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流花]那些花儿

(1 次投票)

作者:星之无双 周二, 2010年 06月 08日 15:31

天台上的风轻轻吹拂着衣裳。我看着你,近在咫尺的你,微笑。

“狐狸哦~我给你讲,大猩猩居然当了教授,实在是不可思议。,良田那小子的新娘不是彩子,估计那蛋糕头撞坏了......还有啊还有,木暮跟三井混在一起了,可恶!当初本天才居然没发现!" 那个叫樱木的红头发青年对着身旁的黑头发男人不停的说到。

男人只用他特有的方式顷听着。

你不停的对我说着曾经的人,曾经的事情,我也努力的在脑海中搜索着那些记忆的残骸,模糊的影子,依稀的片段。10年啊~的确过的很快,那些属于年少的轻狂,年少的嚣张似乎就随着时间的长河一去不复返了。但好象岁月却比较偏爱你,纵使10年的时光,在你的脸上却还是当初的张扬与纯真。只有
金色瞳孔中偶尔流露的沉稳会把曾经的过往轻轻提起。

“死狐狸!你到底有没有在听啊~”青年转过来,很是不爽的对黑发男人吼到。

“白痴” 黑发男人瞥开了脸,任青年一个人在那哇哇大叫。

白痴,我怎么会没有在听呢,只是,只是我真的记不到了,因为我的记忆里都是你啊。

10年前吧,我在这个天台遇上了你,我在奇怪着,奇怪着原来世界上除了黑与白还有第3种颜色。原来红色是这么好看的,我在心里默默记住了你的名字,这个以后注定要跟我一生的名字“樱木花道”即使我的嘴边不屑的说出“我忘记了”。

后来你也入了篮球队,不过好象是为一个女人入的,这让我很不爽。以后的日子里,好象我们都是在吵吵闹闹中渡过。其实白痴你知道吗?我不是想跟你去争什么,只是,只是我真的不清楚也不知道还有什么方法能让你的瞳孔中出现我的影子。我只有用这种傻的可以的方式去让你注意我,关注我。

那是种怎样的心情啊,明明喜欢的不得了却又装做冷漠,明明眼光无时无刻的追逐着你却极力表现把你当空气.......

你一天天成长着,以我想不到的速度飞快运行着,每一场球赛我都感觉到你的进步,了解到你的成长。被你逼迫着,我要更拼命的练习。我知道你需要追逐我的,但我也无时无刻的恐慌着,怕没有了篮球,我们就没有了一起的联系。

终于在为了全国比赛的集训回来后,我向你表白了。呵呵!当时你居然红着脸答应了,直到现在我在奇怪你对我的感情是在什么时候培养的?是在2人互相都打架的时候,还是在为了篮球拼命练习的时候?

但我终究拥有了你,即使来的太快让我无比的惶恐。

事实证明我的预感是对的。但 直到那件事情的发生,我才发现我是彻底的失去了你。

那是对山王的比赛吧,你这个白痴为了所谓的最光辉的时代拼命的去抢球结果把自己的背给弄伤了。

白痴,你真的不知道那是选手的生命吗?

纵使你后来再怎么努力的做复键,再怎么拼命的去挽回那些篮球的记忆,那个该死的医生还是残忍的对你说出了你不能再打篮球了。

我怎么会不能理解你的心情呢,但后来的事情来的更是突如其来,想到你在车来车往的马路上奔跑,我就后怕。如果,如果不是那个叫水户的男人的出现。你会不会就这样消失了。

黑发男人突然把那只圈着青年的手圈的更紧了。惹的红发青年不满的死狐狸死狐狸的大叫。

那个叫水户的男人,他为了救你,被车撞死了,我有点难过的想到,但我知道这种难过的来源是由于后来你的不辞而别。

该死的你就这样消失在我的生命里,当时我发了疯的找你,体育馆,篮球场,拉面馆,每一个你存在的角落我都拼命的搜寻,该死的你怎么能让我无法忘记你之后,就这样消失!

但你的空气却真的不在了,不在了,我难过的离开了神奈川,飞往了美国,我无法忍受在一个处处都有你的记忆的城市里独自孤单。

但我却记的你给我讲的话 ,”狐狸,我也要跟你一起去美国“这是在那场比赛中你对我讲的,用你那从未的认真。

我记住了,白痴,你不能完成的梦想就让我来替你吧。背负着你我的梦想,我就这样坚信着玩命的练习,打球。我其实是不想让你我唯一有的联系就这样破灭啊!

“狐狸,你说我是不是很没有用哦”红头发男人突然停止了不停的咋呼,神色黯淡的说出这句话。

你看,他们都有了自己的生活,自己的轨迹,就我一无所获”
黑发男人凝视着对方许久,突然微笑着说:“白痴,你有我还不够啊。” 然后笑的贼贼的欣赏着对方红的如发色般的脸。

我一直是个很固执的人,固执的打篮球,固执的爱着一个人的爱,固执的去完成2个人曾有的梦想。呵呵~老天也终于对我的做法无可奈何了吧!5年前的那个晚上,就在我拿了冠军总戒指回神奈川的那个晚上。让我在这个天台,终于再次捡到了失意的你。

那一刻,我前所未有的怀疑着自己的双眼是否真实,憎恨着自己的心脏不够坚韧,直到确定了一起后我对自己说,再也不犯让天使飞过天空的错过!

我听到酒醉的你喃喃的念着那个该死的男人的名字,似乎脸上还有残留的泪痕。如果早知洋平能够在你心里留下那样的位置,我宁愿当初挡在车前的是我!

“你当时对我说你要带着洋平的份一起活着,”红头发青年突然对着男人冒出这样一句话。

“哦?忘记了”男人冷漠的回答到。

“切~亏我当时居然还相信了你”

我说过这样一句话?也许吧,但我只记的我当时把一副手铐铐到了我们的手上“白痴,你逃不了了”我非常得意的说到。

你躺了一个晚上,在我怀里,直到隔天起来对着手铐目瞪口呆,然后哇哇到叫,叫了一个早上。

我拉着你回到我的家中,你大叫着快点把它打开,我着把钥匙拿给你看,然后抢在你前面把它扔进了马桶,水流声是你痛苦的见证。

“我要我们在一起”我非常平静的对你说出了这句话,“我要我们在一起,我不管你是因为那个男人为你而牺牲的生命而痛苦,还是因为没有了梦想的惶恐,但你要记的,既然你活过来了,那你就要为了他而活,就算你不在乎你的这条命,我都要你为我而活!”

当时我说了那么多的话,可能是我这辈子连续说的最多的吧,但我不管了,5年的思念不是任何词语可以解释的,5年的痛苦不是任何人都可以体会的,既然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就在眼前,我怎么能错过?

手铐后来也解开了,你也留下来了,我没有去问你理由,因为我知道,对于当时的你来说,我是唯一的依靠。当然,也是永远的!

时间就这样点点滴滴的沉淀了下来,你后来居然去当了小鬼的篮球教练,说什么要把自己天才的理念传下去,我也把美国俱乐部辞掉了,跟你一起开设了篮球学校。现在听着一大堆小鬼天天叫嚣着我是天才。

不过你终于又会叫我是天才了,呵呵,白痴。

“啊~流星,狐狸快点许愿” 那个叫樱木的青年突然大叫到,然后十分认真的闭上眼睛,嘴巴喃喃念着什么。

哈哈~狐狸,想知道我许了什么愿吗“樱木一脸得意的对男人叫到。

“白痴的愿望我才没兴趣” 男人瞥了瞥嘴,

“什么,你这个该死的狐狸公,居然敢藐视天才的愿望”樱木大叫着,然后像个小孩般赌气的说到:“切~我还不愿讲”

“随便你,”男人拍拍裤子的尘土,站了起来,“不过,顺便提醒你下,如果不跟一起看到流星的人说出自己的愿望,愿望是不会实现的” 嘴角勾起一丝坏坏的笑容。

“啊`我说我说,我希望我变成上面”青年声音突然小了下去,有些害羞的说到。

“哦~那很可惜,你这个愿望是实现不了的” 男人冷静的说着:“因为决定权在我手上”。

“可恶,我死都不信,那你的呢,你的愿望是什么”樱木好奇的问着。

“不说”

“哈!那愿望实现不了的,”樱木兴奋的说到

“哦~那个是我骗你的”

“ 什么,什么,你这可恶的千年狐狸男!” 声音越来越小,2人也走远了。依稀把声音留在风中。

白痴, 我许的愿是,我要我们2个永远在一起!

(纵使在生命中,有些人会被遗忘,有些人会被迫离开,但SD都是我们共同的梦想共同的回忆,像花一样,永远开放 )
 

标签:
  X - 星之无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