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流花]小说

作者:小漪 周一, 2010年 05月 31日 22:27

神奈川二十一街尽头,有一幢两层的小屋。
夜很深了,小屋里还隐隐透出灯光。
睡不着!流川闷闷地翻了个身,总是这样,不管多么晚,那个白痴不在身边就无法入眠。
长长的手臂探出去,摸到床头柜上的一本书。
反正也没有睡意,看书吧。
流川拧开床头灯。
剑眉轻轩,怎么又是这本?
方方正正的中国字,《荷包里的单人床》。
流川眯起点漆般的明眸,思绪回到数年前。


◆◆     ◆◆     ◆◆


中国,北京,香山。
漫天的红枫,火焰般的晚霞,一个高瘦的黑发男子倚着树干极目远眺,秋风拂起他长长的刘海,侧面的线条锋利而完美。
“好棒的画面!”红发的青年男子打个响指,迅速摆好他至爱的尼康F5相机,开大两级光圈。
“咔!”
“搞定!”红发青年得意地笑起来,“我果然是天才,这次搞不好会得到全国优胜呢!”
应该去跟被自己摄入镜头的人打个招呼吧?
红发青年猫着腰走过去,重重拍在那人的肩头:“Hello?”
转过来一张很东方的面孔,正面比侧目更漂亮。
红发青年嘴巴张成“O”形,手指直逼到那人挺拔秀逸的鼻梁上,喉头打结:“流……流流流、流川枫?”
黑发男子僵硬的脸上也浮现惊讶的表情:“大白痴?”
“你是来旅游的吗?”流川斜瞟樱木的相机:“白痴的东西果然也很笨重!”
“不懂你就不要说!”樱木一边小心翼翼地把相机收好一边回嘴,他可不能容忍别人侮辱他心爱的摄影艺术,就像大猩猩不能容忍别人贬低篮球一样:“本天才现在可是全神奈川,不不不,全日本最出色的摄影师。哈哈哈!”
“是你自封的吧?”流川波澜不兴的冷语,还是像从前一样能轻易挑起樱木的怒气。
“你!”不出所料,樱木孩子气地嘟起嘴。
真是可爱!原以为已不复存在的感觉又回来了。
但樱木毕竟不再是十六岁的冲动少年了,不会动辄老拳相向,只是歪着那颗红头问:“那你这些年在做什么?臭狐狸!”
流川皱皱眉,又来了,这个外号!虽然有点不爽,但,好像,也蛮有亲切感的?
“我是一个探险家。”说穿了也就是四处流浪啦,只不过不想对那个大白痴示弱而已!
樱木的神情好像看到了火星人:“探险?你??不会在路上睡着吗???”
懒得搭理他,流川卸下背囊席地而坐:“你还没吃晚饭吧?”
“嗯!有什么好吃的?”樱木满怀期待地挨过来。
“泡面。”
果然!樱木结舌,高一起就知道了:“真没新意!”
“那你吃不吃啊?”流川微愠道。
“吃!”难得狐狸请客──虽然只是泡面,樱木还是知趣地见好就收。
流川掏出微型水壶,防风火柴,命樱木去拾柴搭灶,自己到溪边打水。
“狐狸,你为什么不打篮球了?”樱木往嘴里塞着面条,声音呼噜呼噜的。
“你不是也不打了吗?”
“唔……本天才是因为背伤啊,但你可是自己不打了的。”
“…………”
“不过没关系,本天才现在很快乐!狐狸你呢?”
“我还在寻找……”也许,是想忘记……?
“找什么?”樱木大感兴趣,“文物吗?宝藏吗?”
“白痴的脑筋真是简单!”流川恨声道,“关你什么事?”
“不说就不说,小气狐狸!”
流川不理他,托着腮帮子一本正经地思考片刻,自言自语道:“猴子应该是吃桃子的,”手伸到背囊里去掏摸,“但是好像没带,”拿出两个苹果来:“吃吧!”
樱木一脸憨态地看着流川变戏法般的动作,抢过他手中的瑞士军刀:“我来削皮!”──白吃流川这么多东西,我们天才的脸皮可是很薄的哟。
“啊呀!”樱木惊叫着甩手──割破皮了。
流川一把捉住樱木的手细看,急道:“你怎么这样笨手笨脚的!”那语气像是成年人责怪一个顽皮的小童不懂得好好照顾自己似的,冰凉的声音内荡漾着关怀。
樱木只抿紧了嘴,像个受了惊的孩子,眨巴着双眼,不敢再喊痛,因为从未体验过流川这种带着温情的责备。
流川取出一个有红十字标志的小药箱(因为偶们枫枫可是很迷糊的^_^),翻出一支药膏,轻柔地涂在樱木受伤的手指上,一层又一层,最后裹上一块创口贴。
“好了!”流川看着樱木小火炬般的指头,满意地笑了。
樱木已经看傻了眼:不正常,狐狸今天实在不正常!
流川没有留意,自顾自地问:“你饭后要喝咖啡还是茶?”
“什么?” 樱木惊奇地问。
“我只有龙井以及雀巢,合你口味吗?”
流川从背囊中摸出了几个茶包,还有速溶咖啡。
樱木目瞪口呆地问:“还有什么是你那个背囊里没有的?”
流川很认真地想了想:“大概是钱吧,美金,日元,人民币,都不多了。”
两人都笑了。

“哎呀,只顾着和你这狐狸说话,天色这么晚了,我们快下山去吧!”
“白痴!”流川窃笑:“观光车早停开了。”
“啊?!”樱木愁眉苦脸:“那晚上怎么办?”
“只好露营罗!”流川小心地收起一个似笑非笑的可恶表情,“不过我只有一个睡袋,你爱来不来!”
北京秋天的夜晚是很凉的,樱木只思考了两秒就钻了进来,躺在流川身边。
健康的肤色,刚毅俊伟的轮廓,依然令流川心折。
距离太近,心跳加速。
为了避免尴尬,流川打开便携式书灯,翻开一本书看起来。
“这是中文吧?狐狸你看得懂吗?”
“一点点。”
“那你讲给我听。”
流川放下书本:“你真的要听?”
“嗯!好多年没有人给我讲故事了。”奇怪,多年以后重逢,居然能与狐狸如此和平共处。
“那个……樱木你结婚了吗?”
“还没有。”
流川心下暗喜。
“不过也快了!”
“什么?!”流川如坠冰窖,努力地瞪圆三角眼。
“你瞪我做什么?本天才这么英俊潇洒,结婚是早晚的事啊!”
原来如此!流川舒了一口气。
“喂,狐狸你扯到哪里去了?”
“好啦,罗嗦!”流川问他:“你知道牛郎织女的故事吗?”
“不知道。”樱木老老实实地回答。
流川只得给他讲一遍。
“就是这颗星吗?”樱木遥指星空,“还有那一颗?好远哪!他们真可怜。”
“我认为不算远。”
“这还不远?”
流川深吸一口气,梦呓般的说:“我觉得,世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的距离,不是天各一方,而是我就站在你面前,你却不知道我爱你。”
樱木吃惊地看了看流川,笑着指指书的扉页:“是这上面写的吧?”
“是的,也是我要对你说的话。”流川直视樱木,眼神是诚挚而热烈的。
樱木愣了好半天,避开他的视线:“那时候你为什么不说?”
“因为我没有勇气。”
“那你现在怎么有了?”
“因为我们的生活没有交集,我也不用再害怕什么。”
樱木怔怔望着流川,良久,忽然绽出一个灿烂无比的笑容:“我好感谢你的勇气,因为那也给了我勇气。”
??流川有点茫然。
“狐狸你既然不打篮球了,那,本天才现在配得上你了吧?”
“白痴!”流川也不禁莞尔,轻轻地捧住樱木的脸,像是害怕他突然消失不见。
缓缓地,无限接近中……

“叮铃铃!”樱木的手机狂响。
流川无奈地松开手,樱木按下接听键。
“喂?静子小姐?你好你好。嗯……我大概后天回来。呃,可能有时间吧。嗯,好的,你也一样,好,再见。”
樱木关上手机,却见到流川面上六月飞雪的大特写,唬了一跳:“干、干什么?”
“静子是谁?”咬牙切齿的声音。
樱木小小小小小小声地说:“是……我的相亲对象。”
“漂亮吗?”
“还好。”
“你再说一次!”流川额上青筋直跳。
樱木也冒冷汗了:“只,只见过一次面,还是我姑姑押着去的!其实,”樱木堆起一脸笑意,自己都嫌肉麻地说:“再漂亮也比不上狐狸啊!”
流川火气小了些:“以后不准再见面了!”
“好!”……霸道的狐狸!
流川想想又坐起来:“还是不行!”
“又怎么啦?”
“你背着我找女朋友,你要补偿我!”
樱木知道跟狐狸讲道理百分之百是白费力气,退一步海阔天空:“要怎么补偿?”
“这个嘛……”流川一脸不怀好意的笑。
樱木心虚地道:“你不要靠过来!”
可能吗?
干燥的秋天,可是很容易着火的哦!
…………

◆◆     ◆◆     ◆◆


怎么还不回来?流川忿忿地想:一定是去酒吧了,要么是泡温泉,哼!看我怎么收拾你!
“我回来了!”卧室的门被推开。
“死到哪里去了?”流川心虽喜之,辞锋依然犀利。
“加班啊,你的探险,我的摄影,哪一样不要用钱?不然也不会租这么破的房子了!”
流川坐起来,狐狸眼在樱木身上逡巡一周,还好,没找到唇印什么的。
“咦?”发现他的公文包鼓鼓的,“这里边是什么?”
“差点忘了,”樱木兴致勃勃地说:“今天遇到一个在中国开印刷社的朋友,他送了我好几本呢,都是你喜欢的那个作家的书。”
“可是我不懂中文啊!”流川一不留神露馅了。
咣噹!
诸君可以自行测试一下,如果没有80公斤以上的重量,绝不可能发出这么大的倒地声。
三分钟以后,我们运动神经发达的天才终于爬起来了:“那你当年在香山看的是什么?”
“呃……一本旅游指南。”
樱木眼如铜铃。
“别生气,”流川慌忙抓起那本书挡在额头上,“我后来买了一本,真的有在看……”
“那,那个什么‘距离’的名言是怎么回事?”害得本天才感动得一塌糊涂,“不要告诉我也是假的啊!”
流川嗫嚅着:“是,是别人告诉我的。”
“谁?!”深感受骗的天才开始吼叫了。
“仙道。”
“那个扫把头?你什么时候遇到他的?他为什么管你的闲事?!话说回来,你们当年就有些不对劲啊……”
…………
午夜,小屋里的审讯还在继续。
 

标签:
  X - 小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