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流花]轮回

(2 次投票)

作者:月流辉 周二, 2010年 06月 08日 16:46

在很久很久以前,当他还是只小火狐,无忧无虑地穿梭在森林中的时候,他遇见了一个人类。那是个很特别的人类。

在小火狐过去有限的生命中,也曾经遇见过很多个人类,小火狐是很聪明的,它能从眼睛中看出这个人类有着什么样的心,它也知道有很多人类看到它,想到的是它的皮毛值多少钱,把它活捉又能值多少钱,甚至有很多人类原本就是为了捉它而来,但是这个人类不同。

小火狐从来没有看到过这样的人类。他有着白白的皮肤,乌黑发亮的眼睛,长长的垂到腰间的黑发,小火狐觉得这个人类是它所见过的这么多人类中最漂亮的,可是为什么这个人类居然让它感觉甚至比它长得还要象他们狐狸。(爆,被狐狸认为象狐狸的流川,死)小火狐想着,觉得很有趣,然后笑了起来(汗死),发出“吱吱”的声音。

人类本来并没有注意到小火狐,直到听到他发出的声音,才看到脚边有这么个小东西,火红色的皮毛,圆滚滚的身子,象个小火球。人类神色不变地拎着小火狐颈后的皮毛把它拎高到与他的视线齐平,打量了许久,平静地说:“你是狐还是狸?”
小火狐被激怒了,一边呲牙咧嘴的挥舞着小爪子想要抓花这个可恶的人类的脸,一边“吱吱”的大叫着,好象在说“我是狐,高贵又美丽的狐,没见识的人类。”
人类被取悦了,几乎没有情绪浮动的脸上露出一丝笑意,“好吧!我知道了,你是狐,只不过长得有点象狸。喂,要不要和我一起去旅行?”

这是小火狐第一次见到人类的笑脸,也是唯一的一次人类对它,只是对它露出的笑脸,小火狐决定这一定是世界上最好看的笑容,它要跟着这个人类一起走,虽然这个人类话太多了。

直到很久很久以后,小火狐才发现,原来人类是个很寡言的人,直到小火狐变成大火狐,修炼成狐妖,它再也没有听见过人类说过那么多话,那时候,小火狐常常就会回忆起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它一直认为与人类的相遇是它生命中最美好的事情,从他们第一次见面起,小火狐就这么认为了。


一人一狐的旅行开始了。

小火狐离开自幼生活的森林跟着人类,一个地方走过一个地方。人类带着纱笠,把小火狐揣在怀里。小火狐有双很大的眼睛,几乎占了它脸的一半大,和它的身体一样圆滚滚的,那是种很漂亮的褐金色的眼睛,象是透明的褐金色的水晶珠子。小火狐舒服地窝在人类的怀里,小心翼翼地探出圆滚滚的小脑袋,透过褐金色的眼睛,看到的是个褐金色的世界,觉得很好玩的时候,小火狐毛茸茸的小耳朵就会动个不停,觉得很痒的人类就会把它的小脑袋塞进去。小火狐很喜欢玩这样的游戏,人类的手很大,凉凉的,很干爽,把它的脑袋塞回去的时候不是很温柔,但是他的手在它的脑袋上的感觉让它很喜欢,所以小火狐常常会故意把小耳朵动个不停。

他们走过一个又一个地方,人类很少会在某个地方长时间的停留,他好象是在寻找着什么,又好象只是漫无目地到处游历。但是,小火狐觉得很快乐,从出生开始它从来没有见过那么多那么多新鲜的事,更何况伴着它一起旅行的是这个人类。

他们在一起很久很久,久到小火狐完全不记得确切的数字,有时候它也会觉得很奇怪,人类一直没有变过,始终和他们初次见面的时候一样的年轻,他的眼睛依旧那么黑亮,他的肌肤依旧那么白昔,人类不会变老也不会死,有过几次小火狐亲眼见到人类受了伤但是过不了一会儿就复原了。现在小火狐已经不是当初那只从来没有离开过森林几乎什么也不知道的小火狐了,它很明白普通的人类必须经过生老病死,这是自然规律。人类违背了自然规律,但是他的的确确只是个人类而已。这是个不老不死的人类。

只是奇怪而已,事实上小火狐是很高兴的。小火狐属于狐中很特殊的一个种族,这个种族就是传说中能够修炼成精的灵狐,灵狐的生命很长很长。在漫长的修行岁月中,大多数的灵狐都是孤独的独自修行着,直至成为狐精甚至是狐仙的那一天。在小火狐遇见人类之前,它已经独自在森林中修行了三百年了,如果没有遇见人类,也许它会仍旧独自修行直到成为能随意幻化成人形的妖精,可是,它遇见了人类,他们一起走过了好多好多的地方,小火狐再也不愿意回到过去寂寞的岁月里。所以,它很高兴它遇见的是一个不老也不死的人类,也很高兴这个不老也不死的人类不是别人,恰恰是他。

他们走过了一个又一个地方。当小火狐发现外界对它的吸引力远没有人类对它大时,它就完全把注意力集中到人类的身上。它知道人类叫流川枫,这还是有一次他们住客栈登记的时候人类写下的名字,那次之后他们再也没有住过客栈。它常常会看到,流川那双很美很亮的眼睛里会流泻出很怀念很痛苦的神情,那张几乎没有表情让小火狐以为他根本就是脸部神经瘫痪的脸上就会露出一种温柔的神色,让人看了心也会揪起来的温柔,这时候小火狐就会觉得心被什么一把抓住气也透不过来的疼痛。偶尔小火狐也会发现,流川会望着它,很专注很怜爱的望着它,脸上甚至可以说是带着笑意的了,但是它并不高兴,因为它知道流川是透过它看着不知明的地方,那段让它很在意的过去,这时候小火狐就会觉得酸酸涩涩的,象以前曾经吃过的还没熟的果子。

除了这些,小火狐其实是很快乐的。流川很喜欢睡觉,他们不走路的时候,流川基本上都在睡觉,流川睡觉的时候很恐怖,不管是谁来打扰,他都会下意识地狠狠给那个谁一拳,小火狐很灵活,它最喜欢在流川睡得很熟的时候用自己毛茸茸的大尾巴捉弄他,再在他挥拳前飞快地逃开,然后就会听到流川用着冰冷的语调低低地咕哝:“白痴……”,小火狐也会挥舞着小爪子“吱吱”叫着“臭狐狸,死狐狸”(汗,花花,你在骂你自己),再然后就是一场人狐大战。(汗死)。也有的时候小火狐会来不及逃开,被流川打个正着,接着还是一场人狐大战,虽然由于体形的悬殊,结果往往是小火狐漂亮的大眼睛周围多了个黑圈,而流川会叹口气摊摊手,一副它是白痴的样子走开,小火狐很怀疑流川是故意的,因为他一直认为它比较象狸,多了两个黑眼圈的它就更象狸了。



他们走过一个地方又一个地方,一百年过去了,小火狐早已变成了大火狐,又一百年过去了,有一天,当小火狐经过一个让它非常难受的月圆之夜,天明的时候小火狐来到湖边喝水,在这之前小火狐并没有觉得什么不同,那个湖的四周种了很多很多的樱树,现在正是花开的季节,满天的飞花在河边铺成了一条花瓣小道,樱花的小道。小火狐觉得很舒服的气流在四肢流动,不由得伸展双手,是的,小火狐惊讶地发现它的爪子变成了人手,它的小短腿变成了人腿,湖水中倒映出的是个有着矫健的身躯,阳光色的肌肤,修长而有力的四肢的人类男孩,唯一不变的只有他的眼睛依旧是大大的透明的褐金色的水晶珠子,和与他原来皮毛的颜色一致的几乎垂到小腿的火红色长发。漫长的五百年修行,小火狐终于修成了人形。

极度的惊讶过后是几乎把他淹没的狂喜,大笑已经不足以表达他此时的心情了,他绕着湖跑着叫着,跳进湖里把自己整个埋进凉凉的湖水里。被吵醒的流川不耐烦的走过来时,小火狐正好湿淋淋地跳出湖,看到流川,他大笑着说:“狐狸,我喜欢你。”这是小火狐变成人形用人类的语言说得第一句话。在它还是只小火狐的时候它只知道这个名叫流川枫的人类对它很重要,它很在乎他,也在乎着他的在乎,它愿意和他一起就这样的旅行下去,一个地方走过一个地方。可是在它发现自己幻化成了人形的这一刻起,有种温柔的甜蜜的幸福的暖暖的感情在从身体的深处挡也挡不住地涌出,自然地变成语言。他就这么赤裸着身体,站在漫天飞花中,带着无比灿烂的笑容,坦荡荡地,自自然然地说:“狐狸,我喜欢你。”

流川第一眼看到变成人形的小火狐,强烈地震撼让他只能用尽全身力气抓住身边树来支持身体,那样的笑容,那样的身体,用着最最锋利名为爱情的刻刀镌刻在心底的那个人影活生生的在眼前出现,他几乎以为是因为自己太过思念产生的幻觉,可是下一刻他马上知道这不是幻觉,站在他面前的也不是他心心念念的人,那个人不会叫他狐狸,那个人也没有那样火红火红的长发,他不是他。流川很失望,也很后悔,他怎么可以把别人认错成那个人,他是无可取代的,以至于他并没有听清楚小火狐的话,只是愤然转身离开。

“狐狸……”小火狐飞奔上前拉住他,褐金色的大眼睛看着他,有着小孩子受到伤害的委屈,却仍是倔强地笑着说:“你看,本天才变成人了。”

流川回过神来才认出眼前的他原来是它,那个曾经小小的窝在他怀里的小火球,那样火红的毛发,那样褐金色的透明的水晶珠子的大眼睛,笑着叫自己狐狸。早已知道它是灵狐一族的,总有一天会修成人形,他也一直在等待着它慢慢修炼,可是这一天终于来到,看到他酷似那个人的面容身形,流川却升起了一股从来没有过的奔腾着的怒意,他活生生地站在他的面前,充满着旺盛的生命力,可是他心爱的他却已经灰飞烟灭,什么也不剩。流川简直要仇恨起什么也不知道的小火狐来了。“白痴……”第一次可以说是带着恶意的骂出口。身体的反应快过脑袋,小火狐的脑子还没明白过来,拳头已经挥了出去。修成人形后的第一战是两败俱伤。

躺在地上喘着气,小火狐看着四周飞舞的樱花瓣,突然说:“决定了,我要叫樱木花道。”没有看流川也知道他不会回答,他接着说:“喂,狐狸,本天才允许你叫我花道,”自大得完全让人讨厌不起来的口气。

“……”白痴。到口的话又吞了回去,理智回笼,流川觉得有点歉疚,他什么也不知道,他是那么高兴自己修成了人形,侧着身看着纯净的俊俏的带着一丝稚气的他,心情突然地就转好了。


一人一狐的旅行变成了两个人的旅行。

小火狐,不,现在该称作是樱木花道了。樱木被当人的感觉迷住了。两只脚踩在地上的感觉很特别,虽然没有四只脚爪走得稳,但是可以看到好远的地方,虽然不能再窝在流川的怀里,但是能和他肩并肩地走在一起,一转头就能看到他隐在纱笠里的脸;用手拿筷子好麻烦,但是能和他同桌吃饭,可以学着其他人类给一起吃饭的人夹菜盛汤,虽然不怎么会用筷子的他常常会把菜弄到流川的身上;穿着衣服很麻烦,但是能自由地在城市里人群中到处走来走去,看看这碰碰那,虽然不喜欢热闹的流川会很不耐烦,但是能和流川一起逛市集的感觉让他觉得很高兴……樱木几乎完全被当人的感觉迷住了,是的,几乎,他并没有忘了那一天他对流川说喜欢他,而后发生地一切,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他常常会有种很难受很难受胸肺要爆炸似的痛楚,流川就在他身边,可是他却觉得他离他很远。

樱木执着的依旧跟着流川一起旅行,大多数的时候他维持着人类的形貌,也有的时候他会恢复成狐的原形。特别是月圆之夜,总有着说不出的痛折磨着他,身体会变得很热,那时候就会很想碰触流川,有一次他实在难受得受不了恢复了原形,结果感觉就好多了,自那之后,每当月圆之夜,他就恢复原形。樱木知道很多很多事情,修炼了五百年他已经有了点法力,但是从来没有哪知狐或是哪个人教导过他关于欲望,所以他也不知道,月圆之夜狐性高涨,升腾在身体里的躁热叫做欲望。可是流川知道。

流川一直在观察着变成人形的樱木。乍一看,他真得和他心爱的那个人长的一模一样,他们有着一样灿烂的笑容,一样阳光色的身体,一样活力四射,但是,他的头发是火红色的,在阳光下闪耀着眩目的光芒,他的头发是银白色,月光下宛如缀满了星子;他的眼睛是褐金色的,透明纯净的象是水晶珠子,他的眼睛是亮褐色的,光华璀灿的象是宝石;他生气或是快乐的时候都会叫他狐狸,他总是深情地叫他枫;他们相同却又不同,可是他却对樱木有了欲望。时常毫不在乎地在他面前赤裸着身体的樱木,让他渴求到发疼,整夜整夜睡不着,闭着眼睛却还是能感觉到他的气息,他的味道。他不知道是因为他象他所以才会想要他,还是因为什么别的原因,只知道他想要他。流川发现了樱木在月圆之夜恢复愿形的秘密。

那一夜,圆月当空,樱木躁热难受地翻滚着,在变回原形之前流川抱住了他。衣服一件件散落在地上,和流川肌肤相触的感觉舒服到让他几乎要呻吟出声。流川的唇与他的纠缠着,流川的手在他的身上游移着,身体几乎要融化了。当流川进入他时,极度的痛苦和极度的快感同时汹涌而来,他觉得身体不象是自己的了。

那一夜,流川教会了樱木什么是欲望。

他们的关系改变了。樱木很喜欢和流川一起做的感觉,虽然流川并不温柔,但是那样的亲密让他感觉到流川就在他身边。流川很喜欢和樱木一起做的感觉,他是那样敏感那样热情,那种极致的快感可以让他忘记所有的一切。这一次他们一起在找了一处风景优美的清幽之地搭了座木屋住了下来。

有时候,樱木会躺在流川的腿上,任他抚着他那头长长的红发,叽叽咕咕的说着没有遇见流川前的种种,然后在流川的热吻下,他们开始做爱;有时候,他们会为了某些无意义的事打出手,然后由激烈的打架变成激烈的做爱;有时候,他们会一起静静坐在湖边看着夕阳,然后在晚风中,开始做爱(汗死,这段请自动跳过)。林子里,湖边,更多的是在木屋里,他们疯狂地探索着彼此的身体。

流川越来越迷惑他对樱木的感觉。他们在一起太久了,久到他已经忘了他们究竟在一起多少时间,他看着他从小火狐变成人,也亲身教会了他欲望,他很习惯和他在一起。有时候流川会想他和他就这样子一直一直过下去也好,又有时候,他会突然很痛恨很痛恨背叛了心爱的他的他和使他背叛的他,有时候,流川会觉得当初遇见的灵狐是他真好,又有时候,他会觉得为什么当初遇见的不是另一只不会让他有感觉的灵狐。矛盾!强烈的矛盾煎熬着流川。
樱木觉察出流川的烦躁,虽然他的脸上总是没有情绪,但是他们在一起太久了,他早就学会从他的一举一动里感受他些微的情绪变化。他也常常会思考着他对流川的感情,他喜欢他,但是有多喜欢呢?他的喜欢有比山高,有比海深吗?他想永远和他在一起,在无尽的生命里,永远永远和他在一起吗?他也常常会想起流川怀念痛苦的神情,那让他心痛到无法呼吸的温柔和看着他想着别人时那样酸涩的感觉。

做爱和思考,成了他们做常做的事。

这样的日子并不长,樱木修行的关口就到了,天雷劫,灵狐最恐惧最难过的劫难。他忙着寻找安全的地点,流川却总是若有所思地看着他。时间越来越近,他们躲进了樱木找到的一个深深的洞窟。流川突然变得很温柔,不再和樱木吵架打架,做爱的时候也尽量克制着不弄伤他。这样温柔的流川让樱木觉得很怪异,但是天雷劫的到来,让他没心思多想什么。

轰,隐隐约约的雷声透过厚厚的洞壁传入洞的深处,即使是知道这是个绝对安全的地方,樱木仍旧会害怕,他不想死,他还没想明白他究竟有多喜欢流川,他还想和流川一起继续走过一个地方又一个地方,这时候他很想要流川的拥抱,只是拥抱,什么也不做的拥抱。他看着流川露出了难得的脆弱。流川却突然站了起来“我要去拿东西。”丢下一句话,流川逃也似的向洞外冲去。“不,别出去,狐狸,危险!”来不及阻止了,剧烈的不安让樱木什么也不顾地跟着冲出去。

天际的雷一下又一下轰在这平时静谧的林子,樱木跟着流川奔跑着,金光乱闪,一个巨雷轰向他们所在的位置,樱木闪身,却惊见流川直直地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好象在等待着雷的到来,想也不想,樱木扑上去推开流川,完全是下意识的反应,闪过脑海里的只有他们初见面的时候流川对着还是小火狐的它露出的那一丝笑容。雷直直地打在樱木的身上,接着一下又一下,痛苦大吼声响彻山林。流川眼睁睁地看着雷一下又一下劈打在樱木的身上,听着他痛苦的大喊声,他想冲过去救他,却怎么也移动不了身体。一个闪电把四周照得亮如白昼,流川看见樱木飞扬起的发露出的发根处有个小小的红色的枫叶形印记,他一直没有注意到的印记。“不……”凄厉的呼声直冲云宵。樱木的身体渐渐变小,变回原形。雷声止住,流川飞扑过去,小火狐紧闭着双眼,静静得躺在他的怀里,颜色渐渐变淡。“不要不要,不要离开我,不要再一次的离开我!”流川颤抖着语无伦次地说着过去,说着他和小火狐一起经历过的一切。

很久很久以前当流川还只是个普通的人类时,他遇见了一个狐精,他和狐精彼此相爱,但是在狐精遭遇天雷劫的时候,他们一样躲在一个安全的地方,但是流川忘了拿一件很重要的东西他准备送给狐精的礼物,他偷偷地溜出去想瞒着狐精取来,天雷降临劈在流川身上,狐精赶来为了救他把自己苦修而成的内丹给他服下,狐精被天雷打中灰飞烟灭,流川成了不老不死的人类。一个地方走过一个地方,流川寻找着能杀死自己的方法,直到他遇见小火狐,想到了可以利用灵狐修炼中的天雷劫来弄死自己。

但是他没想到小火狐是他的情人的转世,它一直留着他们当年订情的印记,红色的枫叶形印记。历史重演,他又一次看着心爱的人在眼前灰飞烟灭。一直一直说着,流川的眼前渐渐浮现小小的火球被他拎在手里,小火狐窝在他怀里顽皮的动着小耳朵,他变成人形,灿烂地笑着叫他流川,他在他身边跑来跑去,他为他夹菜却忘了自己还没吃什么,他在他的身下呻吟,他敏感热情地回应着他的需索,他们共同相处的一点一滴。有着银白色长发的他过去的情人的身影淡去,他的心里他的脑海里,满满地都是火红色的他。

他终于明白了,在漫长的岁月里,在他们一起旅行的那些日子里,他爱上了他,不是代替,不是因为他是他的转世,只因为他是他的小火狐,他的白痴,他的樱木花道。一滴泪滑下,落在小火狐逐渐透明的身体上,光影流动,流川的掌心里只留下一颗小小的红色的有着枫叶形印记的珠子。珍爱地握紧珠子,流川温柔地说:“白痴,我爱你!”


流川又开始了孤独的旅行,他走过一个地方又一个地方,寻找着能杀死自己的方法。不久他遇见了又一只灵狐,这只已经修成人形的灵狐长着奇怪的刺猬一样的头发。在他的天雷劫中,流川终于杀死了自己,带着幸福的笑容,流川的身体逐渐变得透明。那个有着刺猬一样头发的灵狐最后看见的是一个红色的有着枫叶形印记的珠子和一颗黑色的有着樱花形印记的珠子在一片温暖的光影中旋转着消失在天际。


时间的长河静静的流淌,几千年过去了。



现在是二十世纪,当年那个长着刺猬发形的灵狐早已修成了法力通神的狐仙,现在他很有兴趣地在日本的一个叫做神奈川的地方一个叫做陵南的学校里读书。他是学校篮球队的主力,最近他很高兴,因为他们学校和一所叫做湘北的学校打了一场练习赛。在那场比赛里,他认识了一个名叫樱木花道的红发男孩和一个名叫流川枫的红发男孩,错身而过之际,他清楚地看到在他们的身体深处藏着有着枫叶形印记的红色珠子和有着樱花形印记的黑色珠子。
命运轮回。

 

标签:
  Y - 月流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