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流花]嘿~~~~我让你跑!?

(4 次投票)

作者:麻斗 周三, 2010年 06月 23日 22:44

站住!!”双手一横,挡住某人的去路,我把眼睛尽量瞪大,好让自己有迫 力。


“。。。。。。”


“把那个交出来!”居然不甩本天才,我怒!


“。。。哼!”鼻子里哼出来,不屑。


天才有开朗的性格,
天才有宽大的胸襟,
天才也有暴龙的脾气!——


我扑!
被闪过。
长臂一伸,我抓!
一缩,抓空。
天才飞起一脚,必杀——凌空旋风踢!
。。。。。。


曾经,我以为那是只很漂亮的狐狸爪子,有白皙的颜色,有美丽的骨形,有滑腻的触感。。。(我呸!打篮球居然没老茧,天才不屑他),现在,挡过我修 长的脚后,旋身反转扣住了天才的下颌。


“。。。你。。。还想跑吗?”很薄也很性感的唇畔开启那磁性诱惑的嗓音。
他的唇,贴在我的耳垂旁。。。我的汗毛全部立正站好!


飒!。。。一阵凄凉的寒风刮过,卷走几张破纸。


“唔哇哇哇——”拨开他的手,我抱头逃窜,带起满地的灰尘,奔向傍晚的夕阳。。。



事情是这样发生的——


<樱木篇>


高二的圣诞节,天才樱木花道练习完后在更衣室里换衣服,死狐狸顶着万年寒冰脸走到我身边,“啪!”的一声把一个东西拍到我脸上,我立马跳起来叫嚣 着“死狐狸!想打架吗?”挥舞着我的拳头,随时准备开打。

斜我一眼后,他迅速的转过身与刚进来的洋平擦身而过,走出了更衣室。
“死狐狸——!!”天才怒吼的声音在回荡着。。


“你们干嘛?”洋平一手搭上我的肩,歪着脖子看着门口。

“不知道!”我愤怒地把手上的东西扔进衣柜。
嗯?这是什么?刚刚死狐狸拍到我脸上的?
看着已经惨遭虐待而扭曲的袋子,我皱着眉头打开,
“耶?这不是天才一直想要的护腕?”我脱口而出,洋平若有所思。
我傻傻的站着发呆,半晌后——

“死狐狸吃错药了吗?”

******************

过完年,高三——

2月14日


我满心祈盼的是晴子小姐的巧克力,后来,却看到晴子小姐娇羞的捧着一盒巧克力递给那死狐狸,他还收下了,一边直瞪着本天才。
哼!有什么了不起的,我转过身背对着他们,把地板踩得咚咚响。


“嘭!”天才的后脑勺被一个篮球砸中,我爆发的看向凶手——又是那只死狐狸!
抢了晴子小姐的巧克力还敢挑衅我??!!
我猛扑上去开始被称为湘北名产的猴狐大战。。。。


渐渐地,只剩下我们两个。其他人在良田挥一挥手赶苍蝇似的一句:“走吧,他们打累了就会停了!”就陆陆续续的离开了。
切!真不负责任!(你没资格说人家——某作者语)


互相一推,两个人终于分开一步,呼呼喘着气。
我死瞪着他,那张狐狸脸上青一块紫一块,总算一扫上次以来的闷气,好爽!谁叫你上次那样,害我一个礼拜都做梦梦到一张狐狸脸!
我很得意,心情也无比舒畅!


突然,他不发一语的转过身在身上掏啊掏的,然后又转过来,他想用什么暗算我吗?我马上摆好架势准备再战一场。


“你还想再来吗?本天才可不会再手下留情了!”我意得志满地看着他。“哈哈哈哈。。。。”
“唔!”一个东西被塞进嘴里,入口即化,一丝独特的高级巧克力味香味溢满口中,嗯!是我喜欢的牌子的!


等等!不会有毒吧?死狐狸怎么知道我喜欢这个牌子的巧克力?
我惊恐的回过神来,这才发现自己的嘴还被他的手捂着。
贴着他的手掌心,我觉得轰的一声所有的血液都往脸上冲——

他好像发现什么似的,嘴角一翘,露出天才平时最讨厌的狐狸笑,凑上前,在手背上轻吻了一下!
那个位置。。正对着我的嘴唇啊!石化了。。。。


他什么时候走的我也不知道。。。


******************

社团练习中——


我蹲在角落里休息,眼睛偷偷瞄着场中的11号。。


最近我老是在看他,不自觉的。


女生们叫他“哇——!流川枫——!好帅哦!”
男生们说他“真是个天才,咱们湘北也有希望拿全国冠军了耶!”
队员们围着他“流川学长,你真的好厉害哦!”
晴子小姐总看着他,满脸通红,眼睛变成心型。。。

哼!我怒! 我转过头不看他,不就是会耍帅吗?天才比他强多了,看,那个灌篮还没有天才灌得好看!啊!良田,你怎么让他闪过了?干嘛呀?会花式投篮了不起吗?老爹也会 教我的!

天才的头何时又转过来,连他自己都不知道。


细细的长长的眼睛,真的像狐狸一样是上挑的,鼻子挺得高但没有天才的有型,又薄又小的嘴唇抿成呆板的直线,哪像天才这么讨人喜欢!
可是,他看着天才的时候,眼睛总是直视着我,嘴角有时会弯,有时会翘。。。切!天才绝不承认那是笑容,还是那种。。那种很好看的笑容。。。!


他为什么要送东西给我?
他怎么知道我喜欢那种巧克力?
为什么他会在那时亲那个位置?
为什么我会不自觉的看着他?
——天才不懂!


******************

4月1日——


“白痴!交往!”他的头发长长了点,不过浏海没变,右手提着一双鞋递给我。
“什么?”没注意听,我直勾勾的看着那双鞋。那是上次我去老伯店里相中的。。
“要不要?”
“要!要!”我流着口水扑上去,一把抱住——那双鞋。
“好!”转身就走了。
是不是天才太高兴了?好像看到他身后有尾巴在摇动?
。。。。。刚刚,他是不是说了别的什么?。。。。


******************

湘北高中的生活很快结束了,平静得好像没有发生过任何事,现在,我们湘北有了一个全国冠军,也有了一对全国闻名的黄金搭档。
另外,还有一个深泽体育大学的入学通知书分别送到了我和狐狸手上。

顺利毕业,一票男生女生在校门口哭得唏里哗啦的挥舞着小手帕为我们送别。
“学长,我们一定会追随你们而去的!!”
“学长,有空要回来看我们哦!”

汗。。。。。。



“为什么我要跟他同一间房间?”一想到跟狐狸同房我就觉得不自在。
“樱木同学,你们不是黄金搭档吗?相处起来应该比较容易啊!”从镜片后闪烁着一种奇怪的迫力,这是深体大的老师渚砂。
“可是。。可是。。”我结结巴巴的看着身边的人,他居然站着睡着了,鼻子里吹起了泡泡。
“喂——!还不给我醒来,你这个死狐狸!!”怒!我转身疯狂的摇晃他。他到底知不知道要和我同一间房啊?我咬牙切齿的想着。
“碰!”我倒!忘了他睡觉时的怪癖了,自动攻击外来侵扰者。这记右直拳真是狠啊!我眼冒金星,最后干脆的昏倒在地。


从此,我们住在同一间房里,当然这是学校的宿舍。上次被深体大的杂工们“搬”到这里以后(其实就是当作处理大型垃圾),我和他清醒过来,面对面的 协商如何和平共处。最后,由他拿出一份协议书两人签字保证互不侵犯对方“领土”作为解决的方案!


天才看了头几条就觉得头昏昏,眼花花,什么甲方乙方XXXX,什么共同分配和合理均摊XXOOEE。。。索性没看完就签了。第一学期也平安的度过 了,当然“小打小闹”是有的。

另外,有点小插曲,那个刺猬头仙道也到了这里,他居然是学长,后来经常找狐狸去练习比赛。每次回来,狐狸都会露出很可怕的笑容看着我,天才虽然不 怕,但还是觉得毛毛的。

直到那一天晚上。。。。


正睡得香甜的我感觉有什么东西压在自己身上,我想翻个身甩掉那个重物,结果连转身都转不了。所以就扭来扭去,突然又有什么东西堵住了嘴??喘不过 气来了——,我急忙推开黑暗中的不明物体,“呼呼”的抢救我的肺,睁开我迷蒙的睡眼。

吓!吓死我了,怎么黑暗中有双发光的眼睛,嗯??怎么好像是双狐狸眼?我仔细的辩认一下,啊!!真的是那个死狐狸的眼睛,他还趴在我身上!!
我急忙一个用力推开他,并打开床头的灯!


“你干嘛?”我惊出一身冷汗。。。

“。。。。。。”

“你。。你。。”他干嘛那样看着我,然后不断靠过来,我在不自觉的后退。

“交往!SEX!结婚!”

“你发什么疯啊?还结婚咧?我什么时候答应交往了?”我先是被吓得一呆,然后恢复清醒!我怒!

“去年,4月1日。”

“没有!”

“有!”

“没有!”

“有!”

。。。

不管了!现在是什么姿势,他在我上面,把我越压越低。。。

“凭什么SEX要你上我下啊?”我的问题事后想起来很愚蠢!

他悠悠的从自己床头拿过一张纸放到我眼前,是那张协议书!我皱着眉不解的看着他,他指着中间用小一圈的字写的几条,如——

‘甲方与乙方交往后,主动权在乙方。’
‘甲方不得对乙方的需求有异议。’
‘乙方不同意结束时甲方不得擅自结束。’
‘如有违约,甲方同意乙方公开此协议。’
。。。。。。。

甲方:樱木花道
乙方:流川枫


卖身契!绝对的卖身契!我颤抖的读完全文,愤怒的抬起已经充血的眼睛看他,再回过来——
我撕!我撕!撕撕撕。。。


“那个是复印件,原件还在。”凉凉的声音飘过来。


“你!!”我怒极,恨不得扑上去掐死他。

事到如今,再怎么样也不能让这种事发生在我天才樱木花道身上,我一定要挽回局面,飞快地,我动用平时除了对篮球外其他事情都闲置的脑细胞,思考 ——怎么办?
最后,我得出结论,先逃!眼前的状况才最需要避免。
我猛地给他一个头槌后夺门而去,留下一具冒烟的尸体。。。



靠着洋平和刺猬头等人的力量,我一直没被那只狐狸抓住回去履行不平等合约。
虽说如此,可天才怎么会退缩呢?我一直在伺机反扑,消毁自己的“罪证”,不对不对,是卖身契。

所以,我偷偷在狐狸的水里放安眠药,可是后来找遍了也没发现那张不平等合约;我再耍记阴招,在他洗澡时偷拍他的玉照用来要挟他合约作废,可是看到 他的裸体我就猛流鼻血;
天才是楔而不舍的,我又找人bangjia他进行逼供,可是每次他都解得开绳索再实施反间计直击我的藏身之处!


唉。。。。。。

他每次都问“。。。你。。。还要跑吗?”
在逃走后,我也不自觉地问:我真的想逃吗?。。。


******************

<流川篇>


我叫流川枫,有很一段时间,我都过得很轻松自在。打我喜爱的篮球,在任何能躺下的地方说睡就睡,还练成骑自行车睡觉撞车不伤的绝技。
可自从进入湘北高中,遇见那个白痴后,平静就好像永远和我说了句“沙呦娜拉!”


他有一头过份惹眼的红头发,跟我差不多的身高,与此相反的是他的智商,简直就是未开化的原住民!
咳。。。这是第一映象啦。

打过一次架后,我又发现他的眼睛在发怒时会变成血红色,简直就像头野兽。再加上那个大嗓门,平时就会像个螃蟹一样找我挑衅。
大白痴一个!
咳。。。初期看法啦。。


可是后来,他的球打得越来越好,参加比赛,输了哭泣,削发谢罪,全国大赛受伤,复健回来。。

我还记得:

“死狐狸,本天才一定要打败你!”
“大猩猩,传球啊,我总觉得还有1分钟”
“输给海南都是我的错。”
“天才最光辉的时刻就是现在!”

他哭得唏哩哗啦的时候真丑!
他傻笑的时候真的很率直!
他害羞的时候。。。。

我喜欢上他了!那天晚上我发了一晚上呆想要想明白为什么?可是第二天却做着和他打球的梦,流着口水醒来。。

******************

那天路过的两个女生说,“圣诞节买礼物给心爱的人然后告白就会成功哦!”
我就像个变态跟踪狂一样戴着口罩墨镜跟在白痴后面,进了一家运动用品店,听到他大叫“这个护腕好漂亮,天才看上了!”当然,他没钱买就被赶了出 来。
之后,我就进去买下了两个那个款式的。

回到家后,我盯着护腕,呆了5分钟后,
我想:‘我为什么要买它?’

圣诞节那天,把护腕给他后,骑车子回家的路上,我直看着那只手:‘这只手干嘛要把护腕送给他?’
咣——!撞上前面的车子飞了出去。。。

原来,我想告诉你——白痴!我喜欢上你了!

******************

情人节那天可以告白!——这是从水户那里买来的情报,据说白痴对情人节有种“奇怪”的喜爱。(我不懂?)

后来又高价买到“他”喜欢吃这种牌子巧克力的消息,另外水户为了表示他的“产品信誉”都不错就又附送了一条“用手捂住他的嘴,这样效果会更好”的 秘技。


然后,我就捂了,还看到一副好风景咧!嘿嘿!(摇尾巴ING)


对着我他也会害羞,圆圆的眼睛睁着,琥珀色很漂亮,后来又因为紧张和不明所以的涨得通红的脸庞。。
对着他的嘴唇的手背亲了下。
我决定——

不择手段我也要得到你!——樱木花道!


他过生日的时候,我就。。。。。
记得吗?花道?我先说的是“白痴!交往!”
而你最后说的是“要!”哦!


本来我想拐他上床的,后来一想,上高中好像还未成年咧!现在做是犯法的吧?(意外的传统,而且还不是很了解日本法律)
再说,硬上他,现在也不大可能,虽然打架我从不输他,可他那一身蛮力不把我累死才怪!
就决定上了大学再做,还要想好办法让他不能反抗才行!
嗯。。。。(背后又摇尾巴)


时间,也就这样过去了——

******************

<结尾>


在经过上次第101次拦路交锋后(也就是开头那段),两位主角在中间人(洋平和仙道)的协调下,决定在今天正午12点时会面于深体大的室外篮球 场。(此时大家都在吃饭,所以没有人)


篮球场旁边的大树上,蹲了两个来见证此一“历史事件”的“正人君子”。


主角已经面对面站好,中间有五步的距离。


“你讨厌我?”意外地,竟是流川枫先开口。


摇头!


“你喜欢我?”期待。。。


点头。。摇头。。。然后摇头又点头


沉默!。。。


樱木终于抬起头看着眼前的流川枫,
‘有几次,我见过他现在眼中的一丝悲哀。。。’


“我喜欢你,狐狸!”


他飞快的看着我的眼睛,一脸惊喜的要扑上来抱住我——


“等等!先说好,我上你下!”


脚下一滑,跌倒!同时,树上一声闷响!

百年难得一见啊!流川枫跌成“大”字型!

迅速起身。


“不行!”事关我的终身‘性’福,我流川枫绝不会让步!!


“为什么不行?”樱木已经抓狂,食指直指他的鼻尖“明明就是你比较像在下面的,我比你强壮多了!”


啪!流川枫脱去上衣。

“你看清楚,你比谁壮?”

啪!樱木把衣服一甩。

“来比呀,本天才体格会输给你这小狐狸?”

“XX2788278,DIOIUTTOKK”

“。。。YUWIOHTIHYUIYI38YJKHUK”

(以下省略。。)


树上的两位——


“我们要不要赌一赌看,谁在下谁在上啊?”

“一万!我赌花道在下!”清秀的男人拍一下尖头发的巴掌。

“好!那我赌流川在下!”尖头发的回一下。

成立!

唔。。好疼啊!花道那个活宝,害我差点摔下去!(洋平)
嘻嘻!还好我有灌输樱木一定要在“上面”的思想!(仙道)


******************

第二天——

“一万!”

尖头发的含泪递出大钞,

“你是不是早就知道?”怨恨的看着数钱的清秀男人。

“哦。。我只是知道,前一天流川跟我买了迷药!”

“你!你真恶毒!”尖头发的越发了解眼前的男人,美好的只有外表。

“那你故意去给人家添乱,挑衅说要跟人家争樱木,后来又灌输樱木一定要在上面的事。哪天,我说不定就卖给流川了哦!”清秀男人“不介意”他的诽谤 的闲闲出口。

“你给我记住——!水——户——洋——平——!!”尖头发的毁灭形象的大喊。。。



远处,依稀传来,某只红毛猴对小狐狸砸盆摔椅的声音。。。。。。


哈哈!幸福就好!

  M - 麻斗

最近更新

[流泽花]末日穷途   樱之枫叶
[牧淸花]狮子VS花豹   小南
[仙花]Morning Kiss   靠谱的大爷
[仙花]忠与不忠   windning
[ALL花] 不公   凤阳凤歌

随机文章

[流花]我的爱   Makodo
[流花]黑醋系列之 干燥    圣零樱风
[仙花] 他在睡梦中   夜樱
[流+花]涟漪   岑烟寂
[土花]有你   小鱼