都这样想。

今天简直是碰到鬼了!樱木花道今天从头到尾没有说一句“死狐狸”,连流川骂他“白痴”也没有反应。阳光的笑容不再,樱木的脸上是一片看不出情绪的平静。

而流川恰巧相反。他今天骂了不下二十次“白痴”,樱木连一点回应也没有!甚至连看都不看他一眼!那家伙搞什么鬼!流川“砰”地一声丢掉篮球,穿过惊讶的众人,默默地坐在休息区的长凳上,脸上的阴沉可以吓死一头牛!

真见鬼了!回家一定要看看黄历,今天是不是大凶日!众人禁不住想。

“队长,我今天有点不舒服,我先回去了。”樱木站起身,正当众人为他终于开口说话松了一口气是,又立刻被他的话的内容吓得呆掉了:樱木要早退?

“樱木!……”还没等宫城说完,樱木就已经消失在门外了。

众人呆呆地看着他的背影。

“好了,大家不要发呆了!休息时间结束了,大家继续练习吧!”彩子善解人意地拍拍手。

“彩子,这是怎么回事?”宫城一脸迷惑地看着一副“我早明白了”的样子的彩子。

“樱木他呀……”彩子看着流川,笑容有些诡异,“大概是又失恋了……”

“!!!”看着彩子脸上魔鬼般的笑容,宫城不禁吓得后退了几步。这个彩子啊,还真是恐怖!宫城这样想。

而此时流川脸上的阴沉可以吓死一头大象了……

--------------------------

一家小酒馆里。

“花道!就算你怎么伤心,也不用这样啊!”洋平无奈地劝说着硬把烈酒往嘴里灌的樱木。

“怎么了?你向他告白了?他拒绝了?”一把夺下樱木的酒瓶,洋平小心地试探着。

“不……没有……”樱木听到这句话突然哭得淅沥哗啦的,“我没有……向他……告白……”

“不告白怎么知道结果呢?我看流川枫也是很喜欢你的!”

“什么?!”樱木一愣,但随即又悲伤地摇了摇头,“洋平你不要骗我了,他是不会喜欢我的……在我眼中……他一直都是那么高傲,那么遥不可及……在我心中……他简直就是个奇迹的存在……我连仰头看他的勇气都没有……”喝醉酒的樱木把心事一股脑全倒了出来。

“纵使他喜欢我……别人也不能忍受这样的恋情的存在……我不想成为他的绊脚石……再说……他身边有那么多女孩子……他怎么会喜欢我?”樱木哭得更厉害了。

花道,平时你的自信心都跑到哪里去了?洋平在心底轻叹。

“洋平……让我喝吧……等到明天……明天你又会看到我的笑脸了……今晚……就让我一醉方休吧!”樱木夺过酒瓶又强喝了起来。

“明天……我要彻底忘掉对他的感情……一定要忘掉他!”

“花道……”心痛地看着好友,洋平悲叹着:是不是爱情中的人都是这样傻呢?

爱情真是个折磨人的东西啊……


“花道你喝醉了!”洋平吃力地扶着有190公分的红发男孩。

“不!我……我没醉!我没醉!”樱木突然放声大哭起来。

“唉……”洋平无奈地向一辆出租车招了招手,要不然他可没办法把这个大麻烦背回去!

把樱木扶进出租车后,洋平用余光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那不是流川枫吗?这么晚了他还在这里做什么?

“啊!!!”待洋平看清了流川手中拿的东西后,洋平禁不住惊呼起来:他手中拿着一把尖刀!

----------------------------

第二天上课时樱木一直在睡觉。

“樱木花道!”小泉老师被樱木的鼾声气得青筋暴出。终于,小泉手中的粉笔“啪”得一声夭折了。“你还有没有把我这个老师放眼里啊?!”

“哗--!”教室的门被粗鲁地拉开,一个颀长的身影走进教室来。

“流川枫?”不理会众人的惊讶,流川径直走到酣睡的樱木面前。

“喂!大白痴!别睡了!”大力地揪着樱木的领口,流川粗鲁地把樱木的头来回晃!(汗,这里的流川还真是粗鲁!)

“哦……干什么啊?”慢慢地睁开惺忪的睡眼,樱木吃惊地看着面前的流川,心里不知道是高兴还是--

“放学之后到天台上来!不然……有你好受的!”威胁的口气,让人听了不寒而栗!

说完后,流川(看起来很得意地)放开樱木,(看起来很臭屁地)走出教室。

“哗--!”门又被大力关上了,而众人还在想这是不是一场梦!

“好有魄力哦!该不会是去打架吧?!”冷汗直流的众人“唰”地一声一致扭头看着樱木。

“你……你们都看着我干什么?!”樱木的脸突然涨得通红。

“你……你们还想不想上课了?!”大家都被小泉老师不顾形象的大吼震昏了!

------------------------------


他到底想干什么?放学后,樱木忐忑不安地上着楼梯,慢慢地走向天台。

我见到他之后该说些什么呢?我已经强迫自己对他死心了呀!难道……还是……该不会是……他真的找我打架的吧?努力地分析后,樱木被自己的结论吓出了一身冷汗。

到了。

哼!我一个天才会怕区区一个流川枫吗?!鼓足了信心,樱木猛地推开门--

然后他看见流川背对着自己独自站在天台上,他飞扬的黑发,修长的身材,完美的体格,以及……孤独的身影……想到这里,不知为什么,樱木的鼻子突然一酸,象要哭出来似的。流川他……自己一个人很寂寞吧?

听到推门的声音,流川转过身来,一步步地走向正在发呆的樱木。

不……不要过来!樱木在心中大喊,但嘴却象不听指挥似地发不出一丝声音。看着一步步逼近的流川,樱木的脸突然象火烧般地炙热。

走到樱木跟前,流川站住了。

“樱木花道,我喜欢你!请你和我交往!”流川用威胁的眼神盯着樱木,你不同意我就强上!

听到第一句话,樱木还在发呆。

听到第二句话,樱木开始石化。

听到第三句话,樱木完全石化。

一秒,两秒,一分钟,两分钟……十分钟过去了,樱木还在发愣,完全没有回答。

“喂……!”流川的脚都开始酸了,樱木还是没有一丝表示。等待了好久,流川万年不变的冰山脸上也开始有了不知是不耐烦还是好笑的表情。

就在流川失去耐心准备强上的时候,樱木结结巴巴地开口了:“你……你刚才说什么?”

爆!流川受不了地向樱木大吼:“樱木花道!我喜欢你!请你和我交往!”天啊,我怎么会喜欢上这样一个反应迟钝的白痴!

“我……我还以为……”樱木的眼泪突然落了下来。

“以为什么?”紧紧地抱着心爱的白痴,流川闷闷地开口。

“我还以为……我一直在单相思……”

“白痴!你真是个大白痴!”难道你看不出来我一直喜欢着你吗?真是神经迟钝!

狠狠的吻上樱木的唇,流川惩罚似地轻咬着他的舌尖。

舌尖传来一阵挑逗性的麻痛,樱木想,自己是沉溺其中了……

两个人紧紧地相拥着。

这一刻,他们眼中只有彼此……

这一刻,他们不再在乎别人的眼光……

一个青涩又甜蜜的吻,打开了爱情紧闭的大门。


当晚流川就硬要樱木住进了自己的公寓。他要干什么,嘿嘿,不用偶说大家也心知肚明吧?
——————————————————————

“唔……好痛!”腰间传来一阵剧烈的酸痛,樱木直到晚上十一点也没有睡着。

这个死狐狸!樱木狠狠地瞪着抱着自己睡地不醒人事的流川枫。自己可是第一次耶,他还那么用力!

“咯噔!”床头的闹钟的声响表明了已经到了十二点。就在樱木迷迷糊糊地要沉入梦乡的时候,一个声音却让他顿时睡意全无!

“黑暗中闪烁着魔鬼的微笑,那是我们崇拜的象征……”

“谁?谁在那儿?”樱木向着四周大喊,声音中有一丝恐惧。莫非……闹鬼了!

“……唤醒你心中的恶魔,把妨碍我们膜拜魔鬼的人都除掉……”

“可恶!”樱木终于发现了声音的来源:在床边的柜子上不知何时被装上了一个不起眼的小播放器。

“去死吧!”樱木气得一拳把它打碎了。装神弄鬼!

“流川?”转过头来,樱木惊讶地看着眼神陌生的流川枫。

“砰!”流川突然狠狠地一拳打在樱木脸上!

“啊!!!”樱木的身子向后倾倒,“咚”地一声掉到了地上!

“啊……好痛啊!”腰与背都传来了剧烈的疼痛,樱木疼得直冷汗。

“你发什么狐狸疯!”樱木火冒三丈地向床上的人大吼。

流川没有回答。

不对!这……这不是流川!樱木睁大了眼睛看着那个人--流川的眼神不会那样残忍!

而此时流川的另一拳也毫不留情地打来!

“住手!我是樱木花道!”忍着巨痛,樱木向流川大喊。

“樱……木……花……道……?”拳头硬生生地在樱木面前停住,流川的眼里有一丝迷茫。“你是……樱木……花道?”

“是啊……就是我!”樱木小心翼翼地启发着。

“樱木……花道?……”流川的眼神渐渐明朗起来。

太好了!他恢复正常了!樱木兴奋地想。

但,下一秒……

“咚!”流川昏睡在床上。

“啊~~~~~~~~~!!!可恶的流川枫!至少你把我扶上床去再睡啊~~~~~~~~~!”樱木生气地大吼,身体却一动也不敢动,因为那样的话,自己会马上痛昏过去。

就这样,流花二人度过了“甜蜜”的初夜。

---------------------------

第二天。

“花道……你怎么睡在地板上?”揉着惺忪的睡眼,流川奇怪地看着倒在地上一动也不敢动的樱木。

“你还敢说!还不是因为你!”看着一脸无辜的流川,樱木觉得自己快被气昏了,他连骂带吼地将昨晚的事情叙述了一遍。

“对不起……我根本没有印象,或许是我梦游了也说不定……我真的没有想伤害你……对不起……”带着歉意,流川立刻下床把樱木横抱了起来。

“唔……”樱木痛地皱起了眉毛。

“很痛吗?”流川关心地看着怀里的爱人。

“也不是很痛啦……”红着脸,樱木的气立刻消失得无影无踪。

“花道……”迷恋地看着怀中的人儿,流川低下头深深吻住了樱木的唇。

------------------------------

第三天。

“催眠杀人又出新招,犯罪团伙终落法网?他们怎么不把你也抓去啊?!”忿忿地丢掉晨报,樱木死瞪着坐在沙发上悠闲地看着NBA的流川。

“怎么?还在生气啊?”丢掉手中的遥控器,流川走到樱木身边,爱怜地望着他。

“不……”不知道为什么,一看到流川的眼睛,樱木的气就荡然无存。

“花道……我好爱你……”深情地吻着樱木的唇,流川的手不老实地在他身上游走。

“别……别再亲啦!”樱木有点恼羞成怒地推开流川:“你杀了那么多人,难道就毫无愧疚之感吗?”

“有,有啊,”看着脸蛋气得红扑扑的樱木,流川的眼中竟然真的有一丝愧疚。“我很后悔把你打下床,结果害得你痛得叫了半天。”

“去死吧!”樱木气得一拳挥过去,“本天才可是钢筋铁骨,那有那么容易喊痛的?!”

“真的吗?”流川不怀好意地凑过来,“那我们再来一次如何?”

“不……别过来!死流川枫!快走开啊!不要!好痛啊!!!”樱木的哀号回响在神奈川县的上空。

————————————————————————————

因为爱你,所以我从恶魔的催眠中醒来。我的爱人,我会爱你一生一世。所以,也请你……爱我……

因为爱你,所以我把你从恶魔的催眠中唤醒。你拉着我的手说会爱我一生一世,所以……我也会爱你——一生一世。


——————————————————————————————————
附加:
流花生活广告两则:

刁牌肥皂

某日下午,天气晴朗,太阳暖洋洋地照着大地。

偶们亲爱的花花在太阳低下努力地洗着衣服,边洗还边说:“这么多年了,偶一直用刁牌,透明皂,偶还是用刁牌……”(正在椅子上悠闲地喝茶地流川也难得一笑,欣慰地点点头。)花花继续说:“刁牌啊,就是实在,洗得干净,还不褪色呢!”说完,花花把一件染得五颜六色的白衬衣拉出来展示给大家。

“可是……会染上颜色的……”花花满头黑线地看着“白”衬衣……

吓心DVD

某天,花花一个人在屋子里看DVD。(流川呢?)

“好啊,抄他的球!哎呀,你怎么这么笨啊死狐狸!不要让他过你了!笨蛋!”花花对着电视屏幕大喊大叫。原来是在看以前的球赛啊!

屏幕内的流川突然停下来,目露凶光地看着摄象机,一甩手,篮球飞出了屏幕!

“咚!”

“哎呀!”花花捂着头上被砸出来的大包,目瞪口呆地说:“吓心DVD,真的好神奇!”

DVD碟被退了出来,流川的影子在碟中“哼哼”地冷笑!
 

  F - Fuchsias

最近更新

[流泽花]末日穷途   樱之枫叶
[牧淸花]狮子VS花豹   小南
[仙花]Morning Kiss   靠谱的大爷
[仙花]忠与不忠   windning
[ALL花] 不公   凤阳凤歌

随机文章

纯恋歌    樱木沁晴
[仙花]灵犀   宝儿
[流花]这个    清清
[流花]怎样开始,就怎样结束   或不知
[森花]春樱    三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