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仙花]只有你 1-9

(7 次投票)

作者:mlumlu 2010-06-23, 周三 20:05

页面导航
[仙花]只有你 1-9
章 6 - 章 9
全部页面

【1】

红发的英俊少年紧紧闭上双眼,已是羞得满脸通红,红润的唇瓣微微颤抖,更是引人心动神迷。衣襟敞开了一半,露出了里面结实诱人的胸膛,随着他急促 的呼吸而轻轻起伏。
黑发的少年撑臂将诱人犯罪的少年半拥在自己怀中,吻上那令他迷醉不已的唇瓣,仿佛吻上了至珍,怜惜,迷恋,而又小心翼翼。
正吻的忘乎所以,心醉神摇,蓦地一声怒吼在耳边轰然响起:
“混蛋仙道彰,快起床,你知不知道现在什么时候了!”
恍惚间,黑发的少年——仙道依然认出这个满含怒气的声音就是怀中的恋人,疑惑,爱人明明在自己怀中,声音为什么会从身后传来?
睁开朦胧的眼,转向怀中,顿时呆了呆:怀里一个被蹂躏得变了形状的枕头上湿润一片,不可否认,这是他的口水的成果。
老天,他竟然把枕头当做了爱人!
微笑,微笑,尴尬地微笑着对上床边明显怒气更甚的爱人,招呼:“花道,好早!”
樱木花道,仙道彰同居的爱人,英俊的红发少年,此刻已经满头黑线,只觉头上青筋一根根蹦起:“仙道,你以为,现在还早吗!”
咦?仙道这才发现阳光似乎已经很明亮了。不过,他微眯眼,看看自己的爱人,突然跃起,将他扑倒到床上,在花道惊呼未尽时,整个身子压上去,枕在他 结实的胸口,满足地吐出一口气,好幸福~
花道怒气上冲,却怔在仙道一句话下。
“花道,能跟你在一起,就是这个世上最幸福的了!”
俊脸顿时涨红:“你,你在说些什么啊,快,快点起床,还要去篮球部呐!”
“不想去,想跟花道单独在一起!”磨蹭磨蹭,突然抬头,“花道,我们做吧!”
花道脸上顿时黑了:“不行,快点起来!”
磨蹭磨蹭,一边开始上下其手:“今天不去篮球部了!“
“砰!”
……
嘴唇的触碰,是两个人的灵魂在唇边相遇,那么,额头的碰触呢?
好吧好吧!有一点,仙道彰不得不承认,他那位非常可爱非常单纯在床上又无比诱人的爱人,唯一让他无可奈何的,就是那无敌的头击……不过,谁教他就 是被打也甘之如饴呢!


【2】

仙道喜欢钓鱼。
然而,他享受的,仅仅也只是垂钓的过程而已,在真的钓起鱼儿时,也只是淡淡一笑,在桶里装一会儿,然后放走。以他这种钓鱼方法,一天下来自然半点收获也没 有。所以,当樱木说到想吃他钓的鱼时,他愣了,捏着空空如也的塑料桶干笑。
“你去了一天就连一条鱼也没钓到?”樱木的语气明显带着不可置信,拖过塑料桶,翻了个底朝天,再看仙道时,已经是一脸的同情“真的是一条鱼也钓不到啊!” 拍拍他的肩膀,安慰,“没关系,等会儿我跟你一起去,我就不信吃不到鱼!”
“呃?花道,你很想吃鱼么,不然我现在去买一条好了!”仙道放下渔具,揽过爱人的腰,偷了个吻,微笑。
“也不是很想拉。”樱木抓了抓头,“反正也没事可做,不如跟你去钓鱼。”
“怎么会没事可做呢。”仙道微笑,双眼微微发亮,“其实,我们有很多事可以做的哦,比如说,饭后运动之类的!”
仙道终究是拎着桶跟在了一脸兴奋状态的樱木身后,来到了日里钓鱼的地方。
傍晚海面上,有着异样的美丽和妖娆,温热的阳光洒落下来,变幻出一片片的零碎的璀璨波光,荡漾开去,美得让人屏息。
余辉下,红发的男孩与尖发的男孩并坐在一起,不时传出低低细语,显得很是亲密。
樱木极认真地睁大眼,视线紧随着浮漂上下移动,过一会儿,终于不耐烦地皱皱眉,转向身边的人:“喂,仙道,你选的地方不对吧,这里根本就没有鱼呀!”
“恩?大概它们都回家去了吧……”仙道浅浅地笑,坐得稍稍近了些,手臂自然地揽住樱木,下巴搁上他的肩,爱昵地蹭蹭,“不如我们也回去吧,想吃鱼就去买一 条好了。”
“不行!”樱木回答得很坚决,推开他头的动作同样坚决,“凭我这样的钓鱼天才怎么能一条鱼都没钓到就回去,再等等,鱼就快上钩了。”
“啊,是吗!”仙道对于倔强的爱人从来很无奈,却也纵容。看看自己的鱼杆,再看看身旁的人,长长吐出一口气,认命地拿起鱼杆,眼光不受控制地飘过去,“花 道……”
“……”
“花道……”
“……”
“花道!”
“干什么!”樱木着恼地瞪过来,“鱼全都给你吓跑了!”
仙道讨好地靠过来,语气里带了点撒娇的意味:“花道,我在这里,你都不理我……”好想,好想你的眼里只有我,有我的地方,再也容不下其他的存在,就如同, 我对你那样……
“你在说什么呀!”樱木莫名其妙地看他,突然黑了脸,拎出已经摸入自己怀里的手:“仙道彰!你到底要干什么!这里是在外面呀!”
“是吗!”微笑,微笑,一面抱住因涨红了脸而更加可爱的爱人,压下去,“没有关系,我不在意的!”
“混蛋,放开我!仙道!喂喂……”
瞪视眼前微笑的俊脸,樱木气极,毫不犹豫地一个头槌过去,“砰”得一声响,尖发男孩应声倒下。
“花道,好痛……”
“……”
钓鱼的行动,继续……

【3】

“仙道,我一定会打败你!”
樱木一手抱球,左手抬起,食指点到旁边的人鼻尖,“你等瞧好了,明天的比赛,湘北一定会赢!”
阳光很柔和的照在神气十足的少年身上,让他红色的发丝上跳跃着灿烂的金色光彩,明亮的眼中满是自信,带着一点挑衅,看向浅浅笑着人人,“只有我才 能打败你,不许败给那只狐狸,听见没有,仙道!”
旁边,是一个异常俊美的少年,有着奇异的尖发,面上柔和的笑容,似乎更甚于阳光,给樱木的脸渡上了更深一层的红晕。
总是敌不过对方的笑脸,樱木羞恼着涨红了脸,掩饰地放大了声音:“你听到没有,只有我能打败你哦!我在很认真跟你说!”
“恩!恩!只有你!”仙道点头附和,不过,从另一方面来说的话,自己好象还在很早的时候就败给他了吧~
尤记得当初,那个一头红发,嚣张的扬言要打败自己的少年,有着那么自信又明亮的眼神,阳光而可爱的个性,所以,无论是谁,都是一见难忘的吧!
难忘,却没动心。
直到他看见,那个每次必定五次犯满离场的红发少年,以那么认真的眼神,一次又一次地,重复地练习,那样紧琐着的眉头,那样的困惑,让在场外的他, 开始心疼。
于是,就那么爱上,心跳,随着少年的投球,一下一下,跳起来,乱了节奏。
他走进去,冲维持着投篮姿势一脸惊讶的少年暖暖一笑:“樱木,不如我们来一起练习吧!”
两人似乎是顺理成章的成为了恋人。
一切都很顺利,太顺利,顺利到仙道开始不安。
明明夜夜相拥入眠,明明一起用餐一起刷碗,明明只要伸出一个指头,就可以碰触到爱人的脸。
“花道……”我爱你!
“唔?”
“花道……”你爱我吗?
“干嘛?”
“花道……”好爱好爱你!
“喂,仙道,你到底要说什么!”这家伙,根本不适合哀伤的表情嘛!
“花道……”请,爱我,好吗?请,在你的世界里,把我当作,最最重要的存在……
“……”什…什么嘛,干嘛这种表情,好像被自己欺负了一样,“仙道,你还好吧?”
樱木的手贴上仙道的额头,眼里有些担忧:“难道是病了?”
“没事,花道,不用担心。”拉下额前的手,用力抱住面前的人,收紧双臂,“花道,我们永远在一起,好么?”
“恩……我们,不是在一起么?”
“我是说,一直,一直,一直的在一起,直到,你我都白了头,还能,像这样拥抱你!”

【4】

“我们分手吧!”
樱木抱着篮球,眼里似乎快要冒出火来。
仙道茫然瞪大眼,脑中顿时一片空白。

樱木从来不许仙道去湘北找他,一开始是因为害怕使两人间的关系曝光,到后来,湘北众人都已明白了两人间的暧昧,每每提起,樱木便愈加羞恼起来,软 硬兼施硬是逼仙道答应连影子也不许在湘北的大门口出现。
对于固执到可爱的爱人提出的要求,仙道当时答应得极快,然而,后悔的速度也是极快的。主要原因在于樱木回家的时间越来越晚,有时甚至直到午夜才到 家。
焦急,担心,问起时,樱木却微微僵硬了脸,哈哈干笑着转移了话题。
一次,又一次。
仙道渐渐开始不安起来,夜里拥抱着爱人,却总好象怀中的人下一刻就会消失,让他再也看不见。
樱木是个太过单纯的人,什么心事似乎都写在脸上,若是气了恼了,总会直接的将他的怒气通过拳头发泄到惹怒他的人身上,所以,从交往以来,仙道总能 轻易的明白樱木的心意,再及时的想好对策,安抚爱人。然而,这一次,樱木的犹豫,欲言又止,似乎又有了些别的什么,让他看不透,猜不着,却隐约的觉着不 安。
不安越来越强烈,害怕失去的感觉让他快要疯掉。
他知道自己有多失常,从队里的队友担忧的眼神里就能看出,他有些维持不住脸上的微笑。

终于还是来到了湘北。
他努力地微笑,使自己一切如常。
湘北的队员们似乎刚做完了练习赛,喘着气,努力平复呼吸,恢复体力。只有樱木还在十分有活力地上串下跳着,他的体力实在是不能以常识来判断的。
流川照例冷冷扫了他一眼,淡淡移开目光,仿佛扫过空气。
赤木对他略一点头,算是招呼,倒是木暮走过来:“仙道,来看樱木吗?”
他点点头,微笑着看向自己的爱人。
樱木抱了球,看他,不知想到什么,突然眼中一亮,眼光瞬间热切起来:“仙道,我们现在分手吧!”
“……”什…什么?不……
仙道唇颤了颤,却因为惊吓过度,没能说出话来。
“怎么样啊,恩恩,就这样了,我果然是个天才,哈哈哈……”樱木似乎极是得意自己的聪明,连眼里都染满了笑意。
仙道却只觉浑身冰凉,“……花,花道,不……”
“好,仙道,现在我们来一对一吧!”篮球在手上微微一掂,樱木直直看向他:“仙道,我一定要打败你!”
“??”
“花道,为什么,为什么要分手?”
“因为我要打败你,让小三他们心服口服!”
“什么?”
“可恶的小三,说什么就算我赢了你也是你让着我,所以现在我们分开,再比过,我就要让他知道,我这个天才的实力之强,根本不用你让!”
“……”
竟然……竟然是这种原因……
“喂,你那是什么表情?你在置疑本天才的英明决定么!”
“花……花道……”
“干嘛?”
“……”为什么,我突然发觉我的心脏其实不太好……


【5】

那天,是仙道的生日。
樱木将要外出买菜的仙道按在椅上,一脸兴奋地承诺要大显身手,亲自买菜下厨给仙道庆贺生日。
感动是自然的,然而仙道却并不放心:“花道,你找得到哪里买菜吗,要不然我陪你一起去罢!”
“不用不用,仙道你只要等着品尝本天才的厨艺就好!”樱木自信满满,急着把他往房里推,为了今天,他可是准备充分,还被洋平他们嘲笑了好几天。天 才好不容易设计的完美菜谱,当然是要留着给他一个惊喜的,不能提前揭穿,否则就没意思了。
“可是,花道……”
“都说一定没问题了,你快点进去,不要打扰本天才!”
仙道无奈,温柔笑道:“那好,花道一定要快点回来!”
“放心放心,不会饿着你的!”得了仙道的答应,笑容顿时盛满眼,迫不及待地转身便往外跑。

买菜的地方离住的房子不是很远,樱木虽未去过,但两天前已摸清了路线。
毫不费力地找到目的地,菜品一样一样细细挑选,仔细放好。
最后买的,是鱼。
鱼都很好,新鲜有力,然而贵。
樱木捏着兜里的硬币,开始讨价还价。
樱木讨价还价的能力是很强的(具体请参照他买鞋的过程!),卖鱼人气得急了,大声抢白:“你的爱人也常常在我这儿买鱼,已经是老客户了,他就从来 不问价格,我总是买给他最好最新鲜的鱼,最便宜的价!”
樱木愣了:“你是说……你怎么知道我爱人是谁!”
卖鱼人略略仰头,笑道:“是那个头发往上竖的男孩吧,他每次付钱时打开钱夹,我就能看到你的照片,红头发,很是显眼,看得多了,就认识你了!”
樱木呆了,仙道,仙道他,将自己的照片,一直,一直放在钱夹里么?



晚餐出乎意料的丰盛而美味。
吃着爱人亲手做的饭菜,仙道只觉自己实在幸福极了:“花道,谢谢你!”谢谢你,让我知道,生日可以这么美好,这么幸福。
“花道,我爱你!”好爱,好爱你。
“仙道……”樱木喃喃出声,看向他的目光泪眼朦胧。
为什么?
为什么,我的眼里,突然什么也看不见,只能看见仙道呢?
为什么,我的眼里,只剩下他的微笑呢?
“花道?”仙道突然睁大眼,“你别哭,为什么要哭?”
“我,我……”
心,轻轻地疼,紧紧拥抱泪流不止的爱人,眼里,是深深的爱恋与疼惜:“花道,不要哭,你哭得我心都碎了。”
“钱夹给我!”突然推开仙道,花道伸出右手,认真的看着他。
“呃?”
“钱夹给我呀,仙道!”
那是一个纯黑色的钱夹,有着流畅的线条,温厚的触感。
樱木手指有些颤,一点点打开,印入眼中的,正是一张自己的照片,大大地笑着,冲前方神气起比着V字手形。
“仙道……”话音未落,人已经泣不成声。
再次将爱人拥入怀中,仙道轻轻微笑着,浅浅吻上爱人的脸:“花道,我只是,想要时时刻刻都能看见花道而已。”
……
“因为花道要训练,所以只好看照片……”
……
“花道……因为,你是我心里,最牵挂,最思念的人啊,就算是每天在一起,也总觉得不够呢。”
……
“会不会觉得,我太贪心了呢,花道……”
“把你的照片给我!”仰起头,泪光盈盈的眼对上仙道,说不清是感动还是什么。
“花道?”
“你以为只有你有钱夹吗,我也有的!”



  M - Mlumlu

最近更新

[仙花/聪花]遥望   绘心
[仙花/河田花]弟弟   绘心
[仙花]SPY   hanakuma
[流花]花吐症   hanakuma
[流花]情书   hanakuma

随机文章

[流花] 老爹   苍色冷剑
[流+花]天台   
[流花]停电 电梯番外    沙锅猫女王
[ALL花]神奈川狂想曲   那朵花
[仙花]我们的故事   Ely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