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流花]短文集之 情书

(3 次投票)

作者:圣零樱风 周三, 2010年 06月 16日 10:38

>此文禁止转载

情 书

  


“樱木啊,听说你昨天被人告白了?”才蹋进一年(7)班的教室,呆瓜三人组便赶来了,其中有着啤酒肚的高宫望不怕死的进行调侃。
“是啊是啊,我们三年打破五十次失恋记录的呆瓜王被人告白耶,这简直是头条新闻……不,根本就是天下红雨嘛!”染成黄发的大楠雄二亦例属不怕死之列。
“是谁这么没眼光看中那个被甩了五十次的男人?”绪着小胡子的野间忠一郎故作惊讶的问着。  
咚!咚!咚!
随着三响闷响,一年(7)班门口倒了三具”尸体”。
“谁再来吵本天才,我就让他回不了家!!!全给我滚!!!”紧接着便是那震天怒吼,下一少,狂风过境,一年(7)班已不见了人的踪影,除了唯一不怕盛怒中的爆龙水户洋平及当事人爆龙—樱木花道外。
咚!将书包服在靠窗边的桌子上,人也愤愤的坐在椅子上,”洋平!你说!本天才很差吗!?”火大的询问坐在侧边的死党。
“我们的天才怎么会很差呢?”洋平不答反问。
“那你说那个不长眼的小子是什么意思!?”更加火大且带着不解的怒问。
“这只能说明我们的天才魅力太大了啊。”脸是一脸笑意,洋平道。
“…………那为什么都没有可爱的女孩子向本天才告白?”火气明显小了许多,只能说明,水户洋平实在太过了解那个单纯的人在想些什么。
“那是因为人家可爱的女孩子不好意思嘛。”没有一丝犹豫的,洋平笑眯眯的道。还朝樱木调皮的眨了眨眼睛。
“……………………”樱木没有说话,只是以很奇怪的眼神着看洋平。
“怎么了?”没有像他预料中的自信大笑着说自己是个天才,洋平敛去笑容问。
“你刚才的动作好像刺猬头。”很是严肃的说着。
“………………”洋平一时反应不及,出现极罕见的呆像。”可没有人说这是他的专利吧?”好笑的问着一脸认真的樱木。
“啊~不说了!本天才去打球!”怔了怔,樱木跳起不耐烦的道。说着跑出来一年(7)班的教室。
后面是洋平笑眯眯的目送。



“哎!洋平,樱木真的被男生告白了?”眼见一年(7)班警报线解除,高宫贼兮兮的摸进来问着唯一能让樱木静下来的樱木军团军师水户洋平。
“你们不是已经知道了吗?”挑起眉,很是不解的问着跟进来的野间、大楠及高宫三人。
“我们以为是谁胡说的所以没信啊。”大楠道。
“你这么说是真的喽?那那个人后来怎么样?”高宫挤过来紧张而期待的问着。
“你们说呢?”洋平不答反问。
“我说那小子一定被他扁的连他妈也不敢认了!”野间猜道。
“樱木会这么简单就放过他?我敢赌那个人现在一定躺在医院里!”高宫仍是抓着机会就赌。
“这点谁不知道!我们赌赌看他要在医院躺多久吧,我赌三个月!”大楠说道。
“我赌半年!”野间道。
“我赌一年!”高宫抢道。
“呐!洋平,结果?”三人齐声问。
“你们都输了,那小子一定下没挨。”狡黠的笑着,洋平宣布结果。
“耶——!?怎么可能!?樱木那小子会这么放过那家伙?”三人不相信的齐声吼道。打死他们也不信嘛!
“那小子说完就趁花道发呆的时候就跑了,花道反应过来的时候那家伙早就不见了。”摊摊手,洋平道。
“…………那家伙不是反应最迅速的吗?怎么会被人跑了?”大受打击似的,呆瓜三人组问。
“是你遇到这种事能反应过来吗?”敛去笑意,洋平问。
“……………………”三人一时无语。
“所以,这两天辛苦你们了。”再度扬起笑容,洋平笑着走出教室。
“?”大大的问号在三人头顶上空浮现,”哎!洋平你去哪里?”有些不解的叫住洋平问道。
“逃课。”耸耸肩,洋平头也不回的道。
“你这小子逃课也不叫上我们!”说着三人追出去。
眼见所有危险人物都走光了,可怜的一年(7)班学生才敢走进这个之前的雷池,现在的教室。




咚!!!
一声巨响带起蓝板晃动的颤声,砸在蓝板上的球弹飞出去,而站在蓝下的樱木却丝毫没有去捡的意思,只昌恨恨的,有些出神的瞪着那晃动的蓝板及蓝框。
昨天晚上回去的路上居然被不知哪跑出来的男生挡住去路,本来以为又是哪跑来的无聊闹事者,打算速战速决给对方一个头锤搞定了事的,反正这样也不算打架,结果倒好,那个看起来瘦瘦弱弱的男生竟然说喜欢他!让他天才足足愣了五分钟,等回过神来,就只看到身边拼命忍笑的洋平,于是就采取就近原则给了洋平一个头锤扬长而去。
到底是哪个不怕死的敢开他天才的玩笑!?别让他找到!不然要他好看!!!
咚!球进蓝的声音唤回神游的樱木。
“篮球不是用来出气的白痴。”还没回头,那熟悉的清冷声音便传来了。
“不许叫本天才白痴死狐狸!”条件反谢的反驳,樱木喷火的金眸瞪向那一脸面无表情的死对头流川枫。”本天才拿什么出气关你这只死狐狸什么事!?而后没好气的质问。
“谁管你,但不许篮球。”捡起掉落在地上的球,流川枫状似不屑的扫一眼一脸怒气的樱木,运球退到线外,起跳,射蓝,三分球进,而后挑衅的看向樱木。
“会投几个球有什以了不起的!本天才也会!”最受不了如此挑衅的樱木火大的道。捡起球就重复了刚才流川枫所做的动作。起跳,射出,球进,而后炫耀似的得意的望向一边的流川枫。”!”下一秒怔住了。
死狐狸居然在笑!?
惊讶不已的看着流川枫,虽然浅的几乎不见,但那扬起的唇角真的在笑!有些不敢置信的闭上眼,再甩甩头,再睁眼看去,真的!
好笑的看着那宛如孩子的举动,流川枫笑意更甚,弯腰捡起弹到脚边的球丢给仍一脸不敢置信的盯着自己的樱木。”一对一。”简短的吐出几个字,笑容也随即敛去。那幽深黑眸中却仍残留着几许笑意。
“谁怕你!一对一就一对一!”扬起自信的灿烂笑容,樱木接过球运起,刚才的恶劣心情在不知不觉中被兴奋及喜悦取代。
大白痴。
看着如此兴奋的樱木,流川枫在心中轻骂,却带着不易察觉的亲昵。
悄悄的关上体育馆的门,洋平的唇角不自觉的上扬,看来用不上他出马了。



告白事件因一场狐狐狸与白痴的一对一而从樱木脑中彻底抹去,樱木一脸笑容的回到一年(7)班,吓的那些颤颤兢兢的学生冷汗直冒。
“樱木什么事这么开心?”
“难道说告白的家伙找到了?”
“喂!高宫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
咚咚咚!大楠的话还没说完,已被瞬间变脸的樱木头锤伺候了。
“混蛋!你们这些家伙存心找死是不是!?本天才成全你们!”在对着三具已无还击能力呈假死状态的三笨鸟施以拳脚侍候的同时火大的吼着。
是高宫那小子不关我们的事啊~~可怜的”池鱼”一号二号欲哭无泪的想着,随后陷入无意识的魂游状态。
“把这三个家伙给本天才拖出去!”气出够了,樱木抬头对一边正考虑要不要逃跑的众人吩咐道,而后坐回座位埋头大睡起来。
如领圣旨般,众人齐用力去抬那三具惨不忍睹的”尸体”,还小心翼翼的尽量不发出声音打扰那好不容易安静下来的爆龙。
唯有一边的洋平闷笑不已。不是说过了吗,要辛苦他们了,他们却偏偏不怕死的自己送上门。



告白事件平息已是一星期后的事了,拖着一身伤的呆瓜三人组再也不敢提起”告白”二字,就像当初樱木禁止提”篮球”一样,这二字已被例为禁句了。
“咦?樱木,这是什么?”眼尖的大楠看见摆在桌子上的信封,好奇的问道。”不会是情书吧?”
“谁会看上我们……唔……”高宫话还没说完就被其余想活命的两人捂住了嘴。他们已经受够了樱木这些天的谑行了,绝不能再让这小子连累!
“不知道是什么可爱的女孩子,樱木快打开来看看嘛。”
“是啊,说不定是晴子小姐呢,快看看嘛樱木。”大楠,野间僵硬的笑道。
“切!一定又是那些无聊的女人要本天才给他们递情书给死狐狸的,不看!”扫一眼桌面,樱木没好气的道。这种事很久以前也发生过。
“不一定哦花道,这信封上根本没写名字,如果是转递的话一定会嘱名谁收的吧,打开来看看,说不定真的是写给你的情书呢。”拿起信封看了看,洋平笑眯眯的道。
“对!对!洋平说的没错!”众人忙付和着。
“真的吗?”有些不信又有些期待的问。
“看看又不会怎样,而且本来就是放在你桌子上的嘛。”将信递到樱木面前,洋平笑着道。
“那本天才就看啦!”接过信封,樱木眯弯了眼。”嗯?”展开信纸,还是没有嘱名,樱木疑惑出声,继续往下看。
“怎……怎么了樱木?”眼见樱木瞬间变脸,三人组怕怕的问。他们已经受不了任何刺激了啊~~
啪!
将信和信封拍在桌上,樱木的身后好像燃起了熊熊怒火,”本天才要宰了你!”恶狠狠的咒道,一阵风扫过,已不见了樱木花道的踪影。
“樱木怎么了?信里写了什么?快看看!”呆瓜三人组不解的看着樱木气冲冲的背影,而后有志一同的扑向那封惹起事端的信。
却被洋平先一步拿起,下一秒,洋平了解的笑着将信摊在三人面前。
>大白痴,在体育馆等你。
苍劲而桀傲的几个大字映入眼帘,三人瞬间了悟。
原来如此~了解的点头,叫他大接着就算了,竟还故意把字写的那么大,不是明摆着气樱木嘛!难怪那小子好像遇见杀父假仇人似的的呢!
“这哪是什么情书嘛!根本就是挑战书嘛!”高宫大声道。
“那我们要不要去看看?”正在大楠问的时候,其他人已经不见了踪影。”等等我啊—”徒留大楠一人在大叫着追了上去。



“死狐狸你什么意思!?你说谁是大白痴!?”咚的打开体育馆的大门,樱木的吼声已经响起了。
“除了你还有谁。”冷冷的声音自旁边传来。
“你这混蛋狐狸!本天才今天不揍扁你就不叫樱木花道!”流川枫的话无疑让樱木更加火大,不由分说便冲了上去。
本来还认为臭狐狸没那么讨厌了呢!根本还是一样超讨厌人嘛!!!
“白痴。”握住樱木挥过来的拳头,顺势向后一拉,没有防备的樱木就向前跌去,撞进了流川枫怀里。
“你耍诈!”以前打架从没被反制,樱木火大的抬起头控诉。”!”下一秒就呆住了,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的看着那张近的不能再近的狐狸脸,”唔……”想开口骂人,却被伺机行动的舌控入口中,在愣了一秒过后,樱木下意识的挣扎,却被流川枫按到墙壁上制住无法动弹。
气恼的搞拒着控进口中温热的舌,用自己的舌头推拒着,想将它给抵出去,却不知道这样的举动在流川枫看来就是回应,顺势收回自己的舌,在樱木的舌准备缩回去时被吸住,并以舌尖挑逗轻触含入口中吸吮。
自知上当的樱木瞬时羞红了脸,愤愤的瞪向正凝视着他的流川枫,一瞬间,樱木好像被吸付进那幽深黑眸中,愣愣的忘了反抗。
“唔……”窒息的感觉袭来,失神的樱木才想起挣扎,这一次顺利的挣开了,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空气,狠瞪着一脸平静没有一丝气喘的流川枫。
“你发什么疯!?”缓过气,樱木怒问。想挣开流川枫环在腰间的手,却因刚才的热吻而使不上力气。
“不是同意和我交往了吗?”挑起狭长的眉,看着面前等高的樱木,状似不解的问。眸底闪着某种狡黠。
“什么交往?本天才什么时候同意了!?”茫然的看着流川枫,火大的怒问。
“我送的信。”耐心的提醒。
“本天才看见了!”不是看见了他会跑来这里吗!?
“里面说过:同意交往就过来。”难得多说几个字。
“什么?本天才没看见什么交往!”火大的吼道。那里面不就几个字嘛!哪有他说的交往不交往的!
“最后一行。”提醒道。
最后一行?呃……他根本没往下看啊!”本……本天才没看见。”有些底气不足的弱下势道。
“来了就是同意,我喜欢你花道。”狡黠的勾起唇角,流川枫以不容拒绝又满是深情的眼神及语气道。
“凭什么你说同意就同意!?本天才不同意!”被流川枫的态度惹火,樱木火大的吼道,脸却更红了。
“反对无效。”吐出四个字,流川枫封住了正欲反驳的唇。他喜欢的就绝不放手!就是白痴自己也不行!

  


“信上有写那句吗?我怎么没看到?”此时体育馆门外传来窍窍私语。
“有啊,不就在这里吗?”洋平笑着把信纸递过去。
“真的耶!”果然,信纸最后一行写着”同意交往就过来。”但是,这字也太小了吧!比上面的字小了两倍!!!


“连气都不会换,白痴。”放开即将窒息的樱木,流川枫轻蔑的道。
“谁说本天才不会!?”不甘被轻视的樱木喘着气火大的怒问,然后像要证明什么似的吻住流川枫,愤愤的金眸内满是不服输。
也因此错过了黑眸眼底的笑意及狡黠。

果然是只狐狸……
门外的人在心底佩服 。
成功了。
洋平勾唇看着那拥吻的二人,为自己的推波助澜的结果而感到满意。同时也确认流川枫果然不负”狐狸”之名,够狡猾!
一纸情书,成功拐到某单纯王回家!有生以为最为满意的生日礼物就是这个了!


 

标签:
  S - 圣零樱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