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流花]接吻的理由

(2 次投票)

作者:黎攸 2010-05-23, 周日 23:21

「國家地理頻道報導,在接吻的過程之間彼此交換的細菌可以多達數億……」

  
  
  櫻木帶著口罩上學,無精打采坐在一年十班窗邊,不時咳著,水戶陪他坐在旁邊。
  
  「怎麼?」黑瞳明顯關懷,「感冒了?」
  
  一抹難言的紅赧閃過眼底,櫻木把頭撇過。「…有點咳……」
  
  「今天要去練習嗎?」
  
  怔了下,琥珀色眼睛望住窗外春季繁開的花朵,若有似無搖頭。
  
  水戶不解:這個天塌下來九號風球也風雨不改的籃球狂,竟然也有不去練習的一天?
  
  
  
  下午五點二十三分,流川步出體育館,面色冷凝一如平日,只有彩子看出他熊熊炙燒的怒火。
  
  第一個行動殺到櫻木家,將門鈴按到鄰居快拿菜刀砍人的地步,死心撤退。
  
  第二步殺到水戶打工的小吃店,可惜連人影也不曾見。
  
  第三步沖到高宮野間大楠等人家門口,接著赫然發覺:他們家在哪兒啊?
  
  隔天上午流川在校門口做起門神,上不上課的無謂事被他拋到一邊,碩長的身子斜倚著圍牆,袖手等待目標出現。
  
  九點鐘
  
  十點鐘
  
  十一點鐘
  
  發揮有生以來最大耐性,流川冷容等候,身後像有團悶燒的青焰。
  
  第四節下課鐘響起前夕,一抹紅從街道閃耀,低下頭踢著石子,腳步都有些無力。
  
  白痴!
  
  黑曜石般的眼瞳閃動驚雷,流川抱胸靜靜等著紅髮傢伙自投羅網,空氣中散發陣陣電光。於是那個直覺比理智先行一步的紅髮人,驟然抬頭,瞪視三秒後──轉身狂奔。
  
  流川一把甩下書包,眼瞳怒火狂熾,邁步便追。
  
  
  
  
  
  
  「你在躲我?」神奈川公園,林木裡黑髮男孩壓在紅髮男孩身上,惡狠狠地問。
  
  櫻木的表情被口罩遮住大半,只是搖頭。
  
  「昨天為什麼不來練習?!」加重語氣,俊美高傲的臉龐更加逼近。
  
  被問的人沒有答話,努力抽回被壓制的右手,指指臉上的口罩。
  
  流川看見了,卻擺明不相信──一個連背傷都念念不忘練習的傢伙,會因為小小感冒放棄?
  
  手肘壓住身下人的脖子,逼得他連連咳嗽,微紅的眼眶無言望來,連心都軟了。
  
  總是、總是…這麼難以抗拒,又難以忘懷……幾乎是本能,流川不能自制地抓下他的口罩,低頭深深吻住──
  
  櫻木偏頭躲開。
  
  
  
  
  
  「你──」
  
  「我不想跟你接吻。」
  
  「!?」
  
  「這…這裡離學校太近…會有人看到嘛……」煮熟的猴子紅遍全身。
  
  「───」連更衣室都做過,還在乎這個?
  
  「被老師發現會被記過……」
  
  「───」你好像已經兩大過處分了吧?
  
  「我不渴…本天才不想吃你口水……」
  
  「───」最好是!
  
  眼看流川愈來愈有暴走的跡象,被壓制在泥土地上的紅髮人忍不住嘆氣。
  
  「狐狸……」
  
  流川死盯住他。
  
  「我前天看電視…你知道接吻會交換數億的細菌嗎?」
  
  仍然沒有開口,狠狠壓制對方的流川眼神不曾稍離。
  
  「醫生說…感冒會透過接吻傳染……」再也無可奈何,櫻木整個人放松往地上躺去。「我是不想傳染給你啊。」
  
  所以翹掉練習,所以故意遲來上課,所以故意躲到洋平家──全是為了臭狐狸好……這死狐狸還不知道感恩!虧自己還拉著洋平想了一大堆不能kiss的理由…結果又是白搭……
  
  誰來治治這偏執的狐狸…
  
  
  
  
  
  於是那天誰都沒有再回湘北高校,有個白臉狐狸在神奈川公園林子裡,狠狠吻住紅髮猴子,帶著懲罰意味,夾帶一絲心疼,幾乎將對方吻到肺裡再沒有任何空氣。
  
  隔日,得了重感冒的兩個人,沒有在學校出現。
  
  
  
  不能接吻的理由 白痴 你可以找出十個一百個一千個
  
  那不重要
  
  接吻的理由 只需要一個
  
  我愛你 最重要
 

  L - 黎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