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流+花]樱树下的传说 1-6

(1 次投票)

作者:杏 2010-06-08, 周二 15:20

【1】

看到了吗?那棵美丽的樱花树...
听到了吗?它述说的美丽传说...

山头上,壮丽的樱树伫立着。
随着微风的吹抚,片片的花瓣缱绻围绕着樱树。
飘然守护着沉睡在树下的神祇。

~~~~~~~~~~~~~~~~~~~~~~~~~~~~~~~~~~

“妈妈,你看好美丽的樱花树。”
小女孩举起白白的小手指着樱树说道。
“不可以乱指哟!这是守护我们村庄的圣树哦!”
“真的吗?那将来我要做樱树的新娘。”
小女孩仰起雪白的小脸天真的说着。
“别乱说,快回家吧!爸爸在等着呢。”
“嗯。”
小女孩离去前转身对着樱树眨眨明亮的眼,悄声对樱树说:
“我们说好的喔!”

只见这对母女的身后,是漫天飞舞的花雨。

【2】


每一日女孩总会来找樱树。
对着“它”说话,在树下读书。当她感到疲累,会有柔软的花被伴着她入眠。

几年后,小女孩已出落的亭亭玉立,虽不乏追求者,少女却依旧独钟樱树。

“孩子的爹呀!是否该帮女儿找个好归宿啦?这样下去我担心她当真会嫁给圣树呀!”
“是呀!我也不放心哪!她终日就往圣树跑,一个同伴也没有。唉~做父母的还没
有她与圣树亲哪!”
“能找到愿意娶她的人家吗?村中都在流传说她是要嫁给圣树的新娘了呀!”
“没问题的,还是有许多小伙子在觊觎咱们家的小姑娘呀!”
“那么要何时招亲呢?”
“嗯~~就在樱花季时如何?”
“那就这么办吧!”
“不告诉女儿吗?”
“不了,以她的倔脾气她一定会已死相胁呀!”
“那要怎么带她去?”
“就骗她说要带她参加樱花季的赏花大会,好好儿帮她打扮一番就成啦!”

他们不知道,这一切的对话都进了一个最不该听见的人的耳中。

“樱呀!为什么村中所有的人都不赞成我们的婚姻呢?”
少女看向立在身旁隐没在花瓣中而略显飘邈的身影。
樱只是微笑的看着,并不表达任何意见。
“为什么你只是温柔的看着我,静静的听我说话,而我却从不曾听过你的声音。”
少女的话中有少有的怨怼。
“唉~如果大家都能见到你,是否就会祝福我们呢?”
樱依然温柔的微笑着。
少女缓缓得起身,心情有些沉重。
“其实,我也没听过你说要娶我呢!也许是我一厢情愿吧!”
当她抬起头,眼中闪烁着绝决。她已做了决定。
“爸妈要在樱花季那天为我招亲,而我--会去。”

离去的少女没有看见樱眼中的哀伤。
也没有听见樱对她说的第一句话。
“我是神灵,是不能爱上凡人的,但~~我却爱上你了。”
 

 

【3】


樱花季上,少女盛装打扮的由父母带领往赏花会场。
父母们都觉得今日的女儿很异常,本已为要费一番唇舌的劝说,居然没用上。
心中渐涌起一股不安,但那不安很快的就被周遭因自家女儿所引起的骚动而升起的
优越感所取代。

樱树围绕的广场上,中央是由樱花瓣铺席而成的花毯。
美丽的少女立于上,不仅未减丝毫丰姿,更是增添神采。

当少女的父母将她的手置于她未来的夫婿手上时,少女取出来时随手于路边摘折的
樱树枝,瞬间刺向自己的胸膛。
本是樱色的礼服被血染的更显殷红。
当众人于惊乱中尚未回复时,煞时间樱花狂卷,出现了一个令人惊异的红色身影。

“阿!!!樱灵出现了。”村中长老惊喊道。
颀长的人影红色的发如焰般簇立飘舞着,眼瞳因着惊怒而燃烧。
怀中的女孩除了染血而红艳的礼服还带着色彩,本就白皙的人因渐失血色透明的像
要消失。
一眼瞥见少女胸前穿插的樱树枝,樱灵的神色柔和不少。
‘还有救。’
再次舞起的花瓣雨,一扫出现时的狂乱,飘柔的将两人围绕。
当花落风止,不见樱灵和少女,只见惊愕的众村民。

【4】



樱带着少女回到了树下,轻柔的将她置放在花床上。
“我不会让你死的。”
樱藉着插入少女的樱树枝,一点一滴的将自己的灵力灌输至少女体内。

“樱!你快住手呀!虽然你是神灵有永恒的生命,但若神力消耗太多是会永远沉睡
的呀!”
樱并不理会同伴的劝告,仍然专注的救治着眼前为爱他而不惧生死的少女。
‘是呀!她能为我而死,而我救她也只是沉睡而已,相比之下这又有何惧呢!’

随着少女的脸色逐渐的红润,而樱却渐渐地失去意识。

在沉睡之前,樱给了少女唯一的深情一吻。
“我爱你呀!”

恍然间,少女如梦似的见到樱花瓣在她的周围旋舞着。
一片花瓣恰落在她的唇上,好似樱的吻。
“樱?!”
惊醒的少女,睁眼只见静躺在身旁的身影。
本应飞扬的发,此时却柔顺的披散着。
原本耀动的眼,此刻却紧密的闭阖着。
“樱?!”
少女以为樱从此离她而去了。

“他只是睡着了。”
一旁劝阻无力的同伴感叹的说着。
“那樱何时会醒?”
少女看向说话的另一树灵。
“永远也...”
只见那树灵摆摆手、摇摇头,无奈的说道。

少女回头看向已然沉睡的樱。
“樱~~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我只想要和你在一起呀!为什么这点愿望你也不能让
我实现!!!”

“你别太难过,我有办法不让樱永远沉睡,但...”
身为樱最好的同伴,不忍见到这样的结局,决定伸出援手。
“但..但是什么?”
少女急切的问道。
“因为我的神力不比樱,所以我只能让他有苏醒的机会,却不能保证他何时会醒。”
“没有关系,我愿意等~~”
 

 

【5】


“我愿意等~~”
而这一等就是三世轮回。

第一世
少女依旧日日的在樱树旁对着他说话。
唯一不同的是没有温柔的眼神凝视着她。
直至乌黑的发染上冰霜,直至...再也没有气力说话。

第二世
应是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
今却是皮毛渐疏终不悔,为君消得狐憔悴。
每日的相约成了狐狸与樱的相伴而眠。

第三世
相同的沉眠,相同的独语,相同的等待着苏醒。
最后的那一日,只留下了“你何时会醒?”就撤手而去。
来不及看见沉睡的樱终于睁开的眼睛。

“我要去轮回。”
看着身边已了无生命的人影,樱对着同伴说道。
“你要去轮回?!那这儿怎么办?谁来守护它?”
同伴惊异的连串问道。
“就交给你吧!你可以办得到的。我走了。”
挥挥衣袖,卷起一阵樱花舞阵,红色身影怀抱着冰冷的人体,潇洒的消失其中。

【6】


现世,湘北体育馆

“白痴!白痴!大白痴!”
“磅!磅!碰!碰!”
“死狐狸!我说了我是天才呀!”
“碰!碰!磅!磅!”
“大.白.痴。”
“磅!碰!磅!碰!”
“是.天.才。”
“碰!磅!碰!磅!”
“是.白.痴。”
“碰!...”
“你...”
樱木抓住了就要挥过来的手。
“为什么要说我是白痴?我做了什么让你这样叫我?”
流川的心难过的像要窒息。‘他真的不记得。’
“因为你居然忘了...”
“忘了什么?”
樱木傻楞楞的问道。
流川愤怒的火焰,又突地窜升。
“忘.了.一.切。”
樱木急忙抱住狂怒着飞扑而来的流川。
“我.并.没.忘...狐狸。”
樱木轻柔的拥着流川。
“我怎么可能忘了...等了我三世的你。”

~~~~~~~~~~~~~~~~~~~~~~~~~~~~~~~~~~

“枫!走吧!一起去看那--属于我们的“樱树下的传说”。”
 

 

  X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