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流花]短文集之 卡尔尼底斯之板

(1 次投票)

作者:圣零樱风 周三, 2010年 06月 16日 10:46

>此文禁止转载


卡尔尼底斯之板


  

卡尔尼底斯之板是指两个落水者同时抓住一块木板只能一个得救一个去死的故事:

你和你情人一起碰到船难,最后二个人抓着同一个板子漂在海上,但那板子只能支撑一人。你要是放手,还是让你情人放手?

=============

“咦?那里有个人耶!过去看看!”远远看见沙滩上站了个人,樱木惊讶的道,说着就往那边跑去。
“白痴!”被拖着就跑连反抗机会也没有的流川枫骂道。
“死狐狸!说了多少次不许叫本天才白痴!是不是还想再打!?”边跑边回头对峰后一脸无表情的流川枫威胁道。夕阳下,拉长的身影却是紧密相连的,一如那十指相扣未曾分开的手。
流川枫不再说话,只是略带疑惑的朝海边的人影看去。这片沙滩早被他们的集团收购,除了他们外应该没有外人才对,为什么现在会有人?而且好像来了很长时间的样子。
“哎!你站在这里干什么?”就在流川枫思量的时候,樱木已经大声的朝那个好似发呆的人询问了。
!?突然的声音让那人浑身一僵,转过头看见是两位二十五六左右青年时,松了一口气。
“这里是禁止外人进入的,你怎么会在这里?”两人走进才发现那站着的是一个四十左右的中年男子,樱木叠眉问。
“嗯?哦,非常抱歉,我不清楚这点。”中年男子明显一愣,而后歉意的道。很是温和有礼的男子。”我马上离开。”说着便转身。
“也没关系啦,这里是我和狐狸的家,你想待的话我们不会赶你走的。”见那人不好意思的样子,樱木不在意的道。
“那抱歉打扰了。”微一欠身,那中年男子道,也顿住了脚步。
“你对这里很熟吗?”见那个怀念的眼神,樱木好奇的问。
“啊,不能算熟,只是这里是让我重生的地方……也是让我坠入地狱的地方……”遥望着大海,那中年男子轻应道。带着痛若欠疚与几丝飘渺。
“嗯?发生过什么事吗?”金琥珀色的眸子疑惑的看着仿佛陷入回忆的中年男子,樱木不解的问,拉着一边不发一语的流川枫在沙滩上坐下。
“你们听过卡尔尼底斯之板的故事吗?”沉默许久,中年男子问道。
“没听过。”没有犹豫的,樱木回道。
“西元前二世纪...有艘希腊船遇上海难...船上所有人全都落海了...有位男子抓住了一片木板,所以保住了性命...这时候有另一个人...为了抓住这块木板,而游了过去...这位男子想...要是两人同时抓住板子...一定两人都会没命...於是...男子推开了想游向木板的另一人...眼睁睁的看著他溺死...後来这位男子获救後...受到起诉...不过最後却以”无罪释放”做结尾...因为紧急避难法刑法第37条,为了保住自己生命的情况之下,即使”牺牲”他人,也不必受任何刑罚...这就是”卡尔尼底斯之板”的故事。”中年男子轻缓的声音传来,带着沉重的气息。
“………………”流川枫和樱木沉默不话,等丰中年男子继续。
“十年前,我们所坐的船遇上海难,我狠心的推开了他……我的朋友……眼睁睁的看着他溺死在面前……我就是在这个海岸获救的,可是那次之后我没有一天不在受良心的遣责,只要闭上眼睛就看见那双充满绝望和不敢置信的眼睛……如果可以回去,我绝对不会放开他……但是……抱歉,对你们说这些。”激动的有些颤抖的语调说着有些语无伦次的话,深吸口气,努力平复自己的心情,那中年男子歉意的道。
“啊,没什么,即使再怎么后悔也没用了,那还不如向前看尽自己所能去补偿,打起精神来吧大叔!换了任何人遇到相同的情况都会那么做的。”自地上弹起,樱木安慰道。
那男子有些发怔。一般情况下听了这种事不是应该指责他或看不起他吗?看着面前的樱木,在那双清澈的澄金眸底找不到一丝鄙视与不屑,只有真诚与鼓励。莫名的,心宽了些许。
“谢谢你们,今天非常抱歉,再见了两位。”露出浅笑,那中年男子向两人点头致意,而后转身离去。
看着中年男子的背影越行越远,樱木转头看向已站在身后的流川枫,露出个大大的灿烂笑容,一如当年毫无杂质纯净的笑容,只不过多了几许成稳,更显成熟了。”回去吧,狐狸。”伸出手,樱木笑道。
无言的握住伸过来的手,在夕阳的余晕下缓缓向他们共同的家走去。相握的手与拉长的交缠身影,诉说着两人的幸福。
“喂,狐狸,本天才今天心情好,晚上要吃什么?转头看向流川枫,樱木一副”你赚了”的表情道。
狭长的眉挑起,斜睨着身边的樱木,薄唇勾起轻浅的弧度,透出五分戏谑、三分邪肆、两分笑意。”你。”轻启薄唇,缓缓的吐出一个字。
粉樱的双颊瞬间染上红霞,”死狐狸!!!你找死是不是!?”静谧的海边传来震天怒吼。即使已退去少年的青涩,樱木花道仍是易害羞且爆燥的人,所以,咚的一声,更显英挺的俊美脸庞已被送上一拳。
可惜,流川枫已不再是当年那个以拳还拳的稚气少年,但若以为他会乖乖的打不还手就大错特错了,比起拳头,另一种方式杀伤力更大,聪明者自然会选另一种方式了。所以流川枫没有一丝犹豫的拉过樱木,狠狠的,惩罚似的吻住了那粉樱的唇辨。
金琥珀色的眸子燃着怒火,在碰上那满是笑意及挑衅的幽深黑眸时更是怒火冲天,愤愤的伸出手。经过时间的磨练,樱木花道已不会在这种时候送给对方一个头锤了,所以,樱木极为火大的扣住了流川枫的后颈,泄愤似的,又好像不甘被轻视,恨恨的反被动为主动,舌窜进了流川枫口中。
一场唇舌交战在这夕阳洒下,以天海交界处为背景的浪漫场地展开,年少时著名的狐猴大战已在不知不觉中被那狡猾如狐狸的流川枫改成另一种方式了。
“要记住换气,白痴。”气定神闲的看着气喘呼呼放开自己涨红了一张俊脸的樱木,流川枫道,带着淡淡的笑意。
“闭嘴!”恼羞成怒的吼道。
“回去了。”也不在为难樱木,流川枫淡道。握住那只使性子不肯让他牵的手就走。


“哎,狐狸,如果是我们,你会怎么做?放开哪个?”使终不是沉默的人,才闹了一会脾气的樱木便开口了。故意让自己问的更自然,不时转过来的金眸却泄露了他此时的紧张。
“………………”回答樱木的是不予理会。
“本天才警告你!不许擅做主张!”樱木却因为流川枫的沉默着急了。
唇角扬起,眼中透出笑意,”都不放。”淡淡的吐出轻轻的却坚定的话语。
紧张的金眸眯起弯成半月,”这还差不多!”樱木对这个答案满意至极。”快走啦!本天才今天做大餐给你这只瘦弱狐狸吃!”
“白痴。”
“你说谁是白痴!?我是天才!”
“大白痴。”
“死狐狸你今天别想吃饭了!”
“我吃你。”
“啊—本天才要……唔……”


若真的遇到那种情况,他不会放开木板,也不会放开他,即使一块木板承受不了两个人的重量,他也不会放开。他们之间不存在什么卡尔尼底斯之板,生同生,死同死,即使是地狱他也不会放开他!

 

标签:
  S - 圣零樱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