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流花]关系

(2 次投票)

作者:龙堂 周日, 2010年 06月 20日 14:31

藉著從窗口外霓紅燈的微弱光茫,流川楓輕輕的撥弄著身旁男人的髮絲。

並沒有特別柔順的觸感,反而因為沒有保養,加上常年在日曬催殘下,使的髮質像缺乏水份,摸起來感覺刺刺粗粗的。

但即使如此,流川並沒有停下動作。

他享受著這樣的寧靜,身邊的人總是有用不完的精力,就連在作愛時,也總是不願服輸的和自己揪纏著。所以他很喜歡在激情過後時,在男人全無防備之下,慢慢的欣賞著存在的藝術品。

從高中畢業,到因為籃球而各自保送到不同大學。從原本只是單純的隊友,到了現在每個星期的固定見面。

這些許歲月之間的流動,就像是改變了很多事實,卻也好像什麼都沒有改變...



記得在得知他所保送的大學跟自己是不同--甚至不同縣市--的時後,當心底裡冒出了再也無法每天見面的念頭時,只記得當回過意識時,對方已經和自己裸著上體互擁躺在床上了。

當然,這定義必需成立在因為打架而沒力躺在一起叫作互擁的話。

記得那天最後自己還是和他發生了關係,對方從一開始不死心的掙扎,轉變成粗暴的回應。在他高潮的那一瞬間,聽見了自己的名字,從他的口中。

就算,並沒有作到最後。

也從來也沒忘記,在他離去之前,一句”這只是意外”,殘忍卻現實的傳了過來,從帶滿張狂的頭髮。



兩根紅色的髮絲,就這樣硬生生被流川扯了下來。

”嗯.......”櫻木花道悶悶的低喃了一聲,眼簾上的睫毛動了下,上眼皮和下眼皮慢慢的撐開了幾公厘。

”吵醒你了?”

”..........幾點了?”

”十點26!”是不是該騙他說已經過了十一點了?這樣至少就會多留一天。

”唔......”不情願的揉著眼睛,櫻木用右手撐起了身體。

”你頭髮變長了....”看著因為綿被下滑而露出的肌膚,上面還殘留著自己剛剛的齒印。

”..............?”櫻木轉過頭呆呆的望著流川,努力的吸收著外來資訊。過了幾十秒,像突然體會出什麼”啊?!?!?!?!就是你這變態狐狸偷拔本天才的頭髮,難怪剛剛我夢見我禿頭了.....”

”.........白痴”流川故意的把兩根頭髮晃到櫻木的眼前。

”你?!?!......算了~本天才今天沒空理你。再不出門就來不及了!!!”櫻木原本想從變態手中搶回那天才的物品,但當瞥見了牆上的分針時,櫻木還是決定先起來穿衣服出門才是上策。

望著手中的頭髮,流川並沒有否認,剛剛的確想挑釁櫻木讓他錯過最後一班車。



忘了是怎樣變成了這種只有性的關係,也許是從大學一年級時,路上那次偶遇開始,也可能是從高中那夜之後就已經開始。

從高中畢業,存在著的關係已經三年了。

每個星期五,流川都會接到一通電話。然後大約到了近五點時櫻木就會出現在自己家門口,兩個人會一起吃著流川煮好的飯,一起看著錄下的NBA季後賽,聽櫻木扯著學校籃球隊誰跳的比他差一些,誰又在前天 1 BY 1  輸給了他。有時流川穿插著幾句”白痴”,有時會對櫻木的策略之說給個評語。

但不管如何,他們卻從不談生活、不談私事,那是屬於他們三年間的禁語。就彷彿只要誰打破了,這層薄弱的關係就會隨之消失。所以流川從不知道櫻木交過幾任女朋友,現在又是否存在著女朋友。

流川有著強者該有的氣勢和魄力,但也因此他也來的更加無法承受。他曾經以為只要得到了身體,就可以讓那份痛苦消失。但他卻從沒想到,原來自己除了失去,根本什麼都沒有得到。

於是,他退怯了。他從沒開口討論過這一切,他只是走著著每周的循環,一圈一圈的轉動著。

就像是改變了很多事實,卻也好像什麼都沒有改變...

在時針逼近八的時後,他們便作愛。即使,他們從沒有作到最後,就如同那一夜。



”下個星期六要去爬山嗎?”流川望著準備往門口走去的櫻木,開口問到。

握了握手上的紅色,流川直直探向櫻木的雙眼,因為光的關係,而微微的閃爍著。

學生的生活,只剩下一年.....

”...............好。”



“今天天氣還真好!”櫻木伸了個懶腰,轉過頭對身後的流川笑著。
“嗯!”舉起右手檔住迎面而來的刺熱,流川估計再過二十分就可以走到山頂了。

“你心裡一定是在想怎麼還沒到對吧!”櫻木彷彿可以看透流川的想法,得意的將雙手插著腰,開始嘲笑起身後的人。“真是沒體力的狐狸。”
“………”在陽光的照射下,櫻木紅色的髮絲更顯的鮮豔,流川突然間有種迷盲的不真實感。

這樣的人,不想結束。

“狐狸?”發現流川愣在眼前,櫻木眨了眨琥珀色的雙眼,舉起手在流川眼前揮著。“悠呼~有人在家嗎?”
“……..走吧!”看著眼前人又開始在作一些白痴行為,流川用了很大力氣才忍下罵白痴的衝動。
“哼~愛發呆的狐狸,跩什麼跩。那麼愛發呆,真搞不懂你怎麼可以順利讀到大三….明明就是自己說要來爬山的,還一付睡不飽的樣子。去去去….”看見流川越過自己往前走去,櫻木帶著不甘心的在後頭抱怨著。

白痴!流川在心裡嘆了口氣,繼續往前走著。

有些事,他知道他和櫻木都一樣,從來就沒嘗試去搞清楚過。他們都一樣,都只看著前方,也都討厭複雜。

但今天非得弄清楚,也許是結束、也許是開始。

突然,生物課教授的聲音,就這樣硬生生出現在腦海裡,“我們永遠搞不懂在創造的邏輯上,結束便是開始,而開始同時也是結束。”

流川那俊美的臉,就這樣沒聲音的笑了,只可惜後頭依然在碎唸著的櫻木並沒有看到,否則肯定又會是一陣暴動。




“哈~空氣真好。”一登上山頂,櫻木便加快腳步,第一個衝到視線最好的地方。
“本天才櫻木花道是世界第一!!!”櫻木大聲的對著前方大聲的吼著,期待著回音歸來。

可惜,回答他的並不是山,而是流川。

“白痴。”流川找了顆看來有半百年樹齡的老樹作下,終於忍不住將心裡一直想說的兩個字說出來。“這裡沒有山谷。”
“我、我、本天才當然知道。剛剛……是在告訴山下的人!對!!剛剛本天才是在告訴山下的人。”

流川沒有回答,只是嘆了下氣。櫻木每次只要心虛臉就會發紅的習慣,似乎永遠都改不了。
“渾蛋流川你在嘲笑本天才嗎?”

“我餓了。”不想把話題停留在這上面,流川將背包打開,從裡面拿出了兩個大餐盒。
“誒…..我也要吃!!臭狐狸不要把我的份也吃掉了!!!”櫻木說著便撲了過去,將其中一個便當盒搶過去。

當他們沉默的掃光便當盒裡所有的糧食後,太陽已經直直掛在上頭了。幸好現在還沒進入夏季,再加上沒有間斷送來的微風,在樹蔭下並不會令人感到難已承受。


“呼~好飽!”櫻木滿足的將背靠在樹幹上,眼皮開始有想闔上的打算。
“花道……”覆蓋上了櫻木的唇,流川開始用著舌尖在櫻木的嘴裡探索。
“嗯….唔….”也許是因為心情很好,櫻木並沒有反抗,反而一手也勾上了流川的背上。

“流川?”突然發覺眼前的人停下了動作,櫻木帶點水氣的眼神盯著他。

“白…花道,我愛你。”流川用著極為認真的眼神,對櫻木花道說著。
“誒???”櫻木原本半瞇的雙眼,在聽到這句時,瞬間瞪大了起來。“你、你說什麼……”

“我愛你,跟我在一起吧!”流川知道對櫻木最好用的,就是直接。
“我….你…..”櫻木依然一時間無法消化流川丟過來的炸彈。

他不是沒被男人告白過,他也堪稱像別人告白的老手。但是,他從沒想過有一天會被流川告白,即使他們已經作愛了三年,即使他已經習慣和流川每周末的見面。

“你有女朋友?”看見櫻木依然沒有回答,流川猜想難道是櫻木有女友的顧慮?
“我….”
“跟她分手。”看見櫻木沒回答,流川放在櫻木肩上的雙手不知覺加了力氣。
“啊?”
“跟他分手,和我在一起。”流川再一次的重覆,這次加上了幾分氣勢。
“你?!?!?!”被別人這樣威脅,若再不反擊,就不是櫻木花道了。“我憑什麼要聽你的!!!!”

“跟他分手。”流川覆了第三次“否則我就在這裡殺了你。”
“你!!!!!”
“然後我會去地獄找你,你是我的!”
“…………………….”

櫻木盯著流川看著,也許是剛剛太過震驚,所以並沒有發現,此時的流川除了憤怒和堅定之外,他的雙手輕輕的顫抖著,而他的眼神透露著被傷害。

櫻木嘆了口氣,再次將背靠回樹幹上。

“笨蛋狐狸,”櫻木透過流川,看向他背後的藍天。
“白痴,我是認真的。”以為櫻木在當他笑話看,流川的眉頭皺的更深了。

“如果去地獄,那藍球怎麼辦?”櫻木不以為意的笑問著。
“去他的藍球!”看見櫻木的笑容,流川更確信櫻木根本在笑話著他“我可以現在就殺了你,櫻木花道!”

“那就殺吧!”看見流川似乎發怒了,櫻木的笑意更深。
“你?!”

“只是這樣的話,那本天才倒也可以省下搬家的麻煩,多好?!”
“搬家?”這下子,換流川被櫻木弄迷糊了。

“對啊!因為每星期五都得來回趕電車,實在麻煩死了。剛好在狐狸窩附近也找到了新打工,而大四也機乎一星期只需去個兩三天。所以,”櫻木有點不好意思的把視線看向旁邊,“反正狐狸也一個人,本天才就想說乾脆就住在一起,這是因為可以省房租費喔!!是為了省錢。”

紅髮的男孩久久聽不見回應,準備要將頭轉回來時,卻一把被人緊緊抱住。

“狐、狐狸……”
“我愛你,花道,我愛你!”

“夠、夠了啦~~我知道了啦!別在說了。”這隻不知羞恥的狐狸公,竟然可以把這種肉麻的惡心話一直講。


那天,在距離海平面約七百公尺的高山上,兩個二十初頭的青年,開始了他們的故事,也同時結束了他們六年的友誼。

“狐狸,還有一件事。”櫻木摸著靠在自己腳上,快睡著的流川的頭髮“本天才沒有交女朋友,從來沒有!”

 

  L - 龙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