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all花]扣子

(3 次投票)

作者:黎攸 周日, 2010年 05月 23日 23:29

毕业的那天,流川从自己班上杀到樱木的班级。

冷着脸依旧不多话,流川站在班级门口,黑瞳往教室内扫视。

「找人吗?」

水户突然笑着出现,流川转身望去,只见他斜靠在另一边的门口。

「他不会出现的。」

看着流川断然转头的反应,水户只是轻轻开口。

流川瞪大眼。
「--用不着你多管闲事。」像从地里挖出的一句话。

水户自嘲般勾起一笑。
「这算是多管闲事吗?」瞳眸对向他。 「你我心里清楚。」

听见这句话的人决定不作反应。

水户轻轻一笑,闭上的双眼却蕴着没人能见的痛楚。

手上的扣子,沉。

沉。

像要沉到地心里一般重,几乎把他都拖下地狱。

他。

还有他们。


**********************


流川在校内的樱树下直等到天黑,然后月升起。

白晰细长到老让某人笑说不像是男人的手,紧握着一个东西。

黑色的,小小的,圆型物体。

那是谁的?

去年同样的时节,他在这个地方看见某个学妹羞涩地跟毕业的学长要扣子。

极其罕有的,流川躲起一旁偷看,然后又极其倒霉的,被某只猴子发现。

猴子大叫大嚷。 「狐狸哈哈哈~~~原来狐狸喜欢偷窥女孩子~~~」

流川的反应的一拳打上对方的下巴。樱木退去几步,脸上神情多了怒火,毫不客气的反手扁回去,两人便这样打的难分难解,连学妹学长是何时离开的都不曾发现。

打累的两个家伙并肩躺在水泥地上,气喘吁吁。

「臭、臭狐狸‥‥」樱木咳了几声。 「偷看就偷看,做啥一拳打过来啊……」害他闪避不及,正中下巴,痛!

流川闭目不语,一言不发躺在地上,却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什么前一刻才跟这家伙打得有你没我,下一秒却可以这样和平的并肩躺在一块儿?

就像以前那场比赛。少了赤木没了宫城三井,他跟白痴打得异常辛苦,尽了全力后还是输了。两个人在更衣室里开打,抢着把责任推给自己,互殴对方毫不留手,恨不得想让对方杀了自己。

但是最后却跟他一起更衣室里醒来,而且一起被锁在体育馆内。

前一刻跟他打得有死没活,下一刻却并肩躺在一起被阳光唤醒……却一点都不觉怪异。

天生般的自然。

「那学长大约是把自己的第二颗扣子给了她吧。」樱木突然开口。

流川睁眼看向他。 「本来就是啊。」

「--第二颗?」这才是他不明白的地方。

樱木开口解释:「因为,最靠近心脏。而且大家都穿了三年……不是吗?」樱木眯眼看着天空,脑海不禁开始想像也许有一天‥‥‥

流川一眼望穿他的妄想。 「白痴的扣子谁想要?」

樱木一拳打过去。


*******


毕业前一年,水户跟樱木分开了班级,就像奇迹似的,水户上了升学班。

分开的那一天,樱木红着眼在走廊上演了一场叫水户很想当场一棍子打晕好友的戏码。只不过分班嘛!有必要搞得跟十八相送一样吗! ?

他不以为意的想,总觉得樱木这小子没容易放过自己,他们,注定要纠缠一辈子的呢。

可是樱木真的转性了。

当第三天第四天过去之后,水户还不曾在班门口看见好友的身影时,心里荡着一抹恐惧。

──被遗落的恐惧--

花道是谁都想要的‥‥是谁都想夺在手心不放的‥‥难道有谁代替了自己的位置吗?这个想法在脑子里成形,像挥不走的蛆在心上不停啃咬,直快把他逼疯。

第八天还见不到他的身影时,水户直接杀到体育馆,却看见一如往常的花道笑着在练球、笑着在跟人打闹。

多心。

是多心吗?

水户不知道,却下意识出声叫了他。
「花道!」

感觉他好像比平常慢了三秒才回身。 「洋平?」

水户看着他大步朝自己走来,却没遗漏他眼底闪过的那抹不自在。 「怎么来了?」

「来看你是不是偷懒。」一如往常的笑,他隐去眼中的疑惑。 「花道。」

「嗯?」

心脏揪着疼痛。 「没事‥‥」

樱木用力拍了下他的肩膀。 「耍本天才啊你?」


**********


仙道从陵南毕业的那一天,在校门口遇上了樱木。

他睁着眼没想过这个人会出现。 「樱木?」

红发男孩一把拽过仙道,硬是将他拖到一处没人的角落。

「找我有事?」仙道跟平常一样的笑,眼底多了几分宠溺。

不争气的脸上微微一红。 「--扣子‥‥」

「啊?」

「扣子啦!」樱木没好气大吼,脸上色泽更深。 「给我你的扣子!」

仙道有生以来头一次傻眼。 「我的--」他低头探向自己胸前,愕然想起制服上的扣子早让学弟妹们扒个精光。 「这个……」他露出抱歉的一笑。

樱木抬脚狠狠往仙道脚上一踩,痛得他俊脸上瞬间出现扭曲。 「没用的刺猬头!」

仙道苦笑着看他气呼呼离开,心脏瞬间抽紧了一下,脚上被踩的痛似乎一口气窜上了心。


**********


流川樱木升上高三那年,跟海南举行了一场比赛。

海南的队长是清田。两方人马一对阵,樱木便忍不住指着清田大笑野猴子当队长海南要亡了。清田则反击红毛猴当队长湘北输定了。

两队在球场上你争我夺,流川樱木配合到简直是天衣无缝。流川抢下球的那瞬间立刻一个长传,樱木已在篮下准备投球。

海南的新人是从田径队里挖来的,看见樱木在篮下预备时就冲了过去,没有防备的樱木还来不及作出防护动作时,身体就被那个足足有两百多公分高大的新人给撞飞出去。

直直撞向篮球的铁架,头部受创,当场失去意识。

流川清田一个箭步冲到樱木身边,在台上看球的水户仙道也随之冲进球场,就连原本站在一旁在观看赛事的牧绅一也现身场上。

那个伤人的家伙立刻被湘北球员围殴,海南的自然力挺己方人马,双方在球场上打成一片,但已经没有人想去理会。

住院第七天,清田前来探病。

特意选了流川不在的时间,上次被流川赶出病房的记忆犹新,这次他学乖了。

樱木躺在床上,似有若无的望着窗外。

清田想道歉,声音却卡在喉咙出不去,咳了几声后只是呆站原地。

「我不能打球了。」

樱木突然出声。
清田愣住。

「狐狸还不知道。」

清田无法开口。

「你不要说。」然后他下了遂客令。 「谁都不准说。」


一个月后,毫无任何理由,樱木退出篮球队,流川气的从此当作没这个人。

越野在湘北门口堵到他,告诉他原本选念商学系的仙道转了医学系。

樱木笑笑。说了句你告诉我干嘛,转身就走。

在回家的路上跟流川擦身而过,流川看也不看他。

那天晚上在家门口看见牧绅一,樱木一脸讶异。

「老头子?」

已经是大二生的牧还是那么稳重。 「不请我进去坐坐?」

樱木咧开嘴笑。 「进来吧。」

等两人坐定后,一瞬间室内安静无声,只有呼吸。

「找我干嘛?」

牧不自在的动动身子,从口袋里掏出一个东西,樱木瞪着他的动作。

「这什么?」下意识伸手接过,他愕然看见一枚黑色的纽扣在手心上。 「这---」

「仙道托我拿来的。他最近为了拼转医学系忙昏头。」

樱木笑笑。


********************


高三毕业前一天,水户辞去打工,站在樱木家门口等他。

他们‥‥已经太久不曾像过去那般亲昵,水户心里很不安,怕永远也回不到过去时光。

近来他听见一个消息,说花道要上东京去,重考大学。

要在那个有某头刺猬在的东京,考那个人也在的大学。

「嗨。」

看见红影掠过眼前,水户轻轻打招呼。

「洋平?」樱木怔仲。 「……找我吗?」

水户微笑。伸长的左手握拳,伸到樱木眼前,心窝前。

樱木不解。 「做什么?」

握成拳的左手微微打颤。 「你看。」拳头向上一翻,水户缓缓打开手掌。

白色的掌心,一牧黑色纽扣。

──愣住。

水户抓起他的手,一把将纽扣塞进他手里。 「明天再回答我。」


**********************


毕业那天樱木没有出现,但是晴子拿着黑色纽扣交还给了水户。

一脸抱歉的笑。

没有重量的扣子捏在手里,沉的像一整个世界,又像是一个破去的心。

流川在樱木教室前找他,水户劝不动他只好离去。

他还有伤要医,无力去管别人。

流川在樱树下等了一夜,那个人始终不曾出现。

前一天,他明明抓住那个白痴,千盯万嘱过的「樱花树下不见不散」。

手里紧抓着一个圆圆的物体。

不放。

黑夜过去,太阳升起,等了一夜流川坐在樱树下想起了以前的事。


──樱木一拳挥过去后,流川闪过。

「你知道第二颗扣子的意思是什么吗?」

流川不回答。

「意思是,我把心献给你。」───


体育馆里,新上任的篮球经理站在更衣室中,开始清理。

啪一声,打开了上任队长流川枫的衣柜。

当一声,什么东西掉在了地上;经理循声望去。

小小的,黑色纽扣。

谁的扣子?

以下只是一个如果的结局:



当樱木的身体被撞向篮球铁柱时,仙道发现自己忘了呼吸。

流川也是。

两个男孩站在球场上,陪在昏迷不醒的樱木身边,对视。
 
一瞬间明白了对方的情感。

流川很不安。

仙道忆起了当日樱木微红的脸。


******


樱木在东京的公寓里放下行李,转身望向窗外的景色。

手中紧握着,一枚黑色扣子。

那是那一夜,牧交给自己的--一脸苦笑的说,仙道那家伙花了多少力气一个一个去揪学弟学妹,才把扣子给挖回来。

仙道总是笑着。

淡淡笑着说反正商学无聊到不行。淡淡笑着说像我这种人不念医学太浪费。淡淡笑着说不是为你啊樱木。淡淡笑着说我一定让你回球场上。

笑容如风一般轻淡,眼神却带着如雾的水气。

于是樱木想起了,那一天的比赛。飞撞之后、意识昏迷之前曾经听见的那句嘶吼--

”樱木”

不是白痴不是花道,所以不是流川不是洋平--而是这个人,从二楼看台上撕心裂肺的吼出他的名字。

他的羽翼从那一场比赛之后,就断了。

连带断了跟狐狸的一切一切--


****


流川升上美国的大学,没有再遇过那两个人。

临行美国前,他被老爹叫回湘北,意外被新任经理抓住。

经理给了他一枚扣子,面无表情的自己直觉就要说不。

她只瞪了自己一眼。 「在你柜里找到的。」

流川怔忡,经理直接把扣子塞进他手心。

冰凉到底--却烫了手。

流川觉得手心几乎要烧灼起来---


「第二枚扣子的意思是,我把心献给你。」
那天樱木这么说。
  
流川站起身,拍拍灰污,转头看了樱木一眼。 「不回教室?」

樱木摇头,同样起身,突起的狂风把他的制服吹开,露出白色内衬。
 
「把衣服穿好吧你。」
 
樱木一瞪眼。 「做什么跟洋平说一样的话?」
  
「因为不想让白痴污了眼睛。」流川面无表情。
 
「本天才的扣子不见了啦!」气呼呼的大喊,眼神却闪动某种情感,某种流川说不出明白的情感。 「--早就不见了。」
  

一直以为他的扣子送给了谁。
  
一直不明白他为什么不补上新的扣子。

流川握紧手里的东西,闭起眼,几乎无法呼吸---


*****


洋平跟樱木上了同所大学。樱木重考,是一年级生,仙道三年级,水户二年级。

樱木有意无意闪躲着他,明知是自己此生最好友人--却无法再面对。

”对不起”说不出口。

因为太懂洋平的感情,所以更加无法说出抱歉。

那是一种污辱!

水户像明白似的,除了头一次在餐厅巧遇过外,开学后,他们没有再见过。

「花道。」仙道从浴室走出。 「去信箱看看有没有信好不好?我今天忘了看。」

樱木出了门,打开信箱,空无一物。

只有一枚闪亮的黑色纽扣。


  
伸出手,抓紧了。

放不开。

那是谁人的心?
 

  L - 黎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