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流花]花间集(生活短篇)1-9

作者:狼

【1】

理发

樱木头发长了,流川帮他修剪。

半小时后
——狐狸,修好没有?
——没有。

一小时后
——狐狸,好了没有?
——没有。

两小时后
樱木靠在椅背睡着了

三小时后
樱木醒了,发现头发没有了。
——狐狸,你给我好好解释!
——花了几个小时,没弄好,后来发现,剃掉最省事!


喂鱼

两人家里养了一缸金鱼,每天喂一勺饲料。

早上——
流川放了一勺饲料到缸里,鱼一抢而光。
又放一勺,抢光。
又放一勺,抢光。
又放。

樱木一手抢过饲料:狐狸你到底要放多少饲料?
——十勺。
——呃?樱木不懂。
——我们外出十天,每天一勺,一共十勺。

两人出门。鱼的肚子渐渐鼓了起来。到底有没有事?得等它们的主人十天后回来才知道。


洗衣服

——狐狸,去洗衣服!樱木一脚把流川踢下沙发。
——放洗衣机。
——不行,裤脚、领子和袖子都很脏,得先用手搓。

流川游魂般走进浴室。过了一会儿,走出来转入了房间。拿了个物事又进了浴室。

洗衣机的声音很快响起。
狐狸的效率真高。樱木暗暗赞叹。

流川走出浴室。双手干爽。
嗯,连擦手都比人快。樱木很满意。

翌日——
樱木军团看到樱木穿着九分裤、九分袖无领校服走进教室。
领口袖口裤脚歪歪斜斜,还吊挂着棉线。
樱木一脸猪肝色。

谁也不敢笑。洋平问:怎么回事?
樱木咆哮:那只死狐狸,叫他洗领子袖子裤脚,他竟然用剪刀全剪了。还强词夺理说洗得很干净!

哧!四人终于忍不住笑出来。
头锤!

洋平再问:流川枫那么臭屁,会穿这样的校服上学?
樱木更气:
——他说他不怕脏,把他的校服直接丢进洗衣机,只剪了我的衣服!

当天,樱木穿了套新校服回家。当晚——
——狐狸,洗衣服!不准再剪我的衣服!

流川又进了浴室。

翌日,樱木军团又看到樱木穿着九分袖九分裤校服上学。
洋平又问:你的衣服又剪了?
樱木哮:这不是我的衣服!
再问:怎么回事?
再哮:这是流川枫的衣服。我不许他剪我的,结果就剪了他自己的。今天穿了我的校服上学!

从此,樱木包办了所有洗衣家务。

钓鱼

下午,两人提着两个水桶去河边钓鱼。

——狐狸,我们比赛,如果到四点钟谁的桶里鱼多,谁就一个月不用做家务。
——好。你调时间。
樱木用手机调好闹钟。

樱木取红桶,流川取蓝桶。

樱木专注地看着鱼标。流川躺在鱼杆旁睡着了。

3:50,流川张开眼睛,发现鱼杆在动。
伸手拉起了一尾小鱼。放在蓝桶里。
然后走到樱木身边。樱木的红桶已经装了五六条活蹦乱跳的大鱼。
好,越鲜猛越好!流川心想。

——哈哈,狐狸,你输定了!樱木大笑。
流川看看手机:3:58
他飞起一脚,把红桶踢到了河里。鱼一下子都窜了出来。

樱木急忙伸手把红桶捞了回来。桶已经空了。
——狐狸,你干什……

铃铃铃——闹钟响了。
——你输了。流川淡淡地说。

——啊,狐狸,你使诈!这次不算,再比一次!这次不准你把我的桶踢到河里!
——好。你不能赖帐。
——天才一言,驷马难追!

还是樱木设闹钟,时间是六点。两个桶都是空的。

樱木又专注地钓鱼。流川还是睡。
5:55,流川睁眼,站起,提起蓝桶向樱木走去。

樱木的红桶又装了几条大鱼。已经被樱木弄死了。
流川把蓝桶放在红桶旁边。
——狐狸想认输了吧?哈哈……
流川不语,看着手机,5:56。

一跳到5:59,流川立刻开始默数。数到55时,抓起了红桶——
——狐狸,你又要干什么?樱木要抢。
已经来不及了,流川手腕一翻,哗啦啦——红桶的鱼全倒了出来,有几条落在蓝桶里,其它全掉到了地上。

樱木急中生智,一脚踢倒了蓝桶,有几条掉了出来。
铃铃铃——闹钟又响了。
——哈哈,狐狸,这下我们平手。谁也没赢谁。
——你输了。流川指着倾倒的蓝桶。
樱木看过去,蓝桶内壁躺着一条鱼,因为死了不能跳出来,正翻着白眼。

——你又使诈!
——我没踢你的桶到河里。流川摊开双手,一脸无辜样。
——你,你,你在闹钟上作弊!樱木负隅顽抗。
——时间是你调的。


之后樱木做了一个月的家务。

【2】

一、洗衣服之二

两人买了新T恤,一件白色,几件黑色。
樱木穿白色,流川穿黑色。

晚上,流川不小心把黑白两件衫泡在一起,黑衫掉色,使白衫染上了几个小黑点。
樱木大怒,指着那几个污点哮:“狐狸,你要让它们消失不见!”

——好。
流川装了满满一盆滚烫的开水,翻出所有新买的黑衫,连同白衫一起泡了进去。

过了半晌,樱木发现了,哮:
——狐狸,你在干什么?
——上色。流川侧头想了想,又说:全染成黑色,小污点就看不见了。

樱木青筋暴突:那为什么用开水泡?
流川白了他一眼,说:热水能让黑衣服的颜色掉得更快。

樱木不再说话,把白衫从热水捞出,已经染黑了一大片,刚想发飙,抬头看到流川手里正拿着把剪刀。
他连忙摆手:天才自己洗。

樱木把白衫放进空盆,装上水,倒了漂白剂进去。
——白痴,你在干什么?流川好奇地问。
——漂白。樱木没好气地答。
——哦。流川点点头,抓起漂白剂就往黑衫盆里倒。
——狐狸,你干什么?
——我想把它们漂成白色。

翌日,樱木和流川都穿着T恤衫,不是黑,也不是白,而是黑白混色。

二、吃鸡蛋

樱木病了,流川煮了一碗面条,还煎了个金黄的荷包蛋端到樱木的面前。
樱木乘机撒娇:我想吃炸鸡蛋。

流川不语,片刻,向厨房走去。
拿起一个鸡蛋,放进微波炉。关上炉门,调好温度和时间。

过了一会——
轰!炉里传出一声闷响。鸡蛋在炉箱里爆炸了。
流川打开炉门,看到箱内遍布蛋屑。
流川扫出,装盘,送到樱木面前——炸开的鸡蛋,吃!
樱木略有畏惧看着,迟疑地开口:我想吃鸡蛋花。

流川不语,又走进厨房,拿起一个鸡蛋,又放进了微波炉。

轰!又一声闷响。
流川又扫出蛋屑,装盘,端出——鸡蛋炸开的花,吃!
樱木瑟缩,终于又勇敢开口:我想吃炒鸡蛋!

流川又不语,走进厨房,又拿起一个鸡蛋,放进了微波炉,在蛋上倒盖了几个又轻又薄的金属碟子和几支小汤匙。
又调好温度和时间。

轰咚嘭乒乓*#$&*##……炉内传出刺耳的声响。
稍歇,流川打开炉门,扫出蛋屑,装盘,端出——吵死人的鸡蛋,吃!

最后,樱木吃了四个蛋黄蛋白以及三个蛋壳。当晚就消化不良了。

笔者警告:此项实验高度危险,看官切勿模仿!!!


三、喂鱼(修改版)

两人家里养了一缸金鱼,每天喂一勺饲料。

早上——
流川放了一勺饲料到缸里,鱼一抢而光。
又放一勺,抢光。
又放一勺,抢光。
又放。

樱木一手抢过饲料:狐狸你到底要放多少饲料?
——十勺。
——呃?樱木不懂。
——我们外出十天,每天一勺,一共十勺。

——啊!你喂太多了,鱼要撑死啦!
——嗯?流川想了想,翻出一包饼干,哗——全倒进了鱼缸里。又被抢光。
——啊,你还喂!
——大笨蛋!这是消化饼干,鱼吃了可以帮助消化。上次你消化不良,吃了这个就好了。

——那是给人吃的!
——嗯?流川又想了想,又翻出一包粉末,哗——又倒进了鱼缸。又被抢光。
——你又喂了什么?樱木觉得已经要晕倒了。
——泻药。流川停了一下,又说:这是强效高浓缩的,鱼很快就要拉了。
樱木彻底倒下。


两人出门前,流川又放了一勺饲料到鱼缸里。
——狐狸,你又干什么?
——鱼拉完了,肚子会饿,不喂不行。
樱木已经无力叫嚣, 脆弱地问:你准备喂多少?
——十勺。

鱼最后到底有没有事?我也不知道。


【3】 樱木的反击

常常被流川气得不行,樱木决定反击。



一、衣服

晚上,洗衣机完成了洗衣干衣工作,流川在沙发上睡着了。
樱木拿了浇花用的喷壶进了浴室。

早上,流川穿好校服衬衫,樱木从后面给他披上了外套,并仔细扣好扣子,笑着说:天气不好,小狐狸可不要着凉了。

流川上学,沿路响起了震天的笑声。
校园里,路过的学生对着远去的流川目瞪口呆,最后终于忍不住暴笑。
流川命们更是吓得花容失色,鸡飞狗跳。

樱木军团捧着肚子议论:那一定是樱木的杰作,难道他不怕死吗?

谁也不敢告诉流川枫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流川在睡意中迷迷糊糊过了半天。

下午,流川被叫到训导处。训导主任开口就指责他:衣冠不整,奇装异服。
流川低头看了看全身整齐的校服,冷冷地盯着主任,不语。
——背面,背面。主任按着疼痛的脑袋提醒。

流川脱下外套,一翻背面,黑色的制服赫然呈现一个灰白色的图案:
一只睡着的狐狸,还有两行歪歪斜斜的字——我是可恶坏家伙,贪吃贪睡不干活!

图案不是印的也不是贴的,而是用漂白剂漂染出来的,又大又清晰,洗也洗不掉。

最后流川被勒令换了一套新校服。当晚相安无事。

第二天早上,樱木做了两个便当,说:狐狸,今天我们到天台吃午餐吧。
嗯。流川答应了,里里外外前前后后上上下下检查了校服外套,才出门去。

中午,两人在天台吃完午餐,流川就侧躺在樱木腿上睡着了。樱木从包里翻出了个东西。

下午,流川身后又爆起震天的笑声。流川又被叫到训导处。
流川又发现校服背面漂了字——我是笨狐狸,爱现脾气臭,谁若不满意,欢迎你来揍!

流川又被勒令换了套新校服。

当晚,樱木刚想在流川的外套背面喷漂白剂,就被流川逮了个正着。
——你还没玩够?流川淡淡然的看着樱木。
——啊,狐狸,我,我……
樱木心虚,随即又委屈又理直气壮地说:谁叫你老是欺负我!

流川静静地看着他,良久——
——最后一次。流川抛下一句,转身回房。
得到了许可,樱木乐滋滋地喷上图案,拿到流川面前炫耀:狐狸,你说我这样设计好不好?
——谁管你!流川看也不看就睡了。

第二天,流川又穿上了背有图案的校服上学。又被勒令换了套新校服。

当晚,樱木又在流川的外套背面喷上了图案,又被流川逮了个正着。

——你还想再玩?流川瞄瞄已经喷了图案的校服,又淡淡然的看着樱木。
——啊,狐狸,我,我玩上瘾了……

没等樱木说完,流川指指自己的校服,又指指樱木的校服——二选一。
——啊,狐狸,你休想穿我的校服!
——好。流川枫拿起了装着漂白剂的喷壶。

隔日,同学们看到——
樱木黑色校服背面写着一行灰白字:我是白痴,我知错了!
流川黑色校服背面则是一大片灰白色,没有图案没有字,但视觉效果非常惊人!

校园里又是阵阵笑声。最后两人被记过:奇装异服,有碍校容。

樱木却在心里笑:嘻嘻,至少狐狸陪我一起出丑!我是天才我怕谁!

——————————————————————————————————————————————

二、唱歌

樱木的考试得了“满江红”,一整天哭丧着脸。

晚上,流川做完了所有家务:做饭、洗碗、洗衣服,就差没有给樱木洗澡了。
看见樱木还是一副奄奄一息的模样。他踢踢樱木——白痴,你要死了么?
樱木居然没有跳起来还击,一动不动地看着流川。
流川烦躁,——白痴,你到底想干什么?

樱木还是看着流川,自己也不知到底想要做什么。
忽然看到桌上的随身听,想到流川常常戴着它,但又从来没听过他唱歌。
樱木灵光一闪,——狐狸,你唱首歌给我听好不好?

流川不语,默默地看着樱木,稍顷,开口唱道——晚霞中的红蜻蜓,你在哪里哟……
声音很低,没有跌宕起伏的热情,一如平时说话的声音,清清冷冷。有点催眠的味道。
但樱木很开心,听完后就欢欢喜喜睡觉了。

翌日——
樱木向樱木军团炫耀,四人毫不相信——流川枫那家伙会唱歌,母猪也会上树啦!
——是真的!他唱了首《红蜻蜓》。很好听!樱木急急辩解。
——红蜻蜓?哈哈……樱木,那是儿歌吧?流川把你当三岁小孩子哄呢!
——我才不是三岁小孩子!

当晚——
——狐狸,再唱首情歌给我听好不好?樱木一脸恳求。

流川不语,默默地看着樱木,稍顷,开口要唱——
——等等!樱木阻止,拿出个录音机,——狐狸难得唱歌,我要录下来好好欣赏。
樱木插上电源,按下了录音键。
流川开口唱——Oh love. I've been searching so long ……
声音不算低,但不紧不慢,仍然没有跌宕起伏的热情,清清冷冷。
但樱木很开心,又欢欢喜喜睡觉了。

翌日——
樱木带着录音机,给樱木军团听了流川的唱歌录音。
樱木军团愣了好久,才开口挪揄:
——樱木,这种要死不活的调子也算唱歌啊?要唱,就得唱快歌,最好是摇滚的那种!

摇滚?樱木脑里涌现流川摇头晃脑、屁股扭扭的样子,不禁大乐。
——好,今天晚上天才就要狐狸唱首摇滚给我听!樱木豪情万丈宣布。
樱木军团却傻了,——樱木,你还敢叫流川唱歌?每次你叫流川重复做同一件事,你的下场就会很惨!
樱木一呆,想起吃鸡蛋、洗衣服的情景,心中一突,但随即又想到——不过是唱个歌,笨狐狸又能奈我何!

当晚——
——狐狸,你唱首快歌给我听好不好?最好是摇滚。樱木又一脸恳求。

流川默默看着樱木,稍顷,开口——你的录音机呢?
——早就准备好了!樱木得意洋洋地举起录音机,殷勤地插上了电源。正想按下录音键……
——我来。流川伸手阻止,然后一脸肃然地问樱木——你真的要听快歌?
——嗯,越快越好!樱木重重点头,没有什么可以阻挡天才的决心!

流川不再说话,按下录音机的倒带键,带子飞快转动,很快停止了。
把机子音量调到了最大,流川回头再次确认,——你真的要听?
——嗯!

啪!流川重重按下了快进键,带子飞快转了起来——叽喳咿呀啊吱……
昨晚的录音变起了一阵刺耳的噪音,象刀子划过玻璃,象各式各样刀刀叉叉在打架,响彻全室,震得樱木耳朵都要聋了。
带子很快就停了。

——啊,狐狸,太快了。我听不清楚……樱木想找借口希望流川用嘴唱。
但还没等他说完,流川就开口了:——那就再来一次。又重重按下了倒带键,又发出吱啊呀咿喳叽……的噪音。
樱木捂着双耳,大叫——啊,够了!狐狸,够了!你都倒唱如流了,天才已经听清楚了!
流川淡淡然地解释,——白痴,这是金属摇滚。

樱木当晚做恶梦了,梦里一片刀光剑影的厮杀声。震耳欲聋。

翌日——
樱木军团看见樱木挂了个熊猫眼,便追问流川唱摇滚的事情。
樱木哈哈大笑——唱啦唱啦,唱得很快,天才都没能录下来!
——流川连摇滚都肯唱,樱木,你真了不起!不知道流川唱慢歌会怎么样?唱《人鬼情未了》会不会一副情深款款的样子?

人鬼情未了?樱木想起电影里男女主角在缠绵的旋律中相拥制陶的浪漫情景。不禁心神向往。
又想起录音机好象没有慢放功能,开心极了——好,今天晚上就要狐狸唱慢歌!

当晚——
——狐狸,你唱首慢歌给我听好不好?最好是《人鬼情未了》。樱木又一脸恳求。
——你真的要听慢歌?流川又看着樱木,一脸肃然。
——嗯!樱木又重重点头。
——你的录音机呢?
——早就准备好了。樱木又秀出录音机,插上电源。

流川不说话,从柜子里翻出一包电池,一个手电筒。
拧开电筒盖子,装好两节电池,打开,发出一簇明亮的光线。关上电筒。
又拧开电筒盖子,取出电池,又装好另外两节电池,又打开,又发光。
……

如此折腾了好几回,流川终于选出两节电量最弱的电池,装进了录音机的电池盒里。
拔下电源插头,看看原来的带子已经倒到开头,又把音量调到最大,又重重地按下了播放键。
歌声传了出来,因为电量不足,带子转得很慢,流川原本平缓的音调变成了一个苍老、浑浊、粗糙的男低音,不知慢了多少拍子在唱——
Oh—— lo——ve——. I——'ve—— bee——n—— sear——ching—— so—— long—— ……

歌声在空旷的房间回荡,活象灵堂上的丧钟,又象是招魂的呼唤,鬼哭神嚎,阴森恐怖。

——啊,流川枫!
流川枫又淡淡然解释,——白痴,这是人鬼情未了。
樱木捂着双耳逃出了房间。

樱木当晚又做了恶梦,梦见被恶鬼追杀,最后分尸了。

翌日——
樱木再也忍不住地向樱木军团诉苦,四人笑倒在地。头锤!

最后洋平献计:流川吃软不吃硬,樱木,你最好什么要求也不要提……

当晚——
樱木一副奄奄一息的模样,躺在沙发上,不说也不动,连流川的挑畔也不理不睬。
流川烦躁,——白痴,你到底想干什么?

樱木还是不理流川,只是盯着桌上的随身听发呆。
——真是大白痴。
流川走入储物室,翻出已经很久没用的吉他,抱在怀里,来到了樱木身边。
吉他声缓缓响起,流川柔柔开口唱——

If I got down on my knees and I pleaded with you(如果我两膝跪地讨好你)
If I cross a million oceans just to be with you(如果我飘洋过海只为与你一起)
Would you ever let me down?(你是否会让我失望)

If I climbed the highest mountain just to hold you tight(如果我翻山越岭只为紧紧抱你)
If I said that I would loved you every single night(如果我说每个孤单的夜晚都会爱你)
Would you ever let me down?(你是否会让我失望)

If I swan the longest river just to call your name(如果我跨河涉水只为呼唤你的名字)
If I said the way I fell for you would never change(如果我说我恋你的方式永不改变)
Would you ever fool around?(你是否会为我情痴一生)

Well I´m sorry if that sounds kind of sad(如果这听起来很忧伤,我感到很抱歉)
It´s just sad I´m worried; (但这是我唯一烦恼的忧伤)
I´m so worried that you´ll let me down (我多么害怕你会让我失望)
Because I love you Love you, love you(因为我爱你)
So don´t let me down(所以请不要让我失望)

——《Because I love you》

樱木听得痴了,忘了录下来。泪流满面地喃喃自语:
——狐狸,我怎么舍得让你失望呢……

隔天——
樱木象中了大奖,嘴巴都要咧到后脑勺了。
——樱木,昨天你还垂头丧气的,今天心情这么好?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樱木军团好奇地问。
——哈哈……樱木仰天长笑,直等到樱木军团又要催促,才终于忍住笑,说:
——狐狸昨晚对着我又唱情歌又弹吉他,还说I love you,哈哈……你们小老百姓是无法体会天才的幸福的!哈哈……

樱木哼着I love you 的变调曲子,大笑着找流川枫去了。

流川弹琴唱情歌?樱木军团实在无法想象:流川“枫”是不是真“疯”了!

【4】樱木的反击2

相机

樱木最近迷上了摄影。课间总是在脖子上挂个数码相机四处晃。

花草树木、队友、樱木军团,还有晴子小姐,全都是樱木的目标。
当然照得最多的就是流川。睡觉的流川,吃饭的流川,打球的流川,还有换衣服的流川。

流川总是不发一言。冷冷看他一眼,又无视地做自己的事。

训练时,樱木把相机交给洋平,四人就把樱木训练的情形照下来。

到了晚上,樱木把相机接上电脑,存好相片,第二天又到处照。

这天,樱木的相机不见了。到处都找不到。
樱木急了,把樱木军团狠狠用头锤撞了个遍。

——那是狐狸送我的生日礼物。不见了怎么得了?天才要再买一个!

到商店一看相机价格,樱木傻眼了。真贵!

翻翻口袋,又搜刮了樱木军团,连个机壳都买不到。

樱木一筹莫展。
高宫笑着说:嘻嘻,樱木,你的流川那么吃香,把他的照片卖了不就有钱了!

樱木顿时眉开眼笑,——说得对。

晚上,樱木回到家,把所有流川的照片都打印了出来。第二天就交给樱木军团去发售。
没到中午,照片已经供不应求了。订照单是厚厚的一撂。

晚上,樱木拿着订照单,逐一对照打印,还要分单放好。忙不过来。就叫流川帮忙。
流川撇他一眼,——谁管你。就睡了。

第二天,樱木顶着个熊猫眼上学。但总算满足了所有买主的要求,收入相当可观。
又收到一叠订照单。

高宫又笑:樱木,流川这么受欢迎,干脆帮他出个写真集好了!

写真集?樱木的双眼发光。
傍晚,训练完后,樱木没和流川一起回家,坐着洋平的小绵羊来到电脑城。买了一袋空白光盘带回家。

流川已经做好晚饭,樱木吃完饭,又埋头苦干。

忙了一个晚上,刻录了一些流川写真光盘。

第二天,又一扫而光,收入比照片可观多了。

高宫又笑说:樱木,如果你的流川写真会动,可能赚得更多。

樱木这下脸拉下来了:我不会弄。

高宫指指洋平,又指指自己:我们两人会弄。不如你把全部照片给我们,我们帮你弄。
——好。

当晚,樱木军团用优盘拷走了樱木电脑里所有照片,有流川也有他自己的。

过了两天,樱木军团就拿了个光盘给樱木。

当晚,樱木回家,播放了光盘。照片居然真的做出了简单的动画效果。

——啊,真不错,狐狸快看,你多可爱,虽然老是一副棺材脸,但是洋平他们做得很好啊。
——谁管你!流川又睡了。

樱木又把动画刻录了一些。隔天更热卖。

樱木数数手上的钱,差不多储够买相机的钱了。樱木心里乐开了花。

这天午休后,樱木发现了相机正好好的放在书桌里。

樱木纳闷,觉得小偷还真够义气,居然会把相机还回来。

樱木取消了买新相机的念头,当晚开开心心把相机挂在脖子上,又和流川一起回家了。

第二天,樱木不再卖流川的任何东西。又挂着个相机四处晃。

但是校园却悄悄进行着新的交易——樱木写真光碟、花流光碟、流花光碟。
比流川写真更热卖。

樱木一点也不知道。

又是午休时间,在校园的隐蔽角落,樱木军团喜滋滋地点着手中的钱。
——想不到那两人那么受欢迎,以后可要发大财了!高宫说。
——为了弄到全部照片,还偷了樱木的相机,樱木如果知道,肯定会揍死我们!野间担心地说。
——这事千万不能让流川知道。不然,我们会死得更惨。洋平说。
——我们这样做,还不是要凑钱去为樱木打气!何况,流川那个家伙,天塌下来也不当回事,这种八卦的东西他怎么会知道?大楠说。
——因为牵扯了樱木……
洋平还没说完,背后就起了一阵寒意。——把白痴所有的东西都收回来!流川冷冷的声音传来,隐隐带着怒。

后来,校园里又出现了樱木写真、流花碟、花流碟回收运动。价格是售价的两倍。
但是回收效果不明显。大部分光碟持有者都不愿卖。
于是价格提高到三倍……
四倍……
五倍……

樱木军团大出血。

流川望着回收到的光碟,留下一张樱木写真、一张流花碟,让四人把其余的全部当面销毁。
然后跟着四人来到高宫家,把所有与樱木有关的电脑资料全部永久删除。
最后扔下四套樱木所有比赛场地的往返车票,才冷着脸离开。

隔天,校园里不再出现关于樱木的东西,但流川的光碟又悄悄地流传出来……


【5】 眼镜

一、拥抱

流川从来不会在公开场合主动对樱木有亲密动作。

上街的时候,流川总是走得快,目不斜视。樱木则喜欢四处张望,什么东西都想看。
于是两人常常是流川在前,樱木在后。

樱木总是在后面看着流川的背影。
明明是恋人,为什么不能亲密些?在旁人看来,这根本就不是恋爱约会!
樱木就会快步上前,或捉住流川的手,或搭上流川的肩,强迫两人亲密同行。
流川也不拒绝,但就是从不主动。

樱木觉得委屈,很希望流川主动做出亲密动作,以此向世人宣告他对自己的爱情。

这天,两人到湖边散步,樱木穿了件长袖T恤,流川则在衬衫外面套了件开襟绒外套。

晚上,天气变冷,风从湖上吹来,一阵透心寒。两人一起往回走。

过马路的时候,红灯亮了,两人停住,在路边树下等绿灯。
——天气真冷。樱木的声音有点颤抖。
——真的很冷吗?流川站在樱木身后。
——嗯。风从背后吹来让人发抖。

流川不语。良久——
樱木感到一双手臂从腰后缠了过来,背后同时贴上了一个温热的躯体。
——啊,狐狸?樱木觉得脸在发热。但是没有挣扎,任流川抱着。

樱木看着马路上车来车往,路边也站着不少人等着过马路,树荫下还有一些出租车在等着招揽乘客。
街灯很暗,树影斑驳,但是樱木知道,两人正毫无遮掩地暴露在众目睽睽之下。
有人已经睁大眼睛看着这边了。

樱木羞,怎么也想不到流川会在这种情况下主动和自己亲热。——狐狸?
——嗯?
——有人在看。
流川没有说话,也没有放开樱木。

樱木感到流川的外套敞开着,阵阵暖意从流川身上传来,也渐渐不再感到颤抖。
越来越多的目光射过来,樱木没有梦想成真的喜悦,只是觉得羞,但还是被动地任流川抱着。

红灯过了,又绿了,又红了……

——白痴。流川叫了一声,顿了顿,——还冷不冷?
啊?樱木这才明白,原来流川不是要和自己亲热,而是要通过拥抱来温暖自己!

樱木伸手盖住腰上流川的手,感觉冰凉,原来狐狸身子更冷!
樱木转身抱住流川,——狐狸……
——还冷吗?流川问,把樱木双手收进腋下,外套展得更大,搭上樱木的双臂和肩膀。

樱木不说话,只是更紧地抱住流川,感觉鼻子在悄悄发酸。

原来亲密动作不是让人看的,而是在对方需要的时候,给对方温暖的!

之后,两人外出,还是流川在前,樱木在后,樱木有时会停下来看自己喜欢的东西,有时会走在流川身后,静静地看他的背影,有时会跑到流川身边,与他并肩而行。

但再也没有感到委屈。也不再强迫两人亲密同步。两人各有天地,却浑然一体。


………………………………………………………………………………………………………

二、眼镜

风起的时候,街上总是扬起沙尘。

这天晚上,流川回到家,眼睛又红又湿。
——狐狸,怎么啦?樱木问。
——沙子进眼睛了。流川眨着眼睛,又不停地揉。

樱木用湿纸巾帮他清洁了眼睛后,才发现外面又刮起了大风。

第二天,樱木到眼镜店为流川配了副金边玻璃平光眼镜,

隔天刮风,流川就戴着眼镜上班了。
回到家时,樱木又发现流川的眼睛红了,也没有看见眼镜。
——狐狸,眼镜呢?
——坏了。
——怎么会坏了?
——在车上打盹,眼镜太重,掉到地上被踩坏了。

樱木又到眼镜店配了副很轻的无框树脂平光眼镜。流川就每天戴着上班。

假日,两人逛街,樱木发现居然有不少女子敢搭讪流川,觉得非常惊讶。这是从来没有过的事。
流川那张万年冰山脸,虽然令人心动,但是太冷锐,总是吓得陌生女子不敢靠近。

难道狐狸转性了?

两人在餐厅吃饭,樱木细细打量着流川,终于发现了不妥。原来是眼镜惹的祸!

无框眼镜挡住了流川目光里的凌厉尖锐,柔了他的冷峻气质,居然使他散发出一股淡雅的书卷味,虽然还是冷,但没有拒人千里之外的感觉,反而清冷怡人。

感受到周遭女子觊觎的目光,樱木暗暗叫惨。

回到家,樱木摘下流川的眼镜,把他推进了浴室,关上了门。然后把眼镜丢到地上,一脚踩扁了。

第二天,流川找不着眼镜就上班了。晚上,樱木递给流川一副眼镜。
——为什么要换眼镜?流川问。
——眼镜师傅说,这副眼镜挡风沙的效果最好。樱木郑重地说明。

隔天,流川的同事看到流川戴着一副超大黑框平光眼镜,几乎遮住了半张脸。打盹的时候,迷迷糊糊的样子,再加上那副大眼镜,看上去简直就是一个绝代恐龙。笨呆了!

两人逛街时,樱木会给流川戴上眼镜,发现再也没有女子搭讪流川了。樱木非常满意。

风季过去后,樱木就把眼镜擦亮收好了。决定明年风季来的时候再给流川用。

【6】 吃药

一、吃沙拉

情人节夜,两人在西餐厅吃烛光晚餐。
餐厅里很暗,座位是情侣隔间,桌子上只有一个小小的蜡烛照明。

流川点了一盘水果沙拉。

沙拉送了上来,樱木看到水果已经切成丁,红的是西瓜,黄的是菠萝,绿的是奇异果,白的不知是苹果还是梨。
樱木用叉子叉了颗白色果丁,送进嘴里——啊,是梨,又甜又脆,好吃!
又叉了颗白果丁,——是苹果,不脆,很酸,不好吃!
又叉了颗白果丁,——又是苹果,不好吃。

樱木转攻其它水果——西瓜不甜,菠萝很酸,奇异果怪味,不好吃!
樱木想挑梨丁,但烛光太暗,分不清梨丁和苹果丁,不禁生气——这个鬼餐厅有什么见不得人的,黑灯瞎火,连个梨丁都看不清楚!
说完放弃地丢下了叉子。

流川坐在对面,不语,默默盯着那盘沙拉。然后拿了个小碟子,用勺子从果盘里挑出了一碟白果丁,放到樱木面前。
——狐狸,这是什么?樱木奇怪地看着他。
——梨。
——你说谎!
——试了再说。流川顿了一下,又说——难道你怕了?
——谁会怕!樱木用力在小碟里叉了两块白果丁入口。嗯,果然都是梨!
樱木津津有味地吃完小碟里的梨,把碟子递给流川——还要!
——已经没有了。流川招来侍者,要点一盘梨沙拉。没有。只好又点了同样一盘杂果沙拉。

沙拉送了上来,流川又挑了一碟白色果丁放到樱木面前。
樱木又津津有味地吃完,真的全是梨。
樱木不禁奇怪——狐狸,明明这里这么暗,梨和苹果都是白色的,你怎么能分得出来?有什么诀窍?
——没诀窃。
——你这个臭狐狸,说出来会死人啊!

眼看樱木又要发火,流川才淡淡开口——我小时候学过画画,对色彩很敏感。
——画画跟这有什么关系?狐狸,你卖什么关子?
流川白他一眼,——白痴,梨是白色的,苹果白中带淡黄!
樱木不信,又点了盘沙拉,仔细地端详白色的果丁,都切成丁,颜色也没有什么差别。
樱木怒,大叫——你骗人!这么暗你能分出来!
——已经试过了。
——不行,再来一次。
流川又依言挑出梨丁。樱木不得不服。

后来,樱木又点了几盘同样的杂果沙拉,吃得肚子都成大鼓了才罢休。
这一晚,樱木没有收到情人节礼物。但是他非常满足。

其实樱木不是非吃梨不可,他只是喜欢看着流川在闪烁的烛光中仔细挑梨丁的样子,很细致,很柔美。
樱木觉得自己已经得到了世界上最幸福的礼物。

从此樱木每次和流川外出吃饭,总会挑有烛光的餐厅,也总会点一盘杂果沙拉。
流川也总会为他细细地挑出白色的梨丁——不管灯光暗不暗。


后记:这场景是我亲身经历,但我还是分不出梨丁和苹果丁。


二、吃药

樱木喉咙发炎了,看完医生回家已经是晚上。

吃完晚饭,流川端了杯温水,拿了消炎药来到樱木面前,——白痴,吃药!

樱木看着雪白的手心里躺着几片惨白药片,隐隐还闻到了苦味,有点发怵。
他苦着脸看流川,哑着声音说——狐狸,能不能不吃?
——不能。
——我,我先吃一片。樱木伸手拈起最小的一片,壮士断腕似的扔进了嘴里。

小小的药片遇到湿润的唾液,开始化开,浓浓的苦味在嘴里散了开去。
噗!樱木几乎是立刻就吐了出来,抓过水杯就猛灌。喝得太猛,呛了喉咙又开始咳嗽。

好不容易平静下来,才嘶哑着叫——狐狸想害死天才,拿这么苦的东西来毒我!声音比先前更哑了。
——医生只开了这些药。
——不吃!不吃!死也不吃!樱木的声音象是被人掐着从喉咙挤出来一样, 听着叫人难受。

流川静静看着他。放下药片,进了厨房又倒了杯温水,拿着药箱走了出来。
打开药箱,取出一瓶感冒胶囊,又仔细翻了翻,没有发现其它消炎药。只好作罢。

流川一言不发地把消炎药压成粉末,拿起一颗感冒胶囊,双手轻捏胶囊两头,慢慢一旋,一拉,胶囊从接合处开了,里面的小颗粒掉了出来。
流川倒出感冒小颗粒,只剩下两个笔套状的小小空胶壳,然后把消炎药粉小心地装进较小的胶囊壳里,满了,就轻轻把较大的胶囊壳套了上去。
就这样制成了一个小小的消炎药胶囊。
流川看见胶囊外壳沾了点药粉,放到嘴边,轻轻吹了吹,又用手指轻轻拭了拭,才送到樱木嘴边。
——试试苦不苦。流川淡淡地说,想了想,又说——不要咬,要一口吞下去。

樱木呆呆地看着流川一连串动作,已经不懂反应了。机械地张开嘴,流川把胶囊放进去,端起温水喂了樱木。
咕咕……樱木听到水在喉咙里响,感觉到胶囊滑过喉咙,又钻进肚子。
——不苦不苦,一点都不苦!樱木大笑,觉得喉咙如火烧般痛。
——白痴,不要说话。

流川又把其余的几片消炎药做成胶囊,喂了樱木。又拿出两个药包,又做成胶囊。
——白痴,这是明天早上和中午的,记得吃。
樱木乐呵呵地点头,开开心心地睡了。

过了两天,樱木的喉咙好了,洋平奇怪地问——樱木,你没吃药喉咙就好了?
——吃了!吃了!每天都吃!樱木哈哈大笑。清朗的笑声能震塌教室。
——啊?你不是最怕吃苦药吗?消炎药那么苦你也敢吃?
——哈哈哈!有狐狸的爱心胶囊,天才什么药都吃得下!哈哈……

晚上,樱木压着声音说——喉咙还有点痛。流川又拿出三个药包,做成胶囊。
樱木在一旁静静看着。心里笑开了花。

樱木喜欢看流川做胶囊的样子,很专注,很动人,仿佛周围一切都不存在,只剩下手里小小的胶囊,生怕捏坏了,药粉会洒出来苦了自己的口。
樱木觉得自己就是他手里的胶囊,被小心翼翼的呵护着,轻怜蜜爱。

【7】雨伞

一、吃鱼

流川不吃鱼,樱木却非常喜欢,尤其是鲜鱼清蒸。
樱木很希望能和流川一起享受鲜鱼的美味,千方百计诱导流川吃鱼。

——狐狸,你为什么不吃鱼?
——死鱼的眼睛很难看。

樱木蒸鱼时就把鱼头切掉,但流川还是不吃。

——狐狸你到底在怕什么?
——腥。

樱木蒸鱼时就多放调料去腥,但流川还是不吃。

樱木气,——死狐狸,你到底在怕什么?
流川不语,良久——我怕吃了会跟你一样,变成“鱼”人。
樱木一愣,随即会意——死狐狸,我是天才,不是愚人!

——我为什么一定要吃鱼?
——鱼有营养。
流川不语,盯着樱木。
樱木脸红,——我,我觉得和狐狸一起享受我喜欢的东西会很幸福。

流川不语,良久——我怕鱼刺。
啊?樱木大笑,——狐狸居然会怕小小的鱼刺,哈哈……

从此,樱木买鱼时会选择没刺的鱼,吃鱼的时候,总把鱼肉里的骨头挑清才放到流川碗里。
如果吃多刺的鱼,樱木会把没刺的鱼肚去骨后再放到流川碗里,自己吃多骨多刺的鱼头鱼尾鱼脊。

流川也来者不拒,吃个精光。

有时,樱木会干脆把鲜鱼肉绞成丸子,两人都吃得方便尽兴。

………………………………………………………………………………………………………

二、大雨伞

因为流川随时随地睡觉的坏习惯,樱木不允许流川开车。
所以流川每天乘地铁上班,家就在地铁出口十分钟路程,工作大楼底层连通地铁站,很方便。

不下雨的时候,流川出门,从来不带伞。
下班回家,如果下雨,流川也不打出租车,总是到报亭买份报纸,盖在头上冒雨冲回家。
有时,樱木早回,就会开车去接,但是樱木忙,总是晚回家,回家时看到玄关湿透的报纸,就会非常生气。
但流川依然故我。

这天晚上,又下雨了,樱木回到家,看见流川还没回,就开车到地铁口等。
地铁口很冷清,只有一个小小的报亭。
樱木下车,走了过去。里面有一个精神矍铄的老太太。

半小时后,流川走出地铁,看看天,习惯性地走向报亭。看见樱木,目光亮了一下。
——白痴!
——你这个慢慢吞吞的狐狸,害天才等那么久!

樱木向报亭老太太告别,拉着流川上车回家。

第二天早上,樱木开车送流川到地铁,看着流川进了地铁,才向报亭走去。

过了几天,流川出了地铁,正在下雨,只好又来到报亭。
报亭老太太一见到他,就拿出一把大雨伞,笑着说:小伙子,不用买报纸啦,给你伞,回家吧!
呃?流川愣了一下,接过,说了声谢谢,就撑着伞回家了。

隔天早上,流川把还伞的事忘了。

又下雨了,流川又来到报亭前,老太太又拿出一把大雨伞,递给他。流川才记得还伞的事。

隔天早上,流川把两把伞都还给了老太太。

雨季在持续,每次下雨,老太太都会给流川一把大雨伞,流川也不拒绝地接过。
有时忘记还,有时一次就还好几把。

这天,樱木出差了。雨从中午一直下个不停。流川晚上十点才从地铁走出,又习惯性地来到报亭前。
老太太一见,就开口嚷开了:啊,小伙子,终于回来啦,我还以为要等到末班车呢!说完,把雨伞递给流川就要关门。
——为什么要等我?流川觉得奇怪。
——啊,你不知道?你的红发朋友每月都给我钱,要我每天准备一把大雨伞,下雨的时候就交给你啊。
流川愣住了,说不出话来。

之后,流川仍是出门不带伞。下雨的时候,老太太仍是递上一把大雨伞。

流川却每天走出地铁口就到报亭买报。
老太太坚持不收钱,总说——你的朋友给的钱不少啦。
流川不理,拿过报纸,放下钱就走。

每次下雨,樱木晚回家,看见玄关没有出现湿漉漉的报纸,就会咧开嘴大笑。

【8】 防晒

一、外套

流川喜欢穿连帽外套,衣柜里除了队服,所有休闲外套都是连帽的,无论长袖短袖。
天气恶劣的时候,流川会戴上帽子,挡风挡雨挡太阳。

这天流川又穿上连帽外套,和樱木步行外出,下雨了, 两人急步往家里赶。红灯把两人挡在了马路边。

樱木侧头看流川,发现流川又习惯地戴上了帽子。帽子很大,一直从脑后遮到脸上。从侧面已经看不到流川的脸。
——狐狸。樱木叫。流川没反应。
——狐狸!樱木提高了声音。
——干什么?流川侧头看过来,樱木只看到流川半张脸,另外半张被帽子挡住了。黑色的帽子衬得脸色异常苍白。
樱木心中一突。非常不对劲,却说不出来什么原因。

路上车子疾驰而过,风雨声又大又急, 几乎把车声吞噬了。
樱木看看流川,又看看马路……
啊!樱木惊恐得无法言语。一把扯下了流川的帽子。
——白痴,你又发什么神经!
——不准戴帽子!
——白痴!流川没争辩,和樱木一样无遮无掩的站在雨中。

红灯停了,樱木紧紧拉着流川的手走过马路。回了家。

第二天,樱木坚持不许流川穿连帽外套,态度非常激烈。流川不让步。
两人狠狠地打了一架。最后流川穿了队服出门。
樱木立刻就把流川所有的连帽外套打包,送到了裁缝店,剪掉了全部帽子。

晚上两人又开战。

——白痴,你剪吧!你剪了我再买!
——你买多少我剪多少!
——哼!
——哼!

隔天,流川真的又买回一堆连帽外套。樱木也真的送到裁缝店又剪了个精光。

流川没有动怒,冷睇着樱木,——白痴,给我理由!

——你这只贪吃贪睡的狐狸,戴上帽子,你就成了聋子瞎子,听不见声音,看不清路,是不是想让车子撞了你好上天堂报到去!樱木咆哮着,最后声音都有点发抖了。

流川不语。默默看着樱木。

后来,流川再也没穿连帽外套。

再后来,关于挡风挡雨的问题,樱木也分别用不同的方法解决了(前文交待过)。

至于挡阳光嘛,流川天生肤白,绝对不会晒黑!如果真的会,天才樱木当然有办法解决!

2005.5

………………………………………………………………………………………………………

二、防晒

夏天的时候,樱木觉得流川的脸好象变黑了。可能是晒太阳太多了。

于是樱木买了支防晒霜,早上流川出门前,就往流川脸上抹。
——白痴!流川烦,抓过防晒霜,一把丢到了垃圾桶。

樱木泄气,要怎么办才能帮狐狸防晒呢?

啊,撑伞!可是狐狸出门从来不带伞!自己又不能天天为他撑!
戴帽子!自从剪掉连衣帽子后,狐狸也从不戴帽子!
啊,有了!戴防晒面具!
樱木想象防晒面具可能象防毒面具一样,狐狸应该,应该,也不会,戴吧?

口罩、围巾、面纱、……樱木一一否定了。

晚上樱木看到电视广告,终于有办法了!

周末,樱木带着流川来到一个休闲会所,——狐狸,我已经为我们申请会员资格了,我们可以天天来享受。
——白痴。

会所具备多种功能:运动、洗浴、按摩、娱乐……

樱木带流川蒸了个桑拿,又来到了按摩室。

流川在按摩师的专业技巧的推拿下,昏昏沉沉睡着了。樱木在旁边偷偷笑了——狐狸,你是跑不掉的……

樱木把流川搬到美容厅,——请帮他做全套美白服务!一定要使用最好的清凉舒适产品!还有,要点上催眠香薰!

流川在睡意朦胧中,感到脸上阵阵清爽的凉意,香气袭人,睡意更浓。

流川醒来时,发现自己正躺在休息室里,不知睡了多久。
——狐狸,醒了,回家吧。
——嗯。

樱木开着车,侧头看看流川,觉得脸色真的变白了,心中暗笑——嘿嘿,狐狸,天才不能帮你防晒,但是能帮你美白,效果是一样的!哈哈……我真是天才!

樱木每周都拉着流川去会所。

一个月后
——狐狸,天才觉得你比以前更白了。
——白痴,我根本没变黑!
——怎么没有,上个月你的脸上都有黑影了。
——白痴!流川指指天花板,——上个月六个灯坏了五个,只亮一个小灯,谁都会变黑!

啊?樱木看看天花板,又看看流川,脸霎时耷了下来。
不过,还好,狐狸根本不知道美白的事,不然就惨了。哈哈……

——白痴,不要去美容了。我不喜欢别人摸我的脸。
——你,你怎么会知道……
——大白痴!

樱木再也没有拉流川去做美容。但却买回了一大堆美白产品:洗面奶、爽肤水、片状面膜……

当流川睡倒在沙发时,樱木就会取出一片面膜,小心地敷在流川脸上,又轻轻按压。
有时流川会惊醒,张开眼睛问——白痴,你在做什么?
樱木会呵呵笑着,——狐狸,天才在给你的肌肤喝牛奶……

有时流川会一拳挥过去,有时会扯掉面膜翻身睡去,有时会不闻不问任樱木为所欲为……

樱木常常盯着流川的脸,笑着说——有天才在,狐狸,你永远都是只玉面狐狸,想当黑面狐狸,下下,啊,不,下下下下……辈子吧!哈哈!

【9】 看花

看花(之一)

樱木磨了很久,流川才终于答应星期天要和樱木约会了。地点由樱木定。

樱木高兴得整夜没睡。思索着什么地方才是最浪漫,最迷人。

星期六,樱木拿着张观光地图早早出门了。

来到闹市区,到处是促销活动,人山人海,挤得樱木透不过气。
又来到乐园里,小孩子们横冲直撞,差点把樱木撞到垃圾桶里。
又来到电影院,恐怖、色情、暴力……没有一部浪漫爱情片。
……
傍晚樱木来到了公园。啊,真美啊!到处鲜花盛开,香气袭人。

樱木走到了最大的樱花树下,满树白色的花,风一吹,花瓣纷纷扬扬落下,象雪白的花雨。要多浪漫有多浪漫。
樱木坐在树下。决定明天就带流川来看花。

一群打扮前卫的少年拿着相机走了过来。
——要拍出下雪的感觉!几个少年,伸手捉住花枝,用力的摇着,花瓣落了一地。

樱木不禁恼火,走过去,——不准把花摇下来!
——你是谁啊,敢管我们?一个少年嚣张地哼了声,伸手又要摇。
——不准摇!樱木捉住少年的手,少年痛呼出声。
——他居然敢打我们,大家上啊!一群少年蜂涌而上。

……

樱木和少年被带到了警察局……

流川把樱木保释出来,已经是很晚了。
——白痴,他们摇花,关你屁事!流川非常不悦。
——哼!敢把天才的花摇掉,谁都不能原谅!
——白痴,花不是你的!
——当然是我的!是我要给狐狸看的!花掉光了,谁也赔不起!
——花不只一棵!
——可是那是最美的一棵,是天才找了一整天才发现的,给狐狸看的,当然是要最美的!

流川不语。良久——带我去看。
樱木一愣,随即大笑——我就知道狐狸一定会喜欢的。

来到公园,已经关门了,樱木非常失望。
流川绕着公园走。四周都是围墙,墙顶平整光滑,目测不到两米,对两人身高而言,还不算高。
看见一个小店,流川买了两罐啤酒,几袋零食,来到无人处——白痴,我们进去。
——呃?
——翻墙。流川说完,率先上了围墙。
樱木笑,——狐狸应该找个狐狸洞钻过去!也跟着上了墙。

来到了那棵樱花树下,皎洁的月光下,樱花更显晶莹剔透,散发着浪漫纯洁的淡淡光芒。真是美极了。

两人坐在树下,喝了酒,流川的脸庞薄薄的染上了一抹微红。
樱木看得痴了,喃喃自语,——狐狸,樱花再美再动人,我觉得最浪漫的景色还是你!
——白痴!

隔天早上,公园的工作人员发现樱花树下躺着两个男子,睡得天昏地暗,仿佛沉入了天堂,不愿醒来。

……………………………

有你的地方,处处是天堂。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看花(之二)

自从和流川夜赏樱花之后,樱木一直念念不忘。渴望再来一次浪漫的花会。

周六晚,樱木上网查赏花的好去处。

牡丹、芍药、月季……太艳俗了!男人应该看那种高大挺拔的花树。

咦?樱木看到了漫山遍野的红,是枫树。真是个好地方。

可是,现在是五月初,枫叶还没红呢!绿色的叶子有什么好看的!

樱木叹气,盯着那些图片,心神向往。

——白痴,在看什么?流川来到樱木身后,目光落在电脑屏幕上。
——在找看花的好地方,怎么没有高大的花树呢?樱木手指图片,——狐狸,你只有叶子好看,还得等到秋天呢。真没意思。
——大白痴!

…………………………………

周日一大早,流川踢醒樱木,——白痴,快起来,今天要出去。
——出去?去哪?樱木奇怪,好象没有说过要出去。
——去了就知道了。

两人来到车站,流川买票,带着樱木上了新干线。

目的地是一个山野公园,在百花盛开的季节,这里居然没有万紫千红,真是冷清得可以。

难怪游人不多。樱木想着,跟在流川身后。

山路平缓,是一道青色石阶,两旁是高大的乔木,挡住了太阳,阶上点点金光流动。

石阶尽头是一片平地,密密种着高大的树,春意盎然,树底是一片初绿的草,清新喜人。

樱木仰面闭眼,享受微风轻拂,凉而醺醉。真舒服。
——狐狸,虽然这里没有花,可是天才也很喜欢。

流川抬头望着树,——白痴,这里有花。

嗯?樱木张眼,看着树枝。
五角星形叶子,象裂开的手掌,这分明就是枫树嘛,哪有什么花。

树长得高大,但枝叶很低,流川伸手拉下一枝,让樱木细看。
樱木端详着,惊讶,——真的有花!

在绿色的叶底下,垂坠着嫩黄色的小花,一簇簇,淡淡的,细碎如丁香,鲜活如新绿,煞是可人。
又如初绽的春芽,掩映枝叶间,高高地淡放着,任百花姹紫嫣红,不屑争春。

樱木凑上去,没有闻到香味,却嗅到一股低调孤高的气息。默默无言,却拒人于外。
不禁惊叹,——想不到狐狸花是这样的!

——白痴。流川举臂放开花枝,躺在草地上。

樱木也躺下,仰望着枫姿绰绰,——狐狸怎么知道枫树会开花呢?天才从来都不知道。
——昨晚看到的。
——昨晚?网上?樱木想起那一大串自己忽略的文字。
——嗯。

——狐狸,这花有点象你。
樱木想着,有点不懂,明明不过是小黄花,为什么长在大树上,姿态竟然就变得如此倨傲不屑呢?

流川不语,侧头,望向远处。一棵小树吸引了他,他坐起来,细看,站起,走了过去。

——狐狸在看什么?樱木也走了过去。

一棵小树,开满了花。居然是樱花。白色的晚樱!

不若早樱单薄娇气,重瓣晚樱沉甸甸地低垂着,仿佛不堪负荷般,质感厚重,丰富细腻。

樱木看呆了。这样温柔沉静的晚樱,他从来没有仔细看过。

流川的视线又落在远处,又向前走去,樱木跟了上去。渐行渐深,最后两人都停住了。

枫树丛中,傲然挺立着一棵高大的早樱,树冠如伞,虽花期将尽,仍然落英缤纷,飞扬漫舞。
在静默无声的枫花中,显得隆重热烈。

树底下铺了一层粉色的花瓣,两人平躺上去,枕着手臂,望着满树的花。

——如果花开永远不谢,该有多好啊。狐狸,世界上有没有这样一种花呢?
——白痴,生命没有永恒的。
——那爱情呢?
——不知道。
——爱情是不是也有花期呢?花开的时候,激情热烈;花谢之后,平淡无味。
——大白痴,你想太多了!流川翻身,背对樱木,闭上了眼睛。

——平淡无味吗?那又怎样!

只要相爱着,平淡无味也是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