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流花]富士山下

(1 次投票)

作者:猫小赵 周三, 2010年 06月 23日 22:31

富士山下


【上】

这是樱木与流川在一起的第二个年头。

由于樱木的背伤再次复发,严重的伤势不得不迫使那红头发的青年离开了篮球的道路。

没有升学愿望的青年,早在高中毕业就放弃了继续学业的可能,在神奈川清冷的街角,开起了冷淡的拉面生意。

狐狸样的青年,却凭借高超的球技入选青年队,进入了保送的大学。

作为新人的亮相赛上,与先进一年的仙道不相上下,预示了流川一往无前的星途。单场56分的进球,更加保证了他以后璀璨的未来。

那场比赛,樱木是在自己店里看的转播。

当狭小的箱子里,有着黑耀石般黑发的青年,举起胜利的奖杯时,真正的主角已经进入了樱木的身体。

狭窄的料理台上,夹杂着生蔬与肉类的腥气,却依旧不能阻止纤细面容青年的攻势,宛如在篮球场上攻城略地一般,有着进攻之鬼之称的流川,在情事上也 从来不会对自己的恋人手软。

“我们,一起生活吧!”

猛烈的动作中,突然静止下来的流川,貌似请求的语气,近似求婚的语言,使身下的红发青年从欲望的旋涡中快速的冷静下来。

依旧维持着深入的姿势的青年,从他那漆黑的瞳孔中,可以清楚的看的见自己看上去迷乱的身影,那细长的狐狸眼睛,因为等待沾染上只有在球场上的认 真。

可能是觉得红发的青年,考虑的过久,浅浅的不安,撼动了流川一直都很认定的想法,而此时,距离那句请求也不过才一分钟。

从来都是坚定目标的青年,不禁焦躁起来,像是催促着身下樱木的答案一般,轻轻动作起来。

意识到狐狸男又往体内深入了几分,单纯的红发猴子,胀红了脸庞。

“色狐狸!”

抱住那人的肩头,将那张说出丢人话语的嘴巴牢牢堵住。

市区的地段,2LK的空间,舒适现代的装饰,让身穿地摊上买来便宜货的樱木,显得非常的突兀。

可是单纯的如同孩子一样的红发青年却依旧裂开了嘴巴,开心不已。

失去所有亲人的樱木,对于能和心爱的男子一起生活,相当的满意,更是直接忽略掉进门时被保安不友好训问而产生的恼怒。

从身后伸出的手臂,将樱木紧紧抱住,抵在脖颈处的下巴,咯着青年的锁骨,轻浅的呼吸,搔挠着那敏感的耳畔。

“白痴,你好象要飞走一样!”

巨大的落地窗下,樱木就站在窗子的中间,窗外凄美的夜色就象要融化了红发的青年,一不小心,青年就会消失不见。

“臭狐狸,象我这种天才,会飞也是正常吧!”

近似面瘫的流川,难得的没有反驳而是轻笑出声,伸手探进樱木的牛仔裤中。

当樱木的背部撞上窗子上的玻璃时,带着与体形不相符的强悍,,深爱的恋人,狠狠的进入自己的深处。

无机质的冷感,从光裸的背部向全身蔓延,却被体内那如火的热情所消融。因异物的进入引起的痛感,又被紧紧贴住背后的滑腻的表面平滑。

在两种极端感觉的作用下,这个家中初次的H,让樱木至今难以忘记……

生活总是平淡而烦琐,众多的赛季,分布不同城市的赛场,真正在一起的时间,反而不多。

一起生活的第一个季度后,看似单纯的大男孩也有了不能隐忍的怒火……


【中】

也许是樱木身上便宜的装扮却经常和流川一起出入,也许是由於尚在蜜月期的红发青年本身,不自觉的带上了诱人的色气。

就在刚才,见过一次的女人,涂著鲜豔的唇膏与指甲,搭在樱木的肩头,用极其轻佻的语言询问:

“你,和女人做吗?我也出钱包养你好了!”

毫无保留的话语,轻浮戏谑的眼神,都指证自己做著为了金钱而出卖身体的特种职业。

比和陵南一战,被阿福撞倒在球场还要浓郁的羞耻,溢满全身。不经世事的青年,第一次感觉到极度的难堪,以往易怒冲动的脾气,也化为乌有,被严重伤 害自尊的青年,也第一次轻易放走藐视自己的人类,离开。

冰冷的空间,在门口的回廊,白色的物体静静倒伏在门口的垫子上,拣起被人投入的东西,邮寄的地址说明所有的信息。一直都是寄给流川的帐单,因为突 然的赛事而被转寄到这里,

理所应当的拆开封口,可以用五百日圆买到超级球鞋的青年,却被里面巨大的数字震在那里。

除去最为基本的生活费用,单单制服给楼下保安大哥的款项,就是樱木店里三个月的营业额还要多。

才因为自己的店面而建立起的那麽一点点的金钱观念,在那一瞬间倒塌。

这,是,什麽……

你、和女人、做吗……

我、出钱……

所有的声音都好象在嘲笑自己……

之前被人误解的怨尤,与因为自己的清贫所产生的难看,一起冲击著红发的青年,腐蚀著那骄傲的自尊。

没有任何的考虑,单细胞的红发猴子,捏皱了那一叠的铅字,转身大力的打开衣柜,将自己所有的衣物,扔进小小的背包里。

樱木花道,在般进这个家的第三月的中旬,正式离家出走。

这是,流川枫,在一个星期後才知道的事实。

整个房间寒冷的气息,聚积的灰尘,让一股肉眼看不见的火焰在流川的背後熊熊燃烧。

架车飞驰到樱,已经是九点过一刻了。

掀开花著红色樱花的门帘,就见到三三两两的客人坐在店内,并不是周末的时段,这种客坐的人数已经很不错了。

虽然樱木的拉面味道一般,可是凭借老板豪爽的性格,义气的谈吐,一些在公司的牢骚与不满总能在这里发泄,也使这种新开的店子赢得不少的追随者,拉 面店的生意倒也维持的下去。

穿过那不多的座位,最里面的料理台旁,坐著作为自己最大假想敌的仙道,正和恋人状似亲密的谈著什麽。

相谈甚欢的两人一直没有注意到新进的青年,直到也许是感觉到背後过於的灼热,作为球队前辈的仙道才转过身来,即使已经猜出是谁,可还是被小自己一 年的後辈,太过恐怖的目光吓到。

挥到半空的手臂僵在那里,溜到嘴边的招呼硬是咽了回去,堵在喉咙中,很是难过的要死,不由露出难看的笑容。

连礼节性招呼都不肯多打,绿著一张狐狸脸的流川,重重坐到手边的椅子上,直射著貌似外遇的两人。

刚刚还在谈笑风声的樱木,低下头去,使之前热络的气氛冷了下来。

仙道被身後愤恨的青年明显要致自己於死地的眼神,瞪的背後发凉,渗出一身的冷汗,从脖子里直冒冷风,想到本来要谈的事情也谈的差不多了,终於受不 住的起身告别,拍拍樱木的肩头,在那顿时飙升的业火中离开。

在仙道离开之後,也是感觉到店里沈重的低气压,冲著店里爽朗气氛而来的客人们,也陆续离开。

不大的店面中,顿时显得扩大了许多。


【下】

沈默著恋人,不断的像那炖煮的锅子中添加料理,准备明天开店用的汤头。

除了味道浓郁的开水在锅子里咕噜咕噜的作响,寂静难耐的沈默渐渐在整个店子里飘荡,让人难以容忍。

性格急噪的樱木,终於最先坚持不住,放下手中的萝卜,想要逃避出去。

却被运动员的恋人快速的拦截在料理台的出口,困在自己与墙壁的空隙中。

“让开!”

被人抓住手臂按在墙壁上,挣脱不开的红发青年用简单的言语表达出自己的愤怒,积压多日的怒火也迸发出来。 

“白痴,为什麽不回家!”

寡言的狐狸男,压抑下因为没有在家中看见等待自己的恋人而产生的不满,皱著眉询问起恋人愤怒的原由。

毕竟不论如何的不善言辞,也不代表流川不了解那单细胞的青年心思,多年来球场上的默契配合,对於流川来说,只要这红发的恋人眨眨眼睛,他就可以轻 易的解读出他下一步的动作。

“那不是我家!”

不计後果的语言,从樱木嘴里脱口而出的同时,青年就已後悔。

一瞬间睁大的双眼,浓浓的悲伤流淌出来,受到伤害的青年将明显的悲哀表现出来,慢慢松开禁锢的手。

赛事结束後的归心似箭,为了那共同生活而费尽的心力,由於第一次将恋人拥在怀中的微微颤抖,好象都成了轻薄的假象。

难道,真的就是自己过於自私,仅仅想凭那一点点的爱意,就想将那灿烂的恋人化为己有。

可是,还是想要,还是想要……

还是想要!

猛然抬起的脸孔,几近疯狂,扭曲的面容,让懊悔中的青年不禁下意识向後退却,又被冰冷的墙壁阻止。

连呼叫的缝隙都没有施与,野兽一般重叠而来的嘴唇,有著不许反抗的坚固意志,吸吮的力道比以往都要来得猛烈。

宛如摆脱不了的锁链,想要用那种压制人的强硬和激烈,使自己嘴里的青年,发出悲鸣哀求,直至发誓绝对服从为止。

似乎只要以爱之名,做任何事就可得以原谅。

困斗一样的挣扎,令两人不仅只是疲惫,还有对於未来不安的恐慌,高高扬起的手臂,惊醒两个已经失去理智的青年。

清晰的红痕,印在流川白皙的脸颊。

“对、不起!”

恢复理智的黑发青年,低下一直高昂的头,转身。对於自己不能原谅的行为,也只能用逃避来说抱歉。

落败的背影牢牢印在眼眸,足以刺痛粗神经的青年,下意识的伸出手,抓住那只好象要离开自己生命的手臂。

“流川!”

低下头去的青年,隐忍著眼角的水迹,拉著恋人的手腕。

是我不对,我不对。

明明相爱,妄加猜忌,只因一句酒後的戏言,就怀疑那一片赤诚的感情。

明明知道,只有你,只有你将我放在最高,那不从不轻易低下的头,不肯轻易的抱歉,就都以证明。

不知道是谁最先开始撕扯开衣物,更不知道又是谁含住了对方的嘴巴。

是谁在啃噬全身的血肉,是谁深入滚热的体内,又是谁发出半是苦闷的呻吟。

无边的情欲在胸膛内翻滚,纠缠的四肢死死的锁住彼此,肆虐的疯狂燃烧著所有的神经,就象身下青年的红发,将视野全部染红。

死也不离开……


店里的墙角,裸著身子的流川,将红发的恋人抱在怀中,顺著那柔软的红发,狐狸样的青年轻声问道。

“你在闹什麽!”

“不,不要告诉你!”

身出下方的青年一想到自己的无知,不好意思的扭过头去,却转变了话题。

“狐狸,我刚才做了梦!”

认真的睁大了眼睛,那红色的头发微动。

“我梦见了富士山!”

露出可贵的笑容,狐狸样的青年,爱怜一般吻上那咄咄的唇。



“下次不要在和仙道单独见面,在见,我就把他扔到富士山上。”

不是新年初旨的夜里,幸福的山脉巍峨树立……

标签:
  M - 猫小赵

最近更新

[流泽花]末日穷途   樱之枫叶
[牧淸花]狮子VS花豹   小南
[仙花]Morning Kiss   靠谱的大爷
[仙花]忠与不忠   windning
[ALL花] 不公   凤阳凤歌

随机文章

[三花]井底之猴   牛死在午后
[流花]圣诞物语番外-《抱枕的心情日记》   碧海蓝
[流花]开始   双儿
[流花]跟踪   黎攸
[流花]探亲   穿战袍的青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