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泽流花]赢

(3 次投票)

作者:行云 周日, 2010年 05月 30日 22:08

我,流川枫,高中生,唯一兴趣是睡觉跟打篮球,因为睡觉是世上最不麻烦而且作起来最省力的一件事,而我最讨厌麻烦的事,所以我大部份的时间都用来睡觉,除了睡觉之外就是打球,打篮球虽然会消耗体力很累,但是无所谓,因为我喜欢,所以我去作,至于我没兴趣的,我也从来不会费心去多瞧一眼。

这是我的人生,所以我只做我喜欢做的事,这不也很正常。至于其它我没兴趣的事,当然我也就没有去关心去做的必要。可能是我这种对其他不喜欢的事都不加以理会的态度,导致我常常被说成是冷酷无情,但其实我也不怎么在意这些,除了是因为我原本那种,别人说的任何话做的任何事与我无关的想法,另一个原因是我也听习惯了,从小我就被别人说是个冷漠的小孩子,总是不和其它小朋友玩在一起不主动和别人说话....就像是...只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一样。但是对此我也没什么好反驳的,因为事实如此,我的确是这样的小孩,不爱说话不和他人接触,不为什么,只是觉得没有那样做的必要,而且那样做无意义的事让我觉得麻烦,而我最讨厌的就是麻烦,如果说不做这些人际间的例行公事就算是冷漠的话,那我应该就是了吧。
因为那时我没有喜欢的东西,所以没有任何在意的事情,因此我的童年,在我记忆中可以说是一片空白,不具任何的意义。
直到接触篮球后,我才知道原来我也会有渴望追求的事物,我渴望要赢,而且我知道我会赢,不为什么,我就是能肯定,我要成为第一,就算是后来被仙道泽北这么强的对手打败,我还是觉得总有一天我一定会赢过他们,不管是要花上我几年的时间,耗费我多少的心血,我一定会成为最强的人,然后彻底的打败他们。自从打篮球后,我的世界里只有输跟赢,而我总是在追求着赢的那方,我的人生开始有了执着,对赢的执着。

过着这样只有篮球和睡觉的人生,我觉得这很好,却被大我七岁的哥哥嘲笑为人生只有点和线的单纯家伙,听了后我难得的开口辨驳他,我不觉得人生只有点线有什么不好,不喜欢就不理,喜欢就去直接去追求,这样难道不对吗?他却是一反常态用着认真态度对我说,并不是所有的东西可以分成喜欢不喜欢这么简单,不是所有事情都可以如我所愿的只有要与不要的二元选择,一个人不可能永远都是赢家。

因为当时他难得的严肃的神情,所以这几句话我记得很清楚,至于后来他说的什么我也忘了,因为他又开始恢复成平常那种嘻皮笑脸惹人厌的样子,开始对我灌输着他第一百零一遍人生就是要尽情享乐的理论,他只要一说起兴致来,就可以连续的说个几个钟头都不用喝水不用喘气休息的喋喋不休一堆废话,通常在这个他一厢情愿说的不停的时候,我总觉得我之所以不爱说话应该是肇因于他吧,一个家里面有一只麻雀整天在叽叽喳喳就已经很难令人忍受,在来个多话的岂不是要吵翻天,何况他老是一个人就把好话坏话,甚至是废话都说尽了,我还能说些什么话,再说我觉得他那样实在是白痴极了,我可不想跟他一样变成那种白痴样子。

我一直以为我家里那个已经是白痴吵闹之最了,没想到,在进入湘北后,我遇到一个比我家那只大麻雀更吵更白痴的猴子,而且还是一只有暴力倾向的猴子,第一次见面就把我的头撞出血来,但是最让我火大的是他打扰到我的睡眠时间,所以理所当然的我跟他打了起来。后来想想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第一次见面就打架的缘故,在他进了篮球队之后,我们简直是一天三小打,三天一大打,其实我也不是真的那么讨厌他,只是每次看到他跟老哥一样一天到晚在动嘴巴制造噪音,老是在笑,我就怀疑他们两个嘴难到都不会酸吗?当时觉得他们两个人简直是像极了,想到我每天在家都已经被大麻雀荼毒一整晚了,到了学校又看到跟他如出一辙的白痴,让我更加的不顺眼,所以我老是故意挑衅他,激他生气的向我扑过来,再痛痛快快的跟他打上一架,我想我那时可能多少有点在发泄一直以来我对老哥隐忍的不爽吧,但是后来我才慢慢发现他们两个其实不像,顶多是表面上像,本质上不像,虽然一样老是爱笑的花枝乱窜的,但是老哥是二十四小时都挂着笑脸,不管高兴不高兴他都是笑着的,但是白痴的笑容是真的很白痴的,没有任何的其它意思,纯粹是高兴的时候才笑,他在伤心难过的时候是不会笑的,所以他经常整天都大咧咧的笑代表他是真的整天都很高兴,只是我真是不懂他有什么好高兴的.....

为什么你整天都很高兴的样子,到底是有什么好高兴的啊你?

有一次我真的问出口了....但是我也不期待他会给我什么认真的好答案,我以为他听到后会先扬着狂妄的笑容,开始说他那个什么都扯得上关系的天才论,可他大概是被我突如其来的问题吓了一跳,他听了我的问题后只讶异的看了我一会儿,就什么也没说的走了,后来我也忘了这回事,没想到他三天后却主动跑来跟我说,他回去想了很久,终于想出来答案了,他说因为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不开心的人不开心的事,他不希望见到别人不开心,所以他要整天高高兴兴的,高兴是可以传染的,所以要把他的快乐传给每个人,让大家能开心的过日子,说完还是不改白痴本色的哈哈大笑,说这也是身为一个天才应负的责任......
我当时再次确认了他实在是个真正的白痴,童话故事看多了的超级天真的白痴。

可能是因为老是看他跟那群樱木军团整天在嘻嘻哈哈吧,所以当我们输给了海南的那个晚上,在放学后的体育馆看他懊悔的哭了的时候,感觉实在很奇怪,那种表情跟我印象中的白痴很不搭旮,本来就长的不好看了,现在这个样子更是丑死了,我不知道是不是像他说的高兴是可以传染的,我只觉得看他那副要死不活的样子的确是传染给我不爽的心情,让我看了就不顺眼,球赛输了又不是他一个人的责任,真是不知道他在自责个什么劲,就算他没在最后一刻传错球又怎么样,就算真的传到了队长手上,也难保不会被牧抄截,再说依一个白痴程度来说他表现的已经够好了,他有什么好不满的,就因为输了,所以心有不甘吗?那应该是我做的事,应该反省后悔的是我,为什么是你在那哭的淅沥哗啦的,害得我连输球的事的忘了,只想揍醒眼前这家伙,让他恢复成原来的白痴样子,他虽然老是笑的很白痴,可是我觉得还是笑容比较适合他,难过伤心的白痴,让我看了也跟着心情不好,或许这种事真的是会传染的吧,要不然我怎么会在意除了我以外的其它人呢。

自从那次后,我发现白痴渴望求胜的意志似乎是不下于我。他就像块海棉体一样不停的学习吸收,以惊人的速度成长壮大着,第一次让我有一种不久的将来,我可能会被追赶过去的感觉,我向来眼中只有走在我前头比我强的人,我只想着要赢过他们,第一次我在意起我身后的人,第一次我没有赢过一个人的自信,第一次我不确定最后的赢的人是不是我,这种感觉随着日子的增长越来越强烈,我开始感到害怕,怕那天他真的赢过了我,我难道是怕再也追不上他,不是,我知道不是,那为什么宁愿输给任何人,就是不想让他赢过自己?我不知道,只觉得或许就像老哥说的一样,我不可以永远的当个赢家,不过我可以确定的是,我很不喜欢他有朝一日可能赢过我的这件事。


--END--


****** 


不要问我泽北在那里....>_b
他会出现的啦...可是这篇是以流川为主的...
写了之后发现流川的心理真是难写啊...
唉...大家就让这一切随风而逝,忘了吧....llll
 

标签:
  X - 行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