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三花]午夜十二点

作者:狐狸爱猴子

这是一间不大,却很干净的屋子。

进门处的柜子上放着一个相架,照片上那两个少年一个留着短短的蓝发,另一个有着一头刺眼的红发。

客厅的墙上挂着一张被放大的照片,一张集体照,湘北篮球队的集体照。

主卧室里放着一张加大的双人床,一个衣橱,就没有其他家具了。

墙上挂着两件球衣,红底黑字:SHOHOKU。

一件是14号,另一件是10号。

樱木花道伸手摸了摸挂在墙上的球衣,高中时的一切似乎又在眼前出现般,樱木花道不禁微微笑起来。

樱木走到卫生间门口,发现三井蜷缩在浴缸里,像婴儿在母亲腹中一样的姿势。

三井保持这样的姿势在浴缸里整整呆了四天,樱木也就在门外站了整整四天。

第五天,三井终于从浴缸里出来,走出了屋子。

樱木跟了上去。不过三井似乎没有发现。

现在是午夜12点整。

三井走进一家酒吧。

他要了一瓶威士忌,一个人闷闷地喝着。

樱木在酒吧角落的一个位置坐下,从那个角度,正好可以看见三井在做什么。

一个打扮得妖艳的女人走到三井身边,俯在三井肩上。

“一起喝一杯吧。”女人的声音让人觉得恶心。

“好啊。”

女人在三井旁边的位置上坐下,拉过三井的手放在自己的大腿上,手在三井的胸前挑逗着。

“要来我家么。”三井喝完瓶子里的最后一滴酒。

“好啊。”

女人和三井一起走出酒吧,坐上出租车走了。

所有的一切都清清楚楚地印在樱木的眼中。他也随着他们走出酒吧。却没有叫出租车,只是缓缓地走回家



当樱木回到家时,便能听到从次卧传出的呻吟声,淫荡地让人想吐。

次卧的门没关紧,樱木站在门外。

三井和那个女人纠缠在床上。

樱木觉得心脏似乎被人用手紧紧捏住般疼痛。他的右手覆上胸口。

那个叫三井的男人曾经对樱木说“我爱你”

他曾经对樱木说除了樱木,他不会抱其他人。

但是他现在却抱着一个陌生女人,还和她做爱。

樱木没有冲进去,也没有离开,他只是静静地站在门着。甚至他没有半点生气,只是觉得心脏被压得透不

起来。

在他们结束后,樱木便马上走进书房。

书房的墙壁上贴满了自己的照片。

没有一丝空隙,全是樱木的照片,笑着的樱木,流泪的樱木,生气的樱木,受伤的樱木……

樱木看着这些照片突然笑了起来,和往常一样阳光的笑容。只是,他的眼中流出了什么。

三井睡到下午才起床,他还是睡在浴缸里。

他没有去上班,只是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电视里放着一盘盘录像。

一直到半夜,三井出门了。

樱木跟着三井一起走了出去。三井依旧没发现樱木。

现在是午夜12点整。

三井走进一家酒吧。

不是昨天那家。

这次他带回家的是一个男人。

他和那个男人在次卧的床上做爱。

樱木依旧站在门口静静的看着,然后到书房,看着那满墙的照片一边笑一边落泪。

三井就这样过了一年,樱木也就看了一年。

那天三井很早便起床了。

他穿着他所有衣服里最贵的那件西装出门了。

樱木依旧跟在他的身后。

三井是去扫墓。

三井到了以后,陆陆续续来了很多人。

都是樱木熟悉的人。

彩子,晴子,赤木,宫城,流川,洋平,大楠,野间,高宫,木暮,仙道……

每个人的神情都很悲伤,甚至已经有人哭出来了。

三井颤抖着手点上一支烟,他的脸上已满是泪痕。

樱木觉得,扫墓的人都是自己熟悉的人,那么,那个已经去世的人,应该也是自己熟悉的人吧。

他走近墓碑,想看看到底是谁。

怎么会……

樱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墓碑上贴着的照片,就是樱木花道。

上面写着的,也是樱木花道的名字。

樱木这才发现,自己没有影子。

啊……对啊。

樱木突然想起了一切。

他死了,因为得了肌肉萎缩症,他在一年前就死了。

樱木突然觉得有些释然,他想,他该走了。

他走到三井身边,将唇贴到三井耳边。

三井猛然抬起低着的头,手上的烟也掉落在地上。

他刚刚似乎听到有人在他耳边说“小三,我们下辈子再在一起打篮球吧!”
 

 

最近更新

[仙花/聪花]遥望   绘心
[仙花/河田花]弟弟   绘心
[仙花]SPY   hanakuma
[流花]花吐症   hanakuma
[流花]情书   hanakuma

随机文章

[仙花]梦迴江南 1-11    Calistow
[流花]暗夜童谣 之 黑雪人   小猫爪子
[三花]Warm    晟邑
[流+花]六月雪   春天花会开
[all花]角色扮演   Whiskybrand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