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仙花]轻夏

(3 次投票)

作者:三七 2010-05-29, 周六 22:42

【轻夏】 


喜欢你……
喜欢你,真的喜欢你——声音焦虑的卡在喉头,说不出来,不管怎样都无法说出来。黑暗笼罩所有视线,朦朦胧胧中,微弱的红色身影在前面行走,仿佛离开,也仿佛要到身边来——

——喜欢你——

不能说话,不能移动脚步,只好眼睁睁看着红色的头发慢慢转过去,一点一点没入黯淡的,看不见尽头的浓雾;明明是浅短的头发,怎么会飘扬起来呢……也许风大,明亮的颜色渐渐变得稀薄,再也看不见了……
懊恼堵塞胸口,只能瑟缩躲避在角落的卑怯让他一遍一遍自责,强烈的后悔让全身颤抖起来,我,喜欢你……

 

夏天亮得很早,轻薄的光线还有一丝微蓝,透过清亮的云片几乎就在眨眼间变成绯淡的红,太阳慵懒的酡红,明亮柔和,像梦里那人叫人眷恋的色彩——仙道翻身,将梦里的残影与未醒的恍惚一同压入心底深处——什么梦嘛,哈哈……试图搜寻模糊的人影,却在心悸中陡然停止——“不是吧……一个梦而已,仅仅是梦 ……”


喜欢你……梦里重重叠叠几乎淹没自己的声音在耳边悄悄低语,像捣蛋的小恶魔叫人心浮气躁,偏偏舍不得赶它离去。喜欢你……心头涌动春水一样的波潮,反反复复强调一泓柔情的存在,怎么也抹杀不了。
被竭力遗忘(至少他以为忘记了)的影子似曾相识,不见眉眼,不见肌肤,独剩浅亮的红色宛然安静,如水里涟漪微漾,似远别期待一个重逢,或许能惊喜相遇,一切于无言中开始……


“仙道……仙道!!”
被猛推一把才清醒过来,仙道擦去额头的汗,掩饰微微颤抖的双手,抱歉的笑:“对不起,我分心了。”
“你……”田冈一下没有力气,重新坐回椅子上挥舞双手,“如果再有第二次,你就留下来单独训练!”
“好的,教练。”知道自己没有专心,仙道向队友露出一个歉意的微笑,“那么,我们继续练习吧!”


太阳很快炙热起来,毫不客气的在清晨就将火辣泼洒;幸而还有海风——奔跑,起跳,大量流汗后被风柔柔吹拂,于是心里明净起来;竟然,喜欢上了夏日呢……

“你在想什么?”福田在休息的时候,把头埋在水里冲洗,胡乱甩开水珠他注视仙道,忽然问。
“咦?什么?”仙道怔了怔,回视他的表情,不由自主微笑,“没……没有想什么……”
“是吗?最近你常常在练习的时候分心啊;身为队长,你的表现有点奇怪!”
“哦哦,知道了……很抱歉给你们造成困扰,我会注意的。”
“过几天我们会跟湘北打一场练习赛……”眯起眼,福田装作没有看见仙道忽然慌张的表情,继续不动声色的说,“两队都失去了主力中锋,田冈教练大概是想通过比赛找出能取胜的办法吧。你是队中主力,大家都把希望寄托在你身上。虽然……请你多多担待。”
“谢谢你,福田。”
“嗯,”擦了擦脸上的水珠,福田开始向集合的方向走过去,忽然转身说,“但是,樱木那家伙不一定会来哦!”
“……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逃避不是你的作风!”福田耸耸肩,“仙道,你什么时候喜欢夏天的?”


什么时候?
不是从一开始就喜欢了吗……

 


有些事,如果放弃的话一定会后悔吧;
有些事,如果不努力尝试的话就得不到结果吧。
梦中的影子突然清晰如烙,再也无法回避那个天真张扬的人……


夏天的赛场,一攒惊魇后的剧恸涌上心头,仿佛未曾开口就失去了他——
为什么不说呢,为什么不告诉他呢,懊恼像潮水一样淹没心腔,忐忑的期待落空后竟然叫全身止不住颤栗。仙道又想起了那个梦——红色的身影渐淡渐远,不管怎么使力也无法说出口,只能眼睁睁看他离开——汹涌澎湃的郁郁愁结结在胸口,像块大石压得他几乎喘不过气来,后悔嚣张的袭击全身,他忽然软弱得不想动弹……

“仙道!”队友大声的呼唤让他惊醒,没有回头,他抬手截住篮球,纵然在魂不守舍的时候还是能灵巧的避开防守——


“花道的背伤还没有好,他——无法参加这次比赛。”湘北新上任的队长宫城良田愕然他忽如其来的问题,耸起半边肩膀,努力揣测对方有什么叵测居心。


当时并没有什么感觉,却在比赛中忽然心痛如绞;是因为我的退缩才罚我见不到你吗……
激烈的奔跑让脑中有些昏沉,仙道不禁也惴惴,开始在自己身上发生的许多事情中寻找关联的蛛丝马迹,他觉得有什么能够让他确信的,似乎像命中注定一样不能抗拒的东西存在着。像第一次见面他不服自己的样子,离别时用力握紧手掌的脸红,还有赛场上他露出的大笑,“仙道,我不会输给你!”——
就算眼神偶而邂逅,仙道还是宁愿相信,视线的碰撞恰恰发生在他生命中那一分钟,那一个地点,而这样一个时刻的相遇,对他今后的一生将会产生巨大深刻的影响;笃信是如此强烈,以至不得不相信他的怯懦,哪怕是梦魇时的沉默,已经造成了裂痕……


一定要,一定要告诉你……

一定要告诉你真正的心意!


焦躁不安的心脏跳得沉痛,逝去的分分秒秒就像细小的锋芒穿刺心口,一时恍惚,掌控自若的篮球被忽然截走——

“啊!”

响亮的,粗鲁的,不知掩饰的声音大刺刺响起,于是顾不得比赛,惊喜地朝发声处望去。

 

夏天的阳光耀眼夺目,然而那人闪亮的红发和变得恼怒的神情更叫人睁不开眼睛,明亮有力的眼眸对上来,他忽然用力跳脚,“你你,仙道,你怎么可以让那只死狐狸得逞……啊啊,气死我了!湘北绝对不能靠没用的狐狸,还是本天才来对付你吧!”一边说,一边大摇大摆走进赛场,将规矩视为无物。

“那个混蛋又来了!”越野在身边低声抱怨,仙道深深吐出一口气,微笑起来,“不是很有趣的人吗?”
“接下来的比赛你可不能分心了。”福田走过来,陈述事实一样用平淡的口气说。
“啊?”仙道擦擦汗,掩饰忽然烧红的耳根,企图保持毫不在意的声调,“那,那当然……”


裁判吹了暂停,湘北的队员立即一拥而上又拖又拽把他推下场,高大的男孩大弧度挥舞手脚,却无可奈何的坐到旁边,不停的嘀嘀咕咕,身体耐不住寂寞的扭来扭去,还是一刻也不能安静下来。

抬头看一眼比分,仙道接过篮球,眼睛开始闪闪发光,“各位,剩下的时间我们可要努力哦。”

 

球鞋摩擦地板发出吱吱的声音,篮球轻快的弹跃,只剩一抹无法捕捉的橘红残影。激烈的比赛已经进入白热化,也许是因为自称天才的红发小子轻易挑衅的自大,也许是被称作天才的仙道认真起来,他和福田搭档带给湘北非常大的压力,没有樱木,只怕他们会输掉这场比赛呢。


漂亮的一个急转身,仙道压低身体晃出骗过所有人的假动作,迅速越过两人联防,轻轻松松上篮得分。场内为他无懈可击的技巧惊得沉默,他微笑着,在队友的庆贺中退回防守——牢牢控制眼光斜移,然而变得敏锐的肌肤和听觉都在竭力搜索一个人灼热反应:他跳起来,他不忿的紧紧盯着自己,他大力踹无辜的椅子,他开始大吼大叫:“仙道你这个混蛋!”……


撑不住一下笑起来。热烈的喜悦和急速运动带来些微晕眩:他喜欢篮球,喜欢全情投入的时候燃烧全身的感觉;他喜欢他,喜欢被专注凝视时心头陡现叫人颤栗的激狂惊喜。


抬高手臂,手指和手腕灵活的使力,篮球划出美丽弧度投进篮网。露出自信的微笑,仙道还是忍不住,回头看了他一眼:樱木呆呆的站在旁边,脸上是不敢置信的惊讶和不服,迎上他的视线,顿时恼羞成怒,猛地跳起来用力跺脚,“你你,你别得意,因为本天才不在你才有机会,臭狐狸你还没有睡醒吗……啊啊,气死我了,气死我了!!”
“你休想!”
湘北里,他最大的对手,流川枫忽然冷冷说,凌厉的绝不认输的眼神极其认真,甚至跳动罕见的怒火,“最后胜利的一定是我!”
“是吗?”笑了笑,沉吟着看向旁边缠着安西想要上场的樱木,熟悉又陌生总是不能控制的细小惧然浮现出来,仙道吸口气,同样认真回答,“……你是个好敌手——不过,我为胜利而来!”

 

比赛之有趣在于旗鼓相当的对手,然而喜欢一个人想要珍惜一个人,怎么就会怕了相同的执著?
哪怕万分之一,百万,千万分之一的失败也无法忍受,这是一场输不起的比赛……

 

终场哨音响起,陵南胜。

 

 

仙道靠在一株老梧桐树上,双手插在裤兜耐心等待。这是从湘北学校通向康复中心的道路,长长绿意内敛的林荫在微风中沙沙作响,柔软的颜色撑不住斜阳余晖,澌澌透露了许多金色斑点,精灵似的于缝隙中跳跃躲闪,轻夏的一天将尽,光影交错几乎把空间织成亲昵流波……

微微垂首避开阳光最后的调皮捉弄,仙道笑着打了声招呼,“嗨。”
“嗯,是你?”樱木被懵懵懂懂的光泽润红了双颊,两手叉腰大声问,“你在这里做什么?”
“等你啊,花道。”
走过去,自然而然牵上他的手,仙道加重手里力量,不让他挣脱,“你的背……还好吗?”
“当……当然没事!”樱木挥动两下,对他忽如其来的举动不知所措,“你,你干嘛!”

轻轻笑起来,仙道凝视他单纯因为气恼而红晕脸庞,折射阳光的金灿灿的头发随着主人胡乱移动飘漾出细碎的流光,于是这人竟美丽得成了一生珍藏。

凑上前,感觉到彼此间淡淡流转的气息,微妙得叫人怦然心动的心情,就是甜美的恋爱了——伸出另一只手,用不能惊飞一支蝴蝶的温柔搂住他的背,放柔声音,“希望能早点痊愈呢。”
“啊……”不知道是不是要道谢,樱木涨红脸(此刻不清楚为什么脸红了),犹豫的刹那,便被吻封缄——
口齿的甜美远远超过想象,仙道酣然如醉,他浅触即退,轻抵樱木的额头,诚恳地说,“我,喜欢你!”

“你,你……混蛋!”

哈哈笑起来,仙道弯腰拾起丢在一旁的篮球,滴溜溜转动,毫不在意对方高扬的拳头,“要和我比赛吗?”
“咦?”樱木顿时两眼放光,“怎么比?”
“定点投篮。”仙道一弹手指,篮球跃出半个弧度,乖乖落到樱木手掌中,拉着他的手开始走往林荫道的尽头,“等你背伤好了我们再一对一。”
“哼,本天才明明能够打篮球了!”愤愤不平的抱怨,然而还是不能掩饰握住篮球时的惊喜,眼里的光芒和着斜晖一明一灭,漂亮得只愿和他走上一世一生。

偏头看他一会儿,仙道禁不住微笑,“要打赌么?输家听从赢家吩咐!”
“嗯……”踌躇在觑见对方似笑非笑的表情时烟消云散,“好!我一定赢你,仙道!”

“如果你输了……”
“我才不会输!”
“……请你相信,我喜欢你。”


一直,一直喜欢你……


一天中颜色最浓最灿烂的夕晖滚烫热烈,炎热被参差交错的树荫遮挡开了,悠悠的清风如歌,和喜欢的人在一起,空气也酽然漫溢。侧首微笑看着身边稚气天真的人,刚好看到如图画般的幸福。
这个特别的时刻,适合记忆,适合在很多年以后想起。
也许会因为一阵清风,一列浓密的梧桐,一夕燃烧了的斜阳,,也许只是,一种若有若无的夏天的芳香。
许久以后,一些若有若无的淡淡的提醒,总会让他们想起,爱恋的那一时刻,那一刻幸福……


--END--

标签:
  花之乐园历年征文 - 2003年花受征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