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流花]心语-昨日重现

(1 次投票)

作者:ameng 周六, 2010年 05月 29日 21:28

【心语-昨日重现】

 
以此文献给我最好的朋友why

亲爱的狐狸,
我很怀念和你在一起的日子,虽然你还没出发到美国,但这已经是计划中的事了。
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们之间慢慢分离,从你决定去美国而我决定留下吧,或许更早,从我们开始为了自己未来的5年选择时,尤其那个时候,我又和晴子谈起了了恋爱。
我们都知道,会有这么一步,只是,我怎么想,也不知道它真的会来临,会象撕裂自己的人生,会发现什么准备,再多准备都是没有用的。
我过上了我自己过去甚至无从梦想的生活,对我来说,每天可以打着自己喜欢的篮球,有了足够的金钱可以随心所欲的花用,闲暇时和朋友一起去打打柏青哥,身边还陪伴着自己的梦中情人,一切看起来都是那么的完满。
可是,我开始怀疑,这真的是我要的吗,生活,慢慢成为一种程式,一点点重复,没有自己随性的选择。
我知道了许多要得到的东西要付出的代价,我也可以轻易做到,比如,我可以在三个月内努力从一个什么都不懂得门外汉,发展成为一个个人人注目的篮球手;再比如,我可以忍耐撕裂般疼痛的复建,只为再次回到篮球场。可是,我失去了对生活的掌控感,失去了那曾经推动我一次次去完成不可能的“奇迹”的动力。
不能在球场上和人肆无忌弹的吵嘴打架、不能大声狂喊“我是天才”、不能很放肆的说不,我会笑得很爽朗,即使对面的是我内心里一直瞧不起的人;会和队友开低俗的玩笑,会笑着说没问题,您说得很对,我一定照办。……
我知道将来的人生就是这样的,应该是这样的,这是没有避开的选择的。
但是,我还想犹豫,还想拖延,还想试着说不。
你对于我,不止只是搭档、对手这样简单,我们之间,是对方的镜子,知道自己的梦想、回忆、希望和未来,或是看到自己曾进想的,却不能做到的事情在对方身上实现。总有一半的人叹息着说,天啊,这两个人是天敌啊,怎么总也处不到一块呢?剩下的一半会笑眯眯的暧昧的说,他们两个是天生的“冤家”。或许,就是因为我们太相像而又互补,所以,我们会连带的重视着对方,吸引或排斥,这是自恋的一种吗?
所以,我怀念你,更多的是,我怀念自己的过去,怀念自己。
那么你呢
在身边
在异乡
看着我慢慢变化
我们有多久没有好好谈心(打架?)了
有多久
我们因为很多事忘了和对方问好(斗嘴?)
我很担心,这样
我们会忘了过去的自己

白痴,现在想一想,我们能聚在一起,进而相知成为好友(?),真的是缘分。而现在,时空的阻隔成为我们之间最大的鸿沟,还是天意,这不是我们能掌握的,所以,我们只能接受,尽管无奈。
一直记得,过去的某一天,你我还有仙道在麦当劳聊天的情形,记得那天的天空是那么的又高又蓝,很灿烂的阳光透过明净的玻璃窗照进来,我们一起吃掉了一大堆的食物,正在懒洋洋的有一根没一根的吃着薯条,你们俩爱沾着番茄酱,我偏爱原味,明明已经很撑了,我们两个还是为了谁吃得更多的的无聊问题而赌气硬吃,说实话,这时候的薯条真的一点也不好吃了。我们聊到了过去的朋友,聊到了缘分,聊到了我们的未来(主要还是你们两个在说),你们都说毕业的时候很难过,你们说不想失去过去的朋友;我说一般般,失去的我不强求,然后仙道笑眯眯的说我“冷心”。
我一直记得,不是记恨,而是,很奇异的,我自己也承认,或者说,我宁可作这样的人,这样,伤心会少很多。还有还有,有一次你喝醉了评论我“素心交友,侠义为人”,当时我很高兴,那是第一次从你嘴里听到对我的正面评价——尽管后来知道你这个肚子里没有一滴墨水的大白痴把这句话说反了,应该是“素心为人,侠义交友”,我还是喜欢开始的说法。素心交友,就是这样吧,不强求什么,顺其自然,因为很多事真的不是我们能做主的,素心,那么,很多事都能容易些。
因为不求未来,所以更要把握现在,我们还在一起的现在,我们还是对方最好的搭档/伙伴/朋友/敌人的现在,一起去面对各种各样的困难与挫折,荣耀与失败。遇到问题,第一个来找我,哪怕是一起打一架;而我,有任何的不顺心也只会去找你(打架?!),我的最好的也是唯一的搭档兼朋友。
至于未来,何必担心?
但是,我真的真的不想失去你,我的最好的朋友,最重要的搭档。我未来还会碰到许许多多的人,但那都不是你,不是那个红头发的白痴了。所以,我越来越排斥你的赤木晴子(拜你一天十几遍地在我耳边狂轰乱炸,我终于记住了她的名字),因为她在把你从我身边拉走。我不会怨恨老天的安排让我们分开,这也是我们自己的选择。但是,我无法容忍被一个女生插进来分化我们,即使我知道他是你爱的人。我一直无法原谅他对你对你的告白,你知道的,虽然你从来什么都不说。
你曾经说过,只要我们都还喜爱着篮球,都还朝向同一个目标前进,我们基本上不会变成陌路人。这给了我很大的安慰,但是晴子的存在却使我发现,即使我们不分开,你的心中也会出现更重要的人,存在比我——你的最好的搭档更重要的人,这使我很失落。
你总是在责怪我不给晴子好脸色看,虽然自从我们升上高三当上球队的正副队长后已经很少在人前大打出手(私底下的不算),但为了这件事,我们还是没有少吵架。你老是很冠冕堂皇的说晴子是球队的经理,队长跟经理处得好一点对球队的团结很重要,作为义务也该让让她,虽然你从不觉得晴子那里得罪了我——哼,你倒是开始顾全大局了,那球队的皇牌搭档、正副队长之间的关系对球队就不重要了?怎么从来不见你让过我?
其实,我不是对晴子有意见,她的确很称职,无论是球队经理的角色还是你的女朋友的角色;也不是对你有什么仇恨,相处了这么久,你那种色厉内荏的的个性还会不清楚吗?我们之间的矛盾什么时候过夜了?我只是惶恐,我不想失去你。我怕有一天,流川枫三个子在你的心里变成了没有任何特殊意义的符号,这是我最无法忍受的事情。
我想占据你心中最特殊的那个位置,即使我们会分开。我不知道这是不是那些女人们说的“禁忌之爱”,这不重要。
我只想,在未来的某一天,我们两个还能坐在明亮的麦当劳餐厅里,一起吃薯条。最好能放着和那天一样的音乐,很好听——那首歌叫什么来着?对了,Yesterday
Once More——昨日重现。

 


--END--
标签:
  花之乐园历年征文 - 2003年花受征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