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流花]樱花雨 1-12

(1 次投票)

作者:妖精鸟 周二, 2010年 05月 25日 21:29

页面导航
[流花]樱花雨 1-12
章7-章12
全部页面

【1】


记忆,对流川而言,只不过是一百七十二天无聊片段的堆积。

至于一百七十二天以前的七千三百二十五天,则是三百八十九天的沉睡,以及六千九百三十六天的空白……

流川所有的记忆,是从一片苍白中开始的。
苍白的天花板,苍白的床单,苍白的空气,以及……苍白的记 忆……
然后,是嘈杂的脚步,匆忙的人群。
然后,是一个悲伤的女人,和一个冷漠的男人──
自称是他“母亲”和“父亲”的人。
陌生的人。
陌生的,在这个世界上,一切的一切,对他来说都是陌生的。
他不认识任何东西,任何人,包括……他自己……
世界对他而言,也是苍白的……


后来,他们,自称是他“父母”的人,把他带到了一个华丽但陌生的地方。
他们说,那是他的“家”。
他们叫他“枫”──“流川枫”。
他们说,那是他的名字。
他们告诉他,他有“遗传性失忆症”,他已经昏睡了三百八十九天。
他们说,他丧失了所有记忆。
……

他们,确切的说,是那个悲伤而美丽的女人,一直在不停地说,仿佛要把他失掉的二十年的记忆全部放回他的脑中。
然而,他并不那么渴望,他只是觉得烦。

真的很烦。

他并不想了解这个世界上的一切,他并不觉得那些东西对他有多大的意义。
“母亲”也好,“父亲”也好,对他来说,没有意义。
“家”,对他来说,没有意义。
“流川枫”这个名字,对他来说,没有意义。
“遗传性失忆症”,对他来说,没有意义。
……
他的记忆,只是一片苍白,苍白的让他觉得,活着,同样没有意义。


于是,他决定去睡觉。
丢下“他的父母”,去那个据说是“他的房间”的屋子里睡觉。


最后闪过他脑海的,是一个奇怪的想法──
或许,他失掉的不止是记忆……

 
【2】


如果有一天,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的头脑里一片空白,对于过去你没有丝毫的记忆,不知道自己是谁,不知道自己在哪儿,不知道周围的一切对你是怎样的存在。
世界变得陌生起来,陌生得让你觉得自己并不属于这里。
你会怎么样呢?
惊恐,无助,暴走,或是振奋?!

继续睡觉。
这就是流川的选择。


闭上眼睛,不去看那陌生的世界,不去听那烦人的声音,不去感受那冰冷的空气,不去想那存在的不存在的过去……
闭上眼睛,把自己陷入虚空的境界里,感觉像回到了自己沉睡的那个梦里,冰冷而遥远的梦里……


“我做了一个梦,一个很长很长的梦……
在梦中,我不停的追逐太阳……是的,太阳……一抹火红的身影……
我不停地追……不停地追……
却一直没有追上……”

流川对仙道说这些的时候,仙道正悠闲地泡着两杯咖啡。

“后来呢?”仙道把一杯咖啡放到流川面前。
“醒了。”流川低着头,淡淡地,仿佛在说着一件完全无关自己的事。
“所以,你常常想睡觉?”仙道轻轻地喝了一口咖啡,恩,好香,我泡咖啡的技术越来越好了!仙道心满意足地靠在沙发上细细地品味着咖啡,微笑着看着对面黑发的男子。

流川依旧低着头,好象在研究面前咖啡的颜色似的,并没有回答他的医生的话。

睡觉,喜欢吗?不知道,只是觉得,如果是在梦中的话,就可以继续追逐那抹火红的身影吧。说不定哪一天,哪一天……能够把太阳追到也不一定。
能够把那抹火红,抓在手中……
就算会被灼烧而死,也想把那抹火红,紧紧地,紧紧地抓在手里。

但为甚麽要对这个男人说这些呢?!

这个总带着不可捉摸的笑容的男人,这个让自己不舒服的男人。
或许,是一种感觉吧,一种奇怪的感觉──
如果是这个男人的话……
如果是这个男人的话,应该会明白吧!

可是,明白什么呢?连流川自己也不知道。
或许,就是自己不知道的东西……
……例如……
那个冰冷而遥远的梦……
以及,梦中那抹火红的身影……
 

 

【3】


看着熟睡中的少年……
宽大的棉衣下比以前更加纤细的身体,白皙的肌肤是大理石般无机质的苍白──
美丽而冰冷的娃娃……
没有灵魂的娃娃……

少年不舒服地扭动着身体,眼球在眼皮下不安的转动着。
“又在做梦了吗,我的睡美人?”
拂过少年紧皱地眉头,动作轻柔得象情人的吻。
“还是不可以吗,不可以忘记他吗……
不要……再想了……忘了那个人吧……
我会……
好好照顾你的……”


一如既往的睡觉,一如既往的做梦,一如既往的在快要抓住那抹火红的身影的刹那醒来。
流川无法分清昨天和今天的差别,日子只是一天一天,机械地重复……
即便如此,流川也并不介意。
相对来说,他比较介意的是,醒来后第一眼看见的,竟然是这个男人。

讨厌的男人。

从母亲把这个男人带回家,从第一眼起,流川就讨厌这个男人。
没来由的讨厌──
讨厌他嚣张的朝天发,讨厌他漫不经心的微笑,讨厌他饶有兴趣探索的眼神,甚至他不算难看的(是帅吧)脸一并讨厌。
但,当这所有的“讨厌”加在一起时,流川竟奇迹般的接受了这个男人。

仙道彰,他接受的第一个人。

其实,流川也很奇怪,还是医大三年级学生的仙道彰为什么会成为他的心理医生──虽然他并不认为他需要什么心理医生。
不过与其花时间去思考这类麻烦的问题,流川倒宁愿在阳光下睡觉。
但不管怎么说,仙道就这样闯进了流川机械重复的生活,虽然大多数时候流川对他视而不见,可仙道却总是在流川面前晃来晃去,让他想忽略这笑得像白痴的脸都不行。
仙道的表现有超乎寻常的耐心,和执着。


“你很闲吗?”流川冰冷的声音透露着不快,为什么每次睡醒都会看见这个讨厌的家伙,不,感觉上像被他吵醒似的。
“怕你一个人会寂寞啊!”仙道展开他最迷人的微笑。
白痴,流川不耐地白了仙道一眼。
“喂,你刚才又做梦了吗?”还是睡着的时候比较可爱,仙道在心里暗叹,但为了保住性命,好还是不要说出来的好。
“……”
“还是那个梦?”
“……”

流川觉得很烦躁,每次都是在最后的刹那醒来,每次都是……永远也抓不住,自己想要得东西。
仙道深深地望了面色阴沉的流川一眼──
“一般来说,在梦里仍念念不忘的东西,应该是……自己最重要的东西吧!!”


最……重要的……东西?流川困惑地皱了皱眉,最……重要的……什么呢?我的生命中有过这样的存在吗?会是……什么样的东西呢?为什么会不记得了呢?……如果……如果,真的重要的话……为什么会不记得呢……


冰凉的感触打断了流川的思考,一只有力的手抬起了他的头,直面的,是一张超认真的脸,锐利而霸道的眼神仿佛要探究他灵魂的最深处……
“你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吗?从前的事,全都不记得了吗?”
从未有过的认真,让流川下意识的避开那个陌生的目光,那样的仙道,是他所不认识的,让他不由自主抗拒的仙道……
“无情的家伙啊!”仙道松开了手,脸上又露出漫不经心的微笑。
流川不由松了口气。
他在怕什么,他自己也说不清楚。
逃避着仙道目光的流川并没有留意到仙道眼中一闪而过的悲伤……


仙道转过身,望着窗外干净如洗的的天空,似乎在思索一个亘古的问题。
“我想……”仙道的声音仿佛从很遥远的地方传来,在空气中透着不真实。
“我知道你梦中燃烧的火红是什么……”

什么?!

流川望着窗前逆光的身影,他突然觉得仙道很像黑天使!
然后,他就为自己在这种时侯竟有这种奇怪的想法而感到好笑。
但他笑不出来,他觉得自己像是在等待最后的审判……
是什么呢……

“是你…………最爱的……樱……”


【4】


“樱花开了,要一起去看樱吗,流川君?”
“樱?!”
“是的,你最爱的……樱……”

空旷的原野蔚蓝的风正无拘无束地吹,阳光遍洒的小径,铺满粉红色的花瓣,盛开的樱树在阳光下流动着梦幻般的色彩,似乎整个大地都笼罩在粉红色的荧光中。

“很美丽,对不对?!”仙道微笑着望着身边的流川,看着流川被樱所吸引的目光,笑意就更深了。

流川君,请好好欣赏“你最爱的樱”吧!
伸展了一下身体,仙道懒洋洋地沐浴在阳光中……
说起来,第一次见到那个人,也是这样一个阳光遍洒的午后吧……

红发的男孩狂妄地叫嚣着:“本天才一定会打败你的!!哈哈哈~~~~````”
有趣的家伙!
明明张着一副超不良的样子,却有着一双清澈明亮的眼眸,以及,像孩子一样纯真无垢的笑容。还有……一头在阳光下格外耀眼的火红的头发。
“记住,我就是天才──樱`木`花`道!!”
天才吗?真的是很有趣的家伙啊!!
那灿烂的笑容真的让人一辈子都忘不掉呢!
因为,他身上有……

“阳光的味道!”

呃?!仙道一惊,猛地转过头──你说什么──

流川微仰着头站在樱花树下,粉红的樱花飞散在他的周围,轻拂过他柔顺的黑发,苍白的脸庞,纤细的身体,或许还有……他空白的记忆……
飘散的,轻柔的……
樱花雨……


“你刚才说什么?!”
“樱花,有阳光的味道!”


流川静静地站在樱花树下,默默地注视着眼前飘散的粉红的花瓣。
──你……最爱的樱……

粉红的樱花,透着丝丝缕缕如雾般的阳光,凄凄迷迷地把天与地抱了个满怀。
──是你,最重要的东西吧……

为什么,不记得了……
仿佛安慰他似的,一片樱瓣落在流川脸上,轻轻柔柔地划过,像情人温柔的抚摩。
久违了的感触。

流川仰起头,任樱花落在他的脸上,身上。他渴望这种感触──
感觉……很温暖。
喜欢樱的味道,带着阳光的味道。
很熟悉,很安全的……味道。

但是……

“你怎么了?!”仙道不确定地问。
刚才,似乎看见一颗晶莹的泪水滑过流川的脸庞,但很快地消失在了樱花雨中。

是错觉吗?
不,不是的,因为更多的泪水从流川脸上无声地滑过和着樱花一起坠落。

“怎么了,为什么突然哭了呢?!”
流川做梦般迷离的眼神浮出一丝不解。

“咦,你不知道自己在流泪吗?”

流泪?我吗?流川下意识地抹了抹脸,湿湿的,冰凉的……
这是……泪?!我在流泪?!为什么?!
不知道怎么了。
只是──
莫名的悲伤……
止不住的悲伤……

“看樱花也会感动得哭吗,我不记得的你是这样得人啊!”仙道修长的手指拂过流川白皙的脸,温柔地替他擦去泪水。
流川并没有阻止仙道过于亲昵的接触,他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这样也能做梦啊,仙道轻声地笑了,但仅止于此哦,流川君。


“风大了,我们回去吧!”仙道脱下外套披在流川单薄的身上“是我带你出来的,你要是感冒了,我就没法交代了──我可是答应过人要好好照顾你的……”

流川不理会仙道喋喋不休地唠叨──
回去?!不要!!
不想……离开这里……
不想离开……


好不容易把流川拉上了车,仙道这才松了口气。
如果流川因此而感冒的话──说道这个,流川似乎打从昏睡醒来以后,体质就一直很差,是后遗症什么的吗?改天就算绑也要把他绑去医院做一下全面检查──如果他感冒的话,自己会被人杀掉也不一定。唉,这头医生也不好当啊!!

“流川,会不会很累?!”不放心地问,那家伙从上车以后就很安静──虽然他平时也很沉默的说。
没有得到回答,转过头,却发现身边的人早已不知什么时候睡着了。
拨开额前垂落的黑发,轻轻地拭了拭额头,还好,没有发烧。打开空调,看着少年苍白的睡脸,仙道无奈地叹了口气──

这个世界对你而言,就这么没吸引力吗?
还是,只有在梦里,你才能更靠近心中的憧憬……
固执的家伙啊,非追到那个火红的身影不可吗?
不是……已经被抛下了吗……
你最重要的人,把你交给我了啊!
所以……忘掉他吧!!


“当那个性格别扭的小孩的保姆很累吧,仙道君?”
“呵呵,你还是很讨厌他啊!”
“不是讨厌,只是不喜欢而已。”
“是吗?……今天,我带他去看了樱花。”
“樱花?!”
“他老是做梦,这样可不行哦!作为他的医生,我应该要对他的健康负责,不是吗?”
“樱~~`花吗?哈哈~`不愧是心理系的高才生啊!!”
“他可是我最重要的病人呢!”
“对了,前几天三井和宫城他们来看过花道。”
“呃?”
“他们说这个周末是安西教练的生日,他们打算趁机聚一聚……”
“他们是想……”
“他们希望流川能去!”
“这样啊!”
“流川……好象还没见过湘北的那群人吧。”
“恩,赤木他们来过,但被流川夫人拒绝了。”
“那,要告诉你的宝贝病人吗?”
“……,樱木……也希望流川能去吧!”
“是的……,我想,是的!”
“知道了。”
“那么,流川那家伙就麻烦你了。”
“恩。…… , 好好……照顾樱木……”
“当然,我会一直守着他的……一直……”

 

【5】


我以为我在追逐太阳,
那人却告诉我,我是在寻找樱
──赤红如血的樱。
我以为我可以不再做梦,
可是,
我听见樱的哭泣,
小声的,
消失在风中的哭泣……
“请问二位要点儿什么?”
面对眼前肆无忌惮地盯着他们猛看,一副色女样的服务生,仙道习惯的保持着招牌微笑──尽管一滴冷汗已在他的脑后形成。
“恩~`那……”
“两杯可乐。”冷漠干净的声音意外的从旁边传来。
对面的黑发男子漠然地望着窗外,长长的刘海在眼前形成阴影。
如果不是太了解他阴沉的性格,仙道真会怀疑刚才只是自己的幻听而已。
看着服务生痴迷地望着流川发呆,仙道无可奈何地笑了笑,不可否认,那个成天一脸酷像的流川的确很漂亮啊。
“小姐,小姐……”
“啊,对……对不起!”
在仙道低沉磁性的嗓音召唤下,服务生终于回过神来,不知是兴奋还是羞涩,一张脸涨的通红。
“那么,就两杯可乐好了!”
仙道带着迷人的微笑亲切地对她说道──应付这种女孩子,要比应付那个别扭的小孩轻松多了!

“流川,你什么时候喜欢可乐了?”仙道随口问道,他记得……
“不是你……”目光仍停留在光晕流动的街上,流川反射性地回答,却在下一秒猛地停住了话,转过头紧紧盯住仙道,然后仿佛意识到什么,眼神一黯,慌乱而无措地避开仙道的目光。
真像一只突然掉进陷阱的狐狸啊。
仙道在心里暗想。
恩……狐狸吗?
果然还是那只狐狸呢……
“原来流川君还记得我最喜欢和可乐啊,真是高兴呢!”
仙道露出兴奋感动的表情,轻松地笑道,却有意无意的加重了“我最喜欢”四个字。
这样,他该会安心一点吧!
“白痴!”流川看了仙道一眼,很快地又望向了窗外,神情是一如既往的冷漠,仿佛刚才的不安并不曾发生。

午后的咖啡屋中,两个年轻的男子静静地对坐着。
一片寂静中,只有冰块轻碰玻璃杯的声音。
长长地在心里叹了口气,
仙道喝了一口手中冰凉的可乐──
带着强烈刺激性的甜味,
有点苦涩……
还是绿茶那种清纯的味道比较好呢。
看了看对面吸着可乐发呆──或许是睡觉吧──的流川,
淡淡地再喝了一口。
果然还是不习惯呢!
阳光从落地的玻璃窗透了过来,调整了一下姿势,更舒服地沐浴在阳光之中……!
很怀念的感觉呢!
喜欢这种甜甜的味道的人,
是樱木吧……

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记得上次拉着流川去超市买东西,说着无聊的流川,却还是一边抱怨一边无意识地拿了一大堆甜食。
其实他知道,流川是不吃甜食的。
喜欢甜食的人,
是樱木
──像小孩子一样的樱木。

习惯还真是一种可怕的东西啊!
记忆,可以忘记。
习惯,却是溶进血液里,永远流动的东西。

 
【6】


And if it's true
I have gone away
You will be strong and brave
Love has shown on my face
And that can never be erased
午后的咖啡物显得有些清闲,温柔而悲伤的歌声在小屋中轻轻地流泻。
“流川……”仙道略低的声音象窗外的阳光一样庸懒。
黑发的男子闭着眼靠在椅子上,似乎并没因空气的波动而惊醒。
“……昨天的聚会怎么样?”
如果不主动问的话,那家伙会什么也不说的──比以前还沉默的性格!!
没有睁眼,只是长而好看的睫毛微微地颤动了一下……
聚会?!
是指安西教练的生日吧。
最后,还是去了。
虽然觉得聚会什么的很无聊,但仙道坚持认为他应该去,理由是教练是他最敬重得人之类的吧,还有……
“因为你们曾经拥有一个共同的名字和梦想──湘北篮球队,全国制霸!”
──仙道似乎是这样说的。
“你们”,很不习惯的说法。
湘北……篮球……全国制霸……
这些,和他又有什么关系呢?
他比较感兴趣的,倒是阳光下一块能够睡得很舒服的空地。
但是最后还是去了……
怎么样?
“就是那样啊。”流川很干脆的回答。
那样是哪样啊,仙道无力地放弃了继续询问的打算,真是不坦率的小孩。

“已经……无法再打篮球了!
医生说:你虽然清醒过来,但情况并不容乐观,特别是你虚弱的身体,已经无法再承受剧烈的运动了……所以……不能再打球了……
会不会很难过?!
曾说过要做日本第一呢!
NBA……无法再去了吧……
会很遗憾,还是……
不甘心……”
“不,没所谓……
已经……不重要了!
没所谓的……”
不重要了,是吗?!
原来,已经不重要了啊……

我们,还是因为篮球才认识的呢。
那时侯,你常来找我打球,冰冷却执拗的要和我ONE ON ONE,说着要打倒我,成为日本第一,去美国之类的话,很输不起的样子!
其实,我喜欢你来找我打球,很喜欢和你打球,很喜欢看你打球──
你骄傲的样子,认真的样子,冷漠的样子,寂寞的样子……
我都看得很仔细。
就像在看……
另一个自己。
有次越野问我,是不是喜欢上了你。
我笑着说,是啊!
真的,我喜欢你──
就像喜欢我自己。
骄傲也好,寂寞也罢,其实,我们是同一类人。
真的很像啊!
你也察觉到了吧,所以才会来找我打球,是吧?!
人们说我们是天才,其实是他们没见过真正的天才。
所谓“天才”这种人,应该是指他才对。
他究竟是怎样一种人,我到现在都还没想明白。
总是做出一些有违常例让人哭笑不得的事,谁也不知道他下一步又会做出什么惊人的举动,但在他这些乱来的行为后边,往往给人意想不到的惊喜。
他总是不断给人惊喜。
让人的注意力无法从他身上移开,仿佛,只要看着他,就能看见奇迹。
樱木花道,他本身,就是一个奇迹。
自信灿烂的笑容,毫无杂质的眼昧,火焰般燃烧的红发……
美丽而单纯的动物。
“天才”,是指这样的人吧!
至少,我是这样认为的。
我想,你一定也是──虽然你整天喊他“白痴”……
所以,眼睛才会怎么也离不开那个人。
紧紧地,注视着他的一举一动,一笑一颦。
甚至忘记了呼吸。
当心脏感觉到痛的时候,已经,被那赤红的火焰所缠绕,如飞蛾般,无法逃脱那致命的吸引。
那天你突然对我说不去美国了,我长长地打了一个哈欠。
果然如此。
──是因为他的缘故吧。听说他的背伤又复发了,不能再打球了是吧,所以想留下来,留身边对吧。
就这样放弃你的梦想了吗?
不是说要以日本第一的身份要去NBA吗?
你低着头,垂落的刘海挡住了眼睛,看不到眼中的神色──
──那个……等解决了你再说啊。
我突然觉得你那时的样子好可爱,于是忍不挠住乱了你柔顺的黑发,你望着我露出困惑的表情,我却笑得更是开心。
──是这样啊,可是怎么办呢,流川君。
──我已经决定,不再打篮球了啊!

我们,是同一类人呢!

 



  Y - 妖精鸟

最近更新

[流泽花]末日穷途   樱之枫叶
[牧淸花]狮子VS花豹   小南
[仙花]Morning Kiss   靠谱的大爷
[仙花]忠与不忠   windning
[ALL花] 不公   凤阳凤歌

随机文章

[流+花]水之精灵——水晶的记忆   风舞樱
那些小短篇   漫蔓
[仙花]心意   风舞樱
[流花]轮回   月流辉
[流花]私奔之旅   临水照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