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流花]病毒

(6 次投票)

作者:熠雨 周二, 2010年 06月 08日 18:34

暗恋是什么?

暗恋就好象CPU进了病毒。

流川枫是个冷漠的人,平日里沉默寡言,我行我素,脸部表情不超三种。人人都说他目中无人,眼高于顶。
其实不然,只是流川枫的神经本就稀少,何况根根粗的媲美大树,而他又通常对自己认定的东西相当执着,不惜用他本就为数不多的神经,去听、去看、去想,比方说,篮球。
而对于篮球之外的任何东西,他的神经就会自动略过,不做储存,精确度和CPU一样!所以,他到目前为止,依然叫不出篮球队,那个带眼镜的副队长的全名;他也依然搞不清,他的数学老师,到底是男是女。

可是事事没有绝对。最近,他的“电脑”却突然短路了,那小小的脑容量中,竟有了漏网之鱼,多次删除都是失败告终,那鱼,就好象病毒一样,蔓延着蔓延……
病毒的来源就是那个神经的粗细和他有的一比的樱木花道。

如何开始的呢?

流川枫不知道,他只依稀记得,那个输球的夜晚,自己打了生平最畅快的一架,虽然真的很疼!
自此之后,他就中了病毒,而且无法医治,求救无门。

起初症状并不明显,只是在他睡觉时、吃饭时、走路时、骑车时,有意无意的会想起那颗红彤彤的脑袋,或者听到某个聒噪的声音时,会立刻起某化学反应,更或者,在三公里范围内,听到“樱”啦、“花”啦一类的字,会渐渐神游太虚。

除了这些他抵死不承认的特殊情况之外,一切看似还算正常,只是后来,病毒开始兴风作浪起来,完全控制了流川枫的中枢神经。

比如,在某一个练完球的傍晚,流川枫留下来做最后的清洁工作,本来一切顺利,却好死不死的,在拖地板时,让他看见了一样东西。
此物,对任何人来说,都等同于废物,可是流川枫却盯着它看了好久,很有一番要深入研究的架势。
那是一根在灯光下,异常显眼的红色发丝。

其实,流川枫自己也不知为何要对着那根红发发呆,事实上,他根本不知道,他当时正在发呆,因为当他看着那红发时,脑子是一片空白。

之后,每次流川枫留下来清理篮球馆时,他都会“不经意”的地毯式扫描地板,寻找着能够吸引自己的某样东西,可怪的是,当他找到时,却并不是把它捡起来,细心珍藏。而是任其躺在地上,用一双黑白分明的眸子,静静的对着它傻傻的站上一阵子。

除了以上某时某地的浑浑噩噩之外,流川枫依然满脑子篮球,然后在睡足饭饱后,会稍稍想起那个单细胞动物。

可是病毒依然猖獗,不久后,流川枫终于开始不知所为了。

比如,在一场激烈的篮球训练后,那人像烈火一样卷入休息区,一边抹汗,一边嚷嚷“热死了!热死了!水!水!”。然后眼角在瞥到了角落里的那半瓶矿泉水后,一阵兴奋,自顾自喊着“谁的!谁的!”的同时,已经对着嘴猛灌起来。

而那瓶矿泉水的主人——远处的流川枫根本就来不及阻止,事实上,不知出于什么心态,他也丝毫没有阻止的意思。
当然,像流川枫这样的人,是根本不懂什么“间接接吻”的,他只是在看到樱木花道喝他的矿泉水时,心中有种说不出的爽快。

之后,就是再渴再累,流川枫都会留着半瓶水,等着樱木花道误拿,只是那个横冲直撞的家伙,并不如他所愿,三天两头拿错方向,不是取了宫城良田的,就是喝了三井寿的,更别说还有那个频频送水的水户洋平了,所以要樱木花道拿准他的,还得算一下百分比。
就这样,流川枫在爽与不爽间来来回回,终于“心力交瘁”,这也是他病情恶化的根本原因。


♂ ♂ ♂ ♂

暗恋是什么?

一个被无数少女暗恋的少年,却偏偏暗恋着另一个曾有过无数单恋经验的少年……

暗恋是什么?

暗恋是个奇怪的东西。

无数次的患得患失,无数次心神不宁,无数次惊鸿一瞥……

流川枫“悲惨”的发现,他是爱上了樱木花道,爱上了这个害人不浅的可爱病毒。


刚从休息室出来,就看到了那个人。红艳艳的发,炯炯有神的大眼,就是满头大汗,却依然孜孜不倦的练着近距离射篮。

视线就像摄像头,跟随着……跟随着……,再也移不开……

或许是因为他的眼神太灼热,又或许是因为单细胞动物对危险特别敏感,反正不出一秒,樱木花道就发现了他的存在,并且不负众望的来了句:“死狐狸!”

“白痴!”

“你说什么?!”

“说你白痴!”

“你……,流川枫!全国大赛我一定会打败你的!”

“哼!光说有什么用?敢不敢赌一赌?!”

此刻的流川枫早经病入膏肓,唯一的活命方法,就是让那个“无恶不作”的病毒,能乖乖的成为他的囊中物,否则他只有等着他人日后凭吊了。

“赌什么?”

“如果你能在全国大赛时,从我手中投中一球,我就跪地认输,否则你得听我的!”

就是神经粗如流川枫,为了自己的生命安全,更为了自己的感情幸福,也会突然聪明起来,稍微使使小计量。

“好!一言为定!”

樱木花道只觉一球实在是小菜一碟,却没想过,他与流川枫坐在同一条船上,如果要从他手中进得一球,不是等于打翻自己的船,往自己队的蓝框里扔球吗?唉……,他本就迟钝,又在气头上,怎会想到那么“深奥”的问题,不过,事实上,就是他不在气头上,估计也不会领会其中的“奥妙”。

流川枫看计谋得逞,心中暗爽了一把,大步流星的走出了篮球馆,却没看见,那颗红头,不经意间,朝他的背影瞄了0.1秒。

或许,在流川枫暗恋樱木花道的同时,樱木花道也已悄悄的恋上了流川枫?

当然,暗恋本就藏在心底最深处,谁能知晓?

庆幸的是,暗恋终究没有变成单恋,虽然掉破了不少人的眼镜,不过细细想来,却觉得这是最好不过的契合。一切的一切,就像天空中的白云,水中的游鱼一样,理所当然。

不久后,湘北校园的那个无人问津的天台,开始弥漫出淡淡的芳香,那是幸福的味道。

而,就是多年后,流川枫依然健健康康,那从前扰着自己心跳加速的病毒,早已成了医治百病的灵丹妙药,并且兼容于他的CPU,无可取代。






--END---


相信爱花之人,一年都在等待这个特殊的日子,记得去年这时,也如这几日一般,热热闹闹,喜气洋洋,小熠实在忍不住,爬出来胡言乱语了一通,算是给花道庆生吧,虽然短的不能再短了……。^ ^bb

HAPPY BIRTHDAY!!

2004/3/31
 

标签:
  Y - 熠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