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赤花]我用自己的方式爱你

(1 次投票)

作者:月流辉 周二, 2010年 06月 08日 16:43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的距离,而是我站在你面前你却不知道我爱你。



我有个秘密,在我心中,一直有一个人,他象孩子似的纯真,象太阳般的温暖,象流水样的清澈,如果可以的话,我愿意把世界上所有最好的都献给他。可是,我知道他不属于我,终此一身,我只能在他身边看着他,看着他的笑,看着他的泪,看着他一切的喜怒哀乐,看着别人爱他,也看着他爱别人。我知道,我会一直爱着他,用我自己的方式爱着他。



我是个很认真的人,从小到大,一心一意的爱着篮球,一心一意的做个好学生,一心一意的做个好儿子好哥哥,毫不意外的,将来我也会是个好丈夫好父亲。在我还很小的时候,我就为我的将来做好了规划,尽一切的努力打好篮球,终有一天我要带着我的队伍称霸全国,尽一切的努力读好书,我要读深体大,大学毕业后我要去学校做体育老师和篮球教练,培养一批批的篮球人才,差不多的时间找一个喜欢的女子结婚,生一个能继承我的篮球事业的儿子,这是我早已经决定好的道路,从小到大也是围绕着这个人生规划尽自己最大的力量去做的,我深信,我一定能够做到这一切的。直到遇见他,我才知道,原来这个世界上的确有意外这个东西存在,我才知道,原来真的有不管我怎么努力也实现不了的事。

和他的初次相遇是场灾难。

在我高三那年,我见到了刚入学的他。为了教训他对篮球的轻视态度,我和他进行了一场比赛,在我进完十个球之前如果他可以进一个球,我就同意让他进篮球队。这是我和他第一次也许也是唯一的一次ONE ON ONE,在那场比赛里,这家伙居然拉掉了我的裤子,我从来没有那么丢脸过,但是更让我吃惊的是,从小学开始就打篮球的我居然被一个对篮球一窍不通的门外汉封杀并从我的头顶灌蓝,我输了。我知道,他并不喜欢篮球,他想进篮球队的目的是为了讨好我妹妹,可是他有着超越常人出色的身体条件,也许,只是也许,他能帮助我实现称霸全国的梦想,不,绝不可能,不是真心喜欢篮球的他,我并不以为他可以坚持多久,只有我那个酷爱篮球的超级迟钝妹妹才会相信他。

在篮球队的新人中,我见到了国中的MVP──流川枫,我妹妹极度迷恋的篮球选手。扎实的基本功,绝佳的球感,出色的技术,这个男孩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我几乎已经预料得到,他在地区大赛里会焕发怎么的光彩,会引起多少人的注意,我也预感到,他的加入使我朝实现称霸全国的梦想跨进了一大步,可是,不知为什么,我的眼睛却不由自主地看着那个他,那个老是自称天才的不知所谓的家伙。果然,不出所料,坚持了没几天的基础训练,他受不了了。我就说嘛,只是为了讨我妹妹的喜欢才加入篮球队的家伙怎么能忍受得了枯燥的基础训练,我本来就没对他抱有期望,可是为什么心底深处还是觉得有点失望呢?当我再一次的看到站立在体育馆门前微红着脸嘟着嘴的他,我几乎不能控制自己欣喜的心情,他回来了,虽然还是心不甘情不愿似的,虽然还是经常和流川吵闹,但是他乖乖地努力地从基础开始了练习。

和陵南队的训练赛是他第一次参加的正式比赛。说老实话,我对他抱着很大的期望。陵南队有我最大的对手──鱼住纯,他是陵南队的队长,是个比我还要高大的选手,相同的位置,相差不多的身体条件,我和他都把彼此视作一身的对手。但是,陵南队最可怕的却是另外一个人,7号的仙道彰,至今我还不能忘记,去年和陵南队在地区大赛中遭遇,仙道一个人独得47分,那一战湘北一败涂地,这个男人是个真正的天才。依湘北目前的阵容,根本无法和陵南抗衡,虽然流川很出色,但是他还很稚嫩,我并不认为光靠他一个人能挡得住仙道。也许,他能带来一丝奇迹。和陵南队的比赛,湘北需要他。我把他单独留下来练习,教他篮板球。他真的很努力,即使累到几乎没力了,也依旧一个一个球地在练着。这家伙!也许我妹妹真的没看错人。

和陵南队的练习赛结果我们还是以一分之差输了,但是,他在比赛中的表现超乎我的预料,如果他和流川能够默契配合,那么这两人将会发挥的是远大于双倍的力量。我有预感,这一次我的梦想真的能实现了。

受伤住院的后卫宫城伤愈出院了,曾经是国中MVP的三井也归队了。全国大赛的地区选拔赛正式开始了。预赛阶段我们队打得很顺,简直是所向披靡。可是他却每场比赛都犯满离场,陷入焦躁中的他终于敲开了我家的门,那一刻我雀跃到几乎要跳起来,因为我发现在他心中原来我还是很重要的,不仅仅是队长,是晴子的哥哥,还是值得他信赖的人,只有我只有我能帮助他而不是流川仙道或是其它什么人。

这之后一切都像是一个奇迹,我们历经艰苦打败了翔阳,打入四强赛,在四强赛里虽然以些微的差距败给了海南但是战胜了陵南和武里,超乎所有人的预料首次打入全国大赛。在这段时间里,成长之快超越我们所有人的预料,特别是在翔阳和陵南两场比赛中,他不可测知的潜力成为了我们战胜对手的关键,从他加入篮球队至今短短三个月,他已经成长为被多方关注的一个优秀的选手,也成为了我们队中不可缺少的一员大将。亲眼目睹着他一天天的成长,一天天的焕发着属于他的独特的光彩,那跳动的火焰眩住了我的眼睛,也让我开始迷惑起我对他究竟抱着什么样的感情。


全国大赛第二场我们的对手是山王工业队,无可替代的强者,高中篮球队的顶峰,是所有打篮球的高中生所梦想与之交手并打败的对手。老实说我们没有一线胜利的希望。只有那个自大得单纯的孩子毫不在乎他们的强大。比赛比预期的更为艰难,关键时刻他再一次发挥出了120%的潜力,所有成员在他的带动下,都超常发挥,胜利有了一线希望。就在这时候,为了救一个球,他的背严重受伤,倒在担架上的他说着:“我喜欢,我喜欢篮球。”我突然明白过来了,一直看着他的我对他的感情,只看得到他一个人的感情,那种感情叫做──爱恋,我爱上了他,爱上了这个单纯,天真,自大,热情,率性的红发男孩──樱木花道。最后,在带伤上场的他和流川以及全体队员的配合下,我们终于战胜了超越高中实力的强大的山王工业队。虽然这之后我们马上因为疲劳过度输了下一场比赛,没有能够得到全国冠军,但是我想我已经没有遗憾了。

比赛过后,我要准备大学联考,就要离开球队了,而他也进医院治疗背伤。时间一天天过去了,如果说我们之间有什么变化的话那就是我对他的爱恋一天天加深,我也愈加明白这份感情的无望,我的家人不可能容忍一向优秀的我沾上禁忌的感情,他喜欢的是我妹妹,在乎的是流川,我之于他只是球队的队长,学校的学长,晴子的哥哥,大猩猩。何其有幸我能遇见能让我深爱的人,又何其不幸,我永远都不可能得到这个人。如果说这就是命运的话,那么我会爱他,终其一生的爱他,用我自己的方式爱他,默默的爱着他。

“大猩……赤木学长,我要去美国了,和流川一起。”

“……”

“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呢,你要去送我哦。”

“加油!去美国后,可别给我们丢脸。”

“放心啦,我是天才也。”

“也许你真的是天才吧。”

“啊啊,你终于承认了。哈哈哈,我果然是天才!会不会寂寞,我不在了?”

“哼,如果你不能称霸美国篮坛就别回来了。”

“看我的吧!”

记忆中最后的印像是他比太阳还要耀眼的笑容。他和流川一起走了,送他们上飞机前,流川对他那毫不避讳的亲热神情让我知道,他们正在恋爱。心好痛,但是我笑着祝他们幸福。我经常会收到他寄来的明信片,丑丑的字说着我很好,在加上一个大大的笑容,虽然从未提起他们的生活情形,但是我想只要知道他很好那就够了。我把那些明信片都仔细地收藏起来,直到我结婚生子,直到我渐渐老去。明信片始终没断过,他的字还是丑丑的,大大的笑容一直未变。他们没有回来。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的距离,而是我站在你面前你却不知道我爱你。

我有个秘密,在我心中一直有一个人,他很努力,他很稳重,他很会照顾人,他长得不帅,他的脾气也不好,可是他让我觉得很安心,他像父亲又象哥哥。说不清是什么时候爱上他的,也许一开始是因为晴子和他是篮球队的队长而特别在意他,可是渐渐的这份感情变了质,尤其当我发现,在他身边我很安心,很安心,我常常会不经意地就想起他说过的话,总是会不由自主地想让他注意我,在他和某个女孩子特别亲近的时候我的心会不舒服。什么是爱?我想这就是爱了吧!我想说我爱他,可是我知道他不会爱我,终其一身我只是他的学弟,让他操心的顽劣分子,我想我只能用自己的方式爱他,默默地爱着他。

流川要我和他一起去美国,我答应了,我不想只是这样过一辈子,我希望我能变得更强。离开他是为了我们共同的梦想,也是为了让自己能成长为令他骄傲的人,可是我没想到的是我会再也回不去。我是天才,可是在疾病面前天才也没有办法,他会失望吗?因为我不能称霸美国篮坛。我快死了,在生命终结前,我写了好多好多好多的明信片,我想足够一辈子的量了吧,我写着我很好再加一个大大的笑容和不同的日期,我请流川帮我不定时的寄给他,我写了好多好多好多。

在永久地闭上眼睛前,我对着日本的方向在心里对他说,我爱你,赤木刚宪,我的大猩猩。



樱木花道──20岁,死于美国纽约,死因血癌。

赤木刚宪──80岁,死于日本神奈川,自然死亡。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的距离,而是我站在你面前你却不知道我爱你。







* * * *



凡凡凡~~~~~~~~~~~~可爱的火星人凡~~~~~~~~~~~~~~~迟到好久的生日快乐~~~~~~~~~~~这个生日礼物,不是很好,拖得太太太久了,笨月文笔太差了,大部分都是清水白话文,不过总算是赤花也是大悲剧,你就勉为其难的笑纳吧~~~~~~~~~~结局应该让你满意吧?(这是篇只有结局还可以看看的文文,5555我是果然笨蛋月)总而言之,言而总之,欠你的文文终于补上了~~~~~还好还好,没拖到你今年的生日,还好~~~~~~~~~~(爆死)
 

标签:
  Y - 月流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