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流+花]猫(冬夜里的男孩:番外) --待续-- 

作者:杏 周二, 2010年 06月 08日 15:17

【上】

流川篇


第一次见到大白痴时,注意到的是他一头醒目的红发,心中只想到:‘怪,还真像
家里的那只大红猫。’也就没听到他说他叫什么名字。

第一次听见他自称天才时,我的天,脑中浮现的是那只圆滚滚懒洋洋的蜷趴在沙发
上的大笨猫。

~~~~~~~~~~~~~~~~~~~~~~~~~~~~~~~~~~

自从“天才”来了以后,原本不对任何人事感兴趣的自己,开始对猫这种生物感到好奇。

喜欢逗弄着“天才”,当牠深沉熟睡的静趴在脚边,忍不住举起手指翻弄着,看牠龇
牙咧嘴、皮毛直竖的瞪着我;看牠昂头襬尾,不理会主人的傲然离去。嗯,像谁呢?

这一日看完凌.海之战,回校途中遇见了一只黑猫,禁不住逗弄起牠。
和牠对视良久,在那晶黑的眼中,我看见了自己...

体育馆内,大白痴专注的练习着投篮,突然一个红色的景象模糊的浮现在脑海。
走上前说着刺激他的话语,下一秒,他怒目的抓着我的衣领。
“你说什么?!#你竟然小看本天才。”
咫尺的距离,温热的气息,眼前是一片的红。

又想起“天才”趴伏在身上温暖的触感,和在面颊上留下的温软舔舐。

没有反应的任由白痴抓缚着,我只是定定的看进了那一片红池。
在他的眼中我看见了自己眼中的他。

似乎得不到应有的回应,大白痴闷哼一气转身迳自练习。
阿,像极了,像极了那只大红猫。

###

懒躺在沙发上,眼睛有一搭没一搭的看着球赛转播。
看着电视中的双方争夺的红球,渐渐地、渐渐地扩散,遮盖了我所有的视线。

突觉胸前一股郁闷,一睁眼就是一颗红色的大头颅。
“天才”不知何时爬上了沙发,就坐在我的身前双眼骨碌碌的看着我。

“喵~~”牠叫了一声,低下头舔舐着我面颊。
我将“天才”捉住,让牠停格在我眼前几公分。
定定的,我...我想起了大白痴,和那一晚的--吻。

突然,“天才”伸爪一抓,在我的脸上留下三道爪痕后就跳开离去。
“大白痴。”
我笑了,因为,那让我明白了一件事。

‘同情吗?不是的...’

###

海南战后,在球队休息室发现了没了嚣张气焰的大白痴。
看他浑身湿透的坐在一角,望着篮球发呆出神...
看不惯这样的大白痴,不习惯现在--想将他拥在怀中安慰--的心情。
心里很不是滋味的发现,那样的大白痴让自己觉得陌生,也让自己无法自控。

他抬起了头,看着我的眸中不见平日的火焰。
雨水自他的发梢滴落而下,流过他的眉、他的眼,再从他的颚下滑落。
仿佛那雨滴是自己的指尖,正轻抚过那带着懊悔的面庞。
“...”
说不出任何的话语,我只能冷冷的转过身,忽略这异样的感觉。

“臭狐狸,本天才不需要你的同情。”
他冲了出来,拖曳着一道长长的水痕。

空荡的体育馆,只有静视着的两人。
外头的雨势猛烈,淅沥沥的声响掩盖过我激烈的心跳。

我看着他漫着水气的眼,不像雨,倒像是他的泪。
这样的他,真的很不同,又让我...

不想再见到这样的他,和这样的自己,我刻意说出激怒他的话语。
大白痴愤怒击出的拳头不知怎么的我在面前停住,再看他犹豫的神情,我知自己快
动摇了。

‘不能这样。’我在心中警告着自己。
一面将自己的拳挥向他,我不要这样,我不要...

拳头落下,随之燃起的是他眼中的火。
而后大白痴一脚踢来,我暗吐一口气,和他大打出手。

两人瘫倒在地板上,外头的雨似乎已停了。
呼吸在空气中清晰可闻,余下是一片的静谧。

“狐狸。”白痴轻唤我。
轻唤?那让我浑身麻痒不已。
“...”
不理会他,我正和那颤动对抗。
“狐狸。”
感觉他的气息自耳边吹过,不耐的转过头,他正侧身看着我。
“我...”
我不看他的眼,双眼只盯着他额前发上的水滴,等着他把话说完。
“我...”
到底要说什么呢?吞吞吐吐的真不像平时的大白痴。
看着那水滴愈凝愈大,心里也越来越沉。
终于,那水珠承受不住重量而落下,我也...

“砰”他一拳打向正吻着他的我。
“死狐狸,你在做什么?”
做什么?这也是我想知道的。

看他怒气冲冲的离去后,我又无力的倒回地板。
真的很安静,只除了--
门外受到地心引力召唤的水珠,一下一下的落在铁板上,“咚咚咚”的和着自己的心跳。



樱木篇


送走“红叶”有多少年了?
有多少年没有想起“红叶”了?
除了爸爸走的那一天曾经想起“红叶”之外,就再也不曾回想起那种寂寞的感觉。
又为什么在看见狐狸时,会让我想起了...

~~~~~~~~~~~~~~~~~~~~~~~~~~~~~~~~~~

妈妈走的那天,爸爸抱了浑身湿透的“红叶”回家,对我说:“牠也刚失去了妈妈。”
看牠机伶伶的颤抖着,极力的蜷缩在自己的胸前。突然有股冲动,冲向了爸爸的怀
中嚎啕大哭起来。隐忍了一天的泪水就在“红叶”的眼中宣泄。

那一晚的床上,没有了妈妈的陪伴,只有一只猫陪着我一同失去母亲。

我喜欢抚摸着“红叶”柔软的毛,像妈妈一样柔顺的红发。
爸爸说红发是妈妈留给我的礼物,而“红叶”的出现也许是妈妈的安排。
或许吧~~

后来爸爸经商失败,搬家的我们不得不将“红叶”送人。
为了替“红叶”寻找一个疼牠、需要牠的主人,我在寒冷的冬季街头蹲踞了数日。
直到我遇见了一个男人,一个眼神中透露着寂寞的男人,像那晚“红叶”的眼神,像
那晚在“红叶”眼中寂寞的自己...

送走“红叶”的时候,心里不免有些感伤,但我告诉自己:至少世界少了一个寂寞的
人。我..还有爸爸~~

虽然爸爸也走了,但我不寂寞,我对自己说:我还有朋友~~

有樱木军团的一干损友,无尽的热血争战,还有轰轰烈烈的失恋告白~~
生活是热闹的,热闹的无暇想起...

所以,我不寂寞。

###

不知怎么地,我会在狐狸的眼中看见“红叶”的影子。
那让我想起那个男人、想起爸爸、想起妈妈,想起--
失去爸爸、失去“红叶”、失去妈妈的--
每一个寂寞的夜~~

以为已不复存在的感觉,却被狐狸的冷眼挑起。
原来不是不存在,只是像是透明的纱薄薄的覆盖着,欺瞒过自以为热血的心。

看着狐狸的眼,那被挑起的心情总压的自己无法呼吸。
忍不住的和狐狸舌战甚而拳击脚劈,只是想击破那窒闷的空气、劈开那笼罩的阴云。
本是冷漠的狐狸,却也十分的配合着这无意义的争斗。
是因为他也有相同的寂寞,还是他看出了我心底被掩藏的恐惧。

不明白狐狸眼中到底看到了什么,只知道那眼里的自己在害怕、在不安。
不只是因为那个被掀起的情绪,还有那眼中闪动的不知名的光影。
那代表了什么,如星光时而黯淡时而明亮,如青空时而云雾时而清朗。
未曾深究也不曾遗忘,那光点始终在自己的眼里明灭闪烁。

是什么?
狐狸眼里的花火,闪灭不定。
为什么?
自己会不停的问着,无法忘记。

那一天,似乎有了答案--

###

输了,我们输了。
因为自己的失误,湘北对海南的四强赛输了。

赛后,一人在街上飘晃着,漫无目的的走着。
走到了平日和洋平们厮杀的小钢珠店,站在门前我已可预知到门后会是震耳欲聋的
钢球滚动声和连庄的喝采声充斥弥漫的空间,但门开时我却没听见...

身旁的人来来往往,门也开开关关,我却听不见自己预期的声音,听不见...
脑中依然人声鼎沸,心中依然鼓动剧烈,但那却不是自己现在该听见的声音。
那是什么声音?
--我知道。
走出比赛场馆之后,这样的声响就一直在脑海中重复播放,未曾停止过。

雨不知何时下的,自己也不知何时又走上了街道。
身体湿了!不在乎--
心,早已湿透了。
哗啦啦落下的雨,也许里头还伴随着天才不轻弹的泪。
你问我有吗?
--我,不知道。

呆楞的站在学校体育馆前,自己问自己‘怎么回来了?’
还记得离开赛馆后,就往相反的方向走去,不想回来,还无法面对。
怎么无意识中的自己,依然能走回这里?
忘不了的吧!

来到了球队休息室,瞥见一旁的馆里透着灯火,还有那传来的阵阵运球声。
是谁?是狐狸吧!
不知是相信还是希望,总之,这就是自己唯一的答案。

看看阖上的馆门,脚步踌躇,还是决定不过去。
拾起一颗篮球就蹲坐在休息室里黑暗的一角,偶尔的落雷自窗棂带入了一丝闪电。
侧耳倾听着馆内的击球声,如窗外的骤雨闪电;闷吼的雷声,像那狐狸深郁的自责。
--自责吗?是自己现在的心情吧!

‘咚,咚,咚!’
橘球一下下的敲进了心中,规则的频率将自己心里的跳动渐渐平抚。
是因为有着相同的心情吗?听着这样的音律竟让自己心静。

忽尔一道响雷,打入的电光也让幽暗的室内突然的亮晃了起来。
倏的抬起头,却见狐狸就站在门边。
不知是否是雷电的关系,我在狐狸眼中又看见了那个熟悉的光影。
两人的目光就交会在又是昏暗的室中,时间仿佛静止。

转过身,狐狸率先的破坏了这样奇异的空间,立即的,我也不甘示弱的追了出去。
才一踏足球场就停下了脚步,这不是自己今日极力避免踏上的地方吗?怎么一只狐
狸就轻易地破除了自己的顾虑。

挥出的拳僵硬的停在狐狸眼中莫名的光点前,还是不了解那时黯时明的光斑带着什
么样的意义,只是发现自己总会莫名其妙的迷失在其中。
正当自己陷入迷雾,狐狸的拳却带着光影袭来。
无可避免的,狐狸和我的拳脚又如往常的你来我往了。

用尽全力的击出每一拳,我也可以感觉到狐狸的拳力过于一往。
我们都在拳中放入了深沉的阴郁,藉由拳力狠狠的发泄,毫不犹豫地击出。
身体、面颊虽然痛,却比不过因己输球的心来的沉痛。
眼颊淤青、嘴角流血,如果这能让自己好过,还是值得。

喘吁吁的仰躺在冰冷的地板,心不在那么沉重,如阴雨后清新薄凉的空气。
此刻的狐狸也并躺在一旁,侧看他,不禁漾起笑意。
他和自己都是一样的吧,一样的在彼此面前都是透明的无所遁形。
相同的心情藉由相同拙劣的方法宣泄,呵~还是该感谢狐狸的吧!

不想破坏这样雨后的宁静,轻轻的唤声狐狸,无回应的他却有些颤抖。
是冷吗?
不放心的再唤一次,这一次他偏过了头看我,想说的话却被他的眼神冻结在嘴里。

无法凝视他,我看着眼前发稍欲滴的水凝。
紧张的看着水珠,害怕它承受不住重力而掉落。
沉默......

‘滴’眼光随着凝珠而下,一个影子遮盖了视线,惊讶的自己来不及听见它落地的
声音。
空茫的脑中还想着那透明的雨珠和大地的接触会是什么样的感觉?
冰冰清清的,该是同现在自己唇上的触感吧!

眼对眼,这一次我看清了那道光影,它,在说着话...
我看不懂,心却听明了,暂时停止的它又恢复了强力的鼓动。

一拳挥向狐狸,快速的离开之前欲远离的地方。

看着又是落雨的天空,身上的冷寒比不上刚才冰凉的唇触来的让自己深切。

‘答案吗?!我...’

--待续--
 

标签:
  X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