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流花]之后

(4 次投票)

作者:小宝 周二, 2010年 05月 25日 17:40

现在是冬天,我的生日快到了。

今天穿姐姐买的,白绒外套。因为她一直叫我穿上,我只好穿。

她说,我穿黑色套头的衣服,然后搭这件外套,感觉很好看。听她这么说,我虽然心里其实有点得意,不过脸上,还是照常没反应。

她也很习惯,我本来就不太爱理人,不过,她一直都对我很好,这个我晓得。


今天,学校放假,也没有社团练习。我本来是要跟仙道一对一练球,不过仙道说,他女朋友找他,所以改约下次。他的女朋友好像就是相田的姐姐吧?不清楚。

所以今天其实我已经什么约都没有,不过,我还是骑脚踏车出门了。

穿成姐姐说的,有吸引力的男人,然后出门,我确实是想,有机会的话,可以钓钓马子。

骑着,一直去到热闹的大街,我在一家电影院前面停了脚踏车,然后把车锁锁上,跟脚踏车专用的锁车栏杆一起炼好。

我弯腰,很仔细检查,确定锁链都弄好了,才站直身体。

然后,我就不知道我再来要做什么。

站在电影院前面,不晓得是要进去看场电影吗?可是,到街上来了,还是要去四处晃一下?

我注意到大约十步的距离,有一家柏青哥店,这个时候我身体就有种不自然的感觉,好像受到什么威胁,还是引诱似的,那种,忍不住要去注意那家柏青哥店的压力。

───我知道他最喜欢上柏青哥,所以在想说,不晓得里面是不是会有他?

很努力,我压制自己的眼神,不再去看那家柏青哥店;虽然我知道,我还是一样的,意识到它的存在,即使我不去看。

这种感觉让我很不舒服,很闷,甚至于觉得苦。但是我的承受力强,所以..。


因为急着要闪躲那家柏青哥店,所以那时,我就匆匆忙忙的,在往反方向去逛大街,跟走进电影院去看电影的两个选择中,挑了后者。

也是我决定得很匆促,所以当售票员跟我说,现在有旧经典影展的放映时段,问我要不要看的时候,我就无意识的说「好」了。

拿票之后,我才看到片名,叫做「齐瓦哥医生」,本来马上想,我一定会睡着,可是后来我没睡,而且觉得其实还不错。女主角很漂亮。


出来电影院门口,天已经傍晚了,天空都变成深粉红色。

本来今天特意穿得帅一点,想要钓马子,结果还是自己回家,老样子不变。我是那种会孤老终死的男人吧。

踏步向前去,我看到我的脚踏车被金黄色的光照得很亮。电影院把门口的照明灯都打开了,除了照看板,还有几盏就照行人道。我走到脚踏车旁边开始解车锁,密码锁的号码0401,解锁的时候,每一次,我老是会再想一遍,我干嘛还用这个号码当密码锁?

不过因为解锁的那一剎那间,我不晓得为什么,会有种,感觉到自己心脏在跳动的那种感觉。而且像是上瘾了,会觉得不想戒。

反正,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所以就只是每一次都想一遍,还是没换码。


快晚上,要回家了。明天就会要上课,然后就会要团练,然后就会看到那家伙。

不过我还是不会说什么,什么都不会说。

因为也没有说什么的必要。


每一天时间都很快就过去,今天过完了,就是明天,然后就是后天,大后天,时间其实也没什么。

我自己知道,我是很冷漠的人。


可是,我一直不了解,为什么那时候我会那么疯狂呢?


骑车回到家,姐姐很高兴看到我回来,她一向就是这样,很疼我,我知道。

「有没有女生跟你抛媚眼?」她笑的样子,让我觉得很温暖,很高兴的感觉。

「没有。」我装作不在乎的脸,然后她就像平常一样,伸手来捏我的手臂,然后一边笑一边骂:

「说谎的小子!你眼睛脱窗了对不对?」

我忍不住微笑,不过还是像平常一样,装做不屑给她碰,然后就不理她要走人。姐就在我身后大喊:

「去吃饭,要去吃饭,菜都在厨房,自己去弄热。」

我站住回头撇她一眼,就往楼梯去,装做要上楼,说:「那不吃了。」

「好啦!」姐就像平常一样屈服:「帮你弄热啦!讨厌的小孩!真想揍你!」

再来,就是我很理所当然的,变成跟在她后头进厨房,坐在餐桌边,等着饭菜热好,自动送到我面前。


有时,我会想,可能花道忍受不了我,跟我被家人宠坏有很大的关系吧?

我就是受不了他老是不知道他应该顺我的意,不晓得他为什么不能听我的!

虽然我是这样发了疯的爱他。


知道我喜欢过同性的秘密的,家里只有我姐,其它人都不知道。我们家是望族,一堆亲戚住在一起,房子很大可是什么事情都传来传去,大家都晓得。

我没有被发现是个同性恋因为有我姐掩护我。每次我可能要出状况了,她就帮我想理由,想办法。

所以,也许,我跟花道分手之后,她才终于可以松了口气。

我很对不起她,也没有人像她这样,真的对我好。


所以在分开之后,除了因为自尊心之外,还有我不想再让她难做,也是一个原因──像现在这样,完全漠视樱木花道的存在。

虽然我知道心里我没办法,因为那时爱得太深。


说要分手,是他提出的,因为他忍受不了跟男人做爱。

「感觉真的还是很恶心!」他那时是这么讲。

我记得我那时看着他,低着的脸,涨得红通通的,眼泪也一直在眼眶打转,我本来想去牵他的手,不过要伸手去之前他就发现了,然后马上往后退。

我像是被羞辱了一样的,觉得很受伤。

看着他,有一会,接着我才冷冷的说:

「你说谎。」

他马上抬头起来看我,然后他眼眶里的泪水,就一下子也掉下来。我还是看着他,继续说:

「你是在怕,不是觉得恶心,我知道。」

他立刻就把头又垂下去。但是,看他这个样子,变成我很想哭,心里,觉得很无奈一样,很痛!

那个时候我们在体育馆,只剩下我们,还留下来练球。开始交往的那半年,我只要可以外出就去住在他家,不能去他家的话,就团练后留在体育馆,做爱之后才各自回去。

每一次,在体育馆做的话,他就会很紧张,因为怕被人看见我们,其实我也不是不紧张,可是,我很想抱他,真的很想抱他,不管怎样我都想跟他在一起,多一分钟也好,多一秒也好,我只想跟他做爱,想一直吻他的嘴唇,一直摸遍他全身,把下体挤满在他身体里,让他那里又热又濡湿的感觉,把我包围住,把我刺激得充血兴奋。

我爱他爱得像要疯了,身体也是,心也是。

可是他很害怕。

在体育馆做的时候,他就不肯叫出声,而且像是在赶我一样的,要我快点结束,要快点走。

我们常为了这件事吵,我很生气,因为我不是能常常外出去住在他家里,所以团练后留在体育馆做,真的是比较方便,而且也不用多找什么理由。

可是他就是怕。

不只这件事,平常,要是我们一起走在路上,我不能牵他手,或是,我只不过就是看着他而已,他也会不高兴,说「不要在别人面前这样」。当我对那个队长的妹妹,只不过有一点不满,他就夸张的骂我「情绪化」,说我「爱吃醋」!

可是他难道就不会想想这是谁的错?就只会骂我?!


───我要不是喜欢你,我会这样吗?你当我是什么人,花痴啊?


很多时候我忍不住去想,花道是一点都不爱我的,从头到尾都是我在一厢情愿。但是这么想的时候,心就很痛苦,好像要裂开了,所以,我不敢去想,不愿意去想。

可是最后事实还是证明,是我在一厢情愿。

那天在体育馆,他就跟我提分手了。


我看着他,我们面对面的站着,站很久。

他低着头不敢看我。


───「花,你是爱我的吗?你有爱过我一点点吗?」

这个问题我是这么想问,可是又好害怕他的回答。


那一刻,我真的很丢脸,很不争气的希望,他就算是同情我也好,也不要说他要离开我了,说他愿意继续跟我交往下去。

那一刻,我真想他是女的,或者我是女的,那我们就可以结婚,就可以交往,就不会有人说什么,他也不会像现在这样,无法接受我。


可是现实毕竟是现实,我不是女人,他也不是女人,我们在一起,只会被人说成变态,要幸福根本一点都不可能。

我自己也知道我们不应该在一起,可是我还强要他的爱,是很傻吧。


───如果可以的话,我真想之前就对你温柔一点,体贴一点,少任性一点,这样一来你就不会舍得放弃我。


「再也不行了,流川。」

这是在体育馆站了那么久,我唯一能得到的答案。


之后我没说什么,转身就离开,走人。


要我说什么?说「没关系,我能了解」吗?开什么玩笑?!


───我不能了解!我从来就不能了解!!


我走了,头回都不想回。我不是花痴,不是那种连状况都看不清楚的人。

爱一个人是那么痛苦,人为什么还要谈恋爱呢?

就忘了吧。



之后,我回到过去没有他的日子,上课,团练。虽然有时擦身而过,或是练习时碰触在一起,我都像是无所谓。

他成了一个透明人。


这样的情形,一开始花道明显的很难过,但是后来,他也又开始满脸白痴笑。

其实我离开他,他心里真正是觉得松了口气吧?

想想,也蛮讽刺的。我失恋,两个我最爱的人,反而都觉得如释重负。

我大概,真的是那种会孤老终死的男人。



之后每天还是都一样在过,今天,明天,后天,大后天。时间像是没有什么,一直就这样过了。

我从一开始的几乎崩溃,到现在心情平静,外表看起来也都一直是同一付样子。

没有人知道分手后我想什么,姐姐也不晓得。

可是说实话,其实我自己也不晓得。

我只是把所有的情绪都承受下来,压抑。就是如此罢了。


我没想什么,因为分手之后,对我来说,也就等于没有什么好想。

每天还是一样练球,上课睡觉,把樱木花道当做透明人,即使我心里还是会一直注意到他的存在。


再来,我就只是在等毕业吧。
 

标签:
  X - 小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