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流花]青少年之恋

(8 次投票)

作者:小宝 周二, 2010年 05月 25日 19:30

青少年的恋爱总是纯粹而美好,因此多年以后,散落于各地的我们,仍然想念着那段时光.仿佛是已然陨落,然而又在记忆中,恒常不坠的太阳.


3月11日

小钢珠店.

花道跟洋平一人坐在一台游戏机器前,哗哗的铁珠声,人的谈话嘈杂声,烟味在店里的空间中弥漫着.

洋平向右转头,看向隔壁的花道.

花道正认真的看着机器---他红色的头发浏海微梳起,前额在日光灯照射下很平滑.认真的表情让他一下子看起来像个小学生,嘴还微开着,有些呆呆的样子.

注视花道的水户沉默了一会,伸手到裤袋里掏出一包烟,自己嘴叼了一根,又抽了另一根递给花道.

白色的香烟在花道的眼前方.

``不,洋平,``花道撇撇嘴有点无奈:``谢了.``

``大猩猩不会知道你抽啦!``边说着,洋平还是把烟收回烟盒,搁在机器台子上.

``不是啦!!..我自己要戒烟啦!``樱木``传教``般解释:``篮球员是不能有喝酒抽烟的权力!``

``嗤!``洋平笑了一声:``了不起哦!运动员!``

``呔!那当然!``


说完,两人又各自顾着游戏机.


到傍晚的时候,踏出店口的玻璃自动门,洋平还在后面,花道一转头,看见流川骑着脚踏车在街前的路上,很快过去了.

``咦?``花道自语般说着:``狐狸家不是那个方向吧?``

``....``跟出来的洋平一会没说话,然后,轻描淡写一样的接腔:

``流川现在跟仙道住一起.``

樱木惊讶的回过头,不敢相信的眼睛睁得老大:``狐狸跟仙道!?真的还假的?``

``嗯,``洋平像没看到樱木的惊讶一样:``晴子的一个朋友认识一个其中那一堆迷流川的一个女的,那一个女的又认识另一个其中一堆在陵南迷仙道的一个女的,那一个女的又认识一个男的住仙道家附近,所以...``

话说一半的洋平看向樱木---花道早已经跑到隔壁的小报摊买汽水了.

``这家伙...``洋平抱怨了一声.尔后,淡淡一笑.


3月13日

湘北篮球部,球员更衣室.

樱木今天迟到,被罚练习结束后练运球,所以晚了还没离开.流川今天也留着自己一个人练球.

不过两个人都没说话.

到更衣室,换衣服的时候,樱木看到流川上身到处有淡红色的不规则圆斑遍布.

``那个..不会是..吻痕吧!?``没有``见过世面``的樱木很惊讶似的,一直盯着流川.

流川注意到了,也一下子就像X光一样透视了花道的脑!

``什么?``淡漠的脸上没有表情.

``什么什么?``樱木一时没反应过来.

``白痴,看什么?``流川虽然骂人,却不像是生气的语调,所以樱木也不太发作得起来.

``唔...没有.``转过头去,花道也抓住自己的运动衣角往上拉起,不再注意流川.

可是这次换流川一直看着樱木.

当樱木换下运动短裤,正一脚踏进他的制服裤子的时候,流川突然冒出一句:

``这些是吻痕.``

``磅``的一声,花道失衡摔在地上.流川看了他一眼,脸上还是什么表情都没有的继续换好衣服.

樱木这时候突然觉得,流川枫这人真是有够难理解的!``阴险的狐狸...``这样的话还说得脸不红气不喘,果然是种``奇怪的动物``!

``白痴!``流川面无表情看着坐地上的花道,只丢来这句,然后就走了.

``莫明奇妙!``独自在更衣室的花道发现流川的情绪,也不高兴起来:``死狐狸,我又没怎样!在不高兴什么?...``


不过,樱木没发现自己能知道流川不高兴这一点.


3月15日

湘北校门口.

马路上,一个高大的人影接近中.他的头发是冲天型,黑木炭一样直一样黑的眉毛,平平的横在外国人一样深又好看的眼睛上.他的名字叫做``刺猬头``.

花道的嘴一撇:``嗤!``

双手插在裤袋,不知道为什么今天看到这个仙道特别不高兴.

``什~~么~~东~~西!你!跑来我们学校干嘛!!?``花道语气不善的大喝!

仙道先是微微一惊讶,然后眯着眼温和的微笑:``唷!花道,最近如何?``

``唔?还好...啊!!去你的!我问你来这干嘛!?``樱木因为自己太容易中这个仙道的计了,所以有点生气.

``啊?我来找流川呀.``刺猬头还是笑容可掬.

``唔..``樱木一时有点语塞,看着眼前老自己一岁的男人说不出话来.

一会.

``呃..他..他不在!!``花道口气又粗鲁又凶.

``哦?他今天没来上学呀?唔...那就麻烦了...``刺猬的右手食指抠着自己的脸颊.

``??``花道突然有点纳闷:``他们不是住一起吗?``

``喂!仙道,你...你..你找流川做什么?`` (其实他是想问``你真的跟流川一起住啊?``)

``哦!我要拿这包杀虫药给他带回姨丈家.``刺猬的食指跟中指夹着一个白纸包的一角.

``姨丈?``樱木的五官被一个亮晶晶的问号所取代.

``对,我阿姨跟流川的爸爸结婚了.``

``咦?!!~~~~~~什么!!???``樱木眼睛嘴巴都睁得大大的!这么大的事!

``啊?流川没有告诉你们吗?``刺猬头又用右手食指抠脸.

``没..没..没..``樱木还是眼睛大大的看着仙道,语言功能短暂性不全.

看着花道一会,仙道浅浅的温柔微笑:``那,既然流川不在,花道,要不要跟我一对一呀?``

``啊?``一下子回过神:``一对一?``

``你不是下课了吗?那么早回家也没事吧?``

``唔?..嗯.``花道笨笨的应着.


他忘记今天赤木要帮他补习数学了.


同日深夜两点.

下大雨了.

流川冒着雨跑进湘北高校的体育馆大门,身上衣服都是湿的.

樱木正无精打采的坐在篮球架下,这时惊讶的抬头:

``流川!``

流川没有说话,凝视着樱木.

一会...樱木终于掀动着嘴唇,然后激情的说着:

``你这个混蛋!我擦这么久的地板!现在全被你弄湿了啦!!``

``什..!!大白痴!!!你就只想到这个!??``

``不然咧!我擦了三个小时累得要死,你为什么不把衣服在外面拧干再进来!``

``笨蛋!!``流川唯我独尊枫动怒了...

``死狐狸~~~~~~``樱木倒好像巴不得跟流川打架一样!


四十分钟经过.

体育馆外的雨还是淅沥淅沥的下,樱木跟流川两人各自横倒在体育馆的地板上.


``呼~~呼~~死..死狐狸,你输了!!``樱木先自我宣布胜利.

``呼~~..哼!!..``流川也喘着气,冷哼一声表示不齿樱木的声明.

一会.

``喂..你下雨还跑到这里做什么?脑袋坏掉啊!?``樱木斜眼揪着流川.

``...不,我要来这里擦地板.``流川平静说着,不看樱木.

樱木反而``唰``的一下子恼羞脸红,猛然坐起身!

注意到他这样,流川也慢慢坐起来,不过,还是不说话.

一会.

``仙道吻了我.``樱木突然说道.

空气瞬间变得死寂!!

好一会.

好一会樱木都觉得不太敢转头去看流川,觉得很恐怖!

``然后?``冰箱冷冻柜一样的声音.

``...不过我不喜欢他.``樱木很诚实的赶快回答,只是真正想讲的还是讲不出来!

一下子换成流川觉得有压力了,有点呼吸不顺畅一样.

``哦?``应了这一声,流川也不敢再接着问真正想问的话.

然后两人沉默了好久.

``你..你不觉得被男的亲很怪吗?``樱木支支吾吾的问着.

体育馆外的雨淅沥淅沥的下着.

``唔..还好..``隔了十几秒,流川看着地板这样子回答了.

樱木一听觉得好像该惊讶,可是事实上又好像放心了,嘴里有一口涎液想吞又不知为什么突然间觉得吞咽困难!


其实流川会下雨的晚上跑出来,是因为赤木打电话到流川家问樱木今天是不是有找流川一对一,他到樱木家要帮他补习,等到快半夜还不见人!流川担心樱木,出来找他.

之前因为流川的爸爸跟仙道的阿姨新婚,所以为了让爸妈有幸福的蜜月,仙道的妈妈要流川去她家住,结果仙道家闹虫咬人,仙道一家(包括暂住的流川)每个人身上都被咬得一堆红斑!

终于昨天流川枫可以回自己家了,不过仙道妈担心流川枫会把自己家里的虫带进新婚夫妇房里,那就不好了!所以,就叫了自己的刺猬儿子拿杀虫药来给流川.


``你觉得..仙道怎么样?``樱木突然问着.

流川冷冷的看着樱木.

``我是说..``樱木搔着头:``你们这阵子不是都一起..你..你不是住他家吗?``虽然仙道说喜欢自己,不过,樱木不知道流川他..是怎么想呢?

``不怎么样.``其实流川发现仙道人不错,不过现在这种状况当然不可能褒奖情敌了!

``哦?..唔..``樱木头发都搔落了两根,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体育馆外的雨淅沥淅沥的下着.

``哈啾!``浑身湿透的流川打了个喷嚏.

``啊!狐狸!把衣服脱下来!你会感冒!``樱木一边说着一边脱了自己上衣要借流川.一手把脱下的T-shirt递到流川眼前时,流川枫却还是一动也不动的看着自己!

突然,像这件自己的上衣会烫手一样,一下子把它扔给流川,转过头不再看他.


体育馆外的雨淅沥淅沥的下着.


安静的馆里,只有流川的湿衣服正褪下的声音,樱木别着脸,看着远处的墙角,心里不知道为什么很紧张!

就这样坐在馆里,樱木双臂抱着自己上身,真的是有点冷,可是下雨了,也不能出去.

``哈啾!``流川又打了一个喷嚏.

樱木转头一看马上又转回来!---流川身上除了自己那件T-shirt,其它都脱光了!

``你..你不冷啊!!``樱木大叫,眼神``很凶悍``的看着墙壁!...

``不然你裤子也借我.``流川无所谓一样的说着.

``你这家伙!不知道感恩的东西!!``樱木还是很生气的看着墙壁怒吼...

手微掩着嘴,流川偷偷笑了!

``不过,心情真是愉快哪!``虽然半夜四处冒雨的找这个白痴,见到他了又是打一架,可是,真好!

在樱木的旁边感觉就是这么轻松...


这场雨下了一整夜,所以流川和樱木一整夜待在体育馆里没出去.也因为体育馆太冷了,后来睡着了的两人,不知不觉中就紧挨在一起,身体贴着对方取暖.


青少年的恋爱总是如此纯粹美好,即使陨落,却总会常注在我们记忆中,如恒常不坠的太阳.


...是不会忘记的一种感觉吧?
 

标签:
  X - 小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