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流花]神奈川医院的春天 1-6 --待续-- 

作者:行云 周日, 2010年 05月 30日 21:26

【1】

县立神奈川医院
吸~~~吐 吸~~~~~吐 深呼吸,对放轻松,没事的,这次一定会通过的,他可是医界最闪亮的明日之星,这只不过是他这个医界天才所

遇到的小小障碍罢了,他一定可以顺利渡过这次的考核的…..

「护士长,樱木医生怎么了阿,从上班到一直站在公布栏的旁边自言自语的?」病房里新进的护士晴子终于将憋了一早的疑问说出口

「喔~~~你说樱木阿,今天是主治大夫发表实习医生的考核成绩的日子,我们病房的流川大夫又是出了名的严格,分到我们这的实习

医生可都是深怕不小心招惹到流川医生,落得像樱木这样的下场ㄋ」

「像樱木医生的下场??」

「阿~~~~~~~~死流川枫,你这个艰诈阴险丧尽天良的死狐狸,我这次一定要扒你的狐狸皮拆你的狐狸骨煮汤喝,要不然我樱木花道四

个字就倒过来写」突然一阵惊天地泣鬼神的哀嚎声和咒骂使整个病房安静了下来,所有病房内的人都看向那个发出哀嚎的人……….

樱木花道

「看什么看,没看过天才的一世英明毁于一旦是吧,妈的,死狐狸,又害我出糗,这笔帐我们算不完了」樱木说完后便以媲美奥运选

手以100米9.54秒的速度冲出病房

「樱木他是我们医院创院以来被主治医生当过最多次的实习医生,而且是被同一个主治大夫连当49…哦,不!连刚刚的最新数字是第

50次,而看樱木的样子应该是要去找流川大夫好好『沟通』吧」护士长彩子为晴子补充解释道

「沟通??」说要去打架还比较像吧,晴子在心里深深的觉得

砰!一声樱木一脚毫不留情的踹上已经被他踹过49,喔不,是第50次的主治医生办公室大门
一进门樱木就看到流川枫好整以暇的坐在位子上,相较于怒气冲冲的樱木,流川枫倒是一副气定神闲的模样,这简直是叫樱木更是火

冒三丈

「死狐狸,你是不是存心跟我作对,你说,你这次为什么当我?」樱木把手撑在流川枫面前的办公桌上,顷向前去恶狠狠的瞪着流川

枫,上上次是说他的报告内容太少不够充足,上次他拚命找齐国内外近十年的相关研究报告作参考资料,他却以自己画蛇添足,浪费

他时间为里由当掉自己,这次他可是先拿死狐狸以前的论文做参考了,就不信他还能掰出什么原因

「你字太丑了,看了会让我眼睛痛」流川枫面无表情的说道

樱木突然觉得自己要一辈子在神奈川医院里当实习医生了
 

【2】

根据心理学家分析,一般正常人在遭受到重大打击时,先是会否认事实,然后生气愤怒的情绪再转为失落哀伤一段时间,最后才慢慢的接

受现实....但樱木花道不是个一个一般的正常人,他本人自称是天才(虽然没有人承认...^^),流川枫说他是白痴(这倒是很多人认同),

但无论是天才还是白痴,都不是正常人,所以这套理论在樱木花道身上并不适用,所以在他听到流川枫以字丑为由当他第五十次时,他先

是替自己未来的前途无亮感到可怜,但他的哀伤期只维持了短短数秒钟,就直接进入了愤怒期........

而抓狂的结果,就光看现在樱木伤痕累累的脸就知道了

「花道~~听说你又被流川枫当了阿」而处在否认期的人是非常忌讳别人说到他的痛处的,所以听到这句话时,不管三七二十一,樱木直

觉反应的回头给来人狠狠一个头锤,等来人倒下时樱木才注意到那人是朝天发,整个医院会梳这头的就只有楼上病房的主治大夫仙道

彰了...

「对不起仙道医生,我以为是小三洋平他们来开我玩笑,所以才..真是对不起,你还好吗?」樱木发现自己认错人了,急忙道歉道

「没关系啦,如果这样可以让你消气的话,我可以再让你多打几下喔」仙道捂着自己红肿的额头笑道


「唉~~~你没事就好,我还有事要忙,先走了」他还得去收拾早上跟狐狸打架时砸烂的办公室,明明他跟狐狸都有份,可是却只有他要去

收拾残局,唉!谁叫自己只是个小实习医生呢

「花道别这么急着走嘛,在医院我们难得有机会相处,我现在无聊得紧,陪我聊聊天嘛」仙道眼明手快的一把拉住即将转身离去的樱木


*****[仙道 彰医生 仙道 彰医生藤真健司医生请你尽快回二楼门诊处]*****一阵亲切温柔的女声从各处的角落和病房的广播器传出

「现在你有事做了,不会无聊了,那我可以走了吧」

「哎呀!今天门诊病人没多少,让建司一个人应付就行了,我比较想和花道在这嘛」仙道依然是死皮赖脸的拉着樱木,不让他走


「仙! 道! 彰!你好阿你,丢下那一百多个门诊病人给我,又跑来这里缠着人家樱木,敢情你是嫌我让你最近日子太好过了是不?」仙道

彰不用回头看就知道这叫他毛骨悚然冷汗直冒的声音出自于谁的口中

「..健司.你听我说,我不是....」

樱木还来不及听完仙道剩下的话,仙道就已经被藤真揪着耳朵走远了,樱木望着那一高一矮的身影,他其实一直很怀疑,明明有近190高

大身材的仙道为什么老是轻易的被只有178的藤真扯着走,而且每次仙道一出现在这,藤真总是会随后就来逮住仙道,好象算好了似的,

真的很奇怪...

「人都走了,你还在发什么呆」樱木回过神来才发现流川枫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自己旁边了

「..死狐狸,关你什么事,我就爱看着别人的背影发呆,你管得着吗」樱木没好气的说道

「是管不着,不过你要是有时间现在就去整理办公室」这个白痴这么喜欢跟那个笑的很碍眼的家伙在一起吗?看来光通风报信给藤真是

不够了,干脆怂恿藤真接收他好了,免得他有空就来这粘着白痴

「那明明是你的办公室,为什么我要去整理,本天才又不是兽医,你的狐狸窝你自己整理」哼!你叫我去我就偏不去

「好,我原本考虑只当你50次的,这样看来你似乎想继续被我当下去了」

「本天才是不会屈服于你的狐威之下的,说了不去就........你说什么????你...你..是.说下次要让..我过了吗?」樱木不敢置信的睁

大双眼

「我只说考虑不当你,没说第51次要让你过」

「你..耍我啊你,说了跟没说一样」

「要我不当你可以,不过有个小小的条件,就是从现在起你要绝对服从我说的的任何话」


【3】

 天是蓝色的,云是白色的,狐狸的心是黑色的,
 我的成绩是满江红的,梦想的毕业证书是透明的.......
 我的人生是灰色的.........
「樱木,你不要紧吧?」洋平以十分担忧的眼神望向桌前那个一脸阴沉的男子,向来聒噪的他今天却没有开口说过一句话,这绝对是

不对劲

「洋平,我看你别白费力气了,我和良田今天跟他说了一早的话,樱木他半句都没回,连瞧都没瞧我们一眼,整个人三魂丢了七魄似

的,就像流川说的一样一副白痴像」坐在一旁纳凉的三井好心的替洋平解说情况

....流川枫!!....白痴!!!..樱木突然站起身朝向刚刚声音的来源快步走去,站定在三井面前,一把揪住三井的领子

此时三井寿才惊觉自己讲到樱木的两大禁忌了,他忘了无论在什么时候樱木花道永远对这两个名词有反应,看来这下他少不了要受皮

肉之苦了.............只是樱木怎么还没动手啊,三井睁开闭起来的眼睛,瞄了瞄樱木停在半空中的拳头

〈不准和别人嘻皮笑脸,勾肩搭背,打打闹闹,不准和我以外的人 打架〉
在即将挥下拳头之际,樱木突然记起了昨天流川枫昨天恐吓他遵守的命令之一了

唉!樱木在心里长叹一声,无奈的放开了三井,想再度坐回桌前继续他的怨叹,谁知尚未坐定就一把被人拉了起来

好啊,我不犯人,人偏犯我,是那个混蛋不想活了,在他心情极度不爽的时候来惹他,樱木抬头看清楚来人后,即将冒出口一大堆骂

人的脏话,硬生生的哽住了,凶恶的表情也瞬间消失无踪,顿时又垂头丧气起来

「白痴,走了」流川枫抓起樱木拉着他转身就要走,完全无视其它两人的存在

「去哪啊?」虽然现在流川枫要他去哪他都不能不去,但问问要去哪总行了吧

「开无聊的会...不过今天的会很有趣就是了」樱木脑子还在消化流川枫话里的意思,所以他没看见流川枫说这话时脸上是微笑着的,

可是三井和洋平看到了,看到了那个叫他们感到鸡皮疙瘩的诡异笑容

「三井啊...那个无聊的会不会指的是今天各部门主管和主治大夫和 主任级以上包括院长的高层年度研讨会啊....」

「..好象是吧.....」

「刚刚流川大夫是不是要还只是实习医生的樱木一起去啊......」

「..好象是吧.....」


三井和洋平突然感到一阵寒意从脚底窜上了头顶.....


********************************************************


「院长以及各位同仁大家好,本年度的的检讨会是由我副院长田岗 茂一来主持,在座的各位都是本院的精英,今天很难得有这样
 .............仙道彰!你给我认真一点」会议厅里最前座的田岗茂一正浑然忘我滔滔不绝的讲着他的致辞时,忽然瞄到底下他的得

 意门生仙道彰居然很不给面子的打了一个大呵欠,当场暴吼出声

「咳咳.....不好意思...我刚刚说到.....」唉,有一天他一定会被仙道这家伙气得他心脏病发,而在那之前他副院长的形象也不保

了,这家伙怎么就不能向旁边的藤真一样呢,不但资质优异而且认真尽责懂得尊师重道,要是仙道的工作态度能有藤真的一半就好了

砰!田岗茂一的演讲又再度被一个极大的开门声打断,众目睽睽之下走进来的是流川枫和樱木花道

田岗茂一看着流川枫笔直走向台前,唉!流川枫虽然迟到但是还要懂得向主席解释道歉,也算是很大的进步了

流川枫是拉着樱木走到了台前主席的位置,不过不仅是走到了,他根本是直接站上了主席的台上

「我有一件比你们废话重要的事要说」

被流川枫挤下台的田岗茂一决定修正刚才的话,他在被仙道彰气的心脏病发前,一定会先被流川枫气的脑溢血


【4】

「这不是真的......对了.....是梦.....我一定是在做恶梦......好可怕的恶梦......一定不是真的.....不是真的...」流川枫刚刚

说的什么要自己24小时都得跟他在一起,一定不是真的,不是真的,台上的樱木正陷入自己的世界里自我催眠中
「白痴,跟我一起住有这么可怕吗?」流川枫不悦的踹了身旁呆若木鸡的樱木一脚

「会痛耶.....那我不是作梦...这是真的...是真的....啊~~~~死狐狸你刚刚说的是什么话,你脑子有问题阿」摸摸自己被踹的臀部

,终于回过神来的樱木,随即反射性的回了流川一脚

「人话」流川枫难得没有马上和樱木动起手来

「唔~~~~~~这不用你说我也知道」樱木听了差点很没形象的跌倒

流川枫给樱木一个那你还问的白眼

「死狐狸,你那什么眼神阿你...

「你们两个都给我闭嘴安静」田岗茂一使出生平最大的音量吼着台上正吵的剑拔弩张的流川和樱木

「流川枫,你刚提议的全职实习医生,立意是不错,不过若真的要实行,恐怕有问题,就先说住的地方好了,本院配置给主治大夫的

都是位于高级住宅区的一整层公寓,不可能为了这个提案,再拨出其它的经费让樱木住在宿舍附近,而且...

「说了是24小时,当然樱木就得搬进我的宿舍,至于其它的问题,我会全权负责」流川枫不耐烦的打断了田岗的话,他真是不明白这

老头怎么老是啰哩八唆一大堆的

「我反对!流川你这样作简直是破坏医院的规定,而且这样对樱木也不公平」仙道彰自座位中站起身来,义愤填膺的说抗议道

「我不是来征求你们的同意,我已经决定要作,现在不过是告知你们罢了」

「流川枫,你...

「我到是觉得这个提议不错,为了终止樱木在本院所创下的被当50次的记录,身为主治的流川大夫负起责任,牺牲个人时间亲自指导

,期间顺便考核樱木是否有资格成为本院的正式医生,如果通过了,就解决了这个问题,没通过,院方也没有任何损失,不是吗?我

是认为可以一试,一向开明并且总是爱护提携后辈的副院长,想必不会不答应吧」藤真脸上挂着温文儒雅的笑容,用轻柔的音调不急

不徐的说着

「呵呵~~~这是当然,好那就这么决定,樱木从今天起一个月内在流川身边全天候实习,顺便进行第51次的考核」没想到他在藤真心

目中的形象是这样的人,那他怎么能破坏他副院长的美好形象呢

「副院长,你怎么听了藤真说完话后就态度180大转变呢」仙道不满的向被藤真灌迷汤灌得乐陶陶的田岗抗议

「我认为可行就可行,不是因为任何其它人的意见,事情就这样决定,不用再说了」

「等等,怎么从头到尾没有人问过我的意见阿,好象我才是当事人耶」樱木眼见情况不对,那个推自己下地狱的计画好象真的要实行

,于是赶紧出声

「白痴没有表示意见的权利」

「死狐狸,你说什么?我都还没跟你这个罪魁祸首算帐,你居然还敢骂我」樱木走到流川枫跟前伸手就是一拳

流川枫也不甘示弱随即抡起拳头朝樱木脸上揍去,谁知拳头却到了突然出现拉开樱木跑来劝架的仙道彰脸上

「流川枫,你居然敢打伤我仙道彰视为第二生命的俊美脸蛋,你最好快跟我道歉」仙道一把抓住流川衬衫的领口,原本就向刺猬般的

朝天发,此时更是显得怒发冲冠

「刚才是不小心的,不过现在不是」流川枫说完后便一拳向仙道挥去,老早就想扁这家伙一顿了,他自己送上门来正好

「死狐狸,我们打我们的,你干嘛扯上仙道」

「白痴,用不着你替他操心」流川枫停下手上的动作,转而一脚踹向樱木

「仙道,流川,樱木,你们三个给我住手」田岗茂一看着台前扭打成一块的三个人,气急败坏的吼道

「副院长,别生气了,他们三个过动儿精力过盛,发泄完了就...」藤真正在对田岗婉言相劝的同时,突然天外飞来横祸,被丢出的

茶杯里的一大滩水正好不偏不椅的砸到了藤真头上

「彰阿....你想找人陪你打架就早说嘛,我可是很乐意奉陪」藤真转身朝着被后的仙道露出了个温柔无比,美艳绝伦的笑容

「等一下,健司,你听我说,你误会了,事情不是你想象的那样,我们都这么熟了,你不会这样对我吧....」仙道看着缓缓走向他的

藤真不禁边说边向后退,这下他完了,藤真每次笑的越美越温柔就代表他越生气,而且藤真可是黑道三段外加神奈川自由搏击的亚军

,要跟藤真打起来他肯定小命不保

「喔~~~是我误会了,不过我也很久没动动了,手脚都快生锈了呢,现在是我想找你打架,我们都这么熟了,你不会不奉陪吧」

藤真一边温文儒雅的笑着之际,猛然一拳揍向仙道的腹部


【5】

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
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

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

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

「流川枫!你这个没人性的冷血狐狸马上给我滚出来」
樱木花道站在一栋五层楼的现代公寓前,右手提着三大袋的行李,背上背着个方巾裹成的大包袱,肩上扛着花道牌御用枕头,左手拿着

脸盆牙刷,显然是把全付家当都带上了的樱木,唯一空下来的右手小姆指正猛按着门口的电铃,扯着嗓子大声吼道

而樱木此刻的脸上只能用惨不忍睹四个字来形容,除了因为下午那场大战留下的丰富战果之外,真正可怕的是樱木那一副脸色发青横

眉竖眼生人勿近的表情,不禁让路旁方圆三里的善良百性老弱妇孺飞禽走兽纷纷走避


顿时整个街道一片荒凉,乌云密布,打雷闪电,寒风瑟瑟,落叶飘零,好一副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惨淡悲状之景


只见同样满脸是伤的流川枫打开门后,瞧了一脸气急败坏的樱木一眼,再低头瞄了瞄樱木手上的行李,就一把抢过来提在自己手里后

,什么也没说的转身上楼

「阿~~~~狐狸你干嘛偷我的东西」樱木被流川枫的行为弄胡涂,一时呆了,弄不懂这是怎么回事,只知道狐狸拿了自己的行李,樱木

思考范围唯一能理解的就只有自己的东西被流川枫抢走了,所以无论如何要夺回来,所以不经思索的就追着流川枫的后头,也跟着进

去流川的公寓

「死狐狸!你说你凭什么擅自把我住的房间退租?为什么要这样作?你平常在医院跟我过不去也就算了,忌妒我的天份故意当我50次,我

也天才不计狐狸过的忍你,可是你这次真的欺人太甚了,难不成你真的要害得我露宿街头你才满意!」

「我说过了从今天起你24小时都得跟我在一起,当然要跟我住」

「到底是你的狐狸脑子烧坏了,还是我耳朵有问题,你居然真的要跟我一起住,你睁大你的狐狸眼看清楚,你知不知道在跟谁说这样

的话,是我!我樱木花道耶!那个几乎每天都跟你打架把你打的鼻青脸肿落花流水的天才樱木花道耶!」樱木边说边将指着自己脸靠向

流川枫,似乎是想让流川真正的瞧个仔细

「我当然知道是你这个白痴,不过每次被打的鼻青脸肿的人是你吧!」除了智商有问题外,白痴的理解力大概也有问题

「那你还要跟我住!?!?」

「因为我喜欢」

「你这任性的死狐狸,这是什么烂理由阿!」

「因为我喜欢你」

「什么????你...说...的.....什么....?你你你...喜喜........欢.....................我?」樱木闻言不禁顿时瞪大双眼,像是

受到了极大的惊吓般说话结结巴巴的差点连不成句脚步频频向后退

「因为我就是喜欢......整你」有必要吓的那副比发现得了恶性肿瘤末期还可怕的样子吗?被他流川枫喜欢有这么糟吗?他有差成这样

吗?

流川枫人生的近三十年来第一次开始怀疑起自己的人生价值....

「唔~~~你话是不会一次说完是不是? 」

「我是怕凭你那白痴脑容量会来不及理解」气我我了,这个白痴

「你!」
士可杀不可辱,天才的尊严更是不得遭受这个黑心肝的狐狸侮辱,一直坚持着这样像人生真谛般的信念的樱木花道,说时迟那时快,眼见

就要赏眼前可恨的顶头上司流川枫一记铁拳的同时

一阵极有磁性的男性声音响起,打断了樱木的动作「哎呀~~我还当是流川什么时候开窍了,交了女朋友带回来呢,原来是樱木你啊」

可恶,是谁害他错失这个下手的大好良机,气闷的樱木花道扭头一看,倚在门边的那人一头浅褐的发,一张优雅俊美的脸蛋上像天使般挂

着牲畜无害的微笑

这不是藤真还会有谁!

「你你....你怎么也在这」下午才挨了这家伙几拳的胸口还疼着呢,怎么又出现了,不过他还算好运吧,想到仙道的后来的样子..那才

叫惨吧!总之,还是离藤真远点比较安全

「你忘了这里是宿舍啊,我跟彰都住在这里的楼上,怎么,你们俩口子下午打不够啊,手又痒了是吧?」

「是白痴自己爱找碴」罪魁祸首流川枫倒说的理所当然,可真是脸不红气不喘的

「明明就是你这死狐狸妒嫉我天份比你好长的比你帅,人缘又比你好,在医院里抢了你的锋头,所以偷偷地动手脚害本天才没地方住,白

天整我整不过瘾连下班后也不放过我,想叫我搬来好让你折磨虐待个够本,藤真医生,你说,死狐狸他这样作过不过份,这分明就是一只

狡猾的野生动物的行为嘛!还不承认自己是狐狸」樱木见有第三者再场,赶紧大吐苦水,指责流川的"暴行?"

大敌当前,樱木完全忘了自个刚才告诫自己最好不要接近藤真的话,满脑子只想着为势单力薄的自己找后援

而被樱木声泪俱下指控的被告人流川枫早已悠悠闲闲地坐在客厅的椅子上休息,在樱木说完时顺便还很捧场的耸耸肩,作了个无可奈何

的神情

「死狐狸!你什么意思...你」樱木看了后一反刚刚的悲哀受虐形象,抡起拳,又要冲上前去,却被眼明手快的藤真早一步给挡住了

「好了好了,我看樱木你今天也折腾了一天,应该还没吃饭吧!我刚煮好了晚餐本来要给彰吃的,谁知道他不过跟我过两招,就躺在床上

动弹不得了,这样吧!樱木你要不要到楼上跟我一起吃?吃饱了再做打算,如何?我的手艺可是不错的喔!」

不说还不觉得肚子饿,他今天一整天可是被狐狸害得什么都没吃呢!

啊~~~~~不管了不管了,反正横竖都没地方住了,先把肚子填饱最重要

「真的!那我们赶紧去吃,我快饿死了」樱木抓着藤真转身就要往门外冲

流川眼看樱木真要离开,正想起身动作,却见藤真制止的眼神,示意他稍安勿躁,于是暂且忍住拉樱木花道回来的念头,就这么让樱木和

藤真跟了去

藤真家的饭桌上
只见一盘盘色香味俱全的菜肴,正已极快的速度消减着面积,不过短短的五分多钟内一大桌食物都被扫进樱木的肚子里
而酒足饭饱后的樱木就满意的以大字型瘫在客厅的沙发床上,肚子吃饱后跟着就睡意萌生,眼皮渐渐就要阖上,准北备会周公去

此时,昏昏欲睡的樱木已经完全把十分钟前的诸多烦恼拋在九霄云外了

这可把一旁的藤真看得的是目瞪口呆

唉~~流川啊,你的品味还真特别啊,喜欢上这种单细胞生物,看来你有得累的不过看在我们从小玩到大的情份上,我就再帮你这一回吧!

藤真走到樱木的身旁摇晃着樱木的肩膀「樱木!樱木!醒醒!」

「干什么啦,我很累想睡觉了,你的饭我都吃下去肚子里了,我不会吐出来还你的」睡意正浓的樱木像是下意识的喃喃自语着


天啊!真是怀疑他脑子里的结构是不是异于常人,难怪流川老是喊他白痴

藤真这下可真是被樱木弄得哭笑不得了

「樱木,你想不想知道为什么流川要逼你跟他一起住的真正原因」

「什么?你说什么真的原因,快说清楚点!」樱木闻言顿时睡意全消,立刻坐起,原来眯着的双眼顿时睁大,显的炯炯有神

呵呵~~~从樱木的反应看来,流川你不是完全没希望嘛
「这要从流川的小时候说起了,从小流川他..........................」


****** ****** ****** ****** ****** ******


「总之流川他一生乖舛坎坷,从未享受过全家团聚的天伦之乐,他一直希望能有家人朋友陪伴在自己身边,而遇到了热情阳光的樱木你

后,他更是希望能亲近的,但是樱木你又粉碎了他从小到大的微小的梦想,可怜他命犯天煞孤星,注定一生孤独,无伴终老啊~~~」

「原来是这样...我一直以来都误会他了」樱木满怀后悔的说道后,便立即夺门而出的冲下楼

流川啊....我可是帮人帮到底,送佛送到西了,我可是连前两天看的中华英雄DVD里的词都掰上了,接下来可就靠你自己啦

砰!

樱木一脚踹开流川枫家的大门,进门后一见到流川就冲上前去不分由说一把抱住

以为樱木是来给自己一拳的而作好了反击准备的流川,一时间反应不过,被樱木这样突如其来的行为给惊呆了

这是他第一次除了打架外,主动的靠近自己吧!虽然不知道白痴为了什么而改变,不过这就会是个好的开始的

「狐狸.....从今天起,本天才....本天才会代替你死去的父母亲陪伴你,让你享受家庭的温暖的」樱木眼带泪光的凝视着流川,用认真

无比的口气说道


白痴说要陪伴在自己身边,他听了是很高兴啦

只是,什么时后他自己的父母亲去世了连他自个都不知道???


【6】

看见一个独身男人早起做早餐,在现在这个社会来说是没什么大不了的事,但是如果是看见一只患有嗜睡症的狐狸在早上六点在厨房

里做早餐,对于樱木花道来说那可那就真的是很大不了的事了。

「快吃你的早餐,再耗下去我们两个都要迟到了。」流川枫再也受不了坐在面前餐桌上樱木花道维持了十分钟以上那一脸惊讶的表情

了,从他看见自己进厨房准备早点开始,他张大的嘴就没阖过,到底他那副痴呆像还要持续多久啊!


樱木花道低头看着卓上的那一大杯鲜奶及那盘尚冒着热气的火腿蛋,再抬头怔怔的望着正端着一杯刚研磨好的咖啡啜饮的流川枫。

一直处在沉默状态中的樱木花道终于缓缓开了口「狐狸,原来你....有这种特殊嗜好喔....」

「特殊嗜好?」虽然很多人都不相信一个人住的他,偶尔还会自己下厨,但是会做点简单的料里不算很特殊吧!

「就是穿可爱围裙在厨房里做早餐的嗜好。」樱木很不谅解的对着穿著衬衫西装却围着一条粉红色滚着蕾丝花边的围裙流川枫认真的

说道。

流川枫听了差点没把口中的咖啡喷到面前的樱木神色凝重的脸上「这..这是上礼拜藤真来作饭给我吃,落下来忘记带走的,我刚找不

到我原本的所以才临时拿来用。」

「这真的不是我的...真的....真的不是我的」流川枫急忙脱下腰间的围裙丢在一旁的椅子上,这个死藤真长的一张女人脸就算了,

连用的东西都这么娘娘腔,害得他在他们共同生活第一天的一大早就在樱木面前出糗!


「是这样喔...对了,你们两个感情好象很好喔」藤真对流川过去的事知道的一清二楚,还跑来替他作饭,他们之间应该是交情匪浅

吧.......


对了对了!难怪昨天打架的时候,那个强的像鬼的藤真把平常老是待在一块的仙道狠扁了一顿,自己也受了伤,但是狐狸好象都没挨

到藤真的拳头呢....

既然感情这么好,就自己来照顾他啊,为什么要把保育稀有动物的责任推给他,真是,想到就不高兴。

不高兴,我在不高兴什么?啊~~~我也不知道啦,总之就是觉得不爽!


我...我化不爽为食量...我吃..我吃..我吃吃吃。

「白痴,吃完了就快走,别在那磨蹭。」流川枫一把拉起拿着刀叉对着空盘子猛切的樱木花道,不分由说的就拖着他出了门口。

 


「上车」用眼神瞄了瞄身后的座位示意。

「..........」

「快上车」

「.................」

「你再不上来,我们就真的会迟到了,你不上车难不成想用走的,快上来!」说话的人已经明显透露出不耐烦的口气。


「死狐狸,我们骑脚踏车跟走路差的了多少!」樱木花道终于忍不住朝着牵着脚踏车的流川枫暴吼出声,这里距离医院开车起码有四

十分钟的路程,而且他们还要骑脚踏车,是要骑到什么时候啊。

「你是堂堂的一个大医院的主治大夫耶,难道就没有一台轿车什么的吗?」

「被撞烂了,修不好,还没买新的」

「你到底坐不坐,不上来你就自个儿用走,我要走了。」流川跨上脚踏车的前座,左脚撑着身体右脚踩着踏板,一副真的马上要走了

的样子。

「坐,我当然坐,为什么不坐。」樱木见状马上跃上了后座,开玩笑坐脚踏车再怎么也比他自己用走的强。


清晨的马路,只有三三两两要去上班的车辆,连路上的行人道上都人烟稀少,这冷冷清清的早晨,流川枫这个大男人正努力骑着脚踏

车上班去....而被载的樱木花道则是觉得穷极无聊只好和流川枫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起来....

「狐狸...你的车为什么会撞烂了...是别人撞到你的吗?」

「是我撞到了安全岛。」

「安全岛这么大,怎么你还会去撞到,未免太不小心了,你该不会是闭着眼睛开车的吧!」

「对啊,我是在睡觉时候撞车的」

「什么,你居然连开车的时候也能睡,你....你」樱木不禁顿时为之气结,说不出话来。

「你给我停车!」樱木鼓足气的大声叫道


被吼的耳朵差点聋了的流川枫停下了脚踏车,不悦的瞪着那个发出高分贝噪音的家伙。


「下来,我们交换位置,我来载你。」

「看什么.....我可不想在明天报纸的头条上面刊着一只狐狸载着医界未来的明日之星医学天才樱木花道发生生祸,不幸丧生英年早逝

的新闻。」

流川枫默不作声,只朝着樱木瞧了一眼,虽然只是那一个短暂的眼神,但是樱木看懂了流川枫的眼神意思是:无聊的白痴。

「我这是在为我们两个的宝贵生命着想耶,你这只不识好心的狐狸懂不懂啊!免得等一下你又睡着了,一不小心要是再撞到个什么石

头大树,还是跑去撞伤路上无 辜的行人........」本来还想继续举例说明的樱木花道,见流川枫从前座上下来坐到后面去,便也不

再啰嗦的跳上前座开始骑起来。


我们~~这是代表他已经自己和他是一起的吗?

流川枫和樱木花道....我和你.....

我们!他喜欢这个短短两个字的名词。


感觉到异样的樱木低头一看,发现流川枫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将双手紧圈住自己的腰,将身体靠在自己的背上。

「死狐.....」原本想大叫放手的樱木,才刚开口说了两个字便像突然想到什么似的住了口。


狐狸....他从小就是一个人,就算是骑脚踏车也应该总是自己一个人骑,从来不曾被人家载过吧,可怜的狐狸....本天才既然答应了

要陪在你身边,我就一定不会再让你这么孤单寂寞的!现在你就放心的睡觉吧,我会我把们两个安全的送到医院的。

而如果樱木花道这时候转头看就会发现后座的流川枫其实并没有睡着。

难得今天抱着他白痴没有哇哇叫的反抗,看来他的决定骑脚踏车是正确的....


神奈川医院 职员专用停车场


「藤真医生,你换车啦,怎么你这台车跟流川医生的好象喔」

「呵呵,是吗,是一个朋友因为一些原因不想开车托我帮他开一阵子的。」


--待续--
 

标签:
  X - 行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