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流花]怎样开始,就怎样结束

(6 次投票)

作者:或不知 周日, 2010年 05月 23日 15:48

红发男子贪恋出拳时瞬间的畅快。
如同他贪恋两指间燃烧着热烈味道的Marlboro烟草;贪恋和损友们互相调侃时所处的某个校园角落;贪恋晴朗午后的天台和冰冷男人沉沉睡去的背影……
名为樱木花道的男人很暴力,很会耍宝。然而他总是以一种更独特更勇敢的姿态驰骋在篮球场上,以一种更独特更炙热的状态表达他对他的恋慕之情,缠绵之意。
可惜,樱木的对手足够强大,冷漠非常。
可惜,樱木也不甚确定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的感情如何坚不可摧。自从那个女人在他7岁时丢弃了他和老爹,他就不太确定这样的感情了。

樱木左手扶着墙壁,挣扎着站起身。此时的狼狈与满身的血污让他想起与流川枫的初次相遇,那是一个关于篮球和梦想的故事的开始,一如现在充满暴力色彩的背景与男儿的血性。

彼时的樱木光是听到男人拽拽地吐出“流川枫”三个字心头便一阵不爽,于是琢磨着怎么给这小白脸儿一拳正正他的冰山脸。樱木军团的各位皆感到了不稳定的气流。在远处观望的少女还不理解两个男人间的电光火石,却为他们担心得要命。
或许正是因为这个美好的女孩赤木晴子,樱木想揍眼前的漂亮男人。又或许他只是不爽男人长得像狐狸。理由相当单纯。
樱木想揍他。

拖着无比沉重的步子樱木朝巷子深处走去,他全身的力气早已被掏空。这时候该想点愉快的事情才符合天才乐天派的性格,不是吗?樱木想。
比如做爱,跟喜欢的人做爱。很快乐。

那回为了帮助再次惹上不良少年的三井,樱木向那帮手持金属棍的高大男人冲了过去。不巧,他的勇猛形象正被流川枫睹见。
流川强行将樱木带回家,一边给乱来的家伙包扎伤口一边冷冷道,“白痴,你答应安西教练不打架。”樱木闷声说,“你傻X啊,你不说就不会有人知道,再说老子扁人用你鸡婆!?”
流川火了,若不是白痴流了这么多血他看着难受,他才不想管他!流川保持着面无表情。他粗暴地将红发男人压在身下,只说了句,“你自找的,我想要。”樱木纳闷,心想每次故意不传球给狐狸也没听他说“想要”啊,这是发的什么疯?!
男人灵巧的舌滑入樱木口中,后者被彻底击败。也许他对流川有点好感,一点点。可他从没想过两人要以这样的方式相处,他更没有暗示过此时兽性大发的男人!
死狐狸,至少说句喜欢本天才啊!——心下暗暗不满。
樱木想揍他。
他弄疼他了。

那个瞬间,他们攀上了快感的颠峰。
樱木回忆着这一切,不觉眼眶发热。他用藏青色制服的袖子胡乱在脸上抹了几把,血水、泪水和汗水就这么乱七八糟地混在一起。
狐狸怎么还不来找天才?
樱木想揍他。

流川枫冲进深巷中,他看到樱木倚靠着脏污的墙面坐在地上,身下是一小滩猩红的血洼。温柔的月华轻轻覆上樱木,虽然这丝毫未使男人周身刚毅硬朗的线条有所缓和,却令他看上去像个天使。如果天使都是红发。
他靠近樱木。
“又打架。”
“他们害死了天才的老爹……如果那天他们没有挡天才的道……”
结果会不会一样?
“几年起的事。”
“可是天才不会忘!!”
樱木怒吼出这样的句子,脸上竟露出似乎能驱散一切寒冷的纯真笑颜。
流川枫将头抵在樱木的颈窝。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他就爱上了这个动作。
“死狐狸,这么晚才找到天才,你欠揍。”
“白痴。”
难得的像是情人间的私语,樱木想好好珍惜。但他已经没有力气开口。
要害处的刀伤很深,太深。
夜晚更加清冷,月色越发苍白,从男人身体里奔涌而出的红色正在慢慢失去温度。
惟有黑发男子的泪水灼热。
失去意识前,樱木想揍他。狠狠地,像他进入他的身体。最后的,像他们达到高潮,同时得到快感的颠峰!

这个故事是怎样开始的,就让它怎样结束吧。一如被暴力浸染的画面与男儿热烈的血性!
 

  H - 或不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