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all花]花道生日乱弹 (恶搞)

(1 次投票)

作者:花落无痕 周日, 2010年 05月 23日 14:53

今天樱花开得正好。
走在路上的花道背着书包,哼着小调,艳丽的红发在阳光下跳耀。

因为个子过高发育过快,少年走路姿势有点像螃蟹一样怪,两只大脚外八字迈得很开。

路上行人不由得纷纷避开,花道却咧嘴笑着,心情很High。
直到拐弯处和一辆山地车撞个满怀。

花道晕头脑胀地爬起来,黑头发少年也刚好扶起车来,长长的刘海遮住了惺忪的睡眼,脸上的表情显得好呆。

花道一向大脑过慢行动过快,冲上去揪住元凶的领口质问起来:“死狐狸你根本是故意,边睡觉边骑车,想害死本天才。”

流川枫打个哈欠,眼皮也不抬,飞身上车骑出老远才想起自己的招牌。于是,一边戴上耳机一边回头:“不好意思刚刚忘了说了——大白痴!”

“……我靠,怎么会有人这么可恶!!!”。

原本以为曾经并肩作战荣辱与共,彼此之间的冰山也该随着春天的到来出现松动。可是现在看来是痴人说梦。

黑色山地车兜个圈圈,却又奇怪地回到身边。花道绷紧脚尖,流川犹豫半天:“喂,白痴,用捎你吗?”

“啊?”花道怀疑地打量一番断然拒绝:“不要,你一向心肠不好,不然就是被撞坏了大脑。”

流川支着长腿,眼睁睁地看着他扭头走掉,“哼”了一声,马上骑车追到,对着圆翘的臀部猛踹一脚,然后一阵风似得消失了。(某花:小狐狸你表达感情的方式还真特别……。流川冷冷道:……罗嗦。)

“啊啊啊!!!流川枫,有种今天你别让本天才逮到!!!!”

花道捂着屁股对着天空开始咆哮。

那时的樱花开得很勤。千岛樱落了是八重红樱,微风抚弄着一片花海,风情万种地和春天调情。



花道气鼓鼓地到了学校,见周围人的兴奋过度更加烦躁。走到座位前,才发现桌上一只毛公仔正冲着自己傻笑。

和那个小家伙对视几秒,花道满脸莫名其妙:“这是什么?”

“笨蛋花道,这可是纯种的红毛猴公。”高宫的打趣总是有些阴阳怪气:“哈哈哈,你连同类都不认识它听了会哭。”

一个头锤摆平了死胖子,花道继续盯着小猴子:“那是谁把这个东西送来?”

“速递公司一早就已送来,上面应该有卡片表明由来。”花道周围早就堆满了人,唧唧喳喳吵得很起劲儿。

果然猴尾巴上挂着粉色笺纸,上面歪歪扭扭写着几个大字:“生日快乐红毛猴子!”

这下教室里完全轰动:“哇,樱木同学,今天是你的生日?”

“真的吗,难道不是April Fool’s Day玩笑?”

“当然不是……”

花道脸上茫然一片——什么愚人节什么生日。

因为很小的时候妈妈就离家出走,剩下个老爸还每天酗酒,小花道混混噩噩过着日子,连自己都不晓得怎么蹿成这么大个子。

直到国小毕业马上升初中,他在档案的生日栏随便填了个数字。没想到别人看到日期后却哄堂大笑,花道眨着眼睛感到莫名其妙,然后洋平追着那些人后面闹了个鸡飞狗跳!

把卡片翻来覆去研究半天,谁会写这么丑的字还是没一点概念。



老师在讲台上唧唧歪歪,学生低头看书心在天外。花道枕着手臂发呆,看着旁边座位心想洋平怎么还不来。

这时有人低声叫道:“哇,有美女也。”

所有人立刻听了号令一样看向窗口,果见浅栗色头发的美人在校园里到处走。花道揉揉眼睛,然后再揉揉,校服的颜色绿白相间,字母 “SHOYO”背在身后。

这个人看起来很是眼熟,哦对了,他就是翔阳的候补。花道顿时来了精神心里揣度,难不成输给湘北他心里不服?

不过看候补的在校园里闲庭信步,难道在翔阳逃课也可以不管不顾?真好啊,不愧是身份特殊的校园贵族。

不情愿到来的铃声响得模模糊糊,老师磨蹭半天不肯迈出脚步,同学们却早就拥了教室,抢占了栏杆旁边最好的角度。

藤真也仰着头,搜寻着一抹炫目的绯红,但是视线所及皆是陌生脸孔,兴奋的、惊艳的、好奇的,就是没有那张梦魂萦绕的……

“候补的,你怎么会在这里?”大大咧咧的声音响起得没有任何预兆,顿时心跳漏掉了一秒。藤真深深吸一口气,这才慢慢回过头。

“嗨,樱木君真巧。”藤真脸上笑得自然,一边心里迅速组织着谎话素材。幸好面对的是花道,自诩是天才从来不按常理出牌。

“是不是听说了本天才在全国大赛表现精彩,所以不服气想来场比赛?”

“呃,是啊,不知道樱木君方不方便?”藤真键司反应真的很快。

“哈哈哈哈,当然方便,不过你今天不用上学?”花道眼里充满艳羡。

藤真报以微笑:“因为提前保送,所以——这个给你。”
花道下意识伸手接过那个纸袋,嘴里忍不住发出感慨:“深体大提前录取已经结束?可怜的大猩猩又少了条后路——咦,这是?”

看起来像是一件鸡心领体恤,只是前心后背挖去三个圆洞。这候补的干吗大老远拿来一件破衣服?

“藤真,想不到你的品味这么差。”

花道正准备发飙,冷不防听到一声低沉浑厚的嘲笑,他抬头一看,咦,这不是海南的大叔?

藤真也被吓了一跳,不过很快镇静自若:“阿牧?真意外,居然在这里能碰到亚军得主。”

牧绅一褐色的脸庞纹丝不动,依然保持沉稳风度:“过奖过奖。听说安西教练鼎鼎大名,今天特地前来拜访。”

藤真白了他一眼,开口讽刺道:“安西老师大名远扬,不过湘北的樱花也开得正旺。阿牧是不是也想趁机远远观赏?”

阿牧轻咳一声,转向一旁的花道:“樱木君,安西老师的办公室,麻烦你给我带个路。”

“啊?”花道依旧不明所以,身后冷冰冰的声音已接过话题:
“不好意思,老师不在。”

三人闻声回头看去,只见流川枫抱着肩膀站在那里,黑黝黝的瞳仁深不见底。

“是吗,那真可惜。”阿牧迎面对上的目光充满敌意,却依然没有眨一下眼皮:“那么,樱木这个给你。”

那是一个扎着蝴蝶锻带的蓝色礼盒,泛者幽幽的高贵光泽,花道还在考虑要不要接过,白皙修长的手掌已抢先拿去。

阿牧终究有些变色:“流川,你这是什么意思。”

流川枫脸色阴沉:“帮你转交安西老师。”

阿牧目光炯炯有神:“这就是你们湘北的待客之道?我可是你的前辈。”

想拿辈分压人?流川不屑地哼了一声。背后却有一人懒洋洋地插嘴:“那我们总算同辈吧,阿牧。”

三井头发短短身材修长,脸上皮笑肉不笑却不失俊朗:“阿牧你也太过客气,我代宫城队长谢谢海南的好意。”

牧绅一的脸色本来就深,此刻更显得很臭。“三井,想不到你也来搅这趟混水。不过,你的级别好像还不够。”

阿牧的霸道引起同仇敌忾,连藤真也忍不住旁敲侧击:“有什么关系,你虽然蝉联联赛第一,人家可也是国中时代的MVP。”

这时即使单纯如花道,也多少看出一些端倪。于是悄悄后退再后退,不声不响地从飓风中心撤离。

“等等樱木。”

“哈哈 ,可是已经上课了,中年人,候补的,本天才要失陪了。”

没等几个人反应过来,花道已经转身跑开。

死洋平,你究竟干吗去了?本天才遇到麻烦了你知不知道。



其实洋平真的很想脱身,怎奈眼前的刺猬头太过缠人。

咖啡喝了一杯又一杯,话题兜了一圈又一圈,却还是没有进入中心。这个时候比得就是耐性,反正他水户有的是时间等。

洋平低着头,忍不住暗暗发誓,如果有天能够上天入地,第一要做的就是让SD的男人全部消失。

“我想和花道交往,拜托。”仙道向前倾着身子,狭长的眼里充满诚挚。

洋平松了一口气,身子向沙发椅背靠去。这个家伙终于说出实话。

“这和我有什么关系?”

“因为是你一直在照顾花道,所以,想事先征得你的同意。”

“哦。”洋平应了一声不再说话,咖啡端到嘴里,半天却不咽下。

仙道眼巴巴的看着对方,心里不好的预感慢慢涌上。

果然,对方放下杯子,淡淡说道:“可是我觉得你有点花心,把花道交给你怎么放心。”

看人不能只看表面现象,那不过是同人作家的误解罢了,仙道连忙解释。正因为知人知面不知心所以更要慎儿又慎,洋平坚持原则毫不退让。两个人你来我去针锋相对,一个三人成虎空穴不来风,一个几乎要指天发誓歃血为盟。

心计派和城府派正短兵相接,洋平的手机响起宣布暂停。刚刚按下按键,立刻传来花道惊惶的声音:“死洋平,你跑哪里去了,本天才被人追杀,你快点回来啊。”

洋平依旧吊儿郎当:“谁那么倒霉敢来惹你。几个头锤不就摆平。我反而对他们十分同情。”

“什么和什么啊,”花道那边的声音突然压低:“可是对他们不能轻易动手,有中年人、候补的、小三、连野猴子他们都来了,好可怕……啊,你干什么?死狐狸——”

手机里一片呲啦呲啦的嘈杂,之后变成了盲音。仙道从头听到尾,这时连忙起身付帐,抓起外衣香门口冲去。

洋平跟在后面有些奇怪:“唉,仙道你干吗?”

仙道铁青着脸,边跑边说:“水户,你不知道,最近流行一种流花漫画,里面流川枫总是强行把花道压倒。”

洋平马上随手拦了一辆的士,上车后只说一句:“五分钟赶不回湘北,老子让你以后再也找不到北。”

风在吹,车轮在飞。

4月1日那天,湘北的樱花开得比哪天都美。

 

  H - 花落无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