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三花]Warm

(6 次投票)

作者:晟邑 2010-06-15, 周二 15:18

WORM

受不了,
受不了了,
再也受不了了!!

蓝黑头发的青年挟带着万千的怒气,在众人好奇的表情和自发让路的举措中,一路顺利的到达目的地。

眼见让他神智崩溃的两个人还木知木觉的在那儿拳来脚往,更是激的他火冒三丈。一把把高他半个头的黑发学弟推倒在地……….更在众人惊诧的表情中像是护崽的母鸡般把红发的学弟拉在了身后。

“流川枫,你不要太过分!樱木他才刚复健完,你这样和他打架,会让他旧伤发作的!!!”如果忽略不计蓝发青年咬牙切齿表情的话,这番教导实在不失为学长对学弟的循循善诱。

按身份,情况来讲也本该如此!

但现实是念人的人和被念的人之间的气氛一下子剑拔弩张起来……

黑发的青年在倒地的下一刻就已经站了起来,左右手像他平时最常用来挑衅某人的样子交叉着,冷峻的脸上看不出是什么表情。只是从那浓黑的刘海下透出比平时更寒冽的眼神,无不让众人感受到他的怒意。

两个人对峙着,表现的都是一种决不让步的气势。只是让众人不明白的是这种仿佛深仇大恨的气势源何而来?或许他们自己也不甚清楚,当然我们就更不要期待那个红发小子能明白了!

在很久以后,樱木回想起当时的情况,用了三个字来形容:骇住了!居然能把大胆到没有恐惧神经的樱木骇住,足见当时的气氛有多么凶险了。

樱木虽然不明白为什么小三要在自己和狐狸打架的时候冲过来发飙,但基于对狐狸的了解,明白流川枫快要爆发了。在他单纯的脑子里,认定了小三是肯定打不过狐狸的,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他下意识的就想避免这场战争。(至于是不是想保护小三,那是很久以后小三同志一直想求证的一个问题)


在当时樱木为了消弭那种一触即发的状态,于是就轻轻的碰触了一下三井的背,在成功的吸引了三井了注意之后,只说了一就话就把当时的气氛一举终结掉.

樱木的话是这样的--------狐狸只是和我闹着玩的!

一句话的威力有多大???
.........
.............
不就是一句话吗?

但就当时的情况看来,蓝黑头发的青年显然是被这句话严重打击到,冲天的气焰一下子湮灭的无影无踪,连被怒气充斥潮红的脸也在下一刻煞白了下来.修长健硕的身形更像是丧失全部水分般顿时萎靡.
几秒后,青年无顾众人的呼喊,跌撞的冲出了篮球馆.

因为身后的嘈杂,所以他没有听到红发学弟第一次使用了"三井学长"这个敬语.
因为没有听到,所以他也就没有停顿下来,当然也更不可能看到那红发的学弟的琥珀大眼里因为他而写上了困惑和忧虑!
...........只是当时没有看到而已!


深秋的风,凉而不寒.但也仅止对路上穿着秋裳的人而言.三井现在不仅要忍受皮肤眼中丝丝钻进的寒意,还要无奈接受路人意味不明的眼神.

低头看了下身上尚未换下的运动装束,脸上的苦笑更深刻了,"呵呵,居然慌乱到这种程度,我还真是个没用的男人啊........."

走到人行天桥下面的弄堂里,心力憔悴的青年好象再也支撑不住的沿墙滑下,那双能射出令人惊叹三分球的手,此刻却像折磨自己般地紧紧交叉在一起,即使关节处泛白带青,亦不放松!

这青年是再承受多大的痛苦?真的是因为那红发学弟的那句话吗?一句话的威力真的有这么大?........很多人的答案是肯定的.


只有蓝黑头发青年自己心里明白,那句话是次要的!顶多是让自己的立场变得尴尬而已.真正致命的,让自己狼狈出逃的是黑发学弟一瞬间那了然和嘲讽的眼神.


"被看穿了啊!"交握的双手终于停止了自我虐待,转而抚上落寞失意的俊脸,许使要把那不可为人知的自己深深掩埋.


怪谁呢?谁让自己那么不能忍耐!

但是.........
怎么可以忍耐?
怎么可能忍耐?


看着他们不知轻重的互殴,想到那曾经无法动弹的红色身影,脑子里的弦就'崩'的断掉了!
明知道是两个人都有责任,但忍不住的就把怒火朝黑发学弟发泄出来.
即使是有原因的,但这样的心情怎么可以说出来让人体谅!又怎么能说出来呢?


是那样的想呵护他,保护他,不让他受一点伤害啊!
从他一跃进自己的生命起,那个念头就不曾停止过,不停不停的就好象有自我意识般慢慢的越来越强烈,越来越难克制,越来越不能让自己像个真正的学长般待在他的身边.一直到最后演变成今天这个局面.
从今往后大概要一直活在某些猜测和敌意的眼神中了.......

但无论怎样都无所谓!!!!

只求上帝保佑,不要让他远离我--------我曾经是那么感激您让我遇见他,所以请您继续您的仁慈,让他停留在我的生命里,即使不能靠近也可以!就像人类无法触摸到天边鲜红的夕阳,纵然他只在离自己那么近的地方.咦--咦?那么近???

三井不置信的眨了眨眼睛,对面墙头上居然站着红发的学弟,再眨眨眼....没有消失,不是幻影啊!!!!!!
那身影就像记忆中的那样一跃而下...三井渐渐地迷惑起来,现实和回忆慢慢开始重叠!

刚返队的那时.参加第一场复出赛之前却碰上了仇家.在被压制住要被废掉手指的那一刻,觉得人生从此一片黑暗,却可悲的无力反抗.对自己是那样的悲哀着,无望着.....但那片艳阳却突然的闯进视线,那样灿烂,鲜艳,大剌剌的仿佛能驱散掉一切阴霾.

自己那一刻就被拯救了,却又再下一刻堕落了!

那样干净的太阳实在不是自己这种黑暗生物因为碰触的啊!但为什么明明知道靠近的下场就是灰飞湮灭,还要那样义无返顾,无怨无悔呢?

陷入沉思的三井痴痴看着那个太阳蹲在了自己面前,以一个和自己视线齐平的姿势.
那张本该充满孩子气的俊朗脸上,现在浮上了与他不相称的忧虑神色,,就连那一片耀眼的琥珀金光也掺杂了点点碎片.
"小三"那声音是迟疑的带着孩子做错事般的小心翼翼,就好象如果不理他的话下一刻就会掉下眼泪.

对三井来说,那一声叫唤就像是击破沉沉枯井宁静的石子,让他不禁从身体里发出长长的叹息........这个自己无法逃避的人啊!

对上那快被揉碎的金光,困难的扯出一个温柔的笑容:"樱木,你怎么来了?"

"那个,那个.."俊朗男孩的脸上似乎泛起了可疑的红晕,但在下一刻,剑眉倒竖,仿佛要掩饰刚才那可笑羞涩般地换上了粗鲁的口气"喂,死小三,你那样子冲出去很丢人耶!"说完了还很拽的把头偏向一边,却怎么也阻止不了那薄薄透明的耳朵染遍红晕.

这次的笑容再也不需伪装,三井的眼睛就像被阳光停驻般闪亮,心底一丝丝地泛起甜蜜,然后把本来苦涩的心温柔的包裹起来.

'这个男孩实在是不会撒谎啊!'

即使没有听到那男孩真正的坦言多少有些许失望,但是那可爱的谎言一样具有驱散不安的超强力量!
在感觉到被他关心的那一刻,心都要化了....明明是人体的器官,为什么就像晒在阳光下的麦芽糖,暖洋洋甜滋滋的化开呢?

"呐,小三,我刚才在篮球馆说的那就话不是你想的那个意思哦!!"
说完那句话,男孩就像是蹲累般的立刻站了起来.
高大的身材背着光线,让人看不清他切实的表情.......

三井又笑了,待在他的身边,喜悦来的是如此容易.
那种透明的心情是那么容易看穿,而那种不想伤害谁,以及揣测不安小心琢磨他人心思的样子更是和孩子般无异!
明明是那样高大的男孩啊,怎么会有孩童般纯洁无暇的心灵?这样的一个可爱生命,怎么能让人不好好疼爱他,守护他,让他维持这种赤子心情,纯然地生长下去!


"我知道你不是那个意思!"笑着回答

"哦,那就好"男孩说到最后一个字的时候,尾音拖了长长,就像是立刻轻松了下来.身体也开始像平时那样不安分地动起来.

".........^^"三井笑得越发灿烂

"你笑什么?'红发男孩一头雾水

"你的红头和太阳好像啊......"明显是欠扁的回答

"你找死啊,小三......"火大火大


看我无敌头槌!!!!!!!"怦......."一声惊天动地之后,弄堂里出现了热腾腾的尸体一具,而先行犯还很不爽地迈着三七步,看上去准备随时补上一脚.^^


..............良久,夕阳都快下了,弄堂里终于又有了一些声响.
"虽然本天才的身体好坏是胜败的关键,不过,谢谢你关心啦,小三."男孩这次背对的站立.

从刚才起就躺在地上呈尸体状的三井,此刻目不转睛盯着男孩的背影,仅剩的阳光在他身体周围折射出一圈光辉,在这深秋的傍晚带给人最后的温暖!

三井的脸上终于露出了释怀的笑容,现在的话还是不要解释了!
虽然很想对他说.那样的关心不仅仅是因为学长或队友关系,更多的是处于三井这个个体对樱木这个个体自发的关爱.但真要那么讲的话可能会把可爱又易羞涩的学弟吓得躲起来了哦!
就这样吧!带着也被他关心的良好感觉,继续在他身边待下去,这么自自然地待下去.....就这样的,即使心中还是.........


"呵欠....."红发的男孩打了个喷嚏

"怎么了?着凉了吗?"尸体紧张的爬了起来

"还不是因为要追你,忘记换衣服了啦!" 好冷,好冷,红发男孩埋怨地看着他,像猴子一样的缩成一团.
心里又甜蜜了一下,脸上可不敢表现出来,可爱学弟的头槌可不好应付啊!

"作为补偿,请你吃拉面吧!"

"好诶!快走快走!冻死我啦!"

"..."

"喂,小三,你别压着我啊,自己好好走路!"

"让我靠靠啊!好累啊........" (体力缺乏症)

"哦........."

.........忍

.........我忍

.........我忍忍忍

忍无可忍了!

"死小三,让你靠也不用爬上来啊........."暴怒的吼声回荡在半空中
"呵呵呵............"


----------待在你身边后,我就再不觉得寒冷.
人可能没有办法拥抱太阳,但阳光始终会照到自己身上的,很温暖,不是吗?
温暖.............那个单词叫什么?
好象是叫.....WORM..吧!
呵呵.........WORM!

 

标签:
  S - 晟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