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流花]也许是你

(1 次投票)

作者:Levis 周一, 2010年 06月 07日 19:52

这是之前参加花世的征文,我的第一篇处女作
请大家多多指教!^^
++++++++++

也许是你


如果有个人在家里为你留下一盏灯的守候,你希望那个人会是谁?

==========

又吵架了。
樱木一个人闷闷地在清冷的街道上游荡着。
不久之前,他才在家里和流川大吵一架,吵到天翻地覆只差没把房子烧掉,最后演变成樱木自行摔门出走这场架才暂时宣布告终。
“都是那只臭狐狸害的!!”
樱木低声咒骂,为什么他难得“好兴致”离家出走外面却是这种冷到要死的鬼天气…………


争吵是这样开始的。
今天练习的空档樱木跟晴子在球场边有说有笑,接着晴子不知道说了什么,樱木抓着头红透一张脸笑得开心。所以流川就生气了!
“跟你说过不是你想的那样子,要我讲几次你才听得懂啊?”
“谁准你跟那个女人说话!大白痴!!”
“你还不是常常跟彩子说话?凭什么说我?!”
“那不一样!”
“我管你一不一样!你根本就没搞清楚状况就这样乱生气!!”
“你是我的!不是那个女人的!我不能生气吗?”
“谁是你的?混帐狐狸!!”

碰!!!!!!!!!!!!!!!!!!!!!!!!!!!!!!

脆弱的门被狠狠地摔上,樱木不顾一切把流川扔在家里,头也不回的离家出走。
流川总是这样不分青红皂白的生气,十足的醋坛,即使是樱木无心的对女孩子笑了一下,都会招来将近一个礼拜的冷战。
有时候,他真的很后悔答应跟流川交往。


“你真的爱他吗?”
那天洋平这么问道,樱木毫不犹豫的回答了:当然!
他以为是这样坚定的感情,每每到了两人争吵的时候,却变得这么不堪一击。
爱情的痛苦总是比温柔还要深刻入骨。
从没想过爱是辛苦的一件事,因为对樱木来说爱情该是甜美的,幸福洋溢。

“也许根本不该答应他的……”


==========


十二月的街道上洋溢着冬季的气息。
成双成对的情侣经过身边,每个人脸上都挂着快乐的笑。

为什么会答应流川呢?
直到现在樱木才真正仔细去思考这件事。


刚开始他以为那只是一个玩笑。
后来当他发现流川从头到尾都是认真的,想要及时脱身,却再也拒绝不了用那样温柔眼神看着自己的流川。

五千块。
当初樱木和洋平一伙人打赌要让流川在樱木面前说出“喜欢”两个字。洋平等人打赌流川绝对不会说,樱木其实也是这么想,但为了那五千块的赌注,硬是把这件事答应了下来,并且在赌注过后的隔天立刻找流川实行。
当天练习结束后,樱木叫住流川。
“狐狸,本天才有话要问你。”
“干嘛?”
“你……呃………你喜欢吃拉面吗?”
“………普通。”
“那寿司呢?”
“不讨厌。”
“寿喜烧?”
“还好。”
“亲子饭?”
“能吃。”
“巧克力?”
“不吃。”
“蛋糕?”
“恶心。”
“冰淇淋?”
“…………”
突然被抓住问一堆食物喜好的问题让流川觉得很莫名其妙,瞪了樱木一眼表示嫌烦,转身就要走。
“啊啊~~~等一下!再问一个就好!”樱木坚决不认输!天才怎么可以这样就认输?!
“篮球呢?你不会说你不喜欢篮球吧?”
这句绝对可以!!樱木心里已经有百分之一百的胜算了。
“……白痴,知道还问?”
“啊~~~~~~~~~~~~”问了这么多还套不到流川的话,樱木忍不住咆哮出来。
“你就说一下喜欢是会死吗?!”

听到这句,原本已经打算离开的流川停下脚步,回头看着樱木。
“你想听我说这两个字?”
“当然!”这是为了五千块啊~~~~五千块耶!!
“你想听我就可以说。”
“咦?真的?”

流川走向樱木,嘴唇靠近樱木的耳边,双手也跟着搭上他的腰际。
“…喜欢你。”
“啊………?”
“我喜欢你。”
“我……什么?什么我?!”樱木一下子还无法反应过来。
“大白痴。”流川认真的看着樱木的眼睛。
“你听到了,那就跟我在一起。”

当时樱木脑袋当机根本无法反应流川接下来说了什么话,连初吻都不知不觉的就这样被流川夺走了。不只是他,同时这一幕也吓坏了在门外偷看的樱木军团等四人。
樱木曾经试着要跟流川解释,那只是一个赌注,只是一个玩笑。
但是,他从来没有见过这样温柔的流川,在流川的注视下,反而变得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拒绝。
有人爱的感觉很好、牵手的感觉很好、拥抱的感觉很好、接吻的感觉很好。
“白痴,我喜欢你……”
也许,这样就好吧?

所以…………


当人在热烈爱着的时候并不会去想有后悔的一天。两个人相遇了,便开始相处;有爱了,便相爱;相爱了,便约定厮守一生;约定了,总是在触碰到彼此歧异的部份时后悔与对方的相遇。


“如果没有狐狸…………那我现在会是怎样?”
樱木这么想着。

“没有流川的话,那本天才就是湘北队的第一王牌了!”
[大白痴,你行吗…………?]
“没有流川的话,晴子小姐就是我的了!”
[不准你再看那女人一眼!听清楚了?!]
“没有流川的话,日本青少年代表非我莫属!”
[给我好好看着!初学者………]
“没有流川的话,和洋平他们玩个通宵也不会有人管了!”
[白痴,我在等你回来……]


我在………等你回来…………………

流川低沉的声音仿佛在耳边响起,樱木浑身一震。
他一直都记得那天发生的事。
那天和洋平他们在外面玩到疯了忘了时间,当樱木注意到的时候已经是深夜十二点多。樱木急忙跟其他人告了别,匆匆赶回家去。
“完蛋了!这么晚,等下狐狸一定会砍死我!!”
樱木一边蹑手蹑脚的开门,一边祈祷着流川已经睡死了才好。

“………舍得回来了?”
一开门,流川冷冷的声音马上响起。
“啊………原来你还没睡啊?哈哈哈~~~~~”樱木尴尬的笑笑,拚命的想把自己晚归这件事pass过去。
“大白痴。”流川瞪着樱木。
“那………那那…我去洗澡了!你先去睡!”樱木一溜烟的跑进浴室,暂时躲开流川杀人的目光。

很明显的可以感觉到流川的怒气,但是始终他一句责备的话都没有出口。樱木熟悉的那个流川枫应该是一生气就跟发疯没两样的人,这天却是意外的反常。

走进房间,流川仍旧还没睡。他坐在床缘,似乎就是为了要等樱木进来。
“我…我要睡了喔!”发现流川居然还没睡,樱木索性开始装驼鸟,不让他有机会过问自己晚归的事。
“大白痴………”
连床的边缘都还没勾到,樱木一下子就被流川抱了个严严实实。
“啊啊啊~~~你要干什么?我不是故意的啦!!我只是忘了时间……不然跟你说对不起!这样可不可以?”
“白痴。”
流川抱着樱木,从他收紧的双臂樱木可以感觉得出来流川有一点颤抖。
“我都已经说对不起了………不要生气啦!”樱木小声嗫嚅。
“大白痴………”流川紧紧的拥抱。“我以为你在外面出事了………”
“!!”
“我在家等了你好几个小时,还以为你不会回来………”

“但是不管怎样,我都会在这里…在这里等你,一直等到你回来为止……知道吗?”

“以后不要让我担心了,大白痴!”


现在的流川,是不是也像那天,会一直等着自己回来?


好冷!
樱木抱着双臂打了个啰嗦,入夜后的气温比白天更低了。
突然很想赶快回到家里,跟流川抱在一起取暖。

那吵架怎么办??

…………………………
……………………………………
………………………………………………
不管那么多了!!!


樱木开始在大街上奔跑了起来,无心擦撞了不少路人,但他没有多余的时间道歉。
迎面而来的风扑在樱木脸上,仿佛那是流川独有的温柔,一次又一次在意想不到的时候将他整个包围………不着痕迹,却总是让人感动不已。

Time…I’ve been passing time
Watching trains go by
All of my life…
Lying on the sand
Watching seabirds fly
Wishing there would be
Someone waiting home for me…
Something’s telling me it might be you
It's telling me it might be you…
All of my life…

Looking back as lovers go walking pass
All of my life…
Wondering how they met
And what makes it last
If I found the place
Would I recognize the face?
Something’s telling me it might be you
Yeah, it’s telling me it might be you
All of my life…

So many quiet walks to take
So many dreams to wake
Only so much love to make
I think we’re gonna need sometime
Maybe all we need is time…
And it’s telling me it might be you
All of my life…


[我会在这里等你………………]
[等你回来……………]
[所以别再让我担心了,大白痴!]


樱木“砰”一声用力打开大门,客厅里没有人,屋内漆黑一片。
瞬间潮涌而来的失望差一点就要将他淹没。

“不是说……会一直等我回来吗?”
“你这个笨狐狸…………”

樱木颓力倒进沙发里,回想着出门前两人激烈的争吵。

“我不是……不是真的要跟你吵架………”
“为什么你要这么爱吃醋…………?”
“为什么………不等我回来?”

“流川枫你这个大混蛋!!!!!!!”

樱木忍不住失声大吼出来,抓起沙发上的靠枕狠狠地砸到墙上。

“大白痴!”
下一秒熟悉的声音忽然从身后传来。樱木猛然回头一看───不是流川却是谁!

“你………你在家?”
“废话。”

樱木呆呆看着眼前的流川走到身旁坐下来。
灯是暗的,两人就在一屋的黑暗中对视。

流川轻轻揽住樱木的身躯,将他揽进怀里。
“………我……………我回来了。”樱木说。
“……嗯。”

“还在生气吗……?”
“白痴。”
“你才是笨狐狸啦………!”
“少啰嗦………”


==========


有个人在家里留下一盏灯的守候,
我知道那也许就是你。

Maybe it’s you
I've been waiting for all of my life…



++++++++++

《 It Might Be You 》By Stephen Bishop

P.S. 本文某个桥段内容描述与YAKIN大《说喜欢》一文雷同,笔者并无抄袭之意并已告知YAKIN大,希望读者们不要多作追究。在此献上对YAKIN大及所有读者的感谢之意!

  L - Lev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